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農作物問題或推升多年的高糧價

人氣 621

【大紀元2022年06月29日訊】(大紀元記者高杉編譯報導)來自美國北達科他州的農場主埃里克·布羅滕(Eric Broten)原計劃今年播種約5000英畝的玉米,但持續的春雨使他只能播種3500英畝。在該州,今年可能有四分之一或更多玉米的播種,未能按計劃完成。

玉米是重要的糧食作物和飼料作物,美國北部的玉米種植所遇到的困難,將使全世界農作物總收成出現問題,而這些問題將會導致持續多年的供應緊張和糧食價格高企。

俄羅斯對烏克蘭這個主要的農業出口國的入侵,使小麥、大豆和玉米的價格,在今年早些時候接近了歷史最高水平。惡劣的天氣也使中國、印度、南美和歐洲部分地區的糧食收成減少。同時,化肥短缺正在導致全球許多農作物減產。

據路透社採訪的農業高管、行業分析師、農民和經濟學家表示,在農業領域,世界也許從未見過同時發生種植中斷的這種程度。這意味著,可能需要很多年的時間,全球糧食安全才能恢復。

肥料生產商Nutrien的首席經濟學家傑森·牛頓(Jason Newton)說:「通常情況下,當我們處於供需緊張的環境中時,你可以在一個種植季節內將之重建。而我們今天所面臨的情況,以及(烏克蘭戰爭帶來的)相關限制……我們需要兩到三年的時間,才能擺脫目前的困境。

聯合國祕書長安東尼奧·古特雷斯(Antonio Guterres)上週表示,世界面臨著前所未有的飢餓危機,今年有可能發生多起饑荒,而2023年的情況將會更糟糕。

在關鍵的北美收穫季節到來之前,從曼尼托巴(Manitoba)到印第安納(Indiana)的穀物播種均被迫延遲。這引發了對糧食產量下降的擔憂。此前美國玉米的產量最高,而其產量的減少將波及整個糧食供應鏈,並最終使消費者面對比現在更高的肉類價格。因為玉米是牲畜飼料的一個關鍵來源。

自2020年疫情開始以來,由於運輸問題和強勁的需求,全球玉米供應一直很緊張,而且預計會進一步下降。據美國農業部(USDA)預計,今年收穫前的9月,美國玉米季末庫存,將比疫情前的水平下降33%,而2023年9月的庫存將下降37%。

播種延遲

在北達科他州,到6月中旬,玉米通常至少會長到膝蓋高。但現在,該州有大約三分之二的農作物,甚至才剛剛從地裡冒出來。

由於天氣問題,直到5月下旬,布羅滕才能開始種植任何玉米。他已經兩次將自己的種子換成了季節較短、產量較低的品種。最後,他不得不承認,如果再播種就已經太晚了。理想情況下,他應該在這個月的第一週就完成玉米種植工作。而現在,他已無法等田地變得再乾一些了。

布羅滕說:「我們一直在挑戰極限,在過於潮濕的土地上播種,只是想把作物種進去。」他指出,在他的玉米田裡,仍然可以看到車輪的痕跡,那是他的農機在濕漉漉的泥土中壓出的車轍。

他說:「我們農場的收穫目標將大大降低。」

緩慢的春播步伐,已經迫使美國農業部在上個月將其全國玉米產量預期下調了4蒲式耳/英畝。僅此一項就使美國的收穫預期減少了900多萬噸,或相當於中國去年創紀錄的從美國進口數量的幾乎一半。

拜登政府採取了鼓勵種植的措施,以期抑制已經達到幾十年來最高水平的食品價格上漲。政府取消了對在環境問題較敏感的土地上進行種植的限制,增加了對國內化肥生產的資助,並使更多的縣有資格在今年種植第二茬作物。但是,保留耕地面積有限,土壤的生產力可能較低,而在種子和農作物化學品價格如此之高的情況下,農民對冒險種植雙季作物也感到很猶豫。

伊利諾伊大學(University of Illinois)的經濟學家表示,美國農民可能會保留約320萬英畝、專門用於種植玉米的土地,轉而申請「被阻礙種植保險」,以便在天氣不允許種植玉米時,就此索賠。

經濟學家在一份報告中說,北達科他州可能有很大面積的玉米田會符合「被阻礙種植保險」條款;而已經種植的作物,會「因提前或正常到來的霜凍而遭受損失的風險升高了」。

該問題向北一直延伸到了加拿大邊境。4月份的大雪之後,5月份的暴雨沖毀了加里·莫莫蒂克(Gary Momotiuk)的田地,並迫使他在半夜裡重新安置驚慌失措的牛群。

49歲的莫莫蒂克在位於加拿大曼尼托巴省多芬(Dauphin)附近的農場說:「田裡的積水有多高?那簡直是太瘋狂了。這可能是我們第一次可以在農田裡抓魚。」

直到6月中旬,莫莫蒂克仍有1200英畝的土地沒有播種。他放棄了原來播種有利可圖的油菜籽和小麥作物的計劃,因為它們已經沒有足夠的時間成熟。

投入成本增加

由於從化肥到運行農業機械的燃料等投入成本仍然居高不下,農民們可能很難從這個季節所面對的挑戰中恢復過來。如果利潤受到擠壓的農民減產,總的糧食產量可能就會受到影響。

此外,巴斯夫公司(BASFn)負責美國作物的副總裁斯科特·凱(Scott Kay)警告說,保護作物免受雜草侵害的除草劑短缺,可能會持續下去。

烏克蘭的糧食產量可能需要數年時間才能重建。因為戰事破壞了該國的農作物處理、儲存和運輸的基礎設施。在戰前,該國的玉米出口量占全球的17%,小麥出口量占11%。

肥料生產商Nutrien的經濟學家牛頓說,即使戰爭結束,全球糧食供應也可能會保持結構性緊張。他說,減緩氣候變化的努力,正在推動對生產生物燃料,而不是出產糧食作物的需求。而且中國方面正在進口更多的糧食,因為它的農業用地已經越來越少了。

糧食貿易商Archer-Daniels-Midland的首席執行官胡安·盧西亞諾(Juan Luciano)預計,全球主要農作物的較低供應,還將至少持續兩年。烏克蘭農業部長就此表示,這場戰爭將造成至少三個季度的全球小麥短缺。

責任編輯:葉紫微#

相關新聞
中共「躲避」UN糧食會議 美官員說不奇怪
報告:俄烏戰或引發全球糧食危機和經濟衰退
國家安全新領域:美國農地與中國糧食需求
糧農組織:化肥成本飆升恐加劇糧食危機
最熱視頻
【遠見快評】比佩洛西更狠?金三胖打臉中共
【秦鵬直播】鄧家少爺炫富火爆 朝鮮稱抗疫勝利
【橫河觀點】細數中共對台白皮書的荒唐可笑
【財商天下】洪灝:中國GDP超低 勿期待股市反彈
【新聞看點】中共助推拜登決斷 美或不取消關稅
【十字路口】四大敗象 中共對台統戰全失效?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