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領袖】盧比奧:抗中共威脅 三個關鍵點

人氣 3972

【大紀元2022年07月17日訊】(英文大紀元資深記者Jan Jekielek採訪報導/秋生翻譯)「如果這些關鍵行業的任何一個,從藥品到戰鬥機,從技術到食品,如果有任何一個的供應鏈來自中國,我們就應該假定它將在未來被武器化,來對付我們。」

馬可‧盧比奧說:中共政權如何與美國的精英合作並將美國的制度武器化來對付美國。

今天,我將採訪佛羅里達州參議員馬可‧盧比奧(Marco Rubio),他是參議院情報特別委員會副主席,我們將討論中共政權如何利用美國制度,比如我們的創新、我們的自由市場、我們的法律,來對付我們。

盧比奧:好比說,美國某地的一個水手,把他的退休金投資於某個相當於401(K)的計劃,而那筆錢,他的或她的退休金,卻投資於某家(中共)公司,那裡正在設計導彈去炸毀他所服務的艦船。

楊傑凱:以及,中共當局如何拉攏我們的精英,從企業高管到國會議員。

盧比奧:如果我們認為普京對歐洲的能源影響力是巨大的,那麼中國對美國和西方的潛在影響力就是非同尋常了。

楊傑凱:這裡是《美國思想領袖》節目,我是楊傑凱。

楊傑凱:馬可‧盧比奧參議員,歡迎做客《美國思想領袖》節目!

盧比奧:哦,謝謝你的邀請,很高興見到你。

美國需要在科技領域保持競爭力

楊傑凱:盧比奧參議員,因為你是參議院情報委員會的副主席,最近你實際上主持了一個關於中共計劃在經濟和技術方面占據主導地位的聽證會。你認為這次聽證會最重要的發現是什麼?

盧比奧:好的,這些聽證會的目的其實是為了讓公眾了解一些日常很多人都不知道的事情,那就是有各種各樣的對21世紀的發展方向起決定作用的技術和產業。它們發展速度非常快,無論是量子計算、人工智能,還是5G,在你能想到的任何領域,我們都處在競爭中。無論哪一個或哪幾個國家擁有制高點,並在這些領域占據主導地位,都將在地緣政治、軍事、經濟、商業、工業等方面全面受益。

因此,美國需要在這些領域具有很強的競爭力,而我們面臨的敵手和競爭對手是中國(中共),他們不僅在這方面投入了大量資金,而且還竊取我們正在取得的成績,因而得以在許多方面展開逆向工程,推進他們自己的項目,並且國家還在提供補貼。

值得擔心的是,我們很快就會發現,自己身處一個中國(中共)已經在許多關鍵領域建立了技術優勢的世界。你看,當今的美國人,沒有誰曾見過美國在全球技術領域,在任何領域,處於第二位。一旦你的國家在某項技術上不是世界領導者,而你的對手則是,那麼世界看起來就大不相同了。一旦這樣,生活看起來就會很不一樣。

所以我認為,强調這一點,並讓人們了解這一點,這才是真正的目的。我們的目的不僅僅是召開這些聽證會,而是要在所有美國致力的領域都力圖驚醒人們。

中共不遵守規則 但要美企遵守規則

楊傑凱:那麼,你會怎麽概括,你想通過此聽證會傳遞的關鍵信息呢?

盧比奧:嗯,涉及幾個方面。首先,顯然,中國人(中共)在實施他們要實施的事情,但美國政策制定者做出的很多決定都應受到指責。比如我們對入境投資的篩選(不夠),(聽任)一家實際上是為中國政府工作的中國公司進入美國,收購一家美國公司,其目的是獲得一些初創公司的技術。我們的篩選工作做得不夠好,我們自己實施的投資也不夠多。

但我們也有一些美國公司,因為得到承諾可獲得市場份額,也許是(可獲得)在中國的一個小市場份額,但對他們來說,這個市場份額代表著每年數十億美元的收益,(從而)這些公司願意順從中國(中共)的要求,包括交出知識產權。

他們不在乎5年或10年後,一旦中國人弄明白了如何能自己去實施,就會把這些公司踢出去,讓他們破產。這些公司更關注短期的利潤。

因此,我認為,對我們來說,非常重要的是要明白,用自由市場的方式來解決這個問題是行不通的,因為中國不是按自由市場的規則行事。他們是按照重商主義規則行事,他們的公司可以欺騙和偷竊,但我們的公司卻不能。

他們希望我們遵守規則,但也希望我們允許他們繼續違反規則。要知道,這種情況不能繼續下去,否則就會造成一些非常嚴重的和破壞性的後果。

必須根據國家利益最大化來行事

楊傑凱:嗯,我想深入談談美國企業與中國、中共打交道時遇到的各類情況。但是在談這個問題之前,你剛才談到的内容讓我想起了你曾說過的話。你曾說,「對華公共政策一方面一直被左翼激進主義所挾持,另一方面受企業愛國主義匱乏(的影響)。」我想你剛才的話也是在暗指這一點。

盧比奧:是的,假如你是一家美國公司,是一家總部設在美國的公司,但你並不真正將自己視為一家美國公司。你將自己視為一家全球公司。你將自己視為世界公民,坦率地說,你不承認任何國家利益。

你的工作是儘量在下一季度賺更多的錢,這樣你的股東才會高興,你的董事會才會給你一份新合同。即使你的做法對美國不利,你也不在乎。

很多公司都決定這麼做。這並不違法,但這是他們想要做的(而不是對美國有利的)事情。我們需要認識到這一點,並理解這就是這些公司的想法,因此我們不應該根據這些公司認為最符合他們利益的方式來制定(美國的)公共政策。

我們必須根據國家利益最大化來行事。我們的工作是服務於美利堅合眾國的最大利益。這並不意味著我們要去打擊這些公司,為難他們或企圖蓄意損害他們。但是,不能僅僅因為某些公司或某些商會來到華盛頓,說某事對美國企業不利,就一定認為這事是對美國不利的。

對我們國家來說,如此行事可能是對的,即使可能會損害一兩家公司。我經常聽到這種說法,但是你知道,這是我們需要解決的問題,否則在10年內我們將不再有這種問題了,因為這些公司將不再是美國公司了。

對華公共政策被左翼激進主義挾持

楊傑凱:你提到的(對華公共政策被)左翼激進主義因素(所挾持),是什麽情況?

盧比奧:那是另一種挾持。基本上講,這伙人是這麽一些家伙,比如,是這些美國公司,他們因為選舉法而抵制佐治亞州,或者因為五六歲的孩子在課堂上被教的內容而抵制佛羅里達州。而他們對於在中國大做生意,包括贊助在中國舉行的奧運會,卻毫無意見。(中共)這種國家沒有人權,人們未經審判就被立即監禁,在那兒,(為了清零)現在上海人被焊死(單元門)關在家裡,維吾爾族穆斯林被關進勞動營,正在遭受種族滅絕。他們這些人對於(中共實施)這些(暴行)毫無意見。

我們有各個行業從中國國內的生產鏈中受益,其中包括他們知道是由奴工和強迫勞動製造的那些東西,但是他們不在乎,因為東西便宜,可是他們卻完全可以豎起公告牌,譴責由民主選舉產生的美國政治家的決定。這是一個真正重要的因素,那就是關注美國國內的事情,卻拒絕和未能關注我們與中國(中共)的競爭,這種表裡不一體現在其雙重標準中。

楊傑凱:我也想談一談整體人權問題,因為該問題實際上是長期以來你在國會一直提醒人們關注的事情。在我們討論這個問題之前,我想請你就俄烏戰爭稍微談談看法。首先,我想問,對比中國的戰略威脅與俄羅斯的戰略威脅,你是怎麽看的?還有這個問題,(全球的)關注點是否(因該戰爭而)從另一個重要行動方身上移開了呢?

盧比奧:我認為中國希望如此。(中俄)兩者沒有可比性。毫無疑問,俄羅斯擁有戰略和戰術核武器。他們有一些常規能力,儘管顯然不像兩個月前那樣多了,原因是他們損失慘重,輸給了英勇地作戰的烏克蘭軍隊。他們(俄羅斯)是一個威脅,當然也是對歐洲的威脅,並且有能力對美國構成威脅,包括在網絡電子戰等領域。

中國擁有的(實力)規模完全不同。中國是一個技術、商業、生物醫學、地緣政治、軍事和工業方面的競爭對手。兩者甚至沒有可比性。我認為以1到10為單位(來評分),中國是10,俄羅斯是3。這並不意味著它們沒有相互勾結。我認為中國人正在非常仔細地觀察:當你入侵鄰國時會發生什麼?當你占領不屬於你的土地時會發生什麼?世界如何反應?他們對我們有什麼影響力,我們有什麼影響力作為反擊?他們正在留心觀察,從這次對烏克蘭的入侵中吸取教訓,以在未來實現他們的野心,包括對南海和台灣等地的野心。

我們繼續採訪參議員馬可‧盧比奧。

供應鏈因大流行而中斷 中共在美國內置間諜系統

楊傑凱:好的,來談談你剛才提到的一些問題吧。如你所述,他們(中共)對我們有什麼影響力?

盧比奧:你看看我們現在的供應鏈,它們已經因大流行而中斷了。想像一下,如果他們決定拒絕給我們提供這些東西會怎樣,不是因為大流行,而是因為他們想威脅我們,不讓我們干預他們決心在世界各地去做的任何事情。

他們的影響力涉及,從我們這個國家依賴的90%的最重要的抗生素,這都是在中國製造的,到電池中用到的70%左右的基本元素——鋰等類似的東西,這些都是非常必要的,一直到,更不用說,紡織品等這種性質的東西。我們在這個國家依賴的非專利藥品的80%也是在中國製造的。

因此,他們已經有了這些影響力,而且他們在許多其它領域的影響力也變得越來越大。在電信領域,華為正在全球擴張。坦率地說,他們還不知道是,就在最近,英國做了關於這些(中國產)攝像頭的報導,這些攝像頭被安裝在英國的不同地區。現在,他們不僅有攝像頭,還有麥克風(遍布全球),而且我們知道他們完全有能力安裝後門。

中國(中共)將建立一個內置的間諜系統,包括在美國這個國家,我們不僅仍然有華為的設備,而且在我國的國防設施中還有「白標設備」。「白標」的意思是我們以為是從一個非中國公司購買的,但是實際的設備、服務器、攝像頭只是剝掉了(中國製造的)標籤,貼上了一些其它標籤,然後就(獲准)安裝了。如果它有後門,你本質上是在引狼入室,讓中國間諜進入你的設施。

因此,(中共的)影響力是存在的,而且正在增長。如果我們認為普京對歐洲的能源影響力是巨大的,那麼中國(中共)對美國和西方的潛在影響力就是非同尋常了。他們有能力現在就擾亂我們的經濟,因為我們在基本原材料和成品生產方面都過於依賴他們,而且這種情況還在加劇。

中共如果入侵台灣 全球供應鏈中斷怎麼辦?

楊傑凱:好吧,我肯定想談談這方面。而中共當局(因疫情)在其許多大城市實行了封鎖,結果導致供應鏈中斷等許多問題,我們從中可以吸取什麼教訓?

盧比奧:中國的供應鏈中斷,並不是他們故意製造的,而是他們實施清零政策造成的,這也是(導致)我們通貨膨脹的主要驅動力之一,雖然不是唯一的驅動力,但也是其中的重要部分。這不是他們故意做的,但還是發生了。

想像一下,假如他們故意這麼做,怎麼辦?我是說,我不認為,台灣十年內不會出事。所以,想像一下,我們已經到了那個地步:中共決定入侵(台灣),於是他們對美國說,「這很簡單,假如你介入幫助台灣,或者日本,或者任何其它我們想獲得的領土,我們將切斷對你的這些東西的供應,而你卻依賴這些東西。」

現在,這不僅威脅到美國的政策制定者,而且他們(中共)知道,依賴這些東西的企業將在國會大廈的門口大喊大叫,說這正在損害我們的經濟。我現在就看到了這種情況。

有一天,我有機會與一家飛機製造公司交談,他們正在抱怨(美國對中國徵收)關稅,說中國不再從美國購買飛機了,改為全部從歐洲購買。基本上講,他們的論點是:我們做的一切讓中國人生氣的事都必須停止,因為這對我們(公司)有傷害,他們不再購買我們的飛機了。

這只是一個行業和一家公司。想像一下,在多個行業,它將對我們的經濟產生什麼樣的影響,對政策制定者產生什麼樣的影響。我告訴你,政策制定者會對此作出反應。如果那個飛機製造商在你的州,是你的州最大的雇主之一,那麼作為參議員的你將去國會代表他們去力爭,這樣做就等於在這個問題上代表中共的立場。這就是他們現在擁有的籌碼。如果我們不改變方向,這種影響力在未來幾年只會成倍增長,使我們這個國家陷入現代從未有過的脆弱狀態。

預計十年內 中共當局會對台灣採取行動

楊傑凱:我想談一談台灣問題,因為你在暗示,在十年內,你預計中共當局會對台灣採取行動,即試圖以某種方式占領台灣。我的理解是否正確?

盧比奧:正確。是的,我不認為,我們在十年內不會看到這種情況發生。我認為他們(中共)更傾向於讓台灣人審視這個問題,並表示,「美國人不會來幫助我們。他們沒有這個能力。中國人擁有可以摧毀他們的艦船和飛機的防區外攻擊能力。因此,即使美國人有心援助我們,他們也不會來,美國不會來援助我們,還因為他們會害怕這將對他們的經濟產生影響。」

一旦他們(台灣)認定,無論美國做了怎樣的書面承諾,都不會來援助台灣,那麼他們別無選擇,只能與中國政府達成最好的協議。我想這是中國(中共)的首選方案,這就是他們希望看到的情況。

如果該方案未能實現,我認為備選方案是占領它,用武力占領它,非常迅速地占領它,進行非常迅速的軍事作戰,使他們(中共)不僅能夠占領它,而且能夠在任何外國介入之前使其固若金湯,無論是美國介入還是我們在該地區的盟友介入。他們希望能夠在任何人介入幫助台灣之前,非常迅速地武裝占領。這就是他們的目標。

所以我認為武統是他們的備選方案。他們更傾向於首選方案,但他們已經準備好執行備選方案,他們正在建立這種能力。

我不認為這將在未來的六個月內發生,儘管一切皆有可能,但是我能肯定,我不認為,我們在十年內不會看到(占領台灣)這種事情以某種方式發生。我們必須為此做好準備。

中共實際上是俄羅斯對烏克蘭戰爭的同謀

楊傑凱:你曾說過,中國(中共)實際上是俄羅斯對烏克蘭戰爭的同謀。這個話題結束前,我想讓你評論一下,這個問題你是怎麼看的?

盧比奧:我認為他們(中共)正在不被抓到的情況下盡其所能幫助俄羅斯侵略烏克蘭,無論是提供彈藥,還是……我認為,他們可能真正希望能夠提供幫助的一件事,是建立一個替代銀行系統,可以逃避美國和西方的(經濟)制裁,因為他們有一天會需要它。我認為他們正在儘可能地為俄羅斯提供技術和情報支持。但他們不想公開地與之產生聯繫,他們不願由此招致負面宣傳。

我認為他們可能對(俄羅斯)已經犯下的侵犯人權的暴行感到緊張,因為隨著越來越多的城市被解放,媒體和其他調查人員可以進入那裡,我們將發現一個先進的工業化國家實施暴行的水平,我們自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從未見過。世界將對此感到憤慨。

因此,我不認為中國人希望跟這些事情粘上包,但他們肯定不僅僅把俄羅斯視為其在試圖取代美國和西方自由主義世界秩序的努力中的一個夥伴,他們不僅將其視為合作夥伴,而且,我認為,他們將這場戰爭視為這一秩序過渡的開場,而這一過程如何進行,將為未來發生的事情定下基調。

我認為他們並不介意我們花費大量的金錢、時間和軍力來對付俄羅斯,因為這使得美國因此無法專注於提升我們在太平洋地區的能力。

楊傑凱:要知道,這一切都發生在中共竭盡全力繼續追求全球霸主地位的背景之下,你之前也談到過。但我實際上並不認為每個人都能真正理解這個事情,(不是每個人都)明白這就是中共當局的計劃。

中共咄咄逼人 越來越多人清醒 但選項在減少

盧比奧:我認為他們(中共)長期以來不肯承認這個事實。直到最近,他們的論點還是:他們是一個貧窮的發展中國家,他們對任何人都沒有威脅。我認為他們(最近)不再像以前那樣試圖掩飾了。他們不再裝蒜了,不再韜光養晦了。他們不再那樣做了。我認為從07年、08年開始,特別是在習近平領導下,他們變得咄咄逼人。

但是我也認為,隨著事態發展,我認為現在有越來越多的人認識到這一點,這很好。現在,人們的看法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但是我們還談不上完全改變了。我認為現在還沒有發生巨變,也沒有達到必要的緊迫程度。

我們沒有15年的時間來看清這個問題,所以我們有很多工作要做,有很多錯誤要儘快彌補,否則我們將看到我們的選項開始減少。

楊傑凱:我完全同意你關於觀念發生了翻天覆地變化的看法。如果你把它與五年前相比,會感到這簡直令人難以置信——人們的看法發生了怎樣的變化。但與此同時,我們仍然看到(親中共的)巨大的推動力,無論是指數基金,還是各種華爾街公司的基金,仍然在推動大量的資金,幾十億,幾百億美元,其中一些是被動地投資到了中國。這種情況現在仍在繼續。

盧比奧:確實如此。我認為最令人擔憂的是,他們用聯邦雇員的退休資金直接投資於那些正在設計武器系統以在未來殺死美國人的公司。看吧,你可以因這些(中國)公司賺很多錢。這些中國公司由其政府保證其市場份額。

他們的政府基本上是告訴這些公司,「你們是唯一能夠在中國銷售這些產品的人。此外,我們的政府將去世界各地,幫你獲得合同,來生產這些產品。我們會對價格進行補貼,這樣你們就可以在價格上擊敗任何對手。如果有必要,我們會賄賂那個國家的領導人,這樣他們就會把合同給你。」

而你卻是一個在西方,在美國,或在什麼地方的投資機構。(你說,)「要知道,我們在這些(中國)公司投資可以賺很多錢。是的,我們的投資對美國不利,但是要知道,我們將為我們的投資者賺很多錢,他們會對我們非常滿意,我們就關心這個。」

這就是我們看到的情況。需要承認有這種行為,我們需要著手糾正它,尤其當我被告知,聯邦雇員的每個月的每份工資,都投資在一個儲蓄計劃中,我們目前正在舉薦四個提名人進入他們的董事會,去監管將儲蓄計劃投資於為中共軍隊服務公司的行為。

所以,要如此看待這種事情:這就好比,美國某地的一個水手,把他的退休金投資於某個相當於401(K)的計劃,而那筆錢,他的或她的退休金,卻投資於某家公司,那裡正在設計導彈去炸毀他所服務的艦船。這很瘋狂,但這就是正在發生的事情。

為了中國市場 美國精英向中共妥協

耐人尋味的是,如果他們(美國的企業領導人)投資於化石燃料,如果他們投資於槍枝製造商,如果他們投資於任何類似的產業,那麼你會從媒體和左派那裡聽到一片喧囂,稱不要再進行這種投資,要撤資。如果他們在以色列投資,你會聽到一些人說他們應該撤資。但是,如果他們投資於中國軍隊或與中國軍隊有關的公司,那就沒問題。

楊傑凱:參議員,為什麼會有這種虛偽的行為?例如,我的同事李‧史密斯(Lee Smith)的觀點相當有說服力,認為美國的很多企業領導人,坦率地說,很多美國精英,已經以某種方式或者至少在某些方面被中共俘獲,你對此有什麼看法?

盧比奧:我認為他們是以以下方式被俘虜的。我認為他們曾多次前往中國,中國(中共)多年來一直非常努力地影響他們,可能從他們年輕時作為商務班的初級成員時就開始了。他們(中共)有一個系統,負責邀請美國商業領袖。

當時他們還不是首席執行官,只是中層員工,他們的職業生涯剛起步,就被邀請去中國旅行。因此,他們(中共)建立了這些個人關係和這種與中國的聯繫,並開始向這些人灌輸中國對國際大事的某種敘述。隨著時間的推移,這些人在企業中職位不斷升遷,然後成為公司領導人。在過去20或25年裡他們(中共)採取的就是這種模式。這是其一。

其二是,不可否認,如果你質疑這些(中共)公司,那好,你將不再能夠在中國開展業務,這對他們(這些商業領袖)來說,取決於其在的行業,這將意味著收入的巨大損失。他們如何向其董事會和股東們解釋,而不被解僱?因此,這就是動力的第二部分。所以說,實際上其中有錢的成分,中共對很多企業領袖進行了長期投資。他們就是這樣被俘獲的。

請看,我想最令人震驚的例子之一也許是,中國(中共)已經在審查美國電影了。在美國製作的電影遭中共審查。情況是這樣的。沒有一家好萊塢工作室會製作一部由中國人當反派,或有中共做壞事的電影。

你不能製作這種電影,因為他們無法在中國放映。無論你什麼時候拍電影,問題的一部分是、你要計算的一部分是:這些是我們在世界各地的收入,而這些是我們在中國市場的收入。中國(中共)正在利用這一點作為槓桿。

這是一個小小的例子,只是給你舉個例子,說明我們在未來會看到什麼。最有趣的是,最近上映的新一部《蜘蛛俠》電影中,在結尾的場景中有一個自由女神像的鏡頭,中國人(中共)想讓索尼把它剪掉。索尼說不,他們拒絕了。

所以,是一個日本公司在捍衛美國的榮譽。但是,每天都有電影沒被製作完成,或者被修改、被編輯,因為中國政府不允許發行。而中國和電影公司也不想(因得罪中共影響到電影上映而)賠錢。

中共想做世界老大 對內暴行會對世界人民好嗎

楊傑凱:我想轉到人權的話題上,因為這一直是個問題。你參與有關中國人權的問題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了。在我採訪調查中國人權問題時,經常有人會問我,作為一個美國人,作為一個加拿大人,住在地球的這一邊,這與我有什麼關係?你怎麼回答他們?

盧比奧:嗯,那就直説了吧,他們(中共)想要成為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如果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不惜對本國人民實施這些暴行,想像一下,他們會對你和全世界人民做些什麼?因此,首先,你必須了解這些人是什麼人,而了解他們的最好方法是看他們如何對待自己的人民。這是其一。

其二,世界各地沒有發生我們過去看到的壞事,很大的原因在於,二戰後形成了這樣一個全球共識,即有些事情你不能做,比如,你不能把人送進死亡集中營;你的產業不能使用奴隸勞動。這些都是不可接受的。如果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是一個認為這些事情可以接受的國家,這將影響世界各地發生的事情。

其三,虐待行為在一個地方發生,就會在其它地方發生。舉例來說,虐待行為不僅會針對中國境內的維吾爾人,也會針對在美國的維吾爾人和持不同政見者。他們(中共)派特工到美國這裡恐嚇人們,以他們的家人作為威脅讓其回家,找到其說,「你知道,你真的應該回到中國,我鼓勵你回到中國,因為如果你不這樣做,你的媽媽、爸爸、兄弟、姐妹、孩子在家裡日子會很不好過。」

因此,他們的長臂已經伸向世界各地的國家,威脅著人們。人們需要意識到這一點。他們需要知道我們在打交道的是什麽樣的人。

中共把利誘作為籌碼 要世界忽略其惡行

楊傑凱:你知道,引人深思的是,我最近剛採訪了努里‧特克爾(Nury Turkel,維吾爾裔美國人,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委員),他談到了針對維吾爾族的種族滅絕和它的起源。他告訴我的一件事是,當有關中國活摘器官、為器官而殺人的制度,迫害法輪功學員等等可信的信息出現時,由於當時沒有採取任何措施,你看,現在這事也發生在了維吾爾人身上。

事實上,我想補充的是,今天是一個合適的日子來拍攝這個採訪,因為今天是世界法輪大法日,是法輪大法在中國開傳30周年紀念日,可見這是一場已經持續了很長時間的迫害。

盧比奧:是啊!重申一遍,你說得完全對。我認為這些中國人已經校正了世界對中共的正確反應,無論是通過中共對南中國海的入侵,還是這些暴行。中共認為世界各地的人們都很忙,不會太在意這些事情:是啊,他們會抱怨,會通過一些決議,會有一些抗議,但最終他們不會放棄他們通過與中共搞好關係而獲得的利益,不會在這些事情上與中共斷絕關係。

在許多情況下,他們(中共)將觸角伸向大學校園,壓制這些信息。我們在大學校園裡有人演講,而他們組織了一些人,要麼在校園裡騷擾演講人,要麼讓政府取消他們的活動。相信我,你看NBA比賽時不能舉起支持香港的標語,他們(NBA)會把你趕出賽場。

你可以舉起一個關於任何人的標語,也可以舉牌說美國邪惡,但是你不能舉牌說中共對西藏或法輪功或維吾爾人做了什麼,對香港做了什麼。你不能談論任何這些(讓中共不高興的)事情。你會被趕出場館,因為NBA不想失去在中國的(直播)發行權,否則會帶來數十億美元的損失。

所以他們(中共)已經學會了如何玩這個遊戲。有很多人與他們合作,通常是為了美元和美分,不在乎意識形態,這真的很不幸。我們需要扭轉這種趨勢,因為這只是他們控制我們的又一個籌碼。

對抗中共威脅:工業化、提升軍力、不依賴中國

楊傑凱:參議員,在我們結束之前,(請談談)你認為美國和其它國家必須做哪些關鍵的事情來對抗中共的威脅?

盧比奧:首先,我們需要確定在21世紀哪些是涉及經濟和國家安全的關鍵行業?美國或盟國必須有能力來主導這些行業,從原材料,一直到將其工業化,一直到其應用,當然還有其設計。如果這些關鍵行業的任何一個供應鏈,從藥品到戰鬥機,從技術到食品,如果其中任何一個來自中國,我們應該假定它將在未來會被(中共)武器化,用來對付我們。我認為這是迄今為止最重要的事情。

第二,我們的軍事能力必須加強,不僅僅是為了投射力量,而是為了能夠防禦中國正在研發的武器。他們正在開發不對稱的手段,用火箭來摧毀航空母艦。我們必須有能力防禦,否則我們將無法使用航母。還要對太空戰或者太空防禦進行投資,以及對地面設施進行投資。

第三,我們必須投資於這些行業,不只是保護這些行業,而是要進行投資,不僅要有來自私營部門的投資,還要有來自公共部門在一定程度的對基礎研究層面的投資。在一些關鍵行業中,有些事情現在在美國做可能不划算,但是我們不能依賴中國,否則我們會有很大的麻煩。

這些事情對我們在將來應對各種威脅真的很重要,而這三件事我認為是最重要的三件事。

楊傑凱:馬可‧盧比奧參議員,謝謝你接受本節目的採訪!

盧比奧:先生,謝謝你邀請我,我很高興。

楊傑凱:謝謝大家觀看本期《美國思想領袖》我對參議員馬可‧盧比奧的採訪,我是節目主持人楊傑凱。

大家好,我要分享一些有關《美國思想領袖》和《卡什角》的令人興奮的消息。我們實際上將要擴大我們的製作團隊,並聘請一名副製片人。實際上您可在ept.ms/associateproducer上查看職位描述,(associateproducer)是連在一起的一個詞。如果您認識任何可能對這份工作感興趣且具有資格的人,或者您自己可能感興趣,請告訴我們。重複一下,是

大家剛才看到的是《美國思想領袖》這一集的刪節版,要看完整版,您可以訪問epochtv.com在Epoch TV上觀看,也可以在Roku TV、Apple TV、Fire TV和其它電視平台上找到它。

《美國思想領袖》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相關新聞
【思想領袖】南達州州長:疫情下的抉擇
【思想領袖】加拿大「自由車隊」的真實故事
【思想領袖】如何應對中共發起的隱形戰爭
【思想領袖】「批判種族理論」如何違反民權法?
最熱視頻
【時事金掃描】俄吞併烏四區 馬斯克叫板普京
【時事軍事】海瑪斯數量翻倍後 援烏清單怎麼變
【舞蹈三劍客】豪華牛肉挑戰!A5和牛VS.乾式熟成和牛,蒙著眼睛能分辨嗎?
【車評】試駕全新Z跑車 2023 Nissan Z Performance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