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罪行錄之八十七:紅色恐怖和白色恐怖

整理:袁斌

人氣 314

【大紀元2022年08月11日訊】第一次國共合作時期,中共附體國民黨,藉助國民黨的名頭和勢力,發動農民運動,煽動農民造反,人為的製造了一場人間災難,令許多農村陷入了紅色恐怖和白色恐怖之中。

何為「紅色恐怖」和「白色恐怖」?簡單的講,「紅色恐怖」就是中共殘酷屠殺地主和有錢人,「白色恐怖」就是地主和有錢階級為了報復共產黨的屠殺,反過來屠殺共產黨及其追隨者。

毛澤東發動的湖南農民運動就是紅色恐怖和白色恐怖的典型。

據加入中共後即從事農民運動、後來脫離中共的龔楚回憶說:「湖南的農民運動,在國共合作期間,不僅國民黨人攻擊為過激,甚至中共高階層人士(除毛澤東之外)亦多認為過火。當時農會控制了鄉村政權,地方官——縣長——大多數失去權力,實際無法制止農會和工會的種種暴行。他們在鄉間任意沒收豪紳地主的財物,形同盜匪,並將豪紳地主捆綁,遊街示眾,濫用私刑,死人無數。國軍軍官家屬亦不能倖免。甚至連中共高層領導人李立三的父親亦慘遭農會殺害。

李立三是湘東醴陵人,生長在富裕的家庭,他的父親是個讀書人,為人一向誠實,李立三還有一個弟弟李龍光(後改名李湛),是黃埔軍校畢業生。當湖南農會控制了鄉村政權後,他的家即遭到清算,李父即逃抵武漢避難。中共中央聞知此事,即致函湖南省委會,指示制止農會不得對李父為難。李父這才放心返回鄉間居住,孰料農會竟將他殺害了。

李立三之父被殺後,中共黨內人士咸認為此事應由毛澤東負完全責任,因為當時湖南農運實際上掌握在毛澤東手上,同時,大家都知道毛與李早有成見。加上這一次的殺父血海深仇,即更結下了宿怨。

赤色恐怖籠罩著整個農村社會。自一九二七年四月廿一日許克祥發動政變,接著武漢國共分家後,地主民團在軍隊的支持下向農會、工會發動反攻,又屠殺了不少工農會的積極分子和共產黨員,農村社會又由赤色恐怖轉變為白色恐怖。

在此瘋狂的屠殺與反屠殺中,已不知犧牲了多少人民,可謂是一場人間浩劫。」

其它地區的農民運動也與湖南相似。

南昌暴動後,朱德率其所部紅四軍廿八團,占領了耒陽,永興,郴縣,資興等縣。據彼時在朱德手下任職的龔楚回憶:「紅軍所到的地方,當地的黨員就立即起來領導民眾,很快的就恢了過去的工會和農會組織,並自動的組成了赤衛軍,少年先鋒隊,各級蘇維埃政府。常寧縣水口山的煤隊工人宋喬生(礦工)也起來領導礦工奪取礦警步槍手槍百餘枝,組織了工人赤衛隊,響應各縣農民暴動。於是湘南的革命浪潮,一時風起雲湧,蓬勃的發展起來。

但他們打土豪,分財物,牽牛殺豬……逮捕地主豪紳,濫用刑法,強迫罰欺等等,成了普遍的現象,任意殺人,到處放火,頻頻發生。

他們那種報仇泄憤的瘋狂殘酷的行為,無法抑制,赤色恐怖又再度籠罩著湘南。

當時我曾分別與郴、宜,永各縣黨員同志談過,勸諫他們不要亂殺亂燒。但他們都說:『這是黨中央的指示,要殺絕地主,燒毀其房屋,以赤色恐怖對付白色恐怖』。因我自離開廣東後,就沒有與黨的省級黨委連繫,不知黨的政策轉變(當時黨中央還在執行瞿秋白的盲動主義路線)所以不便強加制止。」

自一九三三年秋,中共實行消滅地主的農民政策後,農村階級鬥爭更趨嚴重,清算接連清算,殺了一批又一批,甚至殺到紅軍幹部的家屬,如江西獨立師師長楊遇春,他是瑞金武陽圍人,父母叔伯都被捕去清算,家中屋宇財物全被沒收,他以參加革命多年的結果,弄得家破人亡,迫得他冒險逃出蘇區,向國軍投降,掉轉槍頭,參加到反共的隊伍中去。無產階級出身的紅十六軍軍長孔荷寵,也因不滿現實,在紅軍大學高級研究班畢業後,也逃出蘇區投降國軍。其他紅軍中下級幹部逃亡的更多,地方幹部中逃亡的有石城、寧都的赤衛隊長,許多縣份的村、區赤衛隊長,以及大批人民紛紛逃出蘇區,走向吉安、贛州一帶的國軍區域去。

據龔楚介紹,中共決地主的手段可謂萬分殘酷。「他們在未殺以前,用各種嚴刑拷打,以勒索金錢;等到敲榨淨盡,才加以屠殺。在『斬草除根』的口號下,被指為豪紳地主的家人連襁褓的嬰孩也不免於死,所謂『人性』這個名詞,在共產黨的經典中,已經找不到了。」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港泛民47人遭控罪 民進黨斥中共製造紅色恐怖
袁斌:「紅軍飛奪瀘定橋」不過是個荒唐的騙局
袁斌:紅軍長征根本就不是為了北上抗日
社科院教授曝黨史:紅軍籌款五招 綁票挖墳勒索
最熱視頻
【時事軍事】北約衛星和遠程武器令俄羅斯脊背發涼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