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苑名人傳》:偉大的畫家、建築師拉斐爾的一生(七)

喬治‧瓦薩里(Giorgio Vasari)著 嘉蓮譯
拉斐爾,《聖母子與拉斐爾、托比亞斯和聖耶柔米》(The Holy Family with Raphael, Tobias and Saint Jerome)局部。(公有領域)
font print 人氣: 301
【字號】    

(接上文

兩幅聖母子像

與此同時,他還畫了一幅包含聖母瑪利亞、身穿紅色法衣的聖耶柔米(S. Jerome)【註1】和伴著托比亞斯(Tobias)的天使拉斐爾(Angel Raphael)的畫,放置在那不勒斯的聖多明尼克(修道院),對聖托馬斯‧阿奎那開口說話的十字架就在該院的小禮拜堂【註2】。

拉斐爾,《聖母子與拉斐爾、托比亞斯和聖耶柔米》(The Holy Family with Raphael, Tobias and Saint Jerome),又稱「有魚的聖母」(Virgin with a Fish),由木板轉移至布面的油畫,1513—1514年作,215×158 cm,馬德里普拉多博物館藏。(公有領域)

他又為梅爾多拉的領主萊昂內洛‧達‧卡爾皮(Leonello da Carpi)先生畫了一幅畫,此人還在世,不過已年過九旬。此畫的色彩令人驚歎,並且有種奇異的美感;畫得如此有力,同時又有一種賞心悅目、已臻極致的細膩。

聖母的面龐散發著聖潔的氣息,姿態的謙卑無法更完美了;她雙手合十,充滿愛意地擁著坐在膝上的孩子,聖嬰輕撫幼小的聖約翰;聖伊麗莎白(S. Elizabeth)和約瑟(Joseph)陪伴下的小約翰,對聖子甚是敬慕。這幅畫曾歸尊敬的紅衣主教達‧卡爾皮(Cardinal da Carpi)所有,他是萊昂內洛先生之子,也是忠實的藝術愛好者;現在此畫應在其子嗣手中。

拉斐爾,《聖母之愛》(Madonna del Divino amore),木板油畫,1516—約1518年作,140×109 cm,意大利國立卡波迪蒙特博物館藏。(公有領域)

喜樂滿溢的聖切奇莉亞

之後,四殉道堂的紅衣主教洛倫佐‧普奇(Lorenzo Pucci)被任命為內赦院長。他看中拉斐爾,委託他為博洛尼亞的山上聖若望堂(S. Giovanni in Monte)畫了一塊面板,現安放於真福(註3)埃琳娜‧達洛里奧(Elena dall’ Olio)遺體所在的小禮拜堂。這件作品淋漓盡致地體現了拉斐爾優雅細膩的藝術風格。

畫中的聖切奇莉亞(S. Cecilia,註4)被高處天使們的詠唱迷住了,她佇立在那裡諦聽,完全沉浸在美妙的和聲中,眉目間洋溢著神魂超拔的喜樂。散落在地的樂器彷彿不是出自畫筆,而是真實可觸的;切奇莉亞身穿的薄紗、蠶絲金線織成的法衣和內襯的苦衣(hair-shirt,註5)也同樣逼真。

聖保羅右臂倚在拔出的長劍上、頭靠右手,散發著學識精深的氣質,心高氣傲的一面已轉化為凝重莊嚴。他的形象是依循使徒的樣式:身披簡樸的紅斗篷,裡面是綠色長袍,赤裸雙足。

還有抹大拉的瑪利亞,她手持一個極精緻的石質花瓶,身姿之優雅令人驚歎;她轉過頭來,像是對自己歸信基督滿懷喜悅——就此一類型的繪畫而言,我認為這個人物形象已登峰造極。同樣,聖奧古斯丁(右二)和傳福音者聖約翰的頭像也非常優美動人。

拉斐爾,《聖切奇莉亞的狂喜》(The Ecstasy of St. Cecilia),由木板轉移至布面的油畫,1514年作,220×136 cm,意大利國立博洛尼亞美術館藏。(公有領域)

的確,我們可以將別的畫作稱為圖畫,但拉斐爾的畫作卻是生命本身:他筆下的血肉之軀如在顫動,呼吸真實可感,脈搏在跳動,人物呼之欲出;也因如此,這幅畫使他聲名更加卓著。人們寫了許多詩篇讚美他,有拉丁語的,也有白話的,限於篇幅,我只摘錄以下:

其他人只是在用顏色作畫;
在切奇莉亞的臉龐上,拉斐爾揭示了她的靈魂。(註6)

大小畫作同等出色

在這之後,他還畫了一幅小型畫;此畫同樣在博洛尼亞,藏於文森齊奧‧埃科拉諾伯爵(Count Vincenzio Ercolano)府邸。畫中有依照天神朱庇特(註7)樣式描繪的基督,四福音書作者環繞在他身旁,就像以西結(註8)描述的那樣,一位呈人形,另一位現獅形,第三位是鷹,第四位是公牛,下面還有一點地上風光。此畫尺幅不大,卻與拉斐爾其它傑作同樣是稀有難得的精美之作。

拉斐爾,《以西結的幻象》(Ezekiel’s Vision),木板油畫,約1518年作,40×30 cm,藏於佛羅倫薩碧提宫。(公有領域)

他給維羅納的卡諾薩(Canossa)家族的伯爵們送去一幅同等出色的大畫,所描繪的「主耶穌誕生」非常優美,畫中的黎明景色備受讚譽,還有聖安妮;事實上,整幅作品都很精采,說其出自烏爾比諾的拉斐爾之手,是再高不過的評價了。(註9)伯爵們自然視為無上珍寶,(各公國的)多位王子高價求購,但他們從未同意出售。(待續)

拉斐爾,《聖家族》(The Holy Family),又稱《珍珠》(La Perla),木板油畫,約1518年作,147.4×116 cm,馬德里普拉多博物館藏。(公有領域)

譯者註:
【註1】聖耶柔米(Jerome,又譯傑羅姆等),西方教會四聖師之一,以研究聖經和註釋經文聞名。
【註2】托馬斯‧阿奎那(St. Thomas Aquinas)被天主教會認為是史上最偉大的神學家,其著作以《神學大全》最為知名。史載1273年一次午禱後,聖職人員目睹阿奎那在受難基督的聖像前流淚祈禱:他聽到了基督稱讚他寫作的聲音。
【註3】真福(Blessed,真福者/真福品)是天主教殉道者或虔誠者的一個階位,僅次於聖人。
【註4】聖切奇莉亞(St. Celilia)是羅馬的處女殉道者、西方歷史上第一位肉身不腐的聖人。傳說她祈禱時能聽到天國的聖樂,後被尊為音樂和音樂家的保護神。
【註5】苦衣(hairshirt):基督宗教中用來苦修(自我強加悔罪)的粗糙襯衣,最初用動物剛毛或麻布製成。
【註6】據拉斐爾英文傳記轉譯。原文:Pingant sola alii referantque coloribus ora; Caeciliae os Raphael atque animum explicuit.
【註7】朱庇特(Jupiter),古羅馬神話中的眾神之王,對應希臘神話中的宙斯。
【註8】以西結(Ezekiel)是公元前6世紀以色列地方的先知,著有《以西結書》。他被稱為猶太教之父,與以賽亞、耶利米、但以理並稱猶太四大先知。
【註9】後世認為,瓦薩里描述的或是拉斐爾的《聖家族》(The Holy Family,描繪聖母子、小約翰、聖以利沙伯,及背景中的聖約瑟)。此畫構圖由拉斐爾設計,但部分出自門生朱利奧‧羅馬諾(Giulio Romano)手筆。

原文Life of Raffaello Da Urbino, Painter and Architect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小標題為譯者所加。

(點閱【《藝苑名人傳》:偉大的畫家、建築師拉斐爾的一生】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茉莉◇#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內穆爾莊園豪宅是20世紀初德拉瓦州(Delaware)最大的住宅,對當地建築有著重要的影響。建築師以法國古典風格精湛的手法,造就了莊園不朽之美。
  • 為了追尋人類存在的真相,李奧納多從人體外在的生理形式回歸到人類的心靈層次。他在研究過肌肉骨骼系統之後,推測如果深入研究神經系統,應能更好地理解和解釋情緒對人體表情的影響。然而,研究過神經系統後發現,仍不足以證明神經系統是影響人類情緒最主要的原因,李奧納多知道還有更深層的東西直接負責這部分。
  • 惠斯勒的作品「藝術家母親的畫像」——一位黑衣端坐的老婦人側面身影,已然成了美國早期文化的一種象徵。這幅畫構圖精妙平衡,色彩簡約;有一種清教徒式的嚴謹與堅毅。母親的臉部畫的很柔和,這也是他的人像畫慣有的特色。作品之所以在美國大蕭條期間能撫慰許多人心,因為她的確是一種美好的美國母親形象。
  • 20世紀彩色印刷技術和大量發行技術的創新,使得馬克思菲爾德‧派黎胥的作品受到百萬民眾的喜愛。派黎胥以其經典的新古典主義板畫、兒童讀物插圖、廣告圖畫,以及著名的流行刊物的封面設計,如《生活》(雜誌)、《時尚芭莎》(台譯哈潑時尚)等,成為家喻戶曉的藝術家。
  • 所有受僱於拉斐爾、在他手下工作過的畫家也稱得上是有福之人,因為任何一個追摹他的人都會發現,他已經載譽抵達一個安全的港灣;同樣,所有學習他在藝術創作方面的勤奮之人,都會受到世人尊敬;甚至,會由於在為人正直方面與他相像,而贏得上天賜予的福報。
  • 美第奇學院(The Medici Academy)也叫「柏拉圖學院」(Platonic Academy)或「佛羅倫薩學院」(Florentine Academy ),是意大利文藝復興時期孕育知識和藝術的天堂,由科西莫‧德‧美第奇(Cosimo de Medici)在15世紀中葉創立。學院經常在佛羅倫薩聖馬可廣場的雕塑花園舉行集會,花園係由家族擁有。
  • 蛋彩畫經過千年的歷史,曾一度被棄置。上一個世紀,當人們經歷了工業革命的洗禮後,又從新發現它古老溫柔的特質;這一個世紀,影像充斥在各個領域,可說是前所未有的。生活的步調與速度,就像用噴霧器噴撒彩繪在畫布上一般,只需學會按鈕,五花八門的世界即垂手可得。為什麼我們要再學習這古老的技法?或許正因為它一絲不苟的步驟與方法使我們再回到構成畫家最基本的元素──創作離不開手藝(技法)
  • 母親失去孩子,可想而知那是多麼悲傷的畫面。目睹這樣的場景,多數人難免會沉湎於強烈的失落感、喪子之痛的空虛感。然而,當米開朗基羅呈現他的作品《聖殤》(Pietà)(聖母瑪利亞哀悼無生命跡象的耶穌基督)時,畫面卻展現出克服悲傷的希望。
  • 蛋彩畫至少有一千年以上的歷史,假如沒有它,中世紀的藝術與教堂將是一片灰暗。蛋彩畫曾經是古時候畫家們創作的至寶,但自十五世紀初期油畫出現後,蛋彩畫逐漸地被棄置;到了十六世紀,幾乎完全被油畫取代。然而,最近紐約的畫界又開始興起學習蛋彩畫的熱潮;藝術學院從一週開一堂課到三堂課,學習人數激增。其實,蛋彩畫一直沒被遺忘,從十九世紀到二十世紀之間,一直都有藝術家以蛋彩創作。只是最近有點特別。或許人們對隨手可得的數位影像厭倦了
  • 奧羅拉別墅從17世紀的輝煌時期以來,持續飽受時間和貪婪的摧殘。到了19世紀,投資失敗使得莊園腹地縮小到今天的半英畝。1896年,摩根大通(J.P. Morgan)曾考慮為美國人文與科學院(American Academy)買下莊園。盧多維西收藏的最好的104件雕塑於1901年賣給意大利政府,而卡拉瓦喬和格爾奇諾的鉅作依然在別墅中屹立不搖。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