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最高院重塑法律 或終結大學招生平權政策

人氣 2361

【大紀元2022年07月02日訊】(大紀元記者宋唐綜合報導)美國最高法院在一週之內,連續投下五顆震撼彈,且並沒有停止的跡象;相反,擁有6-3多數席位的保守派大法官們,推翻判案先例的工作可能才剛剛開始。

進入7月份,最高法院進入休庭期,10月最高法院將開始下一個開庭期,在受理的案件中,有兩個案件值得關註:一個與華裔密切相關,有可能結束大學招生的種族平權政策;另一個與選舉公正有關,對2024年總統大選之後的選舉,會產生廣泛影響。

這可能是幾十年以來,美國最高法院最重要的任期。保守派大法官大膽行使其權力,對墮胎、槍枝、宗教和氣候變化政策作出了重大裁決,對美國社會產生深遠影響。

最高法院系列裁決 重塑美國法律

自從2020年,前總統川普任命第三位保守派大法官艾米‧康尼‧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後,改變了美國最高法院的結構,保守派大法官以6-3占多數,他們變得越來越自信、無所畏懼,搖擺於左右之間的首席大法官羅伯茨,則被邊緣化。

弗吉尼亞大學法學院教授道格拉斯‧萊科克(Douglas Laycock)對路透社表示,「我認為最保守的法官,不喜歡美國現代法律的大部分內容,正在積極改變它,他們不會讓先例妨礙他們的工作。」

保守派大法官克拉倫斯‧托馬斯(Clarence Thomas),在拋棄最高法院的先例方面一直直言不諱:「當面對一個明顯錯誤的先例時,我的規則很簡單,我們不應該遵循它。」托馬斯在2019年一個案件的意見書中寫道。

特別是推翻了有半個世紀之久、具有里程碑意義的《羅訴韋德案》裁決,否定了有關「墮胎權」的推理過程,不再承認「墮胎權」是一種基本的憲法權利。一些保守派希望更進一步,通過國會立法或最高法院的裁決,在全國範圍內禁止墮胎。

圖為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克拉倫斯‧托馬斯(SAUL LOEB/AFP via Getty Images)

更重要的是,那些以同樣「推理過程」而獲取的權利,如同性婚姻合法化等所謂「新」權利系列,則受到質疑。

托馬斯大法官在《羅訴韋德案》意見書中寫道,最高法院應該考慮推翻其它基於保護「個人自由」的先例,包括2015年同性婚姻合法化的裁決、2003年取消同性戀關係禁令的裁決,以及1965年保護節育權的裁決,這引起了左派的巨大恐慌。

自由派大法官視《憲法》為一個「活著的」並不斷「進化」的文本,為了支持結論,論據、標準和規則不斷變化,例如,在為「墮胎權」尋找理由的過程中,先後就有隱私權、自主權、不當負擔等多種說辭。

而保守派大法官則側重於《憲法》的文本依據是否得到歷史或傳統的支持。在高中橄欖球教練祈禱案中,大法官尼爾‧戈薩奇(Neil Gorsuch)在意見書中寫道,本法院必須通過「參考歷史慣例和理解」來解釋「確立條款」(即政教分離條款),而不是採用「抽象和非歷史性」的方法。

其它如「西弗吉尼亞訴環保局」(West Virginia v. EPA)的裁決,則影響到所有「綠色新政」和氣候變化政策,遏制了監管機構膨脹的權力。因為最高法院援引了「重大問題原則」(big issues doctrine),即事關國家重大問題的決策,政府機構的行動需得到國會的明確授權。

《紐約州步槍和手槍協會訴布魯恩案》(NYSRPA v. Bruen)的裁決,廢除了紐約州的隱蔽攜帶槍枝許可法律,首次承認《憲法修正案》賦予公眾攜帶槍枝進行自衛的權利。律師們預測,更多的槍枝限制將會鬆動,因為裁決還說,今後下級法院,必須參照美國傳統的槍枝限制令,來評估這些限制是否合憲。

在《肯尼迪訴布雷默頓學區案》(Kennedy v. Bremerton School District,即高中橄欖球教練祈禱案)中,最高法院釐清「政教分離」內涵,政府沒有責任特別反對私人的宗教言論。這個裁決還為新的訴訟打開了大門,即政府雇員,包括公立學校教師,可以在多大程度上在工作中表達他們的宗教觀點,同時為宗教團體參與納稅人資助的項目,提供了方便。

圖中從左到右、從上到下分別為最高法院大法官布雷特·卡瓦諾(Brett Kavanaugh)、艾米·康尼·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克拉倫斯·托馬斯(Clarence Thomas)、塞繆爾·阿里托(Samuel Alito)。 (Brendan Smialowski, Greg Nash, Mandel Ngan/AFP via Getty Images)

有望結束美國大學招生的種族平權政策

1月24日,最高法院宣布,將就兩所大學招生中基於種族的平權行動進行聽證。10月後,預計要審理這項大學招生種族配額案。

這兩起訴訟案都是「公平錄取學生」(Students for Fair Admissions)組織發起的,起訴哈佛大學和北卡羅來納大學歧視亞裔申請人。

「公平錄取學生」組織表示,哈佛大學對亞裔申請者施加了「種族懲罰」,系統地在某些類別中,給亞裔申請者打分低於其他申請者,並對黑人和西班牙裔申請者給予了「大量偏袒」。

但下級法院駁回了訴訟,理由是美國最高法院四十多年來,一直允許學院和大學在招生錄取決定中考慮種族問題。

這涉及到最高法院的兩個先例:2003年,最高法院裁決,支持密歇根大學在招生時將族裔作為加分因素。2016年,最高法院維持德克薩斯大學的種族配額招生計劃。

圖為2018年10月15日,亞裔教育平等支持者在波士頓科普利廣場(Copley Square)集會,要求哈佛及其它大學依據個人能力而非種族因素錄取學生。(劉景燁/大紀元)

如今,最高法院組成有變,支持種族配額兩位法官中,肯尼迪(Anthony Kennedy)退休,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去世。與此同時,川普任命了三位新的保守派大法官,當時投票反對種族配額的三名大法官羅伯茨、托馬斯和阿利托仍然在位。而立場搖擺的羅伯茨,也反對者公共項目中使用種族因素,他曾寫道:「這是一項骯髒的業務,這是用種族來分離我們。」

如果種族配額被否決的話,這意味著美國大學招生中的「平權運動」將會終結,而受益最大的是華裔和亞裔子弟。

限制州法院審查選舉的權力

6月30日,美國最高法院同意審理一項北卡羅來納州共和黨的上訴,如果贏得上訴,將會限制州法院審查聯邦選舉的權力,而州立法機構則可獲得更大的權力,這一裁決結果將對2024年美國大選以至今後的選舉,產生深遠影響。

去年11月,在北卡羅來納州立法機構通過重新繪製的選區地圖後,民主黨提起訴訟。北卡羅來納州最高法院於2月4日否決了該地圖,認為對民主黨人有偏見,稀釋了他們「平等投票權的基本權利」。

北卡羅來納州共和黨則認為,《美國憲法》賦予了立法機構,而不是州法院或其它機構制定選舉規則,包括選區劃分的權力。因為《美國憲法》明文規定,聯邦選舉的「時間、地點和方式」,應由各州的立法機構來規定,而州最高法院篡奪了這一權力。

共和黨立法者還表示,該案的影響超出重新劃分選區,延伸到「整個投票問題,從缺席投票的最後期限,到證人要求,從選民身分證到路邊投票等」 。

2020年11月7日,一名內華達州的選舉工作人員正在整理郵寄的選票。(Ethan Miller/Getty Images)

美國最高法院將在10月開始的下一個開庭期審理此案,並於2023年6月做出裁決。預計這一裁決,不會在今年11月的中期選舉前做出,但可能適用於2024年包括總統競選在內的美國大選。

法律專家說,保護立法機構制定選舉規則的權力,免受州法院甚至州長的干預,會對一些有爭議選舉的結果產生影響,也更難放鬆投票限制。

此外,6月27日,最高法院同意受理另一起上訴案件,可能會限制聯邦政府《清潔水法》保護濕地的管轄權。

責任編輯:林妍#

相關新聞
美最高院裁決 限制環保局設氣候標準權力
最高院裁決 拜登可結束「留在墨西哥」政策
美最高院限制環保局設氣候標準權力 各方回應
美最高法院再推翻下級法院支持限槍判決
最熱視頻
【時事軍事】東風-26瞄準美國航母的後果
【新聞看點】黨政軍17部委催生 人口問題多嚴峻
【微視頻】互聯網國有化不順 大佬頻換人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