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線採訪】上海極端封控 受害者遺屬要真相

人氣 2511

【大紀元2022年06月03日訊】(大紀元記者趙鳳華、駱亞採訪報導)上海在封控兩個多月後,日前宣布「解封」。然而,在極端封控下無辜逝去的人們永遠也回不來了。上海維權人士石萍的丈夫俞忠歡先生表示,解封後他最想做的事情,就是查清妻子的死因,給逝者一個交代。

石萍離世 遺屬要求還原真相

上海維權人士石萍於2022年4月28日在上海藍十字腦科醫院離世。家屬懷疑,醫院隱瞞了她的真實死因。

石萍的丈夫俞忠歡6月2日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表示,上海解封後,他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查清妻子的死亡真相。

俞先生對大紀元記者說:「醫院早上六點鐘打電話來說,石萍不行了,其實,我們從照片看出來,我小孩都看出來,石萍不是早晨六點鐘,而是半夜裡就去世了。

「因為他們根本就忙不過來。我每次打電話問我妻子情況,他們醫生都不知道。後來,有一個醫生還不耐煩,說你去問辦公室。

「我打電話打到辦公室,他們才轉過來再問他(大夫),他才知道石萍情況,他們已經連病人什麼情況都不知道了。

「因為他們忙不過來,還有一個(原因),他們怕了,怕把新冠病毒傳給他,醫生根本看都不看,他們連病房裡面都不進去。所以我妻子石萍的事情,能夠反映出來,疫情期間醫院的情況、政府的情況,是比較有典型意義的。」

俞先生表示,由於極端封控,導致病人得不到有效救治,政府必須得擔責。

他說:「石萍的死,我也不認為全部是醫院的事情,醫院最多也只承擔一半責任,一大半的責任得政府承擔。為什麼哪?

「醫院應該是做好準備的,你不是說4月1日封城嗎?這個醫院有一大半的醫生,而且好多都是主任醫生,都被封在小區裡面不讓出來。醫院裡面這麼多病人要由醫生來看病的,你把他們封在裡面,你等於是在殺人嘛!」

據俞先生介紹,從3月30開始,上海藍十字腦科醫院禁止患者家屬探視。由於該醫院發生大面積中共病毒(新冠病毒)感染,醫護人員嚴重不足。

上海封城期間,訪民石萍所在的上海藍十字醫院疫情嚴重,醫生、護士、護工陽性多。但石萍突然去世,她的老病友10個也死了7個,家屬懷疑因為染疫和醫院資源不足得不到很好治療,才導致病人早逝。家屬要求進行屍體解剖,遭院方拒絕。(受訪者提供)

他說:「最後整個一個科室就是一個醫生,一個醫生管五六十、六七十病人,他根本就管不過來,而且是重症的。我每次打電話呢,他們都說你老婆穩定,不重。

「就是要真相,明顯不符合真相,這個不是賠多少錢的問題,一分錢不賠也可以,你得把真相講清楚,當時的情況是亂糟糟的,很明顯的。」

醫院拒絕屍檢 催遺屬火化

俞先生表示,醫院拒絕給受害者做屍檢,還催促家屬火化遺體。

他說:「一連串的事情隱瞞了的話,要求我趕快把屍體燒掉,我能同意嗎?現在我向多方面投訴,我向管醫院的衛健委也投訴,結果他們就把我投訴的信轉到區衛健委,區裡又轉給他們醫院。醫院又給我答覆說,疫情期間不能做屍體解剖。

「他們(醫院)嚇唬我說,如果再不燒掉的話,就把屍體運到我家裡來,要把屍體運到我家裡來,還說要報110。他們沒報,我報的110。」

俞先生說,妻子因維權長期遭受當局打壓,身心受到摧殘,如今死因不明。

他說:「我老婆在醫院裡面住了五年,因為房子動遷強拆事件上訪,然後前幾年被判了八個月的刑,關在拘留所裡面,因為裡面受折磨,所以身體搞壞了,沒多少時間就中風了,所以這一連串的事情,她真的死得很冤。

石萍夫婦因為房子被強拆上訪。(受訪者提供)

「我們家的房子很大的,有一千多平方了,四房平房,我們本地人,房子被強拆,一分錢都沒拿到。然後受折磨出來,得重病了,最後還這樣死在醫院,我們家真的很冤。」

俞先生說,醫院正在催他結帳,「醫院今天(6月2日)又來電話了,催著我要結帳,因為他要跟醫保結帳嘛。我說,結帳可以,但是你要承諾,屍體要保存好。」

俞先生表示,在接到妻子死訊後,就提出要做屍檢,但醫院一直在推脫。過了兩天,院方又說,衛健委也不同意屍檢。

他質疑,難道疫情期間,人命關天的事都不管了嗎?

俞先生說:「現在我向各方面投訴,110也好、督查也好,什麼部門也好,他們都是推諉,沒有一個部門受理,等於是個無政府狀態了,政府啥都不管了。」

10人中7人病逝 疑醫院隱瞞實情

俞先生表示,上海藍十字腦科醫院從3月30日開始封閉,期間爆發大規模感染,但真實情況卻被掩蓋。

他說:「我老婆那個房間裡面,十個病人當中就死了七個,都是一些老病友,大家都互相知道的。」

俞先生介紹說,他妻子住在神經內科病房,裡面大部分都是腦梗等重症病人,「我老婆這幾年明顯好起來。」

俞先生表示,醫院裡爆發大規模感染,醫護短缺,一些「陽性」醫護帶病上崗,他懷疑妻子病逝前已經染疫。

他說:「到了四月份,醫院裡面已經出現好多好多陽了,醫院裡面醫生、護士出現好多好多陽。他們就採取陽歸陽、陰歸陰分開,陽的醫生、護士、護工、病人在一個樓面,陰的又在另一個樓面。

「你說這麼多的醫生、護士、護工全部陽了,這些病人沒有一個陽?所以,這個事情非常、非常怪。

「我為什麼堅持要做屍檢?造假非常厲害。網上面公布出來的跟實際情況是兩樣的。」

上海訪民石萍在醫院病房。(受訪者提供)

染疫數據與實際不符 疑官方瞞疫

俞先生表示,疫情封控期間,他非常關注衛健委公布的疫情數據,發現跟他所了解的情況明顯不符。

他說:「『上海發布』每天都公布哪個地方、哪個小區、哪個號碼裡面有陽性病例出現,我每天都看,很關心的。我也關心這家醫院,這個醫院就一直沒上這個名單,然後一直到4月11日才上。」

俞先生說,他用兩種方法對比來查,「一個看上海發布,一個是網上哪個屬於封控區,兩種方法對比。」

「(4月)11號,那裡才出現「陽性」,而我(3月)30號到醫院裡面去,他們就說有(陽性)了,他們說,我們報的呀,醫院方說報上去了,1號、2號都報了。我網上能看到是,(衛健委)11號才有,說明是隱瞞的,到底是醫院隱瞞的、還是衛健委幫隱瞞,這個情況就不知道了。」

大紀元記者6月2日多次致電上海藍十字醫院公開對外電話,一直無人接聽。隨後多次致電上海市民熱線12345詢問疫情期間院方與病人家屬之間糾紛該如何解決,但電話長時間等待都無法接通。包括上海市疾控中心、閔行疾控中心電話均無法接通,甚至通了也被直接掛斷。

石萍丈夫俞忠歡在方艙醫院隔離期間悼念死去的妻子。(受訪者提供)

維權二十年餘年未果 含冤離世

據維權網報導,俞忠歡的妻子石萍長期上訪維權未果,並屢遭迫害(點擊看原文)。

據報導,俞忠歡家的祖傳私房,有合法有效的房屋產權證,但房屋被上海市浦東新區政府強拆,未得到分文補償。石萍長年上訪受到打壓、拘留和判刑。

上海訪民石萍因為房屋被強拆常年上訪,遭當局打壓。(受訪者提供)
石萍和上海其他訪民一起上訪展示訴求,呼籲習近平關注人權。(受訪者提供)

2014年5月13日,上海亞信峰會期間,石萍和鄭培培、虞春香、吳玉芬、尹慧敏、顏蘭英、徐佩玲、謝金華、金妹珍(嚴燕文被枉判管制5個月)等維權人士上街舉牌請求習近平關注中國人權,被上海當局構陷「尋釁滋事罪」,於2014年12月25日枉判有期徒刑8個月。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抵制非法隔離 南京訪民被困酒店外廣場一天一夜
吉林維權人士閆春鳳女兒不堪壓力自殺 被救下
網上求助維權 邢望力和張蘭英再陷冤獄
中國多省民眾控訴打國產疫苗後患白血病
最熱視頻
【秦鵬直播】習近平許家印 公開回應傳言
【財商天下】核酸檢測真相 越挖越驚人
【方菲時間】蔡霞:20大後中國往何處去?(下)
【新聞大家談】防共諜 台反情報系統立大功
【百年真相】「大閻王」陸定一被關秦城監獄之謎
【未解之謎】失落的地球真相(3)10萬年前 地球上的星際戰爭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