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補習業遭整肅周年 富裕家庭找到出路?

人氣 7754

【大紀元2022年07月27日訊】(大紀元記者寧海鐘、李韻、易如報導)中共以減輕學生過重作業負擔和校外培訓負擔的名義,去年7月24日拋出針對教培業的「雙減」禁令,引發校外培訓機構倒閉潮。當局的這項政策實施一年之際,龐大的補習黑市被指成為富裕家庭的「出路」。分析認為,校外補習不可能完全禁絕,中共的「雙減」另有目的。

校外培訓機構數量勁減 龐大黑市成富裕家庭出路?

「四川在線」27日報導,四川官方報告顯示,全省「義務教育」階段學科類校外培訓機構由「雙減」前的7029家減少到471家。

「界面新聞」26日引述的中國人民大學一份針對「雙減」政策的研究顯示,從2020年6月至2021年11月,北京、上海、杭州三個教育重地的教培機構大幅度減少,其中,上海減少了近1500家,而杭州的教培減少比例接近70%。

報導指出,實行「雙減」政策後,與家庭教育相關的搜索量大增,增幅為21.9%;一對一家教的相關搜索量增加了15.3%。

作者稱,有能力的家庭開始從課外教培轉向一對一家教或其它高成本輔助工具,也意味著「雙減」政策或導致教育成本出現某種程度的攀升,甚至可能使教育不公平現象更加惡化。

事實上,「雙減」政策已催生龐大的補習黑市,經濟富裕、人脈豐富的中上階層家庭更容易獲得補習資源。

上海英文媒體「第六聲」(Sixth Tone)25日報導,「雙減」讓補習費用更高了。以往小孩的英文班學費大約是一年二萬元,現在則是兩倍。一位家長估計,女兒每個月的課外學習費要一萬多元。

報導引述一位家長表示,她找到的補習班都是由小公司經營,他們從監管網中逃脫,「只要努力尋找資源,你還是能找到他們」。

按官方要求,能夠繼續營業的所有學科類培訓機構統一登記為非營利性機構,且一律不得上市融資。

但「第六聲」援引某位家長的話指,11歲女兒現在只在一個因「雙減」政策轉型為非營利機構的補習班上課,不過課程從實體轉為線上,小孩的收穫並不多,成績也退步了。

一位專家則表示,中國家長的焦慮更甚以往,「雙減」政策無法徹底消除補習所造成的影響,「中產階級的家長更緊張;短期內,最精英的中上層家庭則已找到了出路」。

山東濟南民眾王女士7月27日對大紀元透露,當地的補習班都是地下的,「我聽說有查的,查的時候他們就關門了,不查的時候、沒有投訴的時候他們就繼續開。」

她說之前家裡條件好,孩子還學點特長,學鋼琴、美術,但現在家裡經濟十分困難。

「現在的輔導非常貴,我前幾天諮詢了一下,十六、七天要七八千塊錢,非常貴,所以上不起。再說孩子他自己也非常努力,所以就我們就沒有上輔導班。」王女士說。

原首都師範大學副教授李元華27日對大紀元表示,因為幫人補習冒著被舉報、被罰款等風險,市場價格就會升高。收入高的家庭當然容易獲得補習的資源,中下階層的家庭就基本沒有機會。這樣一來,中下階層的孩子通過補習來使自己優秀的這種機會也沒有了。

黑市為何不可能禁絕?

北京市政府教育督導委員會8月1日起將施行《北京市教育督導問責實施細則》,其中規範若「雙減」政策落實不到位,政府有關職能部門及其相關責任人將被問責。

大陸某私人教育培訓機構的老師高欣(化名)27日對大紀元表示,當局只能管住大的培訓機構,小規模的、私人搞的管不住。「你說我在自己家裡找幾個學生,哪裡管得住?」

高欣表示,本來在「雙減」之前,沒有牌照的做培訓的也多,在街上租個房子就做了。現在就是把房子改到隱蔽地方。「現在肯定會少了很多,起碼在校老師應該沒有敢出來做的了。」

上海英文媒體「第六聲」引述多位家長的話稱,因為擔心被舉報,也因為學生的競爭本來就很激烈,他們對孩子上家教的事保持低調,也不希望自己的孩子與其他學生接觸到同一位老師。

前大陸教輔機構英文老師寧靜也表示,雙減政策是完全沒有辦法實現的。補習班有市場,本身就是因為中國學生和家長面臨的很多問題,就是制度問題。

「首先考試的這種設置,一考定終身,你說哪個家長不著急。再就是教育資源的不平衡,你學校沒有好老師,人們肯定要從學習班上補。」

寧靜認為,最根本是因為在中國沒有什麼保障。「你考不上好學校就意味著沒未來,所以中共很早就通過傳媒宣傳什麼『不要讓孩子輸在起跑線上』。很多家長寧願苦自己累自己,也得把這個錢往孩子教育上打。」

學者指中共「雙減」政策另有目的

原首都師範大學副教授李元華對大紀元表示,中共出台雙減政策本身,是用專制的方法去干擾商業市場。當時是出於在實施多年計劃生育政策後,導致人口老化,但人口出生率又下降,是催人生孩子的政治需要。

「它並不是說真正出於對學生的關心。當時雙減的前提,是因為中國人口出生率下降,它自以為減輕了學校補習,家長就敢生孩子。其實不是這樣。因為生活的壓力很大,不光一個補習的問題。」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謝田7月27日對大紀元表示,中共剷除校外教培,斬斷了獲取更多的西方外部信息的渠道。

謝田說,校外教培機構起到了在社會教育的作用,會教一些西方的、外國的東西。「中共當時反對就是教培行業已經成了第二個學校,或成了一個學校的替代品,或者教培學校裡邊學的內容實際上是起到反(中共)洗腦的作用。」

他也認為,教培行業在地下黑市重新慢慢地復活,中共不可能壓得住。但現在這種小規模補習影響不了輿論。人們私下請家教也只是希望孩子的學習成績好、能夠走進好的學校,這種補習班並沒有反洗腦的功能。

責任編輯:方曉#

相關新聞
中共打壓下 新東方宣布停止經營大陸教培服務
【一線採訪】南京知名教培借「雙減」跑路
「教培時代結束」 大陸新東方將直播賣菜
教培行業受「雙減」重擊 海外求生前景難料
最熱視頻
【微視頻】西方投行給中共開結束疫情期限?
【時事軍事】中共攻台「窗口期」是否存在
【秦鵬直播】北溪洩漏誰之過 人民幣狂跌不休
【財商天下】地方城投違約潮將至?比房企爆雷更可怕
【馬克時空】台升級M60A3引擎 加強反登陸戰力
【十字路口】習連任5大硬傷 20大後權鬥更劇烈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