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宮伐木的傳說

文/杜若
梁章鉅認為龍宮伐木,前後事均有明確的佐證。因而認為高僧動用神通,從古井運木,修造佛殿,理亦可信矣。(fotolia)
font print 人氣: 1018
【字號】    
   標籤: tags: , , , ,

清朝時期,有一夥人進入深山伐木,待他們離去後不久,民間發生了洪水。由於有人撞見了這些人的奇特來歷,因此民間留下了「龍宮伐木」的傳說。

有一年,清朝官員梁章鉅途經杭州時,曾在淨慈寺中小憩。梁君的兒輩以為古井運木是民間傳說,不足為信,甚是可疑。

寺僧說:「相傳宋朝嘉定年間,道濟大師因為建造淨慈殿,所需要的大梁棟木都是從這口井中運出。由於殿材已經足夠,所以後到的一根大木,仍然留在了井裡。」對這樁前朝往事,僧人言之鑿鑿。梁君相信佛力無邊,自然會有一些出乎意料之事,不可以常理來揣測。繼而他列舉了不少事例。

明朝官員何孟春(1474年─1536年,燕泉)著作的《余東序錄》記載,大明永樂四年(1406年),明成祖下詔修建帝京宮殿,工部尚書宋禮(1358年─1422年)承命取材於蜀地,於馬湖得到不少大木。

一天,這些大木忽然自行,所過之處聲吼如雷,巨石為開,木材絲毫沒有受到損害。這件事傳到帝都後,明成祖下詔封其山為神木山,並修建祠堂祭享。

嘉慶六年(1801年,辛酉年),梁章鉅在北京度過了夏天。這一年,京畿發生大水,順天府屬三河等縣,水高數丈,有大木直立在水中,順水而行,木頭的頂端與水平,且頂端上時常有光。夜裡看上去,猶如明燈,或有龜魚之類蹲在上面。

民間傳說,這是龍造宮殿取木的緣故。鄉里的父老有知道此事者,說到凡是出自於平谷縣深山的木材,或十多年,或二十多年輒取一次,那年必會發生大水。

也有一位老婦說,幼年時她家有個親戚住北山下。有一天,來了六七人,看上去像是木工。夜裡這幾人到村中投宿,但沒有人願意肯讓他們留宿。這幾人轉而來到老婦的親戚家。親戚見他們可憐,於是同意讓他們留宿。

等到天明,客人還沒有起來,那名親戚隔窗一看,竟然看到一群魚鱉躺在地上,當即心中大吃一驚,急忙離開。他站得遠遠地,大喊道:「太陽升得很高了。」不一會兒,這些客人全都出來了,還是昨天的容貌。他們離開之前,留下一物放置在檐間,作為答謝,並囑咐他千萬不要移動。後來,這個村莊發生了大水,村裡的民宅都遭到水淹,唯獨老婦的親戚家安然無恙。

道光三年(1823年,癸未)夏,下雨成災。直隸上百個州縣,全都被大水所淹。水災發生前的三月間,有十三人,穿著青衣,幞襪襦褲都是一色,腰裡插著斧鋸,經過平谷西門外飯鋪,每個人都是吃素饅頭。他們對店主說,剛從山裡伐木回來。這夥人與嘉慶六年經過該店的那些人外貌相像。眾人感到惶恐和震驚,害怕又要發生水災了。眾人的擔心還是到來了,那年夏天還是發生了水災。

通過這些事例,梁章鉅認為龍宮伐木,前後事均有明確的佐證。因而認為高僧動用神通,從古井運木,修造佛殿,理亦可信矣。

事據《歸田瑣記》卷七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漢高祖三年(西元前204年),韓信率領三萬精兵北上討伐趙國,於井陘口(今河北井陘縣北部)擺下被視為「兵家大忌」的背水陣,擊敗了二十萬趙軍,打下了楚漢相爭中最為精采的一戰。在兵仙韓信離世後,「背水陣」成了神話,三國時期的大將徐晃、馬謖都曾試圖仿效此經典戰役,但最後都大敗而歸。
  • 功名,人之所尚;富貴,人之所求。然而功名富貴並非憑空產生,它也有自身的來處。《富室珍言》以簡短的小故事,道出了功名富貴緣由。
  • 清朝年間,杭州城內發生了一場嚴重的火災,幾千戶房屋慘遭祝融。大火燃燒時,人們眼睜睜地看著金甲神揮旗指揮,大火燒到某處後,居然自己「轉身」離開了。看著眼前奇異的景象,百姓們議論紛紛……
  • 明朝時期,浙江桐廬縣有一則酒井的傳說……
  • 孟良與焦贊是楊延昭底下的二位大將,他們原本是山大王,以好勇鬥狠著稱,但都投靠於楊延昭旗下,一同抗遼,名聞河北。焦、孟二人常常一起出戰,成語中比喻感情深厚,形影不離的「焦孟不離」就是出自於他們二人的故事。
  • 明朝時期,有一位從事外交事務的官員,名叫阮章。他因兒子早夭,哀傷痛哭,致使眼睛失明……
  • 尹瑤仙出身貧寒,「心同蓮葉,不踐陳泥」,卻與富家千金長得非常相似。二人同學詩書,同工刺繡。富家待之恩重如山。儘管兩家貧富懸殊,但二人相處融洽,是難得的閨中蜜友。
  • 在這些簡短的小故事中,人生仕途,甚至細微到吃幾張餅,夫人的封誥等事,都在夢境的示現中,得到了清晰的提示。不得不感嘆,官運仕途,夫妻伉儷皆是前定。在這個世上,今生所遇之事,所遇之人都並非偶然,均是冥冥中的安排呢。
  • 聶君是金陵的豪門公子,有一年攜帶了四位翻譯環遊世界。巨輪行至太平洋時,他被颶風大浪捲走,來到了一個奇異的世界,並且遇見了在人間時結識的西方美人……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