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兒子被殺七年 英國母親終於尋回公道

英國青年摩根在風景秀麗的蘇黎世湖畔(如圖)的一個度假別墅裡被殺,他的母親用了七年的時間尋回公道。(Joern Pollex/Getty Images for IRONMAN)
人氣: 57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22年06月23日訊】(大紀元英國記者站報導)近日,英國一位婦女終於把殺死他兒子的兇手送回監獄。她的兒子在七年前被自己的朋友在毒品的作用下殘忍殺害,但是由於對方家庭是歐洲大陸的貴族而且非常富有,聘請了厲害的律師,將刑期從12年半減少至三年。

2014年12月30日,23歲的摩根(Alex Morgan)去瑞士的蘇黎世度假,期間借宿在朋友馮沃茨(Bennet von Vertes)的家人的度假別墅。結果馮沃茨吸毒之後魔性大發,將摩根活活打死。

回憶自己得知兒子被殺後的情況,摩根的媽媽費波爾(Katja Faber)說,她始終不敢看警方交給她的作為兒子被殺案證據的照片,但是她記得警方紀錄上的所有細節,比如兒子的頭部受傷50餘處,頭骨被打塌陷,被馮沃茨用玻璃碎片割傷,還用一個塑像和一根燭台毆打。

從兒子血液飛濺的情況,也可以看出兒子被殺時的慘烈程度,甚至在葬禮上,舉行葬禮的地方都要求把棺材蓋上。

致命的蠟燭

這還不夠,摩根被殺死四年後,費波爾接到瑞士國家檢察機構的電子郵件,詢問她是否想要拿回兒子的遺物。她感到有些糊塗,因為她此前已經拿到了一部份遺物,包括兒子的手錶、護照和錢包,被裝在警方的證據袋子裡,上面還有號碼。

這次,她看到電子郵件的遺物清單上包括兒子的牛仔褲、襯衣、內衣,並且說明上面覆蓋了血跡。而在遺物清單的最後一項寫著一根蠟燭,並且說明了蠟燭的長度。

她對《每日郵報》表示:「我不得不再看了一遍,我坐在那裡,看著這個單子,心裡想:『我看到了什麼?我會瘋嗎?』」

這是因為法醫檢查的結果顯示,真正導致摩根死亡的是馮沃茨在一邊用東西勒住摩根的脖子,一邊把一根蠟燭塞進他的喉嚨。

費波爾說:「是的,他們詢問我是否想要那根蠟燭。很明顯,他們在他的身上發現了它,就把它認為是他的東西了。」

過去的七年半對於58歲的費波爾是非常艱難的,這類的事情她經歷了好幾次。比如,兒子的葬禮剛剛過去兩個星期,她接到一份賬單,來自把兒子的遺體從出事現場的度假別墅移走的公司,要求她支付費用。

她原本以為這些費用都應該由瑞士官方承擔,而那家公司發過來的賬單裡甚至包括包裹兒子屍體的塑料布的費用。

馮沃茨的家庭提出可以給她4.7萬瑞士法郎(約3.9萬鎊)的錢作為葬禮開銷以及兒子死亡給她帶來的「精神賠償」。

減刑九年

最大的打擊是馮沃茨被減刑。馮沃茨最初在2017年被判坐牢12年六個月。這包括殺死摩根需要服刑九年,因為強姦一名婦女服刑三年半。

但是2019年,他的家人請來的律師將刑期減少至三年,理由是馮沃茨在行兇的時候受到毒品的影響,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

當時由於他被扣押的時間已經達到三年,所以被釋放了,條件是他需要去一個戒毒所。費波爾上網查看戒毒所的情況,發現那裡「像是水療館,是一座有迴廊和漂亮花園的古老建築」。

而且她還發現,馮沃茨可以每星期離開那裡幾次,去波恩參加一個藝術史課程。

她說:「減刑是在說艾利克斯(摩根的名字)死的時候很不幸,但是這真的不是任何人的錯,這很荒謬,這是不是在說任何人在吸毒或者喝酒之後就不能被追責了?」

付出巨大代價的抗訴

於是費波爾開始反擊。在她的堅持下,瑞士的檢察機構提出抗訴。終於今年5月31日,法庭維持原判,馮沃茨被判有罪。

雖然這個結果並不意味著馮沃茨必須要回到監獄服完剩餘的刑期,但是對於費波爾來說「這不是最重要的部份,最重要的是我可以說他是個兇手了」。

馮沃茨的家族非常有錢,他的父親是一位擁有匈牙利和德國國籍的貴族,繼母是一位銀行家。他的家族在蘇黎世經營一家規模不小的畫廊。馮沃茨本人在蘇黎世也擁有一家畫廊。為了幫他減刑,他的家人聘請了三位頂尖的律師。

費波爾說:「他們使用的策略是強調艾利克斯被打的有多嚴重,以此來說明馮沃茨一定是不能控制自己的行動,但是在那樣一間消過毒的房間裡,每個人都西裝筆挺,還有燈光和麥克風。他們談論艾利克斯的時候就好像他不是一個人。」

前律師媽媽親自上陣

費波爾也不是簡單的人物。摩根是她的長子,而她本人在產下摩根之前是一名大律師,還曾經在BBC做過記者。

所以這次她在整個反訴過程中發揮了重要作用。她不僅督促檢方的律師繼續努力,還組建了自己的律師團隊,其中包括她擔任大律師的哥哥。

她自己也變成了一名偵探,白天她檢查她可以看到的每一件證據,現場聽取證人的證詞,晚上仔細研究相關文件。

比如,有一次,對方的律師聲稱,馮沃茨殺人可能是他跟摩根發生爭吵,結果失控,甚至認為摩根可能還在還手的過程中站立起來。

於是,費波爾要求對兒子的襪子進行鑒定,查看裡面是否有碎玻璃,因為當時現場有很多碎玻璃,如果兒子能夠站起來,襪子上會有碎玻璃。檢查結果是沒有。

巨大財力付出

打官司也是需要財力支持的。費波爾的前夫、摩根的親生父親是倫敦的一名金融家。費波爾本人在瑞士擁有一套住所,在西班牙擁有一座農場。

她對《每日郵報》披露,為了打官司,她變賣了一套公寓,因此打官司的成本達到幾十萬鎊,這對於普通的家庭來說是根本承擔不起的。

她說:「金錢不重要,為了你的孩子你可以花掉最後一分錢。我可以去賣腎,但是其他沒有錢的人呢?我百分之百地肯定,如果我沒有法律知識、沒有財力,我不可能得到(馮沃茨)有罪的判決。」

她還說,瑞士的司法系統中有一些奇怪的東西,使得這起案件變得非常複雜,另外一個重要原因就是錢。

她說:「我做過大律師,我知道比較有錢的人可以得到對他們有利的判決。大部份被殺者的家庭都沒有精力打官司。」

她認為,馮沃茨的家人認為摩根的家人根本不會去跟他們打官司,但是「他們低估了一位失去兒子的母親的力量,他們不可能知道我原先是一名律師,這兩樣原因加在一起,使我成為他們的眼中釘」。

她還記得摩根在她的肚子裡的情景,一直到他成長到23歲的每一步。案發時,摩根原本要去瑞士看望她,並且跟她一起滑雪,但是他把媽媽在瑞士的公寓的鑰匙弄丟了,而費波爾當時在西班牙陪她的另外一個剛剛做了手術的女兒,所以她就放心地讓兒子去朋友家了。

交友不慎 貽誤終生

摩根和馮沃茨在倫敦的私立大學Regent’s University London 學習期間結識。

對於案發當天的情況,費波爾聽說是,兒子和馮沃茨首先在一個朋友家,一邊玩國際象棋,一邊吸毒,然後他們叫了一輛出租車,到了馮沃茨家的度假別墅。

馮沃茨在別墅裡,又吸食了更多的毒品,而且是一邊喝酒一邊吸毒。當毒品發作時,他自稱出現幻覺,覺得摩根是外星人,就開始打他。

馮沃茨身高近兩米,比摩根高出很多,還練習自由搏擊。摩根根本不是他的對手,被他摔倒在一張玻璃咖啡桌上,把桌面摔碎。他用碎玻璃刺摩根,再用一根1.2米長的大燭台打他。

殺人之後,馮沃茨洗了一個澡,換了一身衣服,然後冷靜地報警,「我的手指在流血,我的朋友死了」。

吸毒多年的癮君子

據指控遭到馮沃茨強姦的婦女披露,馮沃茨吸食毒品多年,每次吸毒之後都會性格大變,甚至把她推下一輛行駛中的汽車。

據《泰晤士報》報導,這名婦女曾經是馮沃茨的朋友,兩人經常在一起交談,但是因為馮沃茨吸毒後會性情大變,變得非常暴力,她結束了跟他的友誼。

這名婦女表示,摩根被殺前兩個月,在倫敦的一家酒店裡,馮沃茨先用浴巾扼住她的脖子,然後將她姦污。事後,馮沃茨絲毫沒有悔過的跡象。

後來這名婦女聽說摩根被殺的消息後,曾經聯繫過馮沃茨的繼母、銀行家馮斯克斯基(Yvonne Vertes von Sikorszky)。對方告訴她死者是一名毒販,還提醒她「向警方提供證詞的時候要小心」。

馮沃茨還曾經在2011年被送入精神病院。

摩根死後,費波爾以及摩根兩個同母異父的弟弟和妹妹都很難過。費波爾說自己和女兒睡在一張床上互相安慰,而她12歲的兒子、摩根的弟弟此後開始迷戀武術,因為他擔心自己也可能會被人傷害。

但是費波爾逐漸開始堅強起來,「作為一名家長,每一天你都要對自己說:『我得起來,我得活下去,我必須要努力爭取正義。』」◇

責任編輯:陳彬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