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堂食游擊隊」網上火了 網民:深深悲哀

人氣 11795

【大紀元2022年06月23日訊】(大紀元記者程靜報導)封城兩個月的上海,6月初逐步解封,迄今還有部分地區不准餐廳恢復堂食。有大陸作家日前披露上海人出外堂食如何躲避防疫人員審查,可謂「堂食游擊隊」三部曲,網民跟帖感嘆:深深的悲哀。對於上海封城的亂象,也有網民說,讓人笑著笑著就哭了。
聽新聞:

powered by Sounder

(聽更多請至「聽紀元」平台)

上海「堂食」種種怪象

擁有上百萬粉絲的網絡作家雷斯林Raist本週三(22日)發表題為「上海堂食,只能偷著樂」的文章說,沒想到最近一個「新素材」又火了,說不定還能成為曾經現象級小品《超生游擊隊》的續作,暫且叫它「堂食游擊隊」。(點這裡

上海4月1日全面封城,6月1日開始官方說,逐步解封,復工復產,但餐飲店的堂食遲遲未完全恢復。文章透露上海最近「堂食」中的種種怪象。

文章說,某些餐廳從外面看就像廢棄了一樣,一點光亮都沒有,窗戶上都貼上了牆紙。當熟悉了種種套路後才發現,原來門口蕭條是偽裝,為營造出「沒有營業」的假象。

但如何知道可以進去堂食呢?文章說,以前看諜戰片,地下工作者需要接頭暗號。現在你想在上海吃堂食,同樣也能體會到類似感覺。首先得和店主成為「熟人」,走後門。各顯神通吧……

(微博圖片)

然而,文章說,跟隨著「接頭人」走過彎彎繞繞的小巷,但坐在黑燈瞎火的室內也不得安心。最後在餐館裡,儘量壓低聲音說話,以免地下工作「暴露」;店家要時刻提防,是不是會有防疫辦的人來檢查。

有網民發帖說,「飯吃到一半,老闆娘衝上來把燈全關了,讓我們別出聲,防疫辦的人在下面」,並嘲諷道:我就是吃個飯啊,又不是吸毒。上海真的太魔幻了。

(微博圖片)

還有網友拍了張照片記錄下了自己在「偷偷堂食」的時候,發現外面有防疫人員的一瞬間,哪怕隔著屏幕,都能感受到巨大的壓迫感。

(微博圖片)

不過目前上海不能堂食但允許外賣。文章說,殊不知其實外賣對於食物口感影響很大。更不要說有些餐飲,特別是高端餐館,其實並不適合做外賣。

也有不少人選擇「游擊式堂食」,在就近的街邊、商場店鋪的外邊、草坪、公園長椅和露天座位等地方吃飯。

(微博圖片)

文章還說,現在不只是堂食,總感覺上海做啥都是偷偷摸摸的。各行各業都逐漸開始用「黑話」來交流。

例如,餐廳營業不叫營業,是店家找來幾個「認識」的人在「試菜」。某健身房門口寫著大大的「不營業」,但到了門口,教練會偷偷告訴你,趕緊進來,然後把門關上。

文章最後說,有專家說疫情前的生活是永遠不可能回去了,防疫永遠不會停止,如果真的如此,也希望至少相關部門能在指定政策上「人性化」一點。

網友跟帖熱議:

法式大長棍:「屁民敢有意見?執法人員也知道很離譜,我們也知道他們覺得很離譜,他們也知道我們知道他們覺得很離譜,但是沒辦法離譜的是誰不言自明了。」

君士坦丁堡的血淚:「盡折騰老百姓。」

苑苑苑:「公務員吃食堂,ta們才不會在乎老百姓」;影舞天心:「不僅僅是公務員,那些國企的高管都吃食堂,比外面的餐館都好。」

途安:「擾民有術,抗疫無方。」

貓二:「我只感到深深的悲哀」。

上海市黃埔區居民楊先生本週四(23日)告訴自由亞洲電台,餐廳老闆為了生存,不惜冒著被處罰的風險,聽來讓人傷感。

楊先生說:有很多飯店都倒閉了,因為撐不下去。已經持續三個多月,假如你的房子是租的,員工的工資要發,房租一個月要幾萬元,三個月租金挺厲害的。受不了。

男子解封後遊上海 網民:笑著笑著就哭了

此外,還有一段視頻在網上熱傳。上海解封後,一上海男子發出視頻,只見一名長髮男子將自己疫情封控期做過的「核酸抗原條」,組裝成一副翅膀,穿在身上走出了家門……

這個視頻聲音配的是張韶涵《隱形的翅膀》歌曲。張韶涵是台灣出生的歌手,演唱歌曲《隱形的翅膀》,其中表達的是對自由的渴望。

有網友表示,以這樣的黑色幽默慶祝解封,讓人笑著笑著就哭了。

大陸媒體此前報導,該名韓姓男子與女友共用了61個測試陰性的測試盒,拼出了一對小小的翅膀,受訪時韓姓男子說:「因為腦子裡有揮之不去的一些諧音梗」,他就突然想到《隱形的翅膀》(張韶涵的歌曲)與「陰性的翅膀」諧音。

「有了這個想法,就很快地把它實現出來了」,「騎著共享單車,去了一些上海有地標性的地方」,然後拍攝影片,「就自己留一個紀念」。

視頻引發大量網友圍觀:「這黑色幽默我看懂了」、「人才啊」、「歌詞也應景」、「笑著笑著,眼淚就下來了」、「陰性的上海,陰性的中國」。

不過,「中國數字時代」網發現,這個在微信視頻號「DK的聲色味觸覺」發布的題為「陰性的翅膀」的視頻,本月初被大量轉發後,被以「違規」名義刪除。大陸媒體也找不到相關的報導。

網絡熱文《我們到底走出了什麼?》被404

還有很多有關「上海封城」「上海解封」的熱文,在微信上遭404(被封禁),包括《我們到底走出了什麼?》、《寫在解封的這一天》和《上海「封城」原來是烏龍》等。

《我們到底走出了什麼?》文章的作者連清川說,「我們就這麼莫名其妙地走出了囚籠,就如同我們當時莫名其妙地走進去。

「我們到底戰勝了什麼?我們到底鬥爭了什麼?我們到底抗擊了什麼?沒有人even bother給我們一個解釋。

「所以,我們,2500萬人,上海,在這60天裡,70天裡,80天裡,那麼多的犧牲、血淚和悲傷,到底是什麼?」

文章指責:「是誰那麼大的權力,是誰可以那麼任性,是誰在21世紀的現代世界中,竟然可以如此對於這麼龐大的人口與城市,予取予奪,生殺無忌?」

「如果我們依舊那麼輕易地談論生活,如果我們能夠那麼輕率地選擇遺忘,我們就會發現,在不遠處,有另一外場無妄之災,正在等待。」文章最後說。◇

責任編輯:李緣#

相關新聞
上海封城80天後 專家曝非高危人群重症率為零
【微視頻】封城後遺症:上海化工廠爆炸
上海小音咖門店全關閉 教師停薪 家長退款難
上海封城民眾離心 藝人返港外資撤離
最熱視頻
【新聞大家談】美國會議員再訪台 白宮痛批北京
【微視頻】金融騙局:百度京東等網路公司內幕
【未解之謎】都市傳說or真相? 揭祕月球與登月計劃
【舞蹈】美國飛天大學舞蹈系中國古典舞基本功考試(2022年7月)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