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丹:中共國「小粉紅」已將中國人污名化

人氣 909

【大紀元2022年07月10日訊】安倍晉三遇刺身亡,讓整個世界為之震驚,日本全國上下更籠罩在悲傷的氣氛中。然而舉目全球,卻讓人驚訝地發現,惟有中共國在集體狂歡。只因該國長期存在著一小撮、卻總揚言代表大多數、習慣以它國人民的不幸來自慰的狹隘的民族主義者,他們無數次的幸災樂禍已讓其族群擁有了一個區別於其他中國人的名字,那就是「小粉紅」

儘管「小粉紅」們大多出生在中國,也表現得十分「愛國」,但他們卻喜歡用美國人發明的互聯網和社交媒體,極度扭曲地對美國人、歐洲人、日本人、其他亞洲人的不幸表達著自己的欣喜若狂。看到安倍遇刺,「小粉紅」們不只在牆內慶祝、狂歡,還意猶未盡地翻出牆外,在海外媒體上衝著日本電視台宣洩其「內心的激動」,且不忘聲稱,是「中國人民發來賀電」。

問題是,「小粉紅」們,你們真的是真正意義上的中國人嗎?早在幾十年前,一位民國大儒就曾對中國人的特質進行過分析,他的精準界定一直流傳至今。在他看來,「真正的中國人也許粗糙,但粗糙中沒有粗劣。真正的中國人也許醜陋,但醜陋中沒有醜惡。真正的中國人也許粗俗,但粗俗中並無好鬥和囂張。真正的中國人也許愚蠢,但愚蠢中並無荒謬」。

然而多年來,「小粉紅」們給人留下的印象又怎樣呢?今年4月,刊登在牆內媒體上的一篇文章寫道,「對別人的苦難幸災樂禍,內心該是多麼的卑鄙齷齪」。作者在文中還提到歌德的一句名言:當人變得真正低劣時,除了高興別人的不幸外,已無其他樂趣可言。

這裡的「卑鄙齷齪」、「低劣」顯然不是真正的中國人所具有的特質。上文作者都不把其視為正常人,因為「對罪惡的痛恨、對苦難的哀傷、對不幸的悲憫,是每個正常人的情感共性」,但有「一群生物,雖然外表具有人形」,內心卻「和正常人類截然相反」,「當別人遭受苦難時,他們竟然是那樣的欣喜若狂」。

其實,「小粉紅」們的幸災樂禍向來都不分民族、國家(只要不是中共國)及其災難大小,也不管他們所宣洩的言論、採取的方式,他人是否能接受。一看到「日本地震、印尼海嘯、印度水災、澳大利亞山火和法國巴黎聖母院被燒、以及肆虐全球的病毒」,他們就「高興得手舞足蹈」、甚至振臂高呼「震沉日本」、「淹沒印尼」、「燒光巴黎」、「祝賀美國疫情爆發」……他們不僅在網上公開發表這些「惡毒的、反人類的言論」,還在街頭當眾「掛出橫幅、播放燃放鞭炮祝賀的視頻」。

「小粉紅」們看不到自身的低劣與醜惡,不過是因為他們無法分辨是非、善惡。他們之所以恨日本、恨安倍,也正是因為曾被灌輸的、碎片化的日本侵華史讓其內心飽受煎熬與折磨。但即便如此,這段記憶也依然無法讓他們喚醒作為人所擁有的最起碼的連理心。看到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他們瞬間就忘了侵略者的野蠻與獸性,只想著如何在牆內外的社交網站上表達出「挺俄」、「滅烏」的意願以及怎樣對遭到侵略、屠殺的烏克蘭人民極盡調侃、侮辱、嘲諷之能事。

看來,「小粉紅」們恨日本,似乎並不源於該國曾是入侵者的身分及其罪惡行徑。換句話說,他們並不覺得入侵是壞事。此外,他們還幾十年如一日地表示,要支持中共「武統台灣」。這意味著,痛恨自己國家曾被入侵的他們,如今也迫切地想讓自己的國家成為一個入侵者。若非人格分裂到一定程度,恐怕很難理解這種心態。難怪現在有不少人都衝著「小粉紅」們驚呼:你的恨真的是你的嗎?

他們的恨自然不是從娘胎裡帶出來的,而是在其成長過程中,從學校、媒體、社會上接受了各種形式的政治宣傳後日積月累、根深蒂固的。在中共各類教科書的「教化」下,他們最終形成了這樣的認知:八國聯軍所在的「八國」民眾都是「洋鬼子」,參沒參加南京大屠殺的都是「日本鬼子」。在中共不分是非、黑白、善惡的長期灌輸下,你不恨西方、恨美國、恨日本,你就談不上愛「黨媽」、愛「俄爹」,甚至都不配當中國人。

顯然,中共的洗腦就是在騙人。正當「小粉紅」們忘我地「普天同慶」時,中共喉舌新華社卻傳來了「習近平代表中國政府和中國人民並以個人名義,對安倍晉三前首相突遭不幸辭世表示深切的哀悼」、同時與彭麗媛一起向安倍晉三的夫人「致唁電表示哀悼和慰問」的消息。此外,俄羅斯普京也向安倍晉三的家人發去了慰問電,並在信中讚賞他是「傑出的政治家」、「偉大人物」,稱他的離世是「沉重的、無法挽回的損失」。

政客們是否出於真心,暫且不論。這裡的關鍵更在於,「黨媽」與「俄爹」的公開回應為何會與「小粉紅」們大相逕庭?其實,習近平和普京都懂:即便是一國元首,也一定要在公開場合,尤其是在國際社會面前表現出他們作為「正常人的情感共性」。而這其中之一,就是「對不幸的悲憫」。

這足以表明,作為起碼有著惻隱之心的正常人出現在全世界的聚光燈下,是一件多麼重要的事情。不難看出,「黨媽」與「俄爹」無論對「洋鬼子」還是「日本鬼子」,似乎從來都不敢有所怠慢。甚至一到關鍵時刻,還要千方百計地在他們面前表現出人性的溫暖與大國風範。

話說「小粉紅」原本也是中國人中的一員,那麼是否應該讓國際社會、最起碼自己的同胞,把自己視為正常人,而非禽獸?但如今的他們,卻儼然成了國內媒體人筆下的「生物」,還氣得日本記者當眾去找外交部討說法。

要知道,在這兩年的疫情中,日本人沒少捐錢、捐物。那句寫在捐贈物資上的「山川異域,風月同天,豈曰無衣,與子同裳」,又包含了多少日本民眾對中國人的關心與問候!最近,有陸媒報導,「武漢疫情艱難時,就是這位安倍晉三號召自民黨內的國會議員每人將扣工資5000日元向中國捐款」。當時,他還擲地有聲地說道,「不管你以前是友華、知華還是反華,這件事情上統統不得有二話」。

對於這樣的恩情和仁義,「小粉紅」們怕是早已拋在腦後了。他們滿腦子裝的都是仇恨,又怎能容下他人的仁厚與善良?一旦仇恨被點燃,他們不但見不得別人好;見到別人不好時,也會幸災樂禍、落井下石。

看到年近七旬、對中國民眾抱著友善態度的老人家離世,「小粉紅」們竟然在網上搖旗吶喊,「愛你散彈中兩槍,愛你躺地的模樣」、「我就是要狂歡,我巴不得放煙花」、「忍不住笑出了聲」。有的吆五喝六地招呼「舉國開席」、「敬散彈槍」,有的拉橫幅要求「普天同慶」、「熱烈慶祝」。

然而,負面的情緒只會招致負面的看法和印象。當這樣的嘴臉、言論頻頻出現,國際社會的正常人又將對中國人作何感想?最新的皮尤民調顯示,在海外19個國家中,68%的受訪民眾都對中國抱有負面看法。而這一比例在美國、日本、韓國、澳大利亞、瑞典這五國中,甚至已攀升至4/5。記得在2020年,抱有這種看法的人在14個國家中就已達到了六、七成。

這當然與中共的戰狼外交、其治下的人權狀況惡劣有關。此外,也跟將麻木不仁、漠視生命的「非人」特質表露無遺的「小粉紅」們的助力脫不了干係。

多年來,他們用各種惡毒的、反人類的方式為中共站台,為了捍衛充滿恨的「愛國主義」,不惜拉低億萬中國人的道德底線,將他們貼上粗劣、醜惡、好鬥、囂張的標籤,不斷將華夏兒女、真正的中國人污名化。不抵制中共洗腦,會有更多中國人被淪為非人;不制止「小粉紅」們的惡毒言論與反人類行為,中國人就很難成為這個世界的正常人。連人都不是了,又何談未來呢!

責任編輯:莆山

相關新聞
調查:中國民眾反美擁俄 是受中共洗腦宣傳
安倍遇刺小粉紅狂歡 「大翻譯運動」公布醜行
李正寬:安倍遇刺 粉紅狂歡 操盤者自暴其醜
黃秋生發文 怒斥小粉紅對安倍遇刺幸災樂禍
最熱視頻
【秦鵬直播】抗議嚇壞中南海?清華稱政策要變
【新聞看點】十多城爆白紙運動 百校學子抗爭
【菁英論壇】利用病毒恐懼控制 習清零騎虎難下
【環球直擊】廣州女大學生墜樓亡 母親要真相被打
【晚間新聞】抗議潮席捲中國 民喊「共產黨下台
【全球新聞】大陸抗議蔓延 海外華人聲援 多國關注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