現代詩歌:在法蘭德斯戰場

作者:約翰•麥克雷 (1872 - 1918)
譯者:韓亦言
加拿大一戰中的宣傳畫(公有領域)
font print 人氣: 54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在法蘭德斯戰場上,鮮紅的罌粟花絢麗開放
在十字架之間,一排排一行行
標記著我們的安息之處;在藍天之上
百靈鳥兒展翅高飛、依然勇敢地歌唱
可是難得聽見,當槍炮聲不絕耳旁

我們是逝者,當回到幾天前的時光
我們曾經活著:迎接過黎明曙光、送走夕陽
愛過人也被人愛,而現在我們就躺在
法蘭德斯戰場

請與我們的敵人繼續戰鬥:
我們失血的雙手
拋下的火炬,你們要高舉
如果辜負了失去生命的我們
我們魂將不安,儘管罌粟花會長在
法蘭德斯戰場

(英文詩歌圖片是韓亦言製作)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美麗的水仙花兮,我們淚流哀傷 看著你離別得這樣匆忙; 初升的朝陽兮 未及晌午。 噫,何必如此倉促,
  • 「有沒有我孩子傑克的音訊? 」 海潮無言。 「他什麼時候可以回來?」 海潮緘默,海風徘徊。
  • 啊!葵花 開在海角天涯 哪裡有陽光 哪裡就有她 正直挺拔象徵烏克蘭 她是烏克蘭的國花
  • 下落的雨滴淅淅瀝瀝, 落在鮮血染紅的草地 ― 它被猛烈纏鬥的夜戰蹂躏,
  • 瘟疫 戰爭 饑荒 乃至死亡 似乎已經進入文明的人類 依然處在時代的蠻荒! 看不見的武漢冠狀病毒 2019年以來的人類必須分享; 共產主義與法西斯的世紀幽靈 依然遊蕩在東方與西方!
  • 呼嘯著飛行的死神兮 咒厭阻抗它的空氣, 然後一頭栽在一座教堂邊, 已成廢墟的神聖之地。
  • 陳帥泉台瞑目嗎? 腥風血雨仍無涯。 共產理想如畫皮, 故土不見自由花!
  • 我們曾經有個夕陽下的約定 當我們再回到那個廣場 不再會有那個惡魔的紀念堂 那雙手高擎火炬的女神 會讓我們淚眼婆娑 心潮蕩漾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