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鵬直播】財政危機來臨 中共政府出陰招斂財

人氣 3797

【大紀元2022年08月19日訊】觀眾朋友們大家好,歡迎收看《時事天天聊》。今天是美東時間8月18日,京港台時間8月19日。

今天焦點:財政危機來臨,中國地方政府各種奇葩招數自救;每年近30萬億,為什麼還不夠花?

中國財政危機來臨,地方政府想出了各種奇葩招數,進行緊急自救。由此引發的政治爆雷,已隱隱作響。

每年高達近30萬億的收支,中國的各級政府為什麼還不夠花?這些錢都花到哪裡去了?

真沒錢了!各地政府各種陰招斂財

從這段時間我們看到的各種消息看,中國的地方政府真的沒錢了,所以把鐮刀伸向了各種各樣的地方,來擴張財源。我們在昨天的節目中分析了,李克強從北戴河開會剛結束,就在深圳召開東部經濟大省的負責人會議,要求他們「勇挑大梁」,其真實的目的,是希望他們幫助中央和其它省市抓緊籌集資金,填補財政窟窿。

而各地政府,實際上早就行動起來了。比如,一向富甲全國的上海,在6月份也居然向國資委系統的黨員幹部發出了捐款的通知。今年上半年,還首次出現了財政收支虧空。

而其它地方,為了解決財政困難,辦法也是層出不窮。比如,四川樂山把大佛區的主營收入,一次性打包,賣了17億。各地還加強了交通罰單,大抓摩托車、電瓶車、三輪車的無證駕駛。更多的高清攝像頭被啟動,專拍前排駕駛人員系安全帶,開車使用手機,以及小孩坐副駕駛。甚至,山東成武縣還出現了罰款「月票」,只要預交1,000~2,000元的當月罰款,就可以享受暢通無阻,而不買月票的會被扣車、高額罰款。

大洛陽的交警更奇葩,居然在公交車上查不係安全帶的乘客,每人罰款5元。我到現在沒有搞明白,公交車上哪來的安全帶。但是,網友都很明白:土匪沒錢了,開始搶了。

河南焦作政府也很奇葩,市民居然因為步行不走人行道挨罰。近日網上傳出河南焦作市交警開出的一張罰單,顯示被罰款人王某8月9日在孟州路和人民路交叉路口行走時,沒有走在人行道內,因此被處以5元人民幣罰款。網民自嘲:「走了32年路」,「喜提人生第一張走路罰單」。

不僅是交通罰款激增,工商企業的罰款也出現各種新名目。比如,上海、合肥等地,都有餐館因為出現涼拌黃瓜被罰款五千或一萬元。官方給出的理由是:營業執照上沒有寫涼菜。

普通韭菜割不動的時候,鐮刀也割向了自家人——公務員和老師們。從去年年底,各地的公務員、教師也出現了大面積的被迫減薪,財新網報導,大陸沿海多地確實已出現公務員「降薪潮」,且薪資下調幅度達到兩三成。

不過,即使這樣,公務員們的待遇依然遠高於一般企業。比如,深圳龍華區一位科級官員估算,過去加上各類獎金補貼,他的年薪達到人民幣37萬元左右,現在收入縮減超過20%,將減少人民幣7萬4,000元。江蘇蘇南地區一名副科級公務員降薪幅度約25%,到手也依然有二十多萬人民幣。即使基層的鄉鎮公務員,現在也可以年收入4萬~5萬元人民幣。

8月15日,《環球時報》前主編、現在的特約評論員胡錫進發帖說,某地兩位公務員告訴他,從去年底開始薪水下降,預計今年全年要減少近三分之一。他還為公務員們減薪鳴冤叫屈。不過,在網友們一邊倒地指責「公務員們確實不應該減薪,應該減掉三分之二的人」,胡錫進的微博被刪。其它轉載的大陸網站網易、搜狐、鳳凰網,也已經刪去了胡錫進的文章。顯然,當局不想再為自己拉仇恨,畢竟維持這部政府機器的正常運轉和對老百姓們維穩,還需要廣大公務員們拉磨。

地方政府的這種種的奇葩收入到底有多高?今年7月份,《南方週末》統計了2021年全國三百餘個地級市的罰沒收入,其中111個城市公布了相應數據,有80個上漲,占比超過了72%。

在罰款前14強城市裡,年度增長率從29%直到驚人的155%。面對記者質疑,江蘇鹽城和常州給出的理由是「大案要案罰沒收入增加」。然後,當記者要求他們披露數據時,卻拒絕提供進一步信息,理由是「要案是涉密的」。

然而這樣的理由,連中共最高當局也看不下去了。近日,國務院出台了關於取消和調整一批罰款事項的決定,稱:為進一步推進「放管服」改革、優化營商環境,國務院開展了清理行政法規和規章中不合理罰款規定工作。經清理,決定取消公安、交通運輸、市場監管領域29個罰款事項,調整交通運輸、市場監管領域24個罰款事項。

不過,這一紙公文也被很多人解讀為,這代表中共當局知道和默許地方政府這種增收的做法,只是提醒它們:別割得太狠了,儘量蓄水養魚吧。

全國性的罰沒收入增長有多厲害?按照中共財政部的數據,1—7月份,全國非稅收入(含行政罰款等)22,314億元,比上年同期增長19.9%。

那麼,為什麼今年的中共財政這樣困難,讓各地政府飢不擇食呢?目前看,主要有這樣幾個原因:

1. 各地疫情支出加大,雖說習近平要求各地防疫算政治帳,但是畢竟堅持清零是需要真金白銀支出的。
2. 經濟形勢很不樂觀,一般性稅收大幅下降。
3. 為了幫助企業復甦,各地留抵退稅額度加大。8月17日,中國財政部發布的數據顯示,前7個月稅收收入,按照自然口徑同比下降13.8%,這裡包括了稅收下降和留抵退稅增加導致的兩重因素。
4. 房地產銷售腰斬,各地政府的賣地收入也銳減。前7個月,地方政府的國有土地使用權出讓收入28,279億元,比上年同期下降31.7%。

專家估計,今年地方政府賣地收入或腰斬,房地產加上經濟下行影響,中共地方政府今年全年財政缺口將達6萬億元人民幣(約8,896億美元)。

日前,標普全球評級更是發出了警告,稱約20%的中國開發商有破產風險,30%的地方政府今年底前恐陷入財政困境,必須採取削減支出等修正行動。

如果地方政府的這種財政危機,未來繼續發展,還將爆發更大範圍的經濟、社會和政治危機,包括:

——土地財政崩盤,三線城市將大量出現類似鶴崗那樣的,需要通過破產方式進行財政重整。

——房地產崩盤,並且帶來金融爆雷。

今天(8月18日)經濟學家任澤平還提出,當前中共房地產調控肯定是希望不漲價,以避免增加實體企業成本,不降價,以避免增加金融市場風險,不要既不漲又不跌,因為沒有漲價預期老百姓不會再進場買房,但是不降價老百姓又不肯生孩子。任澤平說,這是「房地產不可能三角」,誰能解開這道世界難題,誰有希望獲得下屆諾貝爾經濟學獎。

——為了挽救政府,地方融資平台、城投公司們不得不拿出巨額資金從地方政府手裡買地,由此必將帶來城投公司們的巨額虧空,將導致更多爆雷,進一步可能引發城投債大量爆雷。

——為了幫助地方政府解決債務危機,中共當局只能大量放水,這又將導致中國巨額通脹。

——權貴和外資將加速轉移資產,導致外匯加速外逃。即使按照目前速度,有分析稱,中國外匯儲備可能在2023年的某一時間出現淨外匯儲備歸零(外匯儲備減去全口徑外債)。

——人民幣大貶值。

——由此引發更大範圍的經濟和社會動盪。

中共政府每年財政收支30萬億 為何還不夠花?

中共政府每年收入多少錢呢?稅收等一般財政預算收入高達近20萬億元、賣地收入8萬多億元,還有每年國企利潤新增近2萬億元,這收上來的30多萬億去哪兒了?為什麼各地政府和中共最高當局依然感到入不敷出,還要通過加大賣地、發債、盤活國資等渠道增收節支,彌補收支缺口呢?

另外,從廣義的政府支出的角度看,中共當局的財政收支有「四本帳」,分別是全國一般公共預算、全國政府性基金預算、全國國有資本經營預算和全國社會保險基金預算。《第一財經》的統計發現,2020年,上述「四本帳」累計全國財政支出規模約為43.72萬億元,比前一年增加了4.9萬億元。

這筆巨額的支出,又去哪兒了呢?

解讀好這個問題,我覺得也可以得諾貝爾獎,而且需要花很多時間解釋。所以,我們今天主要想跟大家談談中國財政的特殊問題:吃飯財政。

中國財政實際供養的到底有多少人呢?前中國經濟體制改革研究會副會長、北京改革和發展研究會會長陳劍估算,到2014年年底,超過6,400萬。而到了現在,擔任中國經濟體制改革研究會特約研究員的陳劍(6—7屆副會長)估算,公務員,加上廣義上的公立學校的老師、公立醫院的醫生、街道、社區、村委會等都屬於財政供養人員,合起來有8,000萬人。

除了中共黨務系統和龐大的政府機構,中共還設立了五花八門的各種團體,如工會、青聯、婦聯、共青團、殘聯、僑聯、科協、足協、作協、記協、律協等等。可以這樣說,在中國大陸,除了民營企業之外的所有機構基本都是中共的附庸。——當然實際上,今天民營企業裡也被中共加上了黨委書記。

我們簡單地算一下,如果一個財政供養人員一年需要花費10萬元,那麼8,000萬人一年就是8萬億元。而實際上,這些人員除了工資、福利,還要消耗大量的辦公設施和耗材,以及三公(公費旅遊、公車消費及公款吃喝)費用,所以,每人10萬元的估算只能低估,沒有高估。

何況這些人還要利用各種採購和建設,進行大量貪腐,表面上看起來現在的各項教育科技等財政支出在擴大,但是其中有多少實際上落入了中共權貴腰包呢?

除此之外,中共還有各種對外大撒幣。著名經濟學家陳志武曾經一針見血地指出:中國的錢美國可以用,非洲可以,朝鮮可以,政府可以,官員可以,富二代可以,二奶可以,唯獨老百姓不能用。

那麼,面對當前的財政危機,這個剛性的以吃飯和貪腐為主的財政支出,將如何繼續養活這龐大的8,000萬人員呢?我們找時間再繼續深入分析這個問題。

秦鵬直播》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相關新聞
【秦鵬直播】傳習近平擬和拜登會面 什麼目的?
【秦鵬直播】女子穿和服拍照 警吼「尋釁滋事」
【秦鵬直播】東南亞曝活摘煉獄 中國主犯泰國落網
【秦鵬直播】李克強說黃河長江水不會倒流 被封殺
最熱視頻
【思想領袖】懦弱成流行病?明知真相不敢說
【新聞大家談】俄升級核威脅 美軍放風要斬首
【未解之謎】科學還是騙局?諾獎得主的驚人發現
【聲樂】神韻原創歌劇:王允施計除董卓(預告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