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美國通貨膨脹的其它原因

人氣 1607

【大紀元2022年07月04日訊】(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J.G. Collins撰文/原泉編譯)到目前為止,今年最大的經濟新聞是40年來最高的通貨膨脹﹐以及美聯儲對抗通貨膨脹的努力。雖然對通脹起因有很多說法﹐如指責喬‧拜登總統的化石燃料政策和烏克蘭戰爭﹐所有這些至少在一定程度上是正確的﹐但還有很多其它的原因﹐而這些原因往往被媒體所忽視,我們需要解決這些問題﹐來抑制當前的通貨膨脹﹐並在未來避免這種情況。

甚至美聯儲主席傑羅姆‧鮑威爾(Jerome Powell)也駁斥了拜登「普京漲價」(Putins Price Hike)的說法,稱「在普京入侵烏克蘭之前,通脹就已經開始了。」但俄烏戰爭是當前通脹的一個因素,儘管由於西方對俄羅斯的制裁,導致石油和天然氣的價格上漲,以及價格高得驚人的化肥,而化肥大部分來自俄羅斯。

但是,還有其它一些造成通脹的原因,這些原因是有害的,媒體甚至商業媒體很少討論這些。那麼,讓我們來看看其中的一些原因。

美聯儲的資產負債表規模太大

推動通脹的首要問題是美聯儲資產負債表的巨大增長﹐我們印了太多錢,這導致了從房地產到股票,再到愚蠢的、獨一無二的猴子照片(所謂的「非同質化代幣」,或NFT)等各種資產的膨脹。

美聯儲三次大放水,使資產負債表規模擴大到2008年的10倍:

美聯儲資產以百萬美元計。(美聯儲∕大紀元截圖)

●2008年秋季,通過量化寬松(QE)維持市場流動性,以應對2008年9月雷曼兄弟破產的房地產危機(從9050億美元到2.2萬億美元);

●2012年12月,美聯儲在經濟放緩的情況下﹐逐步擴大資產負債表(從2.9萬億美元擴大到4.5萬億美元);

●為了在2020年應對中共病毒,並再次執行拜登政府的財政政策,比如﹐為已經復蘇的經濟增加1.9萬億美元的《2021年美國救援計劃法案》(American Rescue Plan Act )。總而言之,美聯儲的資產負債表從略低於1萬億美元(從2020年3月的4.2萬億美元增至6月的7.2萬億美元)﹐直到今天,資產負債表已接近9萬億美元。

在2021年之前,由於美聯儲對超額存款(高於美聯儲成員銀行要求持有的存款)提供利息,通脹得到了合理的控制。雖然這種做法旨在維持聯邦基金利率(即銀行向其它銀行收取的利率)的下限,但它也避免了過多的現金流入經濟。但中共病毒的出現削弱了「Q」值,通貨膨脹變得不可避免。

正如我之前寫過的,美聯儲自2008年以來﹐使資產負債表爆表,印了太多的錢。根據「貨幣數量論」( Quantity Theory of Money),這使得通貨膨脹不可避免(MV=PQ。M是貨幣供應量﹐V是貨幣在經濟中的流通速度﹐P是商品的價格﹐Q是商品的生產數量)

美國市場沒有足夠的「東西」

從GDP來看,中共病毒嚴重破壞了GDP的增長軌跡﹐GDP現在才開始回到瘟疫大流行前的軌跡。如果GDP增長不減,就會有更多的商品和服務(前面提到的公式中的Q)來「吸收」系統中多餘的貨幣。

物價更高

正如歐洲央行(ECB)在其2021年3月的《經濟公報》中所寫的那樣,集裝箱船舶的成本甚至在2021年下半年還在大幅增加。歐洲央行在報告中寫道:「據報導,由於冠狀病毒(COVID-19)大流行導致物流中斷,歐洲和美國的港口擁堵,由於貿易復蘇不平衡,幾個港口仍有閑置集裝箱。」

但消費者的成本不僅因為集裝箱租賃和遠洋運輸的成本而加劇,而且還因滯期費、貨櫃延滯費而加劇。

滯期費是指貨櫃在碼頭停留超過規定時間的費用﹐基本上將貨櫃用作了存儲。貨櫃延滯費是指由於沒有預約到港口接收,所以沒有按時歸還集裝箱的費用。(正如一位作家所寫﹐想像一下,你想要歸還赫茲(Hertz )租車公司的汽車,而赫茲告訴你,「我們太忙了,沒時間取車。」然後繼續向你收取每天的租金!)港口的大量積壓給這兩項費用都增加了相當大的成本﹐所有這些費用都會轉嫁到消費者身上。

在烏克蘭問題上把美元「武器化」傷害了我們

外國對美元的需求有助於在我們的自由浮動匯率體系中﹐保持相對於其它貨幣的價值。「美元王」(King Dollar)指的是美元相對於其它貨幣的強勢,這是財經評論員拉里‧庫德洛( Larry Kudlow)經常說的詞,美元強勢幫助美國消費者以更低的價格購買商品,尤其是進口商品。

不過,美元走強的主要原因是,我們擁有世界上最大的經濟體和可靠的「法治」社會。因此,美元是世界上主要的儲備貨幣。

拜登政府試圖將美元「武器化」,作為制裁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一部分,這在一定程度上動搖了外國央行對美元的信心。許多實體從3月份開始拋售美元,4月份拋售速度加快,因為他們擔心,如果他們與美國發生沖突,美國對俄羅斯的外匯儲備所做的事情﹐可能也會發生在他們身上。

拋售減少了對美元的需求,從而降低了美元的購買力﹐使物價更高了。雖然我們在過去的沖突中實施經濟制裁,但從未將美元武器化﹐摧毀另一個國家的貨幣——即使是針對納粹。

對現在和未來政策的教訓

展望未來,我們應該認識到美聯儲存在擴大資產負債表的風險,應該將其與GDP掛鉤,以確保不會出現「過多的貨幣追逐過少的商品(和服務)」。我仍然認為,美聯儲應該拋售在疫情中獲得的國債和抵押貸款證券。

供應鏈要變得更加健全。理想情況下,我們需要的大部分燃料(尤其是碳基燃料)應該從美國采購﹐但某些製成品必須來自海外﹐在本土製造基本無利可圖。

我們應該與北美貿易夥伴合作,沿著太平洋海岸建設更多的港口、增加港口吞吐量。在大西洋海岸,我們應該疏浚港口以容納更大的集裝箱船。我們還應該讓陸軍工兵部隊對全國內河航道進行調查,以期擴大內河駁船運輸。

我們應該把國家鐵路和港口業務更好地結合起來,以減輕卡車運輸業的壓力。卡車司機應該負責最後幾百英里的運輸,而不是橫跨東西海岸。

當我們這麼做的時候,我們用GPS技術把卡車運輸變成一種「小馬快遞」(Pony Express)式的行業,讓卡車司機把一車貨物從家裡開出去四個小時,然後再開回來四小時,這樣卡車司機就可以盡可能像正常工作日一樣,能和家人一起共進晚餐。(嬰兒潮一代卡車司機的退休﹐造成了該行業用人短缺。減少工作壓力、對家庭友好,可能有助於吸引更多的員工。)

應該在我們的主要貿易夥伴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中﹐領導一場運動,發誓不再使用貨幣制裁﹐發動經濟戰。拜登政府在美國歷史上首次在烏克蘭戰爭中使用該武器,但敗得很慘。(從2月中旬到4月中旬短暫下跌之後,盧布匯率回升,現在處於2015年以來﹐對美元匯率的最高點。)

我們應該承認,這種策略過去和現在都是一個巨大的錯誤,正如《外交事務》雜志的這位作者所認為的,「決策者必須接受這樣一個客觀現實:全面的經濟攻勢將給世界經濟帶來相當大的新壓力。」就目前而言,最好的出路是在烏克蘭戰爭中尋求和平;與之相反的是,拜登政府卻在不斷升級。

我們有應對通脹的經驗,我們需要格外警惕。拜登經常重複的陳詞濫調,基本上是「我能感受到你們的痛苦」﹐這對消費者決定是否選擇不帶孩子看牙醫﹐或者不付汽車貸款幾乎沒有幫助。美國人需要的是政府的解決方案,而不是同情。

未來的政策制定者在控制通脹方面應該比過去幾年更明智﹐並從我們的不足中吸取教訓。

作者簡介:

J.G‧柯林斯(J.G. Collins)是史岱文森廣場諮詢公司(Stuyvesant Square Consulting)的董事總經理,這是一家位於紐約市的戰略諮詢、市場調查和諮詢公司。他關於經濟、貿易、政治和公共政策的文章發表在《福布斯》(Forbes)、《紐約郵報》(the New York Post)、《克雷恩紐約業務》(Crain’s New York Business)、《國會山》(The Hill)、《美國保守主義》(The American Conservative)和其它出版物上。

原文:Inflation’s Other Causes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立場。

責任編輯:高靜 #◇

相關新聞
【名家專欄】通貨膨脹和貸款利率對住房的影響
【名家專欄】我是如何戰勝通貨膨脹的
【名家專欄】疫情封鎖導致通貨膨脹
【名家專欄】通貨膨脹 美國人面對的艱難旅程
最熱視頻
【晚間新聞】北京疫情再升溫 變相封城如鬼城
【全球新聞】中共重判吳亦凡 殺雞儆猴給誰看?
【遠見快評】大火慘劇重演 新疆爆大規模抗議
【中國禁聞】新疆住宅起火致數十死傷 封控釀慘劇?
【環球直擊】重慶男痛斥防疫政策 英政府禁中國產監視器
【時事金掃描】北京變鬼城?超人哥一語驚天下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