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一種「滅絕病毒」再爆發 和疫苗有關?

講述/林曉旭(美國病毒學專家、前美國陸軍研究所病毒系實驗室主任) 朱厚伊整理

在2016年後,全球小兒痲痹症(脊髓灰質炎)疫情開始再度上升。死灰復燃的疫情,可能與疫苗有關。(Shutterstock)
在2016年後,全球小兒痲痹症(脊髓灰質炎)疫情開始再度上升。死灰復燃的疫情,可能與疫苗有關。(Shutterstock)
人氣: 2631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小兒痲痹症(脊髓灰質炎)病毒一度被認爲已經從世界大多數地區滅絕了。然而,7月21日,紐約州衛生署宣布,美國目前出現了近10年內第一例脊髓灰質炎病毒病例。事實上,在2016年後,全球脊髓灰質炎已經開始再度上升。死灰復燃的疫情,其實與疫苗有關。

脊髓灰質炎1%會造成麻痹、死亡

脊髓灰質炎病毒沒有包膜,是由一條單股RNA和蛋白質外殼組成的腸道病毒。

約有75%的人感染脊髓灰質炎之後並沒有症狀。即使有症狀,大多也類似感冒。然而,在1%的情況下,脊髓灰質炎會造成肢體麻痹、殘疾甚至死亡[1]。這稱為「麻痺性脊髓灰質炎」。

1%的脊髓灰質炎可導致癱瘓或死亡。(健康1+1/大紀元)
1%的脊髓灰質炎可導致癱瘓或死亡。(健康1+1/大紀元)

在感染麻痺性脊髓灰質炎的患者中,有25%到40%的人在感染後15年到40年間可能還會出現不同程度的後遺症,也就是脊髓灰質炎後綜合徵。

這可能是因為一些人年輕時先天免疫功能比較強,可以抑制住病毒的複製。隨著年齡增大,免疫力下降,體內的病毒可能會重新肆虐。病毒影響到神經元細胞或者是肌肉細胞,在比較嚴重的情況下就可能帶來麻痹或者癱瘓,甚至可能致使呼吸肌肉功能衰退,導致呼吸停止乃至死亡。

患痲痺性脊髓灰質炎後15~40年可能出現後遺症。(健康1+1/大紀元)

「根除」脊髓灰質炎後 疫情再度冒頭?

脊髓灰質炎在1950年代曾經成爲全球非常關注的一種疾病,在1955年時,人們研發出了脊髓灰質炎的滅活疫苗(IPV),在1962年又研發出了口服減毒疫苗(OPV)。

1988年,世界衛生組織、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和扶輪基金會在全球發起了「根除脊髓灰質炎計畫」,希望通過推廣接種疫苗等措施,消滅脊髓灰質炎。之後,世界衛生組織會給一些國家和地區授予證書,證明該地區已經消滅了脊髓灰質炎。

脊髓灰質炎時間線。(健康1+1/大紀元)

美國在1979年消除了脊髓灰質炎,美洲地區在1994年成為了世界上第一個獲得無脊髓灰質炎認證的地區。隨後,西太平洋、歐洲、東南亞、非洲也分別在2000年、2002年、2014年和2020年得到了世界衛生組織的消滅脊髓灰質炎認證。[2]

實際上,在50年代末,全球脊髓灰質炎的疫情便開始快速下降。到了1988年「根除脊髓灰質炎計畫」啓動時,當時全球的病例已經只有幾萬例了。疫苗對於大規模控制疫情究竟起到多大的作用,並沒有經過實際的考驗。

美國脊髓灰質炎的確診和死亡曲線。(健康1+1/大紀元)

不僅如此,世衛的「認證」,僅僅只是針對野生的病毒株。就在2016年,已經降到了谷底脊髓灰質炎疫情又突然出現了反彈。而這一次造成疫情的病毒,則和疫苗有關。[3]

脊髓灰質炎全球病例,在2016年後上升。(健康1+1/大紀元)

脊髓灰質炎口服減毒疫苗 會導致病毒傳播

口服減毒疫苗被推向很多發展中國家後,減弱毒性的病毒株在免疫力較弱的部分人體內快速複製,並且「反轉」,重新具有毒性。

這是因為,減毒疫苗只是減弱了病毒的活性,並沒有殺死病毒。當口服減毒疫苗被接種到人體內,減弱的病毒會進入腸道。此時,一些病毒會在腸道中發生突變,恢復神經毒性。科學界把這種病毒稱為「疫苗衍生病毒」(vaccine-derived poliovirus,VDPV)。

而這些疫苗衍生病毒,可以在人群中傳播。並且,它同樣可以造成感染者出現麻痺、癱瘓等情況,也就是「疫苗相關的麻痺性脊髓灰質炎」(VAPP)。[4][5][6]

脊髓灰質炎口服減毒疫苗在腸道內突變後,變成可傳播的病毒。(健康1+1/大紀元)

在新生兒中,這種疫苗相關的麻痺性脊髓灰質炎風險,為每100萬中4.7例。[7]

Our World in Data的數據顯示,1990年後,全球接近80%的一歲嬰兒接種了脊髓灰質炎的疫苗。當時主要採用的疫苗仍是口服減毒疫苗。也就是說,假設1億兒童出生,8千萬接種,就可能出現376例疫苗相關的麻痺性脊髓灰質炎。

2016年後 「疫苗衍生病毒」開始傳播

脊髓灰質炎病毒有Ⅰ、II、III三型。在過去的口服疫苗中,包含這三種病毒類型。其中恢復毒性的病毒株主要是Ⅱ型。

這一問題被發現後,在2016年,世界衛生組織決定去掉口服減毒疫苗中的II型毒株,只用I型和III型兩價。意想不到的是,在停用II型疫苗後,II疫苗恢復毒性的問題在2016年之後依然出現了。

停用II型疫苗後,疫苗衍生病毒爆發。(健康1+1/大紀元)

其實,如果使用滅活疫苗,就不會出現這個問題。包括美國在內的一些發達國家在2000年以後就基本停止使用口服減毒疫苗,全部使用滅活疫苗了。

然而,滅活疫苗帶來的腸道免疫低,在衛生條件較差的發展中國家,很難防控疫情。

這就造成了一個兩難的困境:發展中國家為了防控疫情,只能使用口服減毒疫苗;但另一方面,口服減毒疫苗,會造成疫情的進一步傳播。

新版口服減毒疫苗 依然會變異?

因此,科學界希望開發出不容易產生突變的新的口服減毒疫苗。這種疫苗的開發從2010年就開始了,陸陸續續進行了很多加工,包括在病毒基因組的5’UTR區域——病毒翻譯的啟動位置和其它幾個區域做了處理,使得病毒複製過程的出錯率降低,讓病毒不容易產生突變。[4]

新型口服減毒脊灰疫苗。(健康1+1/大紀元)

新疫苗經過了體外細胞實驗、動物臨床實驗,最後進行了人體實驗。

然而,2021年最新的報告追蹤了接種新版口服疫苗的安全性,發現依然出現了病毒突變的情況。[8]

這説明,即使是經過了這麼多的加工,新版脊髓灰質炎的疫苗仍然會產生突變。然而,世界衛生組織在2020年就已經把新版的Ⅱ型血清型口服減毒疫苗加入了緊急使用清單,供很多國家購買。

新型口服減毒脊灰疫苗依然出現突變情況。(健康1+1/大紀元)

 

其實,疫苗不是藥物,它本身的作用並不是「殺死」病毒。因此,想要用疫苗「根除」病毒的說法,並不合適。

在全球大面積施打減毒疫苗,會帶來一個什麼問題呢?打個不太恰當的比喻:一方面,人們希望根除病毒;另一方面,給全球接種口服減毒疫苗的本身,又是在全球「播撒」病毒。

一些健康狀況較差的人,免疫力無法完全壓制減毒的病毒,會導致病毒在體內複製、產生變異,反而加劇健康惡化。

事實上,疫情有自己的規律,正如前文所說,在推廣疫苗之前,全球的脊髓灰質炎疫情已經在下降了。而在這次新冠疫情中,隨著新冠疫苗一劑又一劑的施打,疫情依然一波又一波地升降,病毒也一次又一次地變種。疫苗似乎未能逆轉疫情的趨勢,也沒有阻止病毒突變的腳步。如果人們能更冷靜下來,不要一味盲目地把疫苗當成唯一一條路,也許能夠找到一條更好的防疫道路。

身處紛亂之世,心存健康之道,就看健康1+1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