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軍事】忠誠僚機使F-35和F-22如虎添翼

【大紀元2022年07月24日訊】今日社會,武器和軍隊作用,被賦予比殺戮更深的意義。強大的軍力,往往用作威懾,維持世界和平,及人類安全。戰爭,雖然變得隱蔽,但從未停止。【時事軍事】帶您到最前面,看清正邪之爭的細節和真相。

在與空戰相關的描述中,人們經常聽到長機和僚機的說法,其實這就是一種傳統的戰術方法,以更大限度地發揮飛機和人的潛力。

為了突破飛機性能和飛行員身體的局限,空戰中的戰術協作通常由長機和僚機組成的雙機編隊完成。當然還有三機編隊、四機編隊等不同的組合形式,現代空戰的作戰組隊就更複雜了。

一般來說,長機負責主攻,僚機負責掩護和助攻。戰鬥中為了取勝,僚機有時甚至需要犧牲自己來確保長機擊敗對手。漢語中「僚」就是「夥伴」的意思,英語是wingman。對於長機來說,僚機就是戰鬥中可以完全信任的夥伴。這就是忠誠僚機(loyal wingman)的本來意思。所不同的是,我們這裡要說的「忠誠僚機」概念,不是人類駕駛的飛機,而是由人工智能控制的自主無人機群。它不但避免了以犧牲同伴生命為代價取勝的作戰方式,而且還能突破人類極限,發揮更大的作戰潛力。

美國空軍正在利用一個名為天堡(Skyborg)的自主核心系統(ACS),建立一個使用人工智能的載人/無人機組隊概念。這使F-35和F-22等有人駕駛的戰鬥機能夠擁有一個忠誠的無人僚機,為其提供偵察和瞄準數據。

天堡系統已經在包括XQ-58 女武神(Valkyrie)在內的各種無人飛行器上進行了測試。自2021年以來,天堡系統在各種無人機上通過了6次人工智能大腦的評估飛行,如克拉托斯公司(Kratos )的無人駕駛戰術航空平台(UTAP-22 )和通用原子公司的MQ-20 復仇者(Avenger)。最近,兩架女武神成功完成了一系列測試。在今年7月19日的范堡羅國際航展上透露,天堡系統已通過自主飛行器的概念驗證。 https://www.militaryfactory.com/aircraft/detail.php?aircraft_id=1754

天堡是一個人工智能的無人機組隊,它使空軍能夠在有爭議的環境中,以足夠快的節奏部署和維持任務架次,並產生不間斷的戰鬥力。利用規模生產、硬件創新和軟件升級,提供無與倫比的性價比。它為美國空軍提供了又一個改變遊戲規則的機會,美國空軍抓住這個機會,指定天堡為2019年的三個初始優先計劃之一。這些優先計劃整合了多個領域的諸多技術組件,以創建複雜的多學科解決方案。它們提供了先進的作戰能力,用尖端技術改變了未來的作戰方式。隨著自主技術的成熟,一些最先進的能力將以最短的週期和最低的成本投入使用。

當無人機群組被天堡系統賦予「大腦」和「生命」後,它給空軍帶來的好處是多樣的。可以想像,當戰鬥機飛行員得到一組自主行動的忠誠僚機時,是什麼情況?打個比方說,一架戰鬥機,如F-22或F-35,它們都只有一部放在前面鼻錐裡的雷達,它的視野就局限在這部雷達所覆蓋的範圍之內。如果在周圍幾十公里或更大的範圍內,有一組無人機伴隨這架戰鬥機,每架無人機都有自己的傳感器並能夠與這架戰鬥機進行實時對話。這就相當於這架戰鬥機僅有的一部雷達被放大成分散在周圍幾十公里範圍的一組雷達,觸角可以延伸到前後左右數百公里以外的地方。如果這些無人機還具有自主攻擊能力的話,那麼這個戰鬥組隊所形成的戰術優勢,就不是幾句話能描述的了。

在實際的戰場環境中,自主無人機組隊可以提供目標數據並進行情報、監視和偵察(ISR),當這些無人機感知到潛在的空中和地面威脅時,會將周圍環境的關鍵信息傳遞給人類飛行員,確定威脅的接近程度和對危險目標發起攻擊的優先次序。這將導致在對敵方飛機和地面目標的作戰中形成一個由人類飛行員主導的殺傷鏈,而天堡系統就是這條殺傷鏈最主要的部分。

7月13日,美國海軍研究所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USNI/CSIS)舉行的研討會上,美國海軍空戰中心(NAWC)主任安德魯·洛伊塞爾(Andrew Loiselle),在談到無人駕駛戰鬥機(UCAVs)的發展時表示,有三套處於發展中的無人機系統。第一組是可以進入敵對的高威脅環境,並在那裡持續存在;第二組是可以進入高威脅環境,執行特定的任務,然後返回;最後一組可以攜帶空對空導彈和戰鬥機一起執行任何任務。

人們對洛伊塞爾提到的三個無人駕駛戰鬥航空系統(UCAS)的核心情況知之甚少,因為一些項目是高度保密的。承擔這些項目的開發商包括洛克希德·馬丁公司臭鼬工廠、波音公司幻影工廠、諾斯羅普·格魯曼公司、通用原子公司以及其它一些小型製造商。

比較有代表性的無人機系統包括通用原子公司的MQ-9死神,它可以在高威脅環境中徘徊和攻擊,其增程型續航時間可達到42小時,可以攜帶450公斤彈藥,這是洛伊塞爾所說的第一組無人機系統。

克拉托斯公司具有隱身性能的XQ-58A、波音公司的X-45和諾格公司的X-47等,都是為了在高威脅環境中執行突擊任務而開發,它們屬於第二組無人機系統,這些飛機的內部彈艙空間有限,只能攜帶對地攻擊彈藥,通常沒有空對空或反輻射導彈。

而第三組無人戰鬥機可能是一種更小的飛行器,可以幫助建立一個分佈式指揮和控製網絡,協助執行電子戰以及情報、監視和偵察任務,並具有一定的空戰能力。

XQ-58 女武神就是這些自主無人機的代表之作。它是克拉托斯公司與空軍研究實驗室(AFRL)合作開發的高亞音速遠程攻擊無人機(UAV),可執行監視、偵察和遠程作戰任務。它以有人駕駛戰鬥機的忠誠僚機而聞名於世。女武神長9.14米,翼展8.2米,最大起飛重量2,722公斤,有效載荷544公斤,速度0.72馬赫,最大飛行距離5,556公里。採用一台2000磅推力的渦輪風扇發動機。由於使用火箭輔助發射和降落傘回收系統,因此不需要跑道即可起降。對後勤依賴的減少,使其能夠適應各種偏遠、惡劣的戰場環境。它可以跨越巨大的空間,在太平洋地區執行突擊任務。 https://afresearchlab.com/technology/successstories/xq-58a-valkyrie/

它的內部彈艙可以容納兩枚GBU-39小直徑炸彈,也可以在機翼掛載致命武器。它可以攜帶4枚GPS制導智能聯合直接攻擊彈藥(JDAM),完成攻擊任務後還可進行戰場評估,確定目標是否已被摧毀。 https://www.military.com/equipment/joint-direct-attack-munition-jdam

被天堡計劃賦予大腦的女武神,作為忠誠僚機,有時可以飛到編隊前面追蹤目標,使有人駕駛飛機可以更安全地進行空戰和對地攻擊。

作為空軍研究實驗室低成本可追蹤飛機技術(LCAAT)的一部分,女武神從最開始就被設計成可消耗的。它具有一定的隱身性能,很難被雷達追蹤,這已經使它具有很強的生存能力。即使被擊落,它也比一架價值數千萬美元的載人戰鬥機便宜的多。

女武神的首次飛行是在2019年春季,到2020年,它已經進行了4次試飛。隨著每一次成功的測試,忠誠的僚機概念正在被驗證,其在幫助飛行員完成任務中不僅可行而且勝過有人駕駛飛機。這使有人/無人機組隊可能在幾年內達到實戰水平,成為戰鬥機編隊的一部分。

撰文:夏洛山(《大紀元時報》記者,曾經歷過十幾年的軍隊生活,主要從事軍隊的教學和一些技術管理工作)
製作:時事軍事製作組
訂閱《時事軍事-夏洛山》YouTube頻道:https://bit.ly/3EqiiTG

責任編輯:連書華

相關新聞
【時事軍事】台灣正在具備常規威懾力
【時事軍事】無人機群在台灣海峽行動 作用巨大
【軍事熱點】美軍四天內兩次挑戰南海航行限制
【時事軍事】中共的南海霸權在一艘美國軍艦面前軟下來
最熱視頻
【遠見快評】防疫放鬆是騙局?秋後算帳升級
【思想領袖】基辛:為何允許惡人做壞事(下)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