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苑名人傳》:佛羅倫薩畫家、雕塑家達‧芬奇的一生(六)

喬治‧瓦薩里(Giorgio Vasari)著 嘉蓮譯
列奧納多‧達‧芬奇,《紡車邊的聖母》(Madonna with the Yarnwinder)局部,木板油畫,1510年後作,50×35 cm,私人收藏。(公有領域)
font print 人氣: 425
【字號】    
   標籤: tags: , , ,

熱衷哲學研究、特別是煉金術的良十世(Pope Leo X)當選教宗之後,列奧納多隨朱利亞諾‧德‧美第奇(Giuliano de’ Medici)公爵前往羅馬;在那裡,他用某種蠟調成糊狀,一邊行走一邊吹塑出一些外皮非常薄的充氣動物,讓它們在空中飛,氣完全洩掉時就掉在地上。觀景城堡的葡萄種植師發現了一隻最奇怪的蜥蜴,列奧納多將其它蜥蜴身上的鱗片和水銀混合,做成一些翅膀固定在它的後背,它爬行時,翅膀就隨之顫動;他又給這隻蜥蜴安上眼睛、犄角和鬍鬚,將它馴服後放入一隻盒子,他所有的朋友看到後都嚇跑了。

他還經常讓人將整副羊腸剔除油脂洗淨,拾掇得如此精細,可以置於一掌之上。他在另一個房間裡放置了一對鐵匠的風箱,將腸衣一端套在風箱口,然後向裡面鼓風,使之膨脹得碩大無朋、占滿整個房間,裡面的人不得不退到屋角。他展示了這些羊腸如何從很小的一點開始充氣透明、占據很大空間,並用它來比喻才德。他做了無數這樣的荒唐事,花心思拿鏡子做實驗;還嘗試用最古怪的方法來尋找可用的調色油和保存畫作的上光油(凡尼斯)。

這個時期,他為教宗良的審計院院長巴爾達薩雷‧圖里尼‧達佩西亞(Baldassarre Turini da Pescia)大人精心繪製了一幅聖母懷抱聖嬰的小畫,藝術性極高;但或是由於給畫板打石膏者的疏失,或是由於他本人無數次肆意混合打底劑與顏料,現在畫面都損壞得很嚴重;在另一幅小畫中,他畫了一個小男孩,美麗優雅得令人驚歎。這兩幅畫現都在佩西亞(Pescia)的朱利亞諾‧圖里尼(Giuliano Turini)先生手中。據說,當教宗分配給他一項工作,他立即開始用油脂和藥草煉製上光油;教宗良對此嘆道:「唉!此人永遠做不成事,因為工作還沒開始,他就在考慮收工了。」

列奧納多和米開朗基羅之間嫌隙甚深,結果米開朗基羅在朱利亞諾公爵的准許之下離開了佛羅倫薩,藉口是教宗召他去參加聖洛倫佐教堂門面的設計比賽。列奧納多得知後也離開佛羅倫薩去了法國,國王已經擁有他的幾幅作品,對他非常眷顧;他希望畫家能為描繪聖安妮的底稿上色,但列奧納多依然故我,搪塞了他許久。

列奧納多‧達‧芬奇,《聖母子與聖安妮》(The Virgin and Child with St Anne),木板油畫,約1510年作,168×130 cm,巴黎盧浮宮藏。(公有領域)

時光荏苒,列奧納多年事漸高,連續好幾個月臥病在床,感到去日已近,希望勤於領受天主教信仰、「善道」與基督教的神聖教義;之後,帶著悲嘆呻吟,他虔心懺悔;儘管已站立不穩,在朋友和僕人的攙扶下,他還是如願下床,虔誠地領受了聖餐。

後來,經常親切探望他的國王走進他的房間;他出於尊敬掙扎著起身坐在床上,禀告了自己的病情,並表示自己由於沒有儘心於他本應完成的藝術創作,是多麼冒犯上帝與人類。接著又是一陣痛苦的痙攣,這是死亡的前兆;國王起身扶住他的頭,對他示以恩寵,希望能減輕他的痛苦。他神性的靈魂立即明白他此生獲得的殊榮莫過於此,於是在國王的雙臂間逝去,享年75歲(註1)。

列奧納多的離去讓所有認識他的人都無比悲痛,因為從未有人給繪畫帶來如此高的榮耀。他俊美奪目的外表能為每一個憂慮的靈魂帶來寧靜;他辯才無礙的言辭可以折服最為頑固的頭腦。他的體力可以壓住爆發的怒火;他能用右手擰彎門鈴鐵環或馬蹄鐵,就像它們是鉛製的一樣。他是如此寬宏大度,身邊聚集了眾多朋友,只要其擁有智慧和才能,就不論貧富予以支持。他的一筆一畫讓最卑微平凡的處所熠熠生輝;因此,他的降生真的讓佛羅倫薩得到了一件非常棒的禮物,而他的辭世則給這座城市帶來無量的損失。

列奧納多‧達‧芬奇,《紡車邊的聖母》(Madonna with the Yarnwinder),木板油畫,1510年後作,50×35 cm,私人收藏。(公有領域)

在繪畫藝術方面,他為油彩的著色方法添加了某種模糊影調(註2),使現代人得以賦予筆下人物強大的力度和浮雕感。在雕像創作方面,聖喬萬尼教堂門上朝北的三尊銅像證明了他的價值,這三尊銅像由喬萬‧弗朗切斯科‧魯斯蒂奇(Giovan Francesco Rustici)製作,但卻是在列奧納多指導下完成的;其精巧構思和完美造型,使之成為今天人們見過的最美鑄件。[據另一譯本: they are the most beautiful casts both for their design and for their perfection that have yet been seen in the modern age. ]

喬萬‧弗朗切斯科‧魯斯蒂奇,《施洗約翰的佈道》(Preaching of St John the Baptist),青銅,1506—1511年作,高265 cm(含基座),現藏佛羅倫薩主教座堂博物館。(Sailko/Wikimedia Commons)

從列奧納多那裡,我們得到了有關馬匹解剖學的知識,而他的人體解剖研究還要更完善。鑑於他擁有那麼多非凡的品質,儘管他在創作中所討論的遠遠多於實際完成的,他的聲名將永不湮滅;因此,喬萬‧巴蒂斯塔‧斯特羅齊(Giovan Battista Strozzi)先生寫下了這樣的讚美:

他隻身超越了所有人
超越了菲迪亞斯和阿佩萊斯(註3)
還有他們所有成功的同伴

喬萬尼‧安東尼奧‧博爾特拉菲奧,《聖母子與聖約翰和聖塞巴斯蒂安》(Virgin and Child with Sts John the Baptist and Sebastian),木板油畫,1500年作,186×184 cm,巴黎盧浮宮藏。(公有領域)

米蘭的喬萬尼‧安東尼奧‧博爾特拉菲奧(Giovan Antonio Boltraffio)是列奧納多的弟子,技巧和領悟力都很高。1500年,他非常精心地為博洛尼亞郊外的聖母瑪利亞教堂(Church of the Misericordia)畫了一幅木板油畫,畫上有懷抱聖嬰的聖母、施洗約翰、裸身的聖塞巴斯蒂安,還有跪在地上的畫作捐助人——是按其真實形象描繪的。這真是一件優美動人的畫作,他署上了名字,稱自己是列奧納多的弟子。他在米蘭和別的地方還創作了其它作品,但這裡只提這幅最好的就足矣了。列奧納多另一位弟子馬可‧奧吉奧尼(Marco Oggioni)在和平之后堂(S. Maria della Pace)畫了《聖母逝世》和《加利利的迦拿婚禮》。(全文完)

譯者註
註1:達‧芬奇(1452年—1519年)享年67歲。
註2:即暈塗法(sfumato),這一術語源於意大利語fumo(煙),意指不同色域間的細膩過渡,運用在肖像畫中,能虛化刺目的輪廓線。
註3:菲迪亞斯(Pheidias)是古希臘最偉大的雕刻家,也是畫家和建築師;阿佩萊斯(Apelles)則是古希臘最著名的畫師。

本文(《藝苑名人傳》)作者簡介:

喬治‧瓦薩里(Giorgio Vasari,1511–1574)是意大利畫家、建築師及作家。他因1550年的著作《最優秀的畫家、雕刻家和建築師的生平》(The Lives of the Most Excellent Painters, Sculptors, and Architects,又稱Lives of the Artists,即「藝苑名人傳」)而被視為世界上第一位藝術史學家。瓦薩里的藝術史講述了文藝復興時期意大利與北歐傑出畫家、建築師和雕塑家的生平及其重要作品。

原文Life of Leonardo Da Vinci, Painter and Sculptor of Florence刊登於英文大紀元。

(點閱【列奧納多‧達‧芬奇的一生】系列文章。)

(藝術專用)

責任編輯:茉莉◇#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哦,宛如置身天堂!18世紀墨西哥藝術家安東尼奧‧德‧托雷斯(Antonio de Torres)有一幅圓形畫作,畫裡耀眼的聖母盤旋在充滿祥和雲彩的天堂裡。
  • 由於要滿足顯赫人士的要求,拉斐爾不能推託上述工作,更不用說他的私人利益也使他無法拒絕;然而與此同時,他從未中止在教宗居室和大廳的系列創作;在那裡,他手下總有一批人將他的設計付諸實施,他自己則監督一切,盡最大努力輔助完成這一巨製。
  • 丘奇開始作畫時,正值多數偉大的思想家仍能看到造物主創造萬物之手的時代。當時的人們欣賞丘奇的作品《厄瓜多的安地斯山脈》都覺得好像在看出自神之手的全新作品。
  • 1962年,一位事業有成的建築承包商賴訥‧溫克勒(Reiner Winkler)買下了他的第一件象牙藝術品,這件作品出自於一幅15世紀描繪耶穌誕生的哥德式雙聯畫。自此他便和象牙藝術結下了不解之緣。從一件來自法國幾寸高的小作品開始,溫克勒成為了至今世界上最大的私人象牙雕塑收藏家。
  • 拉斐爾看到丟勒的銅版畫,希望藉由這種藝術形式展現自己的作品,於是讓博洛尼亞的馬坎托尼奧(Marc’ Antonio)對這種手法進行了非常深入的研究;後者由此成為技巧傑出的銅版畫大師,拉斐爾委託他為自己的早期作品製作版畫,如素描「殉道嬰孩」(The Innocents)、「最後晚餐」(Last Supper)、海神(Neptune)和遭滾油煎熬的聖切奇莉亞。
  • 「床」這件不起眼的家具,通常是文學和藝術作品背景的一隅。事實上,在安徒生童話《豌豆和公主》(The Princess and the Pea)和經典的《一千零一夜》(The Arabian Nights,又譯《天方夜譚》)中,「床」是故事的舞台。而且,來自世界各地的畫作中,我們也發現藝術家描繪沉睡者、戀人、孩童、垂死者或死者,每一個角色都是在床上。
  • 拉斐爾繪製了一幅大畫,畫的是教宗良十世和兩位紅衣主教朱利奧‧德‧美第奇(Giulio de’ Medici)與德‧羅西(de’ Rossi)。人物形象不像是出自畫筆,而是從畫面中凸現出來,具有飽滿的立體感;畫中有堆疊的天鵝絨(披風),教宗法衣的錦緞光澤閃耀、摩挲作響,襯裡的毛皮柔軟自然,金線和蠶絲彷彿不是敷色繪成,而是真材實料;還有一本羊皮紙的泥金裝飾手抄《聖經》,比實物還要逼真;另有一個鍛銀的小鈴鐺,精美得無法言表。畫中物件還包括教宗座椅上拋光的金球,明亮可鑑,映射出窗外的光線、教宗的肩膀和房間四壁。所有這些東西都畫得如此精到,毋庸置疑,沒有哪位大師能出其右。
  • 十九世紀初即位稱帝的拿破侖(Napoleon Bonaparte,1769—1821年)提倡古代羅馬式宏偉高貴的藝術風格。1803年,拿破侖在羅浮宮內設置讓民眾都可參觀王室收藏品的「拿破侖博物館」,是國家藝術博物館的正式成立,也是其理想中歐洲大帝國公民的藝術聖地。拿破侖軍隊縱橫全歐洲,每征服一個國家,就帶回當地的貴重藝術品。
  • 凡爾賽宮的後院深處有著一座擁有精緻花園和亭閣的小特里亞農宮(the Petit Trianon),展示了1700年代歐洲花園設計如何以兩種截然不同的風格過渡:西側是正統的法式園林,平靜中流露著蓬勃朝氣;東側英式景觀花園則有如詩畫般的浪漫風采。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