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維健:六四屠城如何影響中國和世界

——六四天安門事件33週年專訪

人氣 1561

【大紀元2022年06月03日訊】(大紀元記者寧海鐘、駱亞報導)今年6月4日是六四天安門事件33周年紀念日。當年六四學運的親歷者、資深媒體人陳維健,向大紀元談到中共「六四屠城」,如何影響中國和世界,以及西方對待事件的前後變化,對中國產生的負面影響。

現旅居新西蘭的陳維健,曾參與1979年西單民主牆運動,與民主同道創辦《沉鍾》雜誌;他也因參與1989年六四學運遭審查;1991年,陳維健和藝術家弟弟陳維民在新西蘭創辦《新報》,歷時16年,擔任主編。現任《北京之春》主編。

陳維健6月2日對大紀元記者回顧六四時,頗有感觸。

他說:「已經三十三年了,當年六四時的小孩現在已經是成年人了。但是因為中共把六四的真相掩蓋起來,現在的中國人對六四不太知道。但是海外我們還是在年年紀念六四,每一年都沒有空缺過。特別是原來在香港,每年都舉行大型的六四紀念活動,包括維園的幾十萬、上百萬人的燭光晚會。」

過去,香港民眾每年6月4日聚集維多利亞公園舉行年度悼念六四死難者的燭光紀念會。但隨著中共的香港國安法2020年實施,多年來舉辦「六四」集會的支聯會已經解散,加上港府以疫情為由拒絕外界預訂場地,今年,六四燭光晚會將連續第三年無法在維多利亞公園舉行。

西方很快削弱對六四屠殺的制裁 助長了中共囂張鎮壓人權

因為中共當年鎮壓六四以後,西方國家很快放棄了對中共的制裁,特別是美國。陳維健說,這帶來了嚴重的後果。

「美國總統老布什派人到中國,告訴鄧小平,我們不干涉你們的內政,那是什麼意思呢?就是說你們屠殺你們的人民跟我們沒關係,這是你們的事情。我們中美的大門是打開的。這是一個非常重大的事情,等於說美國國家政權,認可了中共政權的屠殺。在這以後,我們都看到了,西方國家紛紛地又跟中共恢復了關係,而且還是友好關係。十年以後,西方國家在美國的倡議下,就慢慢讓中國加入世貿。而且在這以後,小布什提出中美之間的貿易跟人權脫鉤。從此以後,中共開始肆無忌憚地鎮壓人權。」

陳維健說,中國很多維權人士、法輪功學員,都是在六四以後被中共鎮壓的,而且鎮壓的血腥力度非常大,還包括西藏人、新疆維吾爾族人。「這都是西方國家給了中共政權鎮壓的底氣。」

「因為中共把鎮壓六四,當作他們政治上的一個大的功勞。就是說我們鎮壓沒有問題。(對)西方最多解釋一下,不會給我們造成實質的困擾。」

鄧小平1979年2月訪美的破冰之旅,選擇西雅圖為壓軸地。(ARNOLD SACHS / CONSOLIDATED NEWS PICTURES / AFP)

陳維健說,西方社會一直以為把中共加入進來,讓它逐漸地認可普世價值,就可以作為世界文明社會大家庭的一員。但是他們現在終於認識到了他們的想法是錯誤的。

「中共的經濟起飛不但沒有給中國帶來寬鬆的社會環境,(它)反而有恃無恐,要改變國際社會的規矩,要把中國的低人權的經濟發展和暴力維穩方式,通過一帶一路、通過人類命運共同體,要把它推到全球。」

他舉例美國拜登總統最近透露,他當選總統以後,習近平在通話中說,民主已經不行了,專制將統治世界。「還有中共外交官員楊潔篪跟布林肯對話時也在使勁教訓布林肯。意思是我們實力比你們大了,我們聲音就應該大。」

陳維健說,西方社會通過這三十幾年,特別是最近這兩年,也算開始看清了中共的面目。

六四屠殺成了中共對內暴力維穩的開端

陳維健表示,中國相當一部分人,包括中共官員和不明真相的老百姓,也認可了中共對六四的鎮壓,認為中共通過鎮壓六四讓經濟得到發展,讓大家發了財。那些中共權貴家族更是富可敵國,官場則無官不貪。

陳維健說,這都是因為六四被鎮壓的影響,「要是如果六四不被鎮壓的話,有了民主、有了監督程序的話,就不可能產生中共五百個(權貴)家族。也不可能富可敵國。」

他說,過去四十年中國的經濟發展,是靠低人權、破壞環境來發展的。所有改革的紅利全部都進入了中共權貴家族的口袋。老百姓的生活沒有變得更好,而是變得更差。而且還不能有任何怨言。在社交媒體發出很小的一點聲音,都被監控,甚至會被抓。

陳維健說,中共暴力維穩的信心就是從六四屠殺來的。

「六四可以說為中國的這三十幾年來的暴力維穩開了先河,中共(當年)通過坦克機槍來維穩。這幾年中共的維穩,警察、武警都是拿著槍來鎮壓。六四以後所有的中共官員、各級幹部就是一個思維——鎮壓。你們不聽話就是用槍桿子。我們共產黨有兵在,槍掌握在我們手,我們什麼都不怕。那就是六四給他們最大的反面教訓,也是中國社會到了現在這個地步的一個重要原因。」

他還說,中共當年的大屠殺,對今天中國這麼多的災害,也脫不了干係。中國這幾十年道德滑坡,人們你害我,我害你,成為一個互害的社會。

沒有六四鎮壓 也就沒有李文亮醫生被壓制

陳維健也表示,現在中共的清零防疫政策,其實跟六四鎮壓是一樣的。「(它)通過封城,以完全不顧最基本人權的方式來控制病毒。這和六四的治理模式,道理是一樣的。」

「還包括2019年武漢發生疫情時,李文亮等醫生出於醫生的良心,把他知道的病毒的情況通過社交媒體披露出去。結果中共公安還是按照六四鎮壓的戰爭思維,馬上要李文亮去訓誡,提交保證書。中央電視台公開說不能傳謠、不能信謠。從而導致了這個病毒從武漢蔓延到全國和到全世界。」

陳維健表示,如果說沒有六四鎮壓,類似李文亮醫生被壓制這種事情都不會發生。而沒有西方社會對中共鎮壓六四的綏靖主義、對中共暴政的姑息,中共後來對人權的迫害和暴力維穩也不會發生。

「所以說六四對世界影響太大,影響了我們整個中國,影響了全世界。現在總算西方國家已經開始看清它(中共)。」陳維健說。

責任編輯:孫芸#

相關新聞
六四學運領袖 探討反抗中共暴政的出路
「六四」33周年 「勿忘六四」圖片展法拉盛展出
王丹:紀念「六四」三十三周年的公開信
台跨境藝術展開幕 六四將重現恥辱柱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中共軍演低調結束 白皮書續打口炮
【思想領袖】哈佐尼:如何抗擊「覺醒派」
【微視頻】網傳大陸史上公募基金最大醜聞
【時事軍事】美國迄今最大軍援 戰場上見分曉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