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商天下】李克強召錢袋子開會 擔心「東南互保」重現?

人氣 5056

【大紀元2022年07月13日訊】上星期,李克強急召中國最有錢的沿海五省開了個會,讓它們一定要當好中國經濟頂梁柱的角色,不過,在「清零」政策之下,這幾個省份的財政收入也都驟降,它們要如何兼顧「清零」和保經濟呢?還有人把李克強開會,說成是疫情下的「東南互保」,這又是什麼意思呢?我們今天就來談談這些話題。

李克強急召錢袋子開會

我們知道,前段時間,李克強為了穩定經濟,剛開了個十萬人大會,效果嘛,還沒看出來,不過上星期,李克強又馬不停蹄地跑去了中國最有財力的東南五省。

中共央視的消息說,這個月7日的時候,李克強在福建主持召開了東南沿海省份政府主要負責人經濟形勢座談會。福建、上海、江蘇、浙江、廣東5省市政府的主要負責人都有參加。

我們先來看看,李克強開會都說了些什麼。

李克強提到,當前經濟在恢復,但基礎不穩固,穩經濟還需要艱苦努力。東南沿海5省市的經濟占了全中國的三分之一以上,財政收入更是占了將近四成,在地方對中央財政淨上繳中,貢獻了將近八成,有力支撐了國家財力和中央財政對中西部地區轉移支付。而且,5省份還吸納了中國七成的跨省農民工就業,打工是農民收入的主要來源。

我們看,李克強不僅把經濟實情和困境說出來了,還特別講了這五個省份,可是中國經濟的頂梁柱,那麼,如果這5省的經濟垮掉了,地方經濟可能就得「躺平」了,中央也就甭想收稅了。自然,中央高層來給地方點讚,肯定不僅僅是來給個肯定和表揚的。

不少分析都說,這是李克強來向東南五省要錢來了,比如,美國艾肯商學院的教授謝田認為,李克強這個會有三個目的,一個就是要求5省市推進中央的救經濟措施;第二,是讓他們增加各地農民工去5省市就業的數量,幫助解決失業問題;第三,就是要跟5省市要錢了,想要搾出一點錢來幫助中央政府、幫助其它省。

也確實,李克強接下來就下達了任務,要求這5個省要「繼續挑起經濟大梁,幫助企業紓困,而且要努力穩住本地和外來務工人員就業」。而且,還要「穩外貿穩外資,更好參與國際競爭與合作。」

中央和地方的財政博弈

但是,有一點,中共從中央到地方都在面臨著財政危機,地方政府還有多少羊毛可以薅?

我們之前的節目中剛剛談到,中共當局正考慮,讓地方政府在今年下半年出售1.5萬億元人民幣(大約2,200億美元)的特別債券,以挽救陷入困境的地方財政。

大家看到,中共的思路是,地方政府的問題要地方政府發債來解決,也就是這個債地方要自己背,中央已經背不動,但是,地方還要儘量支持「黨媽」。可是,這些負債纍纍的地方諸侯,還能背得動嗎?

對此,法國興業銀行亞太區研究主管和首席經濟學家姚煒認為,地方政府很明顯需要更多的資金,但這個消息表明,中央政府仍不願意擴大自己的資產負債表,而是讓地方政府開始使用2023年的借款額度,這意味著明年將出現「財政懸崖」。

用財政懸崖來形容,的確不過分。因為即使是這些比較有錢的地區,比如廣東、浙江、上海都在今年上半年經歷了不同程度的封控,再加上房地產業低迷帶動土地財政急速下滑,不少經濟強市都遭遇了財政收入的驟降。

例如,今年首5個月,廣東省財政收入下降13.4%,其中佛山下降15.44%,汕頭下降22.9%。4月份深圳一般公共預算收入是255.1億元,同比下降44%;江蘇南京,4月財政收入同比下降54.9%;在浙江省中,蘇州同比下降了49.6%,杭州則同比下降37%,寧波同比下降了36%。而這些,都是5省中的經濟重鎮。

此外,6月底,更是有傳聞說,東部沿海省份出現了公務員的降薪潮,波及地區包括了上海、廣東、江蘇、浙江等地區。

衝突再起:發展經濟VS清零

而眼下的情況更是雪上加霜,因為近期,中國長三角和珠三角地區再度出現了本土疫情,那麼,在中共高喊穩經濟的當下,還要不要繼續封控呢?要知道,今年以來,掣肘中國經濟發展的一個重要因素,就是這個「清零」的封控措施。其實在7日開會時,李克強也給這東南5省市帶來了防疫指示。

李克強說,要高效統籌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保持經濟運行在合理區間。他還說,要「防止單打一、簡單化,避免一刀切、層層加碼」。也就是說,雖然沒直說,但是在疫情上,會給這5省開放一定的空間。

當然,提目標都好提,但是,是否有實現目標的靠譜的措施呢?有觀點認為,李克強說的這句「防止單打一、簡單化,避免一刀切、層層加碼」,是話中有話,就是在批評習近平的「清零」防疫政策。

不過,一直以來,李克強也不敢明著反對習近平的「清零」政策,但是,顯而易見的是,「清零」和穩經濟之間存在著難以調和的矛盾和衝突。

對於這個問題,在二十大之前,恐怕中共高層內部也不會有一個明確的妥協方案了,只能是為了各自的政績,各自為政。

清朝末年的「東南互保

說到各自為政,也有分析認為,這5個省市,福建、上海、江蘇、浙江、廣東,一直以來都是中共的錢袋子,在地方和中央都面臨財政困難的情況下,李克強是要來收這5個地方的經濟控制權。

也有人提到,李克強和東南5省市召開的這個會,是疫情版的「東南互保」。那麼,什麼是「東南互保」呢?

在清朝末年時,西方敲開了清王朝的大門,慈禧太后聽信了義和團要「扶清滅洋」,於是在1900年庚子年6月21日,以光緒帝的名義,向11個國家發出了宣戰詔書,哪11國呢,就是英國、美國、法國、德國、意大利、俄國、奧匈帝國、西班牙、比利時、荷蘭,還有日本。

不過,當時的東南各省督撫,卻沒有理會朝廷的宣戰詔書,拒絕支持義和團,沒有和西方各國宣戰,還和各國駐上海領事,簽訂了所謂的《東南互保條約》,他們的理由是,慈禧的宣戰詔書,是義和團脅持慈禧發的假詔書。

這些督撫,有兩廣總督李鴻章、兩江總督劉坤一、湖廣總督張之洞、閩浙總督許應騤、山東巡撫袁世凱等人,都是些位高權重的實力派人物。

「東南互保條約」,讓河北和山西以外的地區,得以免於義和團運動以及八國聯軍戰亂的波及,當然,這些督撫的抗命,也讓清朝廷的威信掃地。而且,事後,慈禧還不敢責罰這些督撫,說他們懂得衡量時勢,老成謀國。

後世普遍認為,這個「東南互保」,讓清末地方實力派的力量大增、信心大增,並由此開啟了地方實力派人物軍閥化的先例。

的確,到了北洋軍閥統治後期,1925年,包括浙軍、閩軍、蘇軍、皖軍、贛軍組成的5省聯軍,就從直系分派了出來,由孫傳芳統帥,5省聯軍覆蓋了福建、浙江、安徽、江蘇、江西這些廣大的富庶之地,不過,3年之後,歷史又做了推進,蔣介石軍隊消滅了5省聯軍。

中共末路 防地方諸侯各自為政

但是,李克強開的會能不能稱為疫情版的「東南互保」呢,歷史到了今天,已經不可能完全做對比了。「東南互保」是幾個地方自己聯合、自成一體,拒絕聽命於中央,但李克強開的這5省大會,是從中央的角度,要地方幫助中央救全國經濟。當然,他的保經濟,根本上也是要防民變、保中共。

不過,對中共來說,歷史上,諸侯各自為政,外地將領擁兵自重,在軍事、財政、人事方面不受中央政府控制的局面,必然會是現今中南海所借鑑的地方,所以在控制地方諸侯聯合行動上,中共當然也要有所防範。而這些情況,在歷史上,一般也都是在朝代走向衰敗時所出現的。

我們知道,中共現在面對的情況和歷史上還有一點不一樣的,就是「疫情」的政策。習近平之前已經表過態,就是犧牲經濟,也要把「清零」堅持到底。所以,這些省份,敢用經濟當籌碼,和中共中央掰一掰手腕嗎?

不過,此時的地方政府,本身已經身陷財政危機,中央還在兩頭擠壓,「想要馬兒跑得快,又要馬兒不吃草」,也說不定會逼得地方,對上對下,都搞出點什麼不一樣的「對策」來。中國民眾,包括地方政府,還能承壓多久呢?會不會造反或者出現對抗中央的局面?這個都很難說。

現在,在中共70多年的獨裁統治下,民間的企業被中共搾乾了,中共內部的貪官也掏空了國庫,中共自救無方,在山窮水盡之際,還在內鬥不斷,這也正是自我毀滅的節奏。

回看清末的這段歷史,有一點倒是可以和現在做個對比,那就是如今的中共,正像是清朝末期要滅亡前一樣,內亂紛爭不斷,中央誤判內外時局,一樣和西方為敵。當然,歷史的輪迴,都不是一模一樣的,但是總有一些相似的劇情給人思考。

財商經濟研究所
策劃:宇文銘
撰文:李沺欣
顧問:李庭千
編輯:蔚然、宇文銘
剪輯:曲歌
監製:李松筠
訂閱財商天下https://bit.ly/2XuEbjP

責任編輯:連書華

相關新聞
【財商天下】這三個弱點 致加密貨幣狂跌
【財商天下】「社會調劑」震驚中國 村鎮銀行又出事?
【財商天下】對華關稅減免 拜登的燙手山芋
【財商天下】北京掏空香港 明年恐現財政懸崖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美軍上將:2025年或與中共爆衝突
【時事軍事】烏軍決心多大 艾布拉姆斯的作為就多大
【舞蹈三劍客】神韻藝術家們演出幕後大公開!原來是這樣準備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