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鵬直播】肯副總統威脅驅逐中國人 中共沉默

人氣 4933

【大紀元2022年06月23日訊】觀眾朋友們大家好,歡迎收看《時事天天聊》。今天是美東時間6月22日,京港台時間6月23日。

今天焦點:肯尼亞副總統稱如當選,將驅逐中國人;罕見:鄭州通報儲戶被賦紅碼事件,政法委副書記被免!張文宏搧習近平耳光,為何會發生?

新一屆總統候選人、現任肯尼亞副總統魯托(WILLIAM RUTO),在週二(6月21日)的一個會議上稱,要驅逐那些搶走了肯尼亞人工作的中國人,但是中共大使館未做出回應。為什麼會這樣?

鄭州市今天通告稱,給村鎮銀行儲戶賦紅碼的責任官員,是鄭州市政法委常務副書記,並給予其免職處分。近年來,公眾事件中,較高級別官員都是黨內警告,為何這次罕見免職?他替誰背了黑鍋?

張文宏日前發布了一份報告,看似打了習近平清零的耳光,今天疑被刪除。但為何其它地方都可以看到呢?

肯尼亞副總統威脅驅逐中國人 中共大使館未做回應

今年八月九日,是東非國家肯尼亞的三合一大選(總統、立法和地方選舉)的日子,現任副總統魯托(WILLIAM RUTO),也是總統候選人之一。他在昨天的一個經濟論壇上吐露了驚人之語:「無論是賣烤玉米或是賣手機的中國人……我們將把他們全部驅逐,趕回到他們自己的國家。」

魯托表示,這些工作會留給肯尼亞人。「不用為做這些行業的外國人煩惱了。我們有足夠的飛機座位來把他們趕出去。依照法律,有些程度的商業活動是不允許某些來自中國的人從事的。」

法新社報導說,中共駐內羅畢大使館沒有就此議題回應法新社做出置評的請求。

我們今天想討論一下,為什麼中共大使館沒做出回應,以及這個副總統一旦當選之後,會不會和中共交惡。

我查看了一下英文報導,和法新社的報導有一些區別,說的是魯托承諾驅逐從事零售業的中國人。認為在當前肯尼亞人正在和失業做鬥爭的時候,中國人不可能從事零售業務、烤玉米、售貨亭業務和其它小企業。

他說,「我們與不同國家就當地人從事何種業務或工作,以及允許外國人從事何種業務或工作,達成了協議,在哪裡必須有工作許可證。而這個水平不是在售貨亭、零售或烤玉米中銷售的。」

從這個英文的說明來說,魯托並不是要和中共徹底交惡,驅逐全部中國人,而只是要驅逐那些直接搶走當地人就業崗位的一部分中國人。

英文報導還說,魯托的這個聲明是在一個當地電子交易商伊魯庫(Nelson Iruku)提出擔憂後做出的。伊魯庫抱怨說,中國人向貿易商出售商品,然後在當地貿易商為商品開拓了市場後,中國人來到肯尼亞從事同樣的業務,廉價銷售,並迫使當地人破產。

「他們把孩子送到這裡是為了從我們那裡接管市場,但我們不能在中國做同樣的事情。如果有一項法律可以禁止中國人停止從事我可以做的同一業務,那麼這將對我們有所幫助。我們與其它國家的國民不存在這種問題。」

其中很典型的一個工作,是烤玉米。2019年,中國人在肯尼亞大街上賣烤玉米的照片一度被瘋傳,而這樣的事情,本來是肯尼亞當地人做的。

所以,中共大使館的沉默意味著,他們會默認肯尼亞政府考慮到民族情緒,驅逐那些占有類似崗位的中國人。這一點,讓我想起在俄羅斯驅逐中國商人甚至大量罰款的時候,中共也是沉默不語。

另外,魯托還把自己描述成和統治肯尼亞的「王朝」作戰的勇士,而他是普通小老百姓利益的「足智多謀」的捍衛者。他也特別批評了現任總統的經濟政策,並許諾說,如果他當選總統,要取消700億美元的肯尼亞對外債務。

中國是僅次於世界銀行的肯尼亞第二大海外債權人。這意味著會有多少債務被中共當局豁免呢?不知道。不過我們知道,中共習慣在亞非拉貧窮國家面前裝大爺、經常免除它們的債務。

當然,中共這樣做,也不僅僅是為了表現社會主義優越性,還因為它在非洲有更大的野心,包括獲取資源,換取非洲國家在聯合國支持中共反人類行為,貿易,以及軍事等目標。比如,中共在非洲吉布提設立了軍港,在肯尼亞也通過賄賂當權者、黑箱作業的方式,試圖攫取肯尼亞最大港口蒙巴薩。

關於蒙巴薩港口,這幾年一直風波不斷,很多傳聞說肯尼亞現任總統把它祕密抵押給了中共,但是中共和肯尼亞總統本人多次闢謠。然而,當地人卻堅持認為中共有這個野心。

也許是巧合,今天,我看到和北京關係密切的香港英文《南華早報》,有一篇報導再次提到,肯尼亞的總審計長,三年前就警告說,如果肯尼亞不能償付迄今最為昂貴的基礎建設項目,由蒙巴薩港口經由首都內羅畢(Nairobi),連接到大裂谷地帶奈瓦沙鎮(Naivasha)的鐵路,那麼肯尼亞會被迫把蒙巴薩港口交給中共運營。肯尼亞政府為了這條路線向中共貸款了50億美元。

這種項目,也使中國向非洲輸入了大量中國工人,這讓當地人很不安,很多人抱怨說,這群外來者搶走了當地人的工作。

儲戶賦紅碼被免職 馮書記替中南海背黑鍋?

這段時間,河南給村鎮銀行賦紅碼事件,在網上引發了軒然大波,很多黨媒也對河南政府進行了嚴厲批評。鄭州當局在甩鍋不成之後,承諾進行調查和嚴肅處理。

今天(6月22日),最新進展來了。鄭州市委宣傳部的官方帳號@鄭州發布,通告了調查和處理結果,稱:經查,鄭州市委政法委常務副書記、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揮部社會管控指導部部長馮獻彬,團市委書記、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揮部社會管控指導部副部長張琳琳,擅自決定對部分村鎮銀行儲戶來鄭賦紅碼,安排市委政法委維穩指導處處長趙勇,市大數據局科員、市疫情防控指揮部社會管控指導部健康碼管理組組長陳沖,鄭州大數據發展有限公司副總經理楊耀環,對儲戶在鄭掃碼人員賦紅碼。

調查說,據統計,共有1,317名村鎮銀行的儲戶被賦紅碼,其中446人是在進入鄭州掃場所碼之後被賦紅碼,871人雖然沒有進入鄭州,但是通過掃其他人發送的鄭州場所碼之後,被賦了紅碼。

通告還說,馮獻彬、張琳琳、陳沖、楊耀環、趙勇等同志法治意識、規矩意識淡薄,違反《河南省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健康碼管理辦法》及健康碼賦碼轉碼規則,擅自對不符合賦碼條件的人員賦紅碼,嚴重損害健康碼管理使用規定的嚴肅性,造成嚴重不良社會影響,是典型的亂作為,馮獻彬、張琳琳同志對此分別負主要領導責任、重要領導責任,陳沖、楊耀環、趙勇同志對此負直接責任,應予從嚴從重問責追責。

通告最後決定,「給予馮獻彬同志撤銷黨內職務、政務撤職處分;給予張琳琳同志黨內嚴重警告、政務降級處分;給予陳沖同志政務記大過處分;給予楊耀環、趙勇同志政務記過處分。」

這個處理結果我想很多人會很高興,因為之前,我們也說過,賦紅碼事件極其惡劣,儲戶的錢拿不到不說,居然還被賦紅碼,導致在本地都無法行動,跟上了電子鐐銬一樣。簡直是無法無天的做法。

而且,事件發酵之後,民間官方都是一片譴責之聲,河南當地政府嚇壞了,鄭州市長熱線12345、疫情防控指揮部、大數據局等,忙著相互甩鍋,裝無辜。現在,畢竟有了結果了,還處理了一個政法委副書記,應該是廳級或副廳級官員。鄭州團委書記,應該也是廳級幹部。

從官方公布的簡歷看,這個政法委常任副書記馮獻彬,曾經擔任過鄭州公安局副局長,長期負責維穩工作,現在被中共當局為了維穩而拋出來,也算是求仁得仁。不過,從通告措辭來看,言必稱「同志」,我估計,他有可能像打地鼠遊戲那樣,等事件平息之後,再換一個地方復出。

對於鄭州市委的這個處分,我認為馮書記只是中南海的一個替罪羊,為什麼呢?因為:第一,過去中共當局對於P2P受害者,都是這種維穩模式處理的,維權律師等人也有過賦紅碼的遭遇,馮書記也不過是想黨所想,急黨所急,為了維穩,照著葫蘆畫瓢而已。

第二,通告沒有提到鄭州部分樓盤業主被賦紅碼的事件,證明官方對那個事件的處理方式是默認的,儲戶被賦紅碼是鬧大了才處理的,如果沒有這麼大的民憤,也不會被處理。

第三,黨媒《環球時報》前總編胡錫進在評論儲戶被賦紅碼的時候,實際上承認責任在中央,給地方上的維穩壓力太大,所以才逼著地方上有了「維穩焦慮」,把地方幹部逼得「走投無路」。當然,胡編沒有否定中央的維穩,只是建議適當給地方鬆綁。

不過,一般來說,這種事情不至於達到副廳級官員免職的程度,一般也就是像被降級的美女團書記張琳琳行政降級之類的處分,為什麼這一次馮書記這麼倒楣到免職呢?

表面上,是因為馮書記觸動了只允許用於疫情防控的健康碼,剝奪了民眾權利觸動眾怒,讓黨媒也群起攻之,但是,我認為,鄭州嚴重處理,還有兩個深層原因:

第一,這個事件,被體制內認為干擾了習近平的清零路線,所以,這是犯了嚴重的政治錯誤,必須被嚴懲;

第二,中共體制內還認為,防控那些上訪者,還有很多其它辦法,健康碼是只有中央才有權力使用的終極大殺器,馮書記的這個做法屬於僭越了,提前暴露了當局的全民維穩的意圖,而且還給其它省市帶來了麻煩,讓他們當地的健康碼也跟著被動賦紅碼,所以也必須嚴懲。

就憑這兩個深層原因,我說,這個政法委副書記,不過是代人受過,替中南海背了黑鍋,大家認為有道理嗎?

當然,我其實還認為,河南此次事件的最高責任官員,並不是馮書記,還有大老虎在背後,馮書記只是前台替罪羊。還有,被賦紅碼的人數恐怕也不是官方通告的僅僅1,300多人,官方應該是縮小了實際規模,以減少民憤。

張文宏報告打臉習清零政策 為何可發表廣傳播?

我們今天我們再來討論一下上海醫生張文宏的一個最新報告,報告發表在上週六的《中國疾控中心週報》之後,受到國內外關注,也引起了爭議和討論。而目前,中國疾控中心的網頁上已經找不到相關文章,懷疑是被刪除了。

這份報告,最受關注的地方有兩個,第一,這是一個大樣本的實際統計結果,研究納入了33,816名非重症奧密克戎感染者,也就是說所有感染者無基礎疾病、或者雖然有基礎疾病但處於穩定期。第二,從統計結果看,症狀輕微恢復很快,在輕症患者中,最常見的臨床表現是咳嗽咳痰、乏力以及發熱,症狀持續的中位時間為7天;平均核酸轉陰為6天。而非高危險群,結果也令人驚訝:感染奧密克戎重症率為0。

這個結果是怎麼來的呢?他們把這3萬多名患者,劃分為高危組和非高危組。其中,9,260人屬於高危組,24,556人為非高危組。對於高危組的定義是:年齡大於60歲,有心腦血管疾病(含高血壓)、肺部慢性疾病、糖尿病、慢性肝病、腎臟疾病、腫瘤等基礎疾病者,免疫功能缺陷(如愛滋病患者、長期使用皮質類固醇或其它免疫抑制藥物導致免疫功能減退狀態)。

這個報告結果,在網上引發了熱烈討論和傳播,也被《紐約時報》等海外媒體對相關報告進行了報導。很多人認為,報告相當於打臉了習近平的「清零政策」,也很契合張文宏在停止更新微博之前的最後一條長文:題為「新冠沒有那麼嚇人,但是仗很難打」,其中提到了「今後抗疫,維持生活正常化應該放到跟動態清零同樣重要的位置」。

不過,我相信很多人可能更關注,為什麼這樣一份報告能發出來呢?為什麼發出來之後,即使中共疾控中心網站刪除了,類似搜狐醫藥等網站上,還是可以查到這個報告,以及相關報導呢?

我認為其中非常重要的原因,是當前的「清零政策」不得人心,即使在中共體制內,包括疾控防治的醫藥領域,在上海、北京封城之後,也深受其苦,不希望這種極端防控模式繼續。也就是說,科學防控、與病毒適度共存的理念,現在是得到中國大部分人支持的。

另外,疫情持續這麼久了,人們也希望能夠看到科學的統計數據,而不僅是簡單的政治要求。何況,這3萬多人的大樣本統計,有很強說服力。

好了,今天我們跟大家分享了三個話題,第一是正在競選總統的肯尼亞現任副總統,承諾要驅逐當地的中國人,我們分析了背景和原因,也討論了為何中共大使館沒有反應;第二是河南省給村鎮銀行受害儲戶賦紅碼的事件,有了一個最新的處理結果,我們討論了為什麼剛剛上任半年的鄭州政法委副書記被免職,原來是替中南海背了黑鍋;第三,我們討論了張文宏的一個最新報告,之所以能被中國CDC發表、被媒體廣傳,原因是反映了民意,大家普遍對習近平的清零政策不滿。

秦鵬直播》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相關新聞
【秦鵬直播】5月出口漲4因素 習再喊動態清零
【秦鵬直播】唐山毆打女子事件 當局應負何責任
【秦鵬直播】發錢太多不行?華爾街巨頭遭警告
【秦鵬直播】暗批李克強 中紀委文章刷屏被刪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習近平強調「鬥爭」軍方兩大詭異
【秦鵬直播】普京吞烏東 北京詭異做出這舉動
【探索時分】收復伊久姆 烏克蘭如何反擊俄軍?
【橫河觀點】習密集露面造勢 普京批准四州入俄
【方菲訪談】韓秀:走進藝術巨匠的人生(上)
【十字路口】透視共產黨 中共大搞戰爭的企圖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