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毛澤東的筆桿子張春橋被判死緩之回顧

人氣 5935

【大紀元2022年07月23日訊】毛澤東發動文化大革命時,依靠一批「御用文人」衝鋒陷陣。但最後,這些「御用文人」沒有一個有好結果。張春橋就是其中之一。

十年文革結束後,張春橋的女兒張維維接受記者採訪時說:「我爸爸知道自己是沒有好果子吃的。」被抓捕前,他已預知自己的結局:「他是隨時隨地準備被抓起來的。我們還討論到怎麼抓,他說:『很簡單,開個會就行了。他們叫我去開會,我不能不去。』」張維維問:「那麼你怎麼辦?」張春橋回答說:「我怎麼辦,千刀萬剮呀!」

張春橋被判刑死緩

1981年1月23日,原中共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張春橋,作為「江青反革命集團」的主犯,被中共最高法院特別法庭,以「組織、領導反革命集團」,「陰謀顛覆政府」,「發動武裝叛亂」,「反革命宣傳煽動」,「誣告陷害」等罪名,判處死刑,緩期兩年執行。

在整個審判過程中,對於所有指控,張春橋全都沉默不語。

張春橋的簡要經歷

張春橋,1917年生,山東巨野人。1935年5月到上海,長期從事文化寫作活動。1938年到延安,擔任過中共《晉察冀日報》主編。1949年中共建政後,歷任新華社華東分社社長、上海《解放日報》社長兼總編輯、上海市委宣傳部長、上海市委書記處候補書記等。1965年,任上海市委書記處書記。

1966年5月28日,被任命為中央文革小組副組長;1967年後,兼任上海市革委會主任、上海市委第一書記;是第九屆中共政治局委員、第十屆中共政治局常委;1975年1月,任國務院副總理、軍隊總政治部主任。1976年10月6日,被捕入獄。

1983年,張被減為無期徒刑,1998年保外就醫,2005年在上海病亡。

毛澤東看中

文革前,張春橋是上海市委第一書記柯慶施的祕書。

1958年,毛澤東發動「大躍進運動」,提出「跑步進入共產主義」。張春橋從已升任中共政治局委員的柯慶施那裡得知毛的思想動向後,寫了《破除資產階級的法權思想》,在上海市委理論刊物《解放》上發表。

毛看到後,很是欣賞,親筆寫按語,責成《人民日報》轉載。從此,毛知道上海有一個叫張春橋的筆桿子。

之後,毛的妻子江青到上海搞「革命樣板戲」。毛曾多次對張說:「幫幫江青,幫她就是幫我。」張曾幫江青修改一部劇本,前後達12次之多,深得江青歡心。

毛蘊釀發動文革有很長一段時間。但在北京,他的計劃推動不了。他認為,以彭真為第一書記的北京市委是「針插不進,水潑不進」的「獨立王國」。但在上海,有一個投其所好的極左理論家張春橋。

1965年2月,毛派江青到上海,請張春橋組織人寫作炮打以劉少奇為代表的「資產階級司令部」的重磅文章。張春橋責成他的手下干將姚文元,歷時8個月,完成《評新編歷史劇<海瑞罷官>》,1965年11月10日,在上海《文匯報》上發表。這篇文章成為吹響十年文革浩劫的號角。

因為寫作這篇重磅文章有功,張春橋、姚文元都被毛看中,讓他們到北京,參與發動文革的「五一六通知」的起草。1966年5月28日,張春橋跟毛的妻子江青一起,被任命為中央文革小組副組長。

從此,青雲直上的張春橋,往來於北京、上海之間,成為毛製造「天下大亂」的理論家和實踐者。

打倒劉鄧的急先鋒

毛澤東發動文革要打倒的最大政敵,是當時在中央一線主持工作的國家主席劉少奇、中共中央總書記鄧小平。

在毛通過一系列會議、講話、文章透露出打倒劉、鄧的明確信號後,1966年12月18日,張春橋在中南海召見清華大學造反派頭頭蒯大富,授意清華造反派,聯合其他大專院校的造反派到中南海,造「劉少奇、鄧小平」的反。

1966年12月25日,蒯大富率5000多人從清華大學赴天安門廣場遊行,一路高喊「打倒劉少奇」、「打倒鄧小平」的口號。到達天安門廣場後,召開了「徹底打倒以劉、鄧為代表的資產階級反動路線誓師大會」。

然後,兵分五路,以廣播車開道,在王府井、西單、北京站、菜市口等繁華地帶演講、散發傳單、張貼大字報。

蒯大富還組織紅衛兵把中南海西門圍了個裡三層外三層,用高音喇叭向中南海里面喊口號,要求揪出劉少奇。

從此,打倒劉、鄧的口號,從北京傳遍全中國。劉被批判為「黨內頭號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鄧被批判為黨內第二號走資派。

全國奪權的急先鋒

毛澤東在中央打倒了劉、鄧之後,立即著手部署打倒劉、鄧在各省區市的代理人。

1967年1月,了解毛的意圖的張春橋等,跑到上海,煽風點火,鼓動以王洪文為首的造反派,掀起「一月奪權風暴」。

1月8日,張春橋等召開「打倒上海市委大會」,批鬥中共華東局、中共上海市委、市人委的主要負責人陳丕顯、曹荻秋等,並將全市幾百名局級以上幹部揪到會場陪斗。大會發出三項通令:(1)不再承認曹荻秋為上海市長;(2)勒令上海市委書記陳丕顯交代「反革命罪行」;(3)要求中共中央徹底改組上海市委。

1967年2月,張春橋兼任上海市革委會主任,此後,直到1976年10月,張兼任上海市委第一把手長達10年。

上海奪權風暴,得到毛的支持。毛說:「這是一個階級推翻一個階級的革命」。「上海革命力量起來,全國就有希望。它不能不影響整個華東,影響全國各省市」。

心狠手辣的整人者

因為張春橋的妻子曾被侵華日軍俘虜後叛變過,張本人加入過被中共認定為非法的「中國共產黨預備黨員委員會」,上海一直存在反張行動。

張整這些人毫不留情。

據《炎黃春秋》2016年第1期發表的《張春橋其人》記載:1970年11月,張春橋以研究政史系大批判為名召開座談會,在會上大罵反對他的人是「豺狼虎豹」,要對他們「用椎子」,「動刀子」,宣稱「中央已經把殺人權交給我們了」,「該殺的就要殺」。

在張的指使下,製造了「三分鐘抓一個反革命」的樣板,抓了許多人。重點人員關進潮濕陰暗的地下室,睡在水泥地上,有病不准治,大搞逼供信。在小小隔離室裡,裝上高音喇叭,半夜三更突然播放逼供書,播放這些被關人員親屬泣不成聲的錄音,將人逼瘋、跳樓,身亡後,被扣上「畏罪自殺」的帽子。

張還指使空四軍第一政委王維國捏造了17件所謂「對無產階級司令部進行偵察控制」的假案,把原上海市委兩位書記和97名公安幹警打成反革命。一個處250多人,137人被關押,51人打成反革命。

1969年初,張春橋說公安幹警「反動、頑固、狡猾」,對他們就是「要突出一個狠字」,鼓吹「打人是覺悟高的表現」,「假的要當真的打」,「要像摘葡萄那樣一串一串摘」。

根據張的指示,上海公安系統大搞「疲勞戰」、「車輪戰」、「火線學習班」、「大兵團作戰」、「夜開花」、「開刀間」,用冷水澆,熱水燙,反綁吊打,直到木棍打斷,銅條打彎,用「跪凳角」、「耍猴子」、「火燒鬍子眉毛」、「抽筋」、「剝皮」、「坐地老虎凳」、「假槍斃」等三四十種刑罰。市公安局院內拷打聲、慘叫聲不斷,許多人被整得死去活來。

極左理論的炮製者

在北京,張春橋手中的筆深受毛澤東重用。在起草中共九大政治報告時,毛對老祕書陳伯達起草的稿子不屑一顧,採用了張春橋等起草的強調「以階級鬥爭為綱」的稿子。九大政治報告正式確認了毛的所謂「無產階級專政下繼續革命的理論」。中共十大的重要文件,也都是張春橋等人起草的。

文革後期,毛為維護文革路線,提出「學理論」,點名要張春橋寫文章。根據毛的意圖,張寫了《論對資產階級的全面專政》。這是文革後期極「左」理論的代表作之一,在社會上遺毒深廣。

毛澤東的替罪羊

在審判張的過程,張一直沉默不語,主要原因有三:

第一,張自知文革中整人無數,罪孽深重。

第二,張是中共政治鬥爭的失敗者。張親歷了中共高層許多次你死我活的政治鬥爭,深知在政治鬥爭中失敗的一方,辯解毫無意義。

第三,張在文革中炮製的極左理論和製造的大量冤假錯案,大多數都是按照毛的旨意乾的。張最大的後台是毛澤東。

中共元老李先念曾講:「張春橋就是政治局的『惡霸』,他說的東西我們根本不敢反駁,也不容反駁,因為我們也不知道哪句話是他的,哪句話是(毛)主席的。」

文革中,毛利用「叛徒、內奸、特務」等罪名,打倒了許多「政敵」,但對於張的妻子當過叛徒問題,以及張的歷史問題,卻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作為筆桿子,靠造反起家的張,許多軍隊老幹部都非常反感。問題反映到中央軍委副主席林彪那裡,林彪也認為張太不像話。1970年廬山會議上,林彪在請示毛同意之後,發表了一通批張的講話,隨後,軍隊不少將領也紛紛發言批張。

江青帶著張向毛哭訴,毛認為林彪、軍隊將領反張,就是反毛。毛為了保張,竟然跟他親自選定的接班人、在許多關鍵時刻支持他的林彪翻臉。

結語

毛發動十年文革,實際上是馬克思在《共產黨宣言》中鼓吹的「階級鬥爭」理論在中共奪權後的具體運用。

張則是毛「階級鬥爭」思想的具體闡述者、解釋者、宣傳者、實踐者。毛上了馬克思的船,下不來,張上了毛澤東的船,也下不來。

當毛一去世,張與毛的妻子江青等,立即成了毛親自選定的「你辦事、我放心」的接班人華國鋒的階下囚。

馬克思的「階級鬥爭」論,是中共你死我活內鬥絞肉機的「根本指導思想」。只要中共堅持馬克思的那一套,中共官員人人都是施害者,也是受害者。

大紀元首發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王友群:原中共上將房峰輝淪為階下囚之謎
王友群:江澤民被揭「二奸二假」的歷史回顧
王友群:政法億元大貪官 王立科終上審判台
王友群:曾慶紅遭重創的標誌性事件之回顧
最熱視頻
【晚間新聞】武漢大學學生冒雨聚集 抗議封校
【微視頻】企圖拐走白紙革命 海外左派失敗
【全球新聞】布林肯訪中將支持中國抗議群眾
【軍事熱點】烏軍跨越第聶伯河 俄羅斯人開始厭倦戰爭
【菁英論壇】中國足球自毀三階段
【環球直擊】華人聚中共駐英使館 聲援大陸民眾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