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美建芯片聯盟對抗中共 韓國何去何從

【大紀元2022年07月21日訊】7月19日,韓國總統尹錫悅接見美國財長耶倫,表示韓美全面戰略同盟關係正從政治軍事安全領域擴展至工業技術安全、經濟金融安全領域。而「擴展」的一個試金石,就是韓國是否參加「芯片四方聯盟(CHIP4)」。美計劃8月底啟動組建CHIP4的工作會議。台灣和日本已表現出積極的參與意願,而韓國尚未決定。

今年3月,美國政府向日韓台建議組建CHIP4。美國是芯片設計技術領域的領頭羊,日本擁有核心半導體材料、零部件以及裝備技術,台灣在芯片製造領域具絕對優勢,韓國在存儲器芯片及代工領域有強大的競爭力。普遍認為,一旦「芯片四方聯盟」形成,將搭起針對中共的「半導體壁壘」。

事實上,美長期與中共打「芯片戰」。拜登政府上台後,大動作不斷。一方面,重振美國本土芯片製造業,吸引英特爾、台積電、德州儀器公司(TXN)、三星等等巨頭前來投資設廠,力爭儘快通過耗資高達520億美元的《芯片法案》。該法案有設護欄,包括:若威脅國家安全,可叫停美企在華芯片投資;美企若獲得美國政府資助,不得在華擴大某些投資。另一方面,重組全球芯片供應鏈,例如,2021年5月11日,美國半導體聯盟(SIAC)正式宣布成立(這是一個跨行業聯盟,包括美國、歐洲、日本、韓國、台灣等地的64家巨頭企業,幾乎覆蓋整個半導體產業鏈);6月,拜登政府發表供應鏈審查報告,強調半導體領域合作夥伴關係的重要性;9月,為「穩定芯片供應鏈」,要求全球主要芯片企業共享信息,等等。

美方重組全球芯片供應鏈中,韓國是重點對象。今年3月31日,韓美雙方通過視頻會議舉行了「韓美半導體合作夥伴對話」第一次小組會議。5月,拜登總統首次亞洲行期間,與尹錫悅一起參觀了三星位於平澤園區的半導體工廠,拜登當時說「這些小晶片是下世代技術的關鍵⋯⋯我們兩國攜手合作造世界上最好、最先進的技術,這個工廠就是例證」,以對抗「與我們價值觀不同的國家」。

雖然,尹錫悅了解半導體的重要性,競選期間就曾提出「要將韓美同盟升級為引領半導體等全球產業改革的同盟」、「最近戰爭的關鍵不在於槍而是在半導體」等觀點。但是,韓國政府態度仍在游移。7月14日,韓國外交部發言人表示:「韓國一直與美國探討通過多種制度加強芯片合作的方案,但到目前為止還沒有做出任何決定」。為什麼呢?

至少兩大因素掣肘尹錫悅關於CHIP4的決策

第一,中韓在半導體上合作緊密,韓國對世界最大芯片市場——中國(份額約占全球一半),已產生一定依賴。韓國國際貿易協會(Korea International Trade Association)數據顯示,中國大陸是韓國最大貿易夥伴。韓國2021年存儲芯片出口額690億美元,中國大陸占了48%。此外,若計入對香港的出口量,這一比例可能約60%,因為出口至香港的芯片中有相當一部分流入中國大陸。此外,韓國財經網站「econovill」稱,根據韓國工業聯合會(FKI)今年1月公布的數據,截至2020年,在半導體生產中,韓國對中國提供的材料等依存度高達39.5%,對日本的依存度為18.3%,美國的依存度為6.3%。

第二,韓國半導體企業在中國大陸建有核心生產基地。例如,三星副社長2021年,曾表示,在華投資已經達到460億美元;2022年2月,三星唯一海外存儲器生產廠——中國西安 NAND Flash 廠區第二工廠完成擴建並投產。從產能上看,西安工廠占據三星閃存總量的42%、全球產能的10%。又如SK海力士,已在中國市場深耕十餘年,累計投資超過200億美元,無錫生產的DRAM芯片,占SK海力士公司DRAM芯片總產量的47%、全球產量的15%。目前,8英寸晶圓項目——M8正在建設中。去年又收購了英特爾的大連工廠,大有加碼在華業務之勢。

芯片業是韓國的支柱產業,尹錫悅政府慎重考慮、全面權衡是應該的。事實上,不僅芯片業,整個韓國經濟對中國都產生了一定的依賴性,請看下表。

資料來源:中國海關總署 轉引自蠻族勇士:2020中國外貿全景圖

而2021年,中韓貨物貿易額高達3623.5億美元(相當於韓美、韓日、韓歐貿易之和),同比增長26.9%。中方進口額2134.9億美元,同比增長23.3%;出口額1488.6億美元,同比增長32.4%;對韓貿易逆差646.3億美元。對華出口已占韓國出口總額的1/4。

對華依賴開始衝擊韓國芯片業與韓國經濟

不過,如此高的對華依賴度,對韓國來說是相當危險的。因為隨著中國經濟增長速度的放緩,韓國對華出口將受到負面影響。

而這,在2022年得到了驗證。今年上半年,中國經濟大盤不穩。根據中共官方數據,GDP一季度增長4.8%,二季度增長0.4%,上半年合計增長2.5%。在這個背景下,貨物進出口增速大滑(去年全年是21.4%),總值增長9.4%;其中,出口11.14萬億元,增長13.2%;進口8.66萬億元,增長4.8%。

這直接影響到了韓國的對華出口(銳減9%)。今年5月、6月,韓國對華貿易則連續兩個月出現逆差。7月1日至10日,韓國對華進口43.9億美元,大於出口的34.65億美元,這可能導致7月份整體也是對華逆差。這可是歷史性的轉折。因為,1992年中韓建交後,1993年韓國即實現對華貿易順差,並一直持續至2021年。

韓國對華貨物貿易從順差轉為逆差,原因之一,據韓國國際貿易協會分析,是因為占中國對韓國出口總額約六分之一的半導體產品,出口激增,例如5月即增40.9%。

當然,這倒不是說,中國本土芯片業已經取得了突飛猛進的成績。因為中國大陸10大芯片製造商中,有5家是外企;而這5家外資廠,占到這Top10企業銷售額的70%以上。更值得注意的,在2016年的時候,Top10的芯片廠中,本土企業同樣是這5家,但這5家在當時的份額其實是44%左右,但如今低於30%……這說明,外資企業的產能增長,其實是大於本土企業的產能增長的。

2021年中國10大芯片製造商

排名 企業名稱 總部所在地
1 三星(中國) 韓國
2 英特爾(中國) 美國
3 中芯國際 中國大陸
4 SK海力士 韓國
5 上海華虹 中國大陸
6 台積電(中國) 台灣
7 華潤微電子 台灣
8 聯電(廈門)

和艦芯片(蘇州)

台灣
9 西安微電子所 中國大陸
10 武漢新芯 中國大陸

不過,這也說明,中共吸引外商投資芯片業、高新技術製造業,取得了一定進展。其中,韓國企業是出了大力的。而這,反過來,已對韓國芯片業和韓國經濟產生了衝擊。目前,中韓兩國產業的競爭性已經大於了互補性。韓國不僅必須加大力度實施出口多元化策略,而且對華投資策略也需要重大調整。

結語

6月末,在韓國總統首次參加的北約峰會上,尹錫悅表示在加強與共享自由民主、人權、法治等普世價值的國家進行政治、軍事合作的同時,還致力於與歐洲國家進行經濟安保合作,明確提出要降低對中國的依賴度。而韓國總統府經濟首席祕書崔相穆(Choi Sang-mok)表示,「隨著中國經濟增長放緩,經濟轉向以內需為主,通過中國實現韓國出口經濟繁榮的時代已經結束」。

與此同時,尹錫悅正在調整對日政策。7月18日,韓國外長朴振出訪日本,向日本外務大臣林芳正傳遞和解的信息,希望雙方能夠克服歷史爭端,修復緊張的關係。

這些都表明,尹錫悅正在事實上調整韓國國策,重新界定韓國與美國、日本、中共、朝鮮的關係(可參見筆者「尹錫悅上任 中共能拉攏韓國嗎?」一文),中共的拉攏政策正在碰壁。在這個大趨勢下,韓國政府加入「芯片四方聯盟(CHIP4),將是大概率事件。

大紀元首發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英偉達併購ARM 北京為何提心吊膽
韓國SK海力士推出最快最大容量DRAM內存
中共長期封城 殃及韓國經濟
王友群:海外追隨江澤民作惡者戒
最熱視頻
【秦鵬直播】習近平許家印 公開回應傳言
【晚間新聞】武漢爆大規模抗議 馬斯克公布推特黑幕
【方菲時間】蔡霞:20大後中國往何處去?(下)
【財商天下】核酸檢測真相 越挖越驚人
【全球新聞】白紙革命勇士被抓 最大黑客組織聲援
【環球直擊】駭客組織展開白紙行動 聲援中國民眾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