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51)初具規模

作者:David Law
數十年共產暴政帶給老百姓各種苦難,唯有認清共產黨邪惡本質,唾棄共產黨,才能迎向光明未來,福及子孫。(黃淑貞/大紀元)
font print 人氣: 31
【字號】    
   標籤: tags:

三十七、初具規模

因為做天線認識一位有兩個小女兒的家庭主婦黎太太,黎先生在美國領事館供職會計,下班後兼職的士司機,夫婦倆相當好客也平易近人。

經他們介紹認識黃偉民,一個英文水平很高且極具野心的青年。不知道他通過什麼渠道,取得了九龍巴士廠電腦房的配電工程投標資格。圖紙到了我手上,立刻先熟悉圖紙,老實說這還是大姑娘坐花轎――第一次呢!

可凡事都有第一次,晚上急忙翻查英漢詞典比對,消化了圖紙開始計價,製作估價單。

中央電腦房在當時是很先進的,可是機器又大又笨重,耗電又多,最主要必須有一條超容量又接地優良的地線和獨立的電源,這些要求都不是難題,和師兄合作完成了。

事後偉民想入股「聯光水電工程」,我沒有答應。無疑這可以增加生意額,但我估計駕馭不了他。

慢慢和黎先生熟絡了,有時甚至求他幫助寫英文信。

雖然我不懂英文,但我買了一部小型打字機開始學習打字,因為我認為用英文文件對搶生意有幫助。我還開始學習繪圖,當然早期繪造了很多見不得人的「四不像」圖紙。

有次週末一行幾人:我、偉民、黎先生、黎先生的小姨和朋友(又是一個戴眼鏡的圓臉姑娘)到灣仔聲雅廊夜總會聽歌,一隊菲律賓樂隊和歌手,唱的都是英文歌,一行人只有我聽不懂,不過旋律很優美,歌手的嗓音也甜美。

黎先生的小姨說可以和我跳一隻舞,我對她說不懂,她說可以教我,我不敢,我一定會出洋相的。硬底皮鞋再加上一個人的重量,踏在穿高跟鞋的美女腳背上,一定不好受吧!

黎先生代我點唱了一首皮禮士利的My Way,AA制每人付25元有兩杯飲品,這對一般的打工族來說並不便宜,那是當苦力送火水時一天的工資,但我覺得物有所值。

後來流行Disco,在歐洲出了二支著名的樂隊,名曲風行自由世界:瑞典的ABBA和德國的Boney M,明快的Disco節奏很吸引人。

有次黎先生因事要回澳門一天,聽說我未去過便邀我同行。第一次坐飛翼船,整條船升起幾乎離開水面,30多公里的時速仍要90分鐘的航程才能橫越珠江口。

船行甚為顛簸,中途眺望內伶仃島與附近的海域,心中的感觸很大,人們同飲一江之水,卻因制度不同產生天壤之別的生活,我們的確是用自己的生命拼來了今天的自由。

上岸後在幾條街上轉了轉,算是認識了這個只有五平方公里、葡萄牙管理的、有東方蒙地卡羅之稱的古城,算是見識了賭場。

生意一直差強人意,心中很羨慕對面馬路的偉光水電工程有限公司的規模及生意業績,希望日後也稍稍能望其項背。

為增加一點固定收入,接洽了某業主立案法團,並承包他們二幢大樓的水泵保養工程,首先請他們額外付費讓我們維修已損壞的水泵。

這無形中多了一點生意,也對大功率電動機的自動控制有了飛躍的認知和經驗,熟悉了深水井泵的喉管安裝技巧。

問雞雄怎樣可以拓展客源開展業務,他也不得要領,後來說有一個長輩的後人可以一試。

行動!經過幾次小工程和小維修,對方滿意了,由此帶來一間電子錶廠的配電裝修生意,雞雄留守公司。(跳字電子錶方興未艾,是很新鮮的一門技術,裝修完工後我見識了一隻跳字電子錶是怎樣誕生的。)

待續@*

責任編輯:謝秀捷

點閱【】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很緊張地等了幾個月後,批准的文件下來了,順利拿到永久居留權。很好!我的後代成功擺脫了共產黨威脅!
  • 只要下一代能有一個看得見自由的將來,不要做香港人,要做地球人!哪裡好去哪裡,能做到說走就走,這才是最最重要的,但是那需要擁有一本好用的護照。
  • 想起參觀的那間博物館,裡面全是牢房刑具,還有數之不盡的人骨、頭骨,那是赤柬統治殺人的鐵證。
  • 怎樣才能在重圍中殺出來奪標呢?最好的方法就是假設已得標而製定一份施工日程表。每幾日完成什麼和多少工作量、什麼工種可提前或同期執行,中英文並用、採用日報表風格表達出來。
  • 事後與顧問工程師老闆午飯飯局時,我完全不提那個小插曲,也沒有因為成本增加而提出索償。主要的考量是希望建立朋友關係,這對以後的生意絕對有益。
  • 北越在越共「英明領導」下,竟然還有行乞的,看來全世界第三國際的共黨國家真的是一脈相承的。當天午後郵輪回程時,還有一些當地人划著一艘艘用竹片編織的小艇,追逐在郵輪二側向遊客索要金錢、食物,這就是社會主義的優越性嗎?
  • 當初被無知、愚昧和僥倖的心態蒙蔽了,根本不知道任何一種制度下的稅法和會計核數師這門學問的厲害。
  • 領功嗎?顯示你覺悟高是吧?那也難怪,他的哥哥在「香港遊」過海關時被關員問及職業時,那思想僵化的「聰明人」竟答道:「我是共產黨員。」在資本主義自由世界裡,一個政黨的黨員算什麼?嚇唬人嗎?白痴!真正的井底之蛙、夜郎自大,或者可以說他們的奴化教育有多成功。
  • 打開那些圖紙,看到當初的繪圖技巧有多麼慘不忍睹,也看到技巧的與日俱增,而工程的規模也越來越大。
  • 老媽經常給他們說家族的故事,曾感嘆地說:二戰時糧食緊張、物價昂貴,心中盼著以後會好過些吧?不料共產黨來了之後更慘!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