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隨想

作者:清風 
夏天領域和美麗的天空(fotolia)
font print 人氣: 98
【字號】    
   標籤: tags: ,

母親從鄉下老家來到城市,她的第一感覺就是城市的擁擠和炎熱。街上車輛多,公交車上人多,各類建築物密密匝匝,讓人感覺透不過氣;天氣炎熱,坐著都冒汗,走在馬路上,一股熾熱的氣流直往上冒,有點感覺頭昏眼花,嗓子冒煙,很是難受!她說還是老家好,空氣清新,環境靜謐,時有涼風吹過;夜晚在小院納涼,看滿天星斗,聽池塘蛙叫、田間蟲鳴,別有一番情趣!

母親的話語讓我回憶起小時候童年的生活,的確很愜意!可現在那些日子是一去不復返了。多年的城市生活,也習慣了喧囂和擁擠,也強烈的感受到了這幾年特別炎熱的天氣,真是酷暑難擋。坐在房間裡,如果沒有空調,就如在蒸籠,一會兒就大汗淋漓,思維似乎也停滯了;感覺全身就像有無數的針在刺,坐臥不安。晌午時刻,如果走在沒遮攔的馬路上,還真有一種被烤熟的感覺,被太陽曬著的皮膚,陣陣刺痛,心緒也煩躁,只希望突來一場大雨,淋個痛快,或跳進冰涼的水中,以釋全身的熱氣。

走到戶外,看到馬路是白花花的一片,路邊的樹葉也耷拉著,好像氣息衰微的老人;那些草呢,也無精打采的,卷著個身子。一幢幢的建築物,在太陽光的照射下,閃著一道道白光,同時也散發出熾熱的氣浪,讓你遠遠地就感到熱氣逼人,不願靠近。過往的行人都大汗淋漓,即使走在樹蔭下,也感覺陣陣熱浪撲面而來,恨不得即刻遠離。

據報導,因為炎熱少雨的天氣,很多人中暑而亡;火災頻仍,損失巨大,數萬畝山林化為灰燼;很多地方人畜飲水困難,土地乾裂,收成劇減…….

這種炎熱少雨的天氣同暴雨成災,山體垮塌,瘟疫侵襲一樣,都是對人類極大的危害,都與人類對大自然的破壞有關,也是人類所不願意看到的。然而這一切的發生又能怨誰呢?任何事情的發生都沒有偶然,都有其必然的緣由。上天是公正的,無數的高級生命在注視著人類的一切,無論誰做了什麼,都有其必然的報應。「善有善報,惡有惡報」自古就是天理,是顛撲不破的真理。據說,前幾年,有個地區搞核爆炸,遭到強烈反對,影響非常不好。很快,那個地方的溫度急劇上升,讓很多人命喪黃泉。

看看人類現在的發展狀況,回顧一下頻頻發生的各類災禍,到底預示著什麼,難道我們還不該清醒麼?如此炎熱的天氣不過是對人類較溫和的懲罰罷了,如果不能醒悟,回歸正道,更可怕的事情還在等著呢!

——轉載自【正見網】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她們總是在黃昏裡來到。西天的紅雲薄了,田野遠遠的,溫柔,寂靜得像一方晾曬在風裡的絹。
  • 在我看到蘇東坡那傳世不朽的「天下第三行書」,「宋書第一」的寒食帖時,我已先讀過了康熙年間的木刻版原詩《寒食雨》二首,當年在大學課程裡開《蘇東坡詩》的是龔鵬程老師。
  • 以復興中華傳統文化為使命,展現五千年神傳文明,神韻之美如汩汩清泉,洗滌著觀眾的心靈深處,從她博大精深的內涵里,每個人都照見了更好的自己。任何民族、任何職業,無不如是。這是韓國散文家金綏仁女士在5月4日晚觀看完神韻晚會之後的切身之感。
  • 對觀眾的反應,我不感到驚訝,因為對多數人而言,電影一直是一種娛樂,是一種情緒的出口,但對侯孝賢而言,電影是一種藝術,是一個美學的入口。
  • 父親在那短短的兩年中,在他們幼小的心靈中,是種下了怎樣深切的師情,以至於到了半世紀後的今天,許多世事都流水般的過去了,無痕跡了,一個鄉下老師的兩年的感情卻是這樣恆久,沒有被年月沖掉。
  • 南方的冬天,霜降時,空氣裡充滿了一種特別的草木氣息。是寒霜落在樹木、草葉上,氳濕了,又在朝陽照射、日頭回暖裡漸溶,霜氣在冬日的天光裡靜靜散發開來,輕柔、清冷,充滿了深冬裡的水寒氣,還有熟透了、衰敗了的草木氣,田野裡燒荒的煙氣,遍布,無處不在。所謂「青山隱隱水迢迢,秋盡江南草未凋」,便是這樣一種亙古的況味。
  • 「紐約華文作家協會」22日在法拉盛圖書館舉辦「白話文運動100周年研討會」的最後一場,由法拉盛圖書館副館長邱辛曄,以《現代散文-歷史的淵源和海外華裔作家的寫作》為題演講。他指出,現代散文是白話文運動的產物,與古文相比有不足與距離,如何補救?那就是——「現代漢語完美化,要回到古典」。
  • 好的電影畫面的設計是情節的輔助,是人類心理和視覺能接受的結構形式。
  • 廣西玉林市。一座已被封閉了半個月的小區,夕陽如血。張氏大媽目光越過門崗鐵欄杆,茫然地望著遠處。遠處的馬路上曾是人車如流,那廣場上,曾是跳舞唱歌的人群,如今,寥寥罕有人影。
  • 對聯,俗稱對子,雅稱楹聯。對聯對於大多數在亞洲生活的華人來說並不陌生,因為過新年時,幾乎家家戶戶貼對聯。在中國的風景勝地、樓台亭榭上,楹聯也幾乎處處可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