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苑名人傳》:佛羅倫薩畫家、雕塑家達·芬奇的一生(二)

喬治‧瓦薩里(Giorgio Vasari)著 嘉蓮譯
《聖母領報》(Annunciation)局部,木板蛋彩畫,約1472—1475年作,98×217 cm,佛羅倫薩烏菲茲美術館藏。 (Alonso de Mendoza/Wikimedia Commons)
font print 人氣: 394
【字號】    

接上文

列奧納多‧達‧芬奇作品,《聖母領報》(Annunciation),木板蛋彩畫,約1472—1475年作,98×217 cm,佛羅倫薩烏菲茲美術館藏。
(Alonso de Mendoza/Wikimedia Commons)

列奧納多受託設計一幅門簾的圖樣,表現亞當和夏娃在伊甸園犯下原罪的情景;這幅門簾將在佛蘭德斯用金線和蠶絲織成,然後贈給葡萄牙國王。他用油畫筆和明暗對照法創作,以鉛白色表現光芒;草地上花木繁盛,還有一些動物;事實上,他的勤奮、忠實於自然,加之神聖的智慧,使畫面完美得無以倫比。畫中有一棵  ,以「前缩透視法」繪製的葉子與四面開展的枝條都如此充滿愛意,讓你不由心中感歎:怎麼會有如此耐心的人。還有一棵棕櫚樹,樹冠呈放射狀,其藝術效果之佳令人歎為觀止,除了列奧納多的耐心與智慧,沒有什麼能夠達成。這件作品沒能付諸製作,草圖現在佛羅倫薩宏偉的奧塔維亞諾‧德‧美第奇(Ottaviano de’ Medici)的宮邸,不久前由列奧納多的叔叔贈送給他的。

列奧納多‧達‧芬奇作品,米蘭斯福爾扎城堡(Castello Sforzesco)天花板裝飾畫(Sala Delle Asse)局部,蛋彩濕壁畫,1496—1498年作。(公有領域)
列奧納多‧達‧芬奇作品,《吉妮芙拉‧德本齊肖像》(Portrait of Ginevra de’ Benci)背面,1474—1478年作,木板油畫, 38.8 x 36.7 cm,美國華盛頓國家美術館藏。(公有領域)

據說瑟皮耶羅‧達‧芬奇在鄉間時,一位雇農用自己在農場砍下的無花果樹做了一面圓盾,懇求他帶到佛羅倫薩用圖畫裝飾。瑟皮耶羅欣然應允,因為這個鄉下人非常善於抓鳥釣魚,經常為他效力。於是他把這面盾帶到佛羅倫薩,沒有對列奧納多說這是誰的,只要求他在上面畫點什麼。一天,列奧納多把圓盾拿在手裡,見其扭曲變形、粗拙不堪,就在火邊把它烤直,然後交給車工刨得光滑平整。在塗上石膏粉並處理好表面之後,他開始思考在上面畫什麼,可以嚇到所有碰到它的人,產生美杜莎(Medusa,註1)頭顱般的效果。為此,列奧納多捉來大大小小的蜥蜴、蟋蟀、蛇、蝴蝶、蚱蜢、蝙蝠和類似奇形怪狀的動物,放入自己專用的一個房間。他綜合這些動物的可怖之處,構想出了一個令人毛骨悚然的醜惡怪物,噴出的毒氣可將空氣變成火焰。它鑽出漆黑嶙峋的岩石縫,喉中吐出毒液,眼裡射出火焰,鼻孔噴著煙霧,全然是個畸形可怕的東西。列奧納多為製作它花費良久,甚至沒有注意到房間裡的動物屍臭已令人無法忍受——他對藝術的熱愛如此之深。儘管他的父親和那位鄉下人都沒有追索這面盾,列奧納多卻將它完成了,並告訴父親,他可以在方便的時候把盾牌送過去,因為他該做的已經做完了。

這樣,瑟皮耶羅一天早上就去那個房間取盾,他敲了敲門,列奧納多開了門,讓他稍候片刻。他回到房間,把圓盾放上畫架置於窗前,使光線柔和黯淡,然後讓父親進來看看。瑟皮耶羅一眼看到猛然一驚,沒有想到這就是圓盾或只是一幅畫而已,不由退後一步。列奧納多查看了他一下,說:「這件作品達到目的了;把它拿走吧,這就是它要產生的效果。」這件東西在瑟皮耶羅看來無異於一樁奇蹟,他對列奧納多的巧妙構思大加讚賞;然後私下從一個小販那裡買了一個畫著箭支穿心的圓盾,送給那位鄉下人,後者在有生之年一直為此心存感激。之後,瑟皮耶羅將列奧納多的圓盾以一百金幣(ducat,又稱達克特)的價格私下賣給了佛羅倫薩的一些商人;很快它又到了米蘭公爵手中——這些商人以三百金幣的價格轉賣給了他。

接著,列奧納多畫了一幅極為出色的聖母像,後歸教皇克萊芒七世(Pope Clement VII)所有;畫中描繪的事物中,有一個裝滿水的玻璃花瓶,裡面插著一些鮮花;在花瓶令人驚歎的寫實效果外,他還描摹出花上的露珠,逼真程度比真正的露珠猶有過之。他還在一張紙上為密友安東尼奧‧塞尼(Antonio Segni)畫了一個海神,畫得如此認真細緻,看起來真是生動絕倫。畫中波濤洶湧,海馬拉著海神的車,還有精靈、海怪、風神,以及一些非常美妙的海中神祗的頭像。安東尼奧的兒子法比奧(Fabio)將這幅畫贈予喬萬尼‧加迪(Giovanni Gaddi)先生,並附以題記:

維吉爾與荷馬都描繪過波塞冬(註2),
波濤中,他的馬匹弓身破浪前行。
兩人都從先知的腦海中看到了他,
達芬奇則衝擊著雙目;理所當然
他超越了他們。

(原文)
Pinxit Virgilius Neptunum, pinxit Homerus,
Dum maris undisoni per vada flectit equos.
Mente quidem vates illum conspexit uterque,
Vincius ast oculis; jureque vincit eos.

列奧納多‧達‧芬奇作品,《持康乃馨的聖母像》(Madonna of the Carnation),木板油畫,1478—1480年作,62×47.5 cm,私人藏品,展出於慕尼黑老繪畫陳列館。(公有領域)

他突發奇想,要用油彩畫一幅頭戴蛇環的美杜莎頭像,這是人們能想像出的最奇特誇張的創作;但由於耗時甚久,這件作品就如同他多數事情一樣,一直沒有完成。與這幅作品同列科西莫公爵(Duke Cosimo)宮廷藝術珍品的,還有一個天使頭像,他向前舉起一隻手臂,從肩到肘用了前縮透視,另一隻手則舉到胸前。

譯者注:
註1:美杜莎(Medusa),古希臘神話中的的蛇髮女妖,凡直視她雙眼的人都會被石化。英雄珀耳修斯將其斬首,並將頭顱獻給雅典娜放在神盾上。美杜莎有「極度醜陋的女子」之意。
註2:波塞冬(Poseidon),古希臘神話中的海神,宙斯的哥哥,相應於古羅馬神話中的尼普頓。其坐騎是白馬駕駛的黃金戰車,傳說他為人類帶來了馬匹。

本文(《藝苑名人傳》)作者簡介:

喬治‧瓦薩里(Giorgio Vasari,1511—1574)是意大利畫家、建築師及作家。他因1550年的著作《最優秀的畫家、雕刻家和建築師的生平》(The Lives of the Most Excellent Painters, Sculptors, and Architects,又稱Lives of the Artists,即「藝苑名人傳」)而被視為世界上第一位藝術史學家。瓦薩里的藝術史講述了文藝復興時期意大利與北歐傑出畫家、建築師和雕塑家的生平及其重要作品。

原文Life of Leonardo Da Vinci, Painter and Sculptor of Florence刊登於英文大紀元。

(點閱【列奧納多‧達‧芬奇的一生】系列文章。)

(藝術專用)

責任編輯:茉莉◇#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為了追尋人類存在的真相,李奧納多從人體外在的生理形式回歸到人類的心靈層次。他在研究過肌肉骨骼系統之後,推測如果深入研究神經系統,應能更好地理解和解釋情緒對人體表情的影響。然而,研究過神經系統後發現,仍不足以證明神經系統是影響人類情緒最主要的原因,李奧納多知道還有更深層的東西直接負責這部分。
  • 惠斯勒的作品「藝術家母親的畫像」——一位黑衣端坐的老婦人側面身影,已然成了美國早期文化的一種象徵。這幅畫構圖精妙平衡,色彩簡約;有一種清教徒式的嚴謹與堅毅。母親的臉部畫的很柔和,這也是他的人像畫慣有的特色。作品之所以在美國大蕭條期間能撫慰許多人心,因為她的確是一種美好的美國母親形象。
  • 20世紀彩色印刷技術和大量發行技術的創新,使得馬克思菲爾德‧派黎胥的作品受到百萬民眾的喜愛。派黎胥以其經典的新古典主義板畫、兒童讀物插圖、廣告圖畫,以及著名的流行刊物的封面設計,如《生活》(雜誌)、《時尚芭莎》(台譯哈潑時尚)等,成為家喻戶曉的藝術家。
  • 所有受僱於拉斐爾、在他手下工作過的畫家也稱得上是有福之人,因為任何一個追摹他的人都會發現,他已經載譽抵達一個安全的港灣;同樣,所有學習他在藝術創作方面的勤奮之人,都會受到世人尊敬;甚至,會由於在為人正直方面與他相像,而贏得上天賜予的福報。
  • 美第奇學院(The Medici Academy)也叫「柏拉圖學院」(Platonic Academy)或「佛羅倫薩學院」(Florentine Academy ),是意大利文藝復興時期孕育知識和藝術的天堂,由科西莫‧德‧美第奇(Cosimo de Medici)在15世紀中葉創立。學院經常在佛羅倫薩聖馬可廣場的雕塑花園舉行集會,花園係由家族擁有。
  • 蛋彩畫經過千年的歷史,曾一度被棄置。上一個世紀,當人們經歷了工業革命的洗禮後,又從新發現它古老溫柔的特質;這一個世紀,影像充斥在各個領域,可說是前所未有的。生活的步調與速度,就像用噴霧器噴撒彩繪在畫布上一般,只需學會按鈕,五花八門的世界即垂手可得。為什麼我們要再學習這古老的技法?或許正因為它一絲不苟的步驟與方法使我們再回到構成畫家最基本的元素──創作離不開手藝(技法)
  • 母親失去孩子,可想而知那是多麼悲傷的畫面。目睹這樣的場景,多數人難免會沉湎於強烈的失落感、喪子之痛的空虛感。然而,當米開朗基羅呈現他的作品《聖殤》(Pietà)(聖母瑪利亞哀悼無生命跡象的耶穌基督)時,畫面卻展現出克服悲傷的希望。
  • 蛋彩畫至少有一千年以上的歷史,假如沒有它,中世紀的藝術與教堂將是一片灰暗。蛋彩畫曾經是古時候畫家們創作的至寶,但自十五世紀初期油畫出現後,蛋彩畫逐漸地被棄置;到了十六世紀,幾乎完全被油畫取代。然而,最近紐約的畫界又開始興起學習蛋彩畫的熱潮;藝術學院從一週開一堂課到三堂課,學習人數激增。其實,蛋彩畫一直沒被遺忘,從十九世紀到二十世紀之間,一直都有藝術家以蛋彩創作。只是最近有點特別。或許人們對隨手可得的數位影像厭倦了
  • 奧羅拉別墅從17世紀的輝煌時期以來,持續飽受時間和貪婪的摧殘。到了19世紀,投資失敗使得莊園腹地縮小到今天的半英畝。1896年,摩根大通(J.P. Morgan)曾考慮為美國人文與科學院(American Academy)買下莊園。盧多維西收藏的最好的104件雕塑於1901年賣給意大利政府,而卡拉瓦喬和格爾奇諾的鉅作依然在別墅中屹立不搖。
  • 拉斐爾的遺體得到了榮耀的安葬——那是他高貴的精神所應得,參加葬禮的藝壇同行無不悲傷哭泣,一路跟隨至墓地。他的逝世也為整個教廷帶來巨大的悲慟,首先因為他長期擔任過侍從官(Groom of the Chamber),同時也因他深得教宗厚愛,後者聞知噩耗,為之痛哭流涕。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