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加國《星島》停刊 對海外華媒有何警示?

加拿大《星島日報》宣布,將在下月28日停止印刷多倫多、溫哥華的《星島日報》。消息一出,引發民眾廣泛關注。圖為:《星島日報》頭版頭條攻擊尋求政治庇護的前中共外交官陳用林,「陳用林編故事 欲求庇護」。(大紀元資料圖)
人氣: 1957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22年07月27日訊】(大紀元記者伊鈴多倫多報導)加拿大《星島日報》宣布,將在下月28日停止印刷多倫多、溫哥華的《星島日報》。消息一出,引發民眾廣泛關注。

專家表示,加拿大《星島日報》停刊,確實有電子媒體衝擊的因素;但中共大外宣滲透,導致《星島》立場左轉,從而散去大批讀者,是《星島》走到今天的根本原因;也給海外華文媒體帶來深刻警示。

中共滲透 媒體立場左轉

《星島日報》是由華僑富商胡文虎於1938年在香港創辦,是首屈一指的華文媒體。1954年胡文虎去世,由養女胡仙(Sally Aw Sian)接管星島。

美國獨立非盈利機構詹姆斯通基金會(Jamestown Foundation)在2001年披露,胡仙在上世紀80年代陷入經濟困境時,曾獲得中共資助渡過難關,此後便逐漸改變了立場。

1993年,胡仙第一次去到中國大陸,受到時任中共總書記江澤民的歡迎。1998年胡仙被中共委任為政協委員,期間受到亞洲金融風暴影響,胡仙出現債務危機。

2001年,時任政協委員的香港泛華集團總裁何柱國,輾轉接管了星島。之後,他任命中共喉舌《人民日報》的原編輯里戈(註1),擔任星島日報海外新聞總編,並親自撰寫社論;2003年,何柱國被中共升任政協常委。

香港重量級政論家、加拿大《星島日報》專欄作家蘇賡哲博士。(大紀元資料圖)

香港重量級政論家、曾任加拿大《星島日報》專欄作家的蘇賡哲曾對大紀元披露,香港媒體在六四期間一邊倒支援民主運動,即使中共辦的《大公報》和《文匯報》,在八九民運時也是支援民運。 當時整個社會都憎恨共產黨,支援民主運動。但過去的幾十年,中共爭奪輿論陣地和操控,香港媒體的轉變「相當明顯」。

蘇賡哲在92年移民加拿大以後,給香港《星島日報》寫 「王朝日記」專欄 (註2)。這是一個政治諷刺性專欄,在香港和加拿大同步連載。1993年,胡仙去中國見江澤民之前,「王朝日記」專欄被取消。

根據美國獨立非盈利機構詹姆斯通基金會在其《中國簡訊》(China Brief)中「中國政府是如何試圖控制美國的華語媒體的」一文中揭示,《世界日報》《星島日報》《明報》《僑報》都在中共的控制之下。

2020年5月22日星島老闆何柱國至少在多倫多和紐約《星島日報》登了一個整版的署名文章。支持中共用國安法統治香港。(大紀元)

2001年,何柱國入主星島後,以星島集團主席身分以及與大陸政經界的關係,擠身大陸傳媒界,先後與中共喉舌人民日報社、新華通訊社等結盟。「星島日報」所屬的泛華集團網站上顯示,中共喉舌人民日報和新華通信社是其合作夥伴。2020年5月22日,何柱國在多倫多和紐約等地的《星島日報》登了整版署名文章,支持中共用國安法統治香港。

2004年蘇賡哲接受大紀元採訪時曾表示,一位星島工作人員告訴他,香港星島管理層曾在開會時宣布:任何星島員工,要是發表反共言論,就是「倒我的米」 (跟我搗蛋) 。從此以後,《星島日報》變成除《大公報》《文匯報》和《香港商報》以外的「第四張親共報紙」。

蘇賡哲1992年剛移民加拿大時,多倫多《星島》還有相當的言論自由,新聞採訪也相當自由。蘇賡哲曾被邀請在多倫多《星島》「政經專論版」發表較長評論文章。但後來《星島》總編輯經受不起中共的壓力,把這個「政經專論版」裁掉了。

不僅如此,蘇賡哲說,隨便一個標題出來以後,只要中共那邊不滿意,他們就會打電話到星島抗議。發展到後來,《星島》的總編輯請蘇賡哲寫專欄,需要講明「不可以談政治」。最後這位總編輯也被迫提早退休。

蘇賡哲披露,一些華人社團也受中共影響。比如多倫多的華人作家協會就曾經發過通告:所有會員不能寫兩種文章,一是誹謗性的文章;二是政治性的文章。他說,其實凡是說不要談政治,意思就是不要批評共產黨。

蘇賡哲曾警告,中共把手伸到香港,然後伸到加拿大,要操控這邊的媒體。加拿大並不能避免共產黨的陰影,加拿大媒體受到外國勢力的影響相當嚴重。

媒體親共 散失大批讀者

香港對沖基金經理錢志健。(錢志健提供)

香港對沖基金經理錢志健今天(27日)對大紀元說,香港反送中運動,香港媒體全面跪低(向中共屈服),除了《蘋果日報》,幾乎沒有媒體值得看。

錢志錢最近製作的一個有關《星島》停刊的油管頻道,評論區的網友幾乎一邊倒批評《星島》親共,拋棄《星島》。

《星島》宣布8月28日停刊後,網友Cora Chow在油管相關節目下跟帖寫道:「這個消息很好,其實真香港人是不會看星島的。」圖為:錢志健油管頻道評論區截圖。(網絡截圖)

有網友Cora Chow跟帖寫道:「這個消息很好,其實真香港人是不會看星島的。」

作家、民陣全球副主席盛雪說,中共的三大邪惡基因:假、惡、暴,第一個就是慌言,所以中共控制媒體相當嚴密。(盛雪提供)

作家、民陣全球副主席盛雪今天(27日)對大紀元說,中共的三大邪惡基因:假、惡、暴,第一個就是謊言,所以中共控制媒體相當嚴密,中國境內的所有媒體都是在中共的掌控之下;在海外,很早就開始對華文媒體滲透、收買,到2003年,中共有一個大外宣政策,大張旗鼓地用大筆資金在全世界收買華文媒體。

在一段時間內,《星島》秉持自由、民主、人權、法制的理念,傳播真正的新聞。盛雪說,在89民運、六四屠殺期間,《星島日報》做為最主要的中文媒體,非常關注事態的發展,並緊密報導民運活動。自從2001年何柱國買下星島集團以後,《星島日報》急轉直下,對自由、人權、民主、法制、宗教信仰自由、言論自由、其它族裔受迫害的消息,變得越來越迴避,甚至屏蔽。

何良懋認為,向華裔加拿大人分發的很多免費報紙,擴大了親北京的觀點。他說,他懷疑其中一些媒體實際上是由中共政府直接或間接資助的。圖為《星島日報》。(大紀元資料圖)

她舉例說,2008年3月,在西藏發生藏人抗議活動,當時主流媒體《多倫多星報》有一篇報導,題目是「加拿大華人在西藏問題上的矛盾」。星島的報導將題目更改為「西方藉西藏問題攻擊中國 激發海外華人愛國精神」;刪掉了批評中共政權的內容;將中性詞Tibetans(藏人)翻譯為有明顯傾向性的「藏獨」;並增加了一系列煽動愛國熱情的小標題,如:傷害中國人民、中國就像母親、人權會逐漸改善、對中國不公等。

當時,盛雪曾為此給星島日報社去信抗議。

香港反送中運動,特別是中共在香港落地《國安法》之後,《星島日報》更是一路直下。盛雪說,當時,《星島日報》原老闆何柱國親自撰文,斥責香港抗爭者,為中共在香港的鎮壓行動保駕護航,完全喪失了媒體應該持有的責任感,失去了對社會事件應秉持公正、真實報導的基本底線。

盛雪認為,今天《星島》停刊的命運是可以預見的。這也體現出海外絕大多數中文媒體,特別是傳統媒體共同面對的處境:在中共大外宣攻勢之下,很多媒體,包括媒體人,記者、編輯,媒體所有者,有相當數量的人被利益滲透、脅迫、收買、合作。這樣的媒體很難成為一個真正有質量、公正的媒體。這些媒體在中共政權逐漸失落的情況下,很可能會被讀者和整個社會大眾所拋棄。

盛雪表示,已經幾年不看《星島》了,覺得沒有什麼可看的;並相信許多讀者也有類似的感受。「作為在國際上享有盛譽的華文媒體,《星島》逐漸變成中共治下的、千篇一律的媒體,其公信力就沒有了,肯定會被公眾所拋棄。」

對華文媒體的警示

盛雪說,今天的人類社會,媒體起著很重要的作用。特別在前些年,在沒有互聯網的時候,媒體起到的作用更大,人們獲知政治、經濟、文化的新聞和信息,絕大多數要通過媒體。如果新聞媒體背離了基本原則,從業人員背離了新聞人的基本良知,媒體就會變成中共一黨專政下的一個宣傳工具,不可能真正成為一個媒體。中共用重金收買媒體,用重大利益進行交換,短期可以獲得利益,但長期媒體將失去公信力。

盛雪表示,今天,中共政權已經危機重重,限於很難自拔的困境,很難再像過去那樣,向海外大筆撒金錢,收買、豢養華文媒體。一旦中共給予的利益和好處斷供時,這些媒體又該走向何方?很多媒體就會被迫面對重整或者倒閉。

她提醒,海外華文媒體應作出一個清醒的選擇,不要再受制於中共,繼續跟著中共作惡,最後只會被民眾拋棄,被社會拋棄。

註1:里戈(Larry Lee)畢業於解放軍理工大學。2005年,里戈離開《星島》,去到《中國日報》(China Daily);曾被派往美國,擔任《中国日报》(China Daily)美洲区总裁/总编辑,中国日报控股公司CEO。《中国日报》是由中共中央宣传部主办、海外發行的英文報紙,是中共輸出意識形態的主要工具。1983年,《中国日报》在美國注册为中国(中共)代理人。
註2:「王朝日記」專欄是以鄧小平的身分寫日記,在六四剛過去不久非常受讀者歡迎。作者蘇賡哲1992年在加拿大申請難民時,聆訊庭上,三位聯席法官一聽有此奇事,忙叫翻譯一兩篇來聽,結果是笑得全趴在桌上。1993年,胡仙去北京見江澤民之前,叫停這欄,編輯曾去信要求蘇賡哲諒解。(取自蘇賡哲散文 「怎麼總是我在當共諜」,鏈接http://chezmoibooks.blogspot.com/2020/03/blog-post_7.html)

責任編輯:文風#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