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38)折翼

作者:David Law
數十年共產暴政帶給老百姓各種苦難,唯有認清共產黨邪惡本質,唾棄共產黨,才能迎向光明未來,福及子孫。(黃淑貞/大紀元)
font print 人氣: 61
【字號】    
   標籤: tags:

二十七、折翼

突然,我們的機會來了,有一個颶風在菲律濱外海的太平洋形成。根據往年的經驗及天文台的預報,很可能直吹珠江口,電台上颱風來襲的天氣預告是這樣報導的,但在颶風到達的前一晚,整個珠江口一定風平浪靜極為安全,算一算潮汐時間剛好吻合。

行動!立即請隊長幫忙開具邊防證,割草去!地點番禺、東莞。隊裡有些多嘴好事之徒說:「看著吧!那知青要逃了!」

可是萬萬想不到亞兆磨磨蹭蹭地硬是把出發日子推遲了一天,也許他是受到家中父母的壓力吧?氣死我了!其他人早就到了「水牛頭」在等著,眼睜睜看著大好機會在眼前消逝,我該怎樣跟他們解釋啊?

翌日無可奈何還得出發,沿途我可是小心翼翼、戰戰兢兢的,畢竟是第一次學習扒艇,雞手鴨腳地手忙腳亂滿頭大汗,一邊努力發狠扒,不要落後太多,一邊還要摸索技巧。

腦海裡一次又一次複習著怎樣不影響速度,而又能控制小艇的航向。一下子出去到珠江幹流去,心中的確覺得怪怪的。

越走江面越闊,終於清楚看到據說的「較杯龍穴」這個地標,那是孤立在差不多江中心的一個小島,和一個好像被劍一劈為二的小山。這才是真正的到達出珠江口的河口,看著水連天、天連水,兩岸變成矇矓的天邊一條線時,才體會到江河的宏大和危險!

整整用了大半天才趕到水牛頭約定的地點,適值退潮,便把小艇固定在江心沙洲上。趁著下午斜陽照射,手搭涼棚,極目眺望南方海面,竟然能在矇矓中看到地平線上一個若隱若現、小小海島的虛影子。那就是內伶仃島,這是最重要的地標,過了這個地標往南約十公里就是香港!說不激動是假的,那裡有一個自由世界在召喚著我們!

首先便惹來大家一通的埋怨,特別是亞堯認為已錯過天大的好機會,昨晚沒有半絲風,海面波平如鏡,潮汐時間也對。唉!錯失良機啊!亞兆一直在道歉賠不是。人數不夠代表動力不足,誰也走不成。天氣報告說暴風要來了,形勢雖然不樂觀,但僥倖心理作用下,我們還想拼一拼,畢竟組織一次行動確實不容易啊。

約在晚上八時多,天色完全黑下來,七個人把六隻艇仔拖上海中心一小山邊,然後集中在其中一隻小艇上立即出發。然而不到一個小時,風來了。開始時是微風,後來風越來越大,浪花也越來越大,而且是頂頭風,逆風!不行了!失敗了!這就是錯失良機的後果!

回程用了差不多一個小時,到了出發點的小山時,海浪己經很大了,眾人各自取回艇仔朝內江划去,可是還是走散了。其實這樣也有好處,目標沒有那麼大。我和亞兆扒到附近一個海灣處,風浪越來越大,拍岸浪就會顯得更大。我們把小艇拉上海灘,以免被海浪捲走,回不了家。

整個晚上幾乎沒有睡覺,天才濛濛亮便看見海中出現回程避風的割草艇仔。我們不顧拍岸大浪拼命扒出去,過了拍岸浪的範圍後,浪反而小了,不過浪坑反而更長了,我倆邊回程邊尋找走失的同伴。

人是找到了,但我們卻被邊防哨所截住了,幸好我要上岸接受檢查時把收音機和指南針用腳踏進江邊泥裡,剩下就只有邊防證明介紹信,什麼偷渡的證據都沒有了!

正在和他們據理力爭之時,忽然看到遠遠的海上白浪滔天,遠看浪頭的高度應該超過一公尺,夾著大風大雨,以雷霆萬鈞之勢向我們撲來,颶風到了!我們請求他們打開水閘大門放我們入內河避風,不果!

我們二話不說,也懶得和他們糾纏囉嗦,眾人合力把小艇一隻一隻拉、推、扛過堤防進入內河。巨浪和狂風暴雨緊隨著我們身後撲到,危險啊!現在總算安全了。

颶風折騰了整整一夜一天才停息,隔天各自回歸生產隊。草當然是割不成了,還得作好口供做報告,如何遇風、如何遇險云云,才把此事遮掩糊弄了過去。

事後我們聚了幾次頭,決定把亞兆排除出我們的組合當中,我們不要那些意志不堅的人,可是只能等待到黃曆十月了。

其實除了每年黃曆十、十一月或夏季颶風前夕比較適合外,其他時間風險是很大的,因為春夏季節吹的是東南和西南風,風向不對;十一月以後的東北季候風並不穩定,所以每年只有珍貴的二三個月比較合適,其實合共只有十多天而已,因為還要藉助退潮時水流的力量。

發生了一件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最早期和亞堯一齊行動的啟添和亞呂二人,經過上次失敗,他們可能領會到什麼,二人竟然再度合作,只有兩個人一隻艇,在夏季某晚去了香港!不知道他們途中用了多少時間?二十多天後事情才曝光。

這事在我們這個小圈子裡傳頌了一陣子,大家都覺得匪夷所思,難以理解,最後得出的結論是兩人一艇目標小,不符合偷渡常規,在潮汐時間和風力適合時,由中山萬頃沙出河口以縮短衝刺的航程,是有成功可能的?這是不是也屬於比較異類的方法呢?

事情過去了差不多半年,經過我們拜託有關人士多方查探,得出的答案是他們兩人憑著生產大隊開具的採購豬飼料的邊防證明,經由中山萬頃沙出河口而成功的,這是一個罕有的成功案例。

既然短時間內不適合行動,唯有好好磨練一下自己,自我增值最上算!於是划萬斤大船為生產隊運化肥、搬磚,也不管和誰合夥,扒艇仔經三水去北江、穿過肇慶峽上高要、到廣州白雲機場附近割草。

作者:David Law

待續@*

責任編輯:謝秀捷

點閱【】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一項小工程像冤魂一樣纏住你,因為人手少而不敢同時承接另一單小工程。但不能把其分判出去,因為這樣很容易被分判人搶走客戶的。等到手上工作做完卻未必能有下一單工程銜接,被動之極。比對大樓的配電工程,單價雖低但量大,合起來的工程費很可觀,而執行時極具彈性。
  • 我很早就勸說黎志強放棄電視機的維修生意,改做配電工程。主因是電視機永遠只能一台一台地修理,工作費時耗神;如有學徒,不但不能帶來幫助反而礙事,於是他搞了一片「威廉水電」。
  • 因為經營方向的分岐,我和雞雄最後還是分手收場。這是我的問題,還是中國人的劣根性呢?他夫婦倆就在我鋪位對面租了一個檔位...
  • 船行甚為顛簸,中途眺望內伶仃島與附近的海域,心中的感觸很大,人們同飲一江之水,卻因制度的不同產生天壤之別的生活。我們的確是用自己的生命拼來了今天的自由。
  • 向貴森家中要到他在香港的電話號碼,終於找到並約了出來飲茶,一敘久別的友情,並希望在人生地不熟的新故鄉,憑昔日之鄉情起一個互通有無、互相扶持的作用。
  • 其實我很喜歡螺絲批之類的工具有關的工作,平時也有考慮以後年紀大了,力氣不繼怎麼辦?還是學一門技藝傍身吧!四叔曾建議學開車,必要時可當司機打工。
  • 自從我接手這個賣汽水的位置後,明顯汽水的銷量增多了。你必得眼明手快,要知道15分鐘的課間小息,你只有五到七分鐘的生意可做,剩下的是學生飲汽水的時間。
  • 57年聽信香港土共的蒙騙,說是回祖國參加社會主義建設回到廣州,結果大躍進時要什麼沒什麼,小孩餓得呱呱叫,屢次寫信要四叔寄奶粉和副食品接濟他們。
  • 沒有人限制你選擇職業、沒有人限制你該住在哪裡、沒有人過問或限制你為什麼搬遷,甚至移民外國、沒有人質問你為什麼一把年紀還要去進修,甚至去讀大學!
  • 收到三妺寄來的求救訴苦信:中共海關收的包裹關稅竟與物價相等!吸血魔鬼啊!老媽當時說先把包裹取出來,接著寄信給我訴苦,那關稅花了她大半個月的工資。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