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紀元專欄】今年加國普通家庭為公共醫療買單1.5萬多

作者:米拉格羅斯·帕拉西奧斯 巴克斯·巴魯阿/李平翻譯

加拿大公費醫療的背後是納稅人支付巨大的費用。(Graham Hughes/加通社)
人氣: 96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22年08月19日訊】物價持續飆升,生活成本水漲船高,家庭經濟陷入困頓,令許多人憂心。許多人還沒意識到,這其中納稅人為公共醫療到底買了多少單?

誰都知道,公共醫療並非免費午餐,羊毛出在羊身上,政府的每一分錢,都來自納稅人的供養。加拿大公共醫療撥款來自政府統一稅收,沒有公共醫療專項稅,因此許多加拿大人可能並不知道每個納稅人到底為公共醫療掏了多少錢?這一點不怪大家。

公共醫療成本漲幅遠超收入和通脹漲幅

加拿大聯邦政府稅收來自個稅、銷售稅、企業稅等各種苛捐雜稅,政府拿出其中一部分用於公共醫療。拿出多少?加拿大醫療信息研究所(CIHI)數據顯示,去年各省醫療支出近2,000億元,相當於人均近5,284元。

問題是,全國人口中,未成年人5,000元收入內不納稅,高收入群體納稅金額要遠高出普通人。也就是說,不同收入群體,為公共醫療買單費用不等,因此不可能準確計算出每個普通家庭這筆買單費用。

然而,菲沙研究所(Fraser Institute)最新研究數據可供參考。研究顯示,今年加拿大年入15萬6,086元的普通四口之家(父母加上兩個孩子)為政府公共醫療貢獻總計15,847元;年入50,140元的個人,這筆費用是4,907元;10%的低入家庭這筆費用是690元;10%的高入家庭這筆費用是41,914元。

離譜的是,自1997年以來,加拿大普通家庭公共醫療成本上漲210.3%,期間收入和通脹上漲分別僅116.3%和56.6%(儘管這一數字明年可能會大幅上升),意味著醫療成本漲幅將收入和通脹漲幅遠遠地拋在腦後。

即使不計過去3年的數據(COVID-19疫情衝擊),1997年至2019年期間普通家庭醫療成本漲幅也還是收入漲幅的1.8倍。作為公民和納稅人,非常有必要了解這一數據,如此才能真正地了解加拿大政府公共醫療背後的天價成本。◇

Milagros Palacios
Bacchus Barua

作者簡介:

米拉格羅斯·帕拉西奧斯(Milagros Palacios)和 巴克斯·巴魯阿(Bacchus Barua)是菲沙研究所的經濟學家。

原文Average Canadian Family Will Pay More Than $15,000 for Health Care This Year刊載於英文大紀元。

本文謹表達作者的觀點, 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責任編輯:文芳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