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53)更上層樓

作者:David Law
數十年共產暴政帶給老百姓各種苦難,唯有認清共產黨邪惡本質,唾棄共產黨,才能迎向光明未來,福及子孫。(黃淑貞/大紀元)
font print 人氣: 33
【字號】    
   標籤: tags:

三十八、更上層樓

我很早就勸說黎志強放棄電視機的維修生意,改做配電工程,主因是電視機只能一台一台地修理,工作費時耗神;如有學徒,不但不能帶來幫助反而礙事,於是他搞了一家「威廉水電」。

黎志強一向為太古汽水廠可口可樂做維修加改的小工程,那天他愁眉苦臉地過來對我說,太古有一單配電裝修大工程,但沒有批發商肯給他做信用掛帳,空有人力,看著工程做不成。

我說沒問題,材料設備我來負責,但收到工程款項時必須先付清貨款最少八成,工程監工、管理必須由我全權掌控,工程完成後利潤我要一半。合作條件成立後,我和舊老闆商量請他支持,因為他也做材料批發。

工程是在蔡涌的一個舊倉庫裡,開始時是36台自動注塑機的配電,共計差不多2,000多安培,怪不得他沒有膽量做,他根本沒有接觸過,只一台機的供電線路對他來說已算是少接觸的了。

那些是全自動生產的注塑機,頂部都裝有一台微電腦機械手,把機器注塑好的產品由機器內取出來,剪水口後放在輸送帶上。

質檢及包裝由人手負責,發現不良品立即送到破碎機裡破碎,並立即真空抽吸送回注塑機料斗,而料斗的原料由鋁管真空抽吸,直接由遠處倉庫送到,不經人手,這樣一個工人可同時照看兩台注塑機,的確高效。

而我們是提供電力給注塑機、運輸帶、破碎機,包括照明和中央空調系統,工程費時二個月。

完工後不到二個月,太古磁電在大埔工業村內一座四層高、特大面積的工廈內開設錄影帶膠盒的生產和裝配生產線。無塵車間採用澳洲的特製假天花板,指定要用頂級材料,特別訂製的電線槽、特厚鐵皮的防塵光管盆和進口的配件、美國品牌Square D配電箱、日本頂級的電線喉管,以及英國來的開關。

可惜因為沒有那方面的經驗和工程紀錄――中央空調的配電系統(2500 Amp Bus bar Duct System)供應,安裝的生意未能搶到手,其他的整個工程連續進行了大半年。

其後因為注塑部門要搬遷往蛇口設廠,我們又跟著去:新的照明系統、注塑配電系統、新的防塵車間。大陸方面原有舊配電櫃的升級改造工程,動用了我剛學到不久的過載和漏電保護繼電器的安裝技術,也動用了我的電動液壓工具。

在深圳過境時被愚昧無知的共產黨官員胡搞一通,井底之蛙!氣死我了!

緊接下來是太古集團在九龍灣的垃圾轉運中心工程,設備都是由美國進口的,我們只負責配電和控制線路的安裝。垃圾從市區各收集點運來卸在二樓10個進料槽裡,然後流到地下一些特殊的壓縮機裡,直接壓縮在特殊配套的大噸位垃圾車裡,運往垃圾堆填區。

那60匹馬力的切割機起動器,我並沒有也不能使用傳統的星角起動器或自動變壓起動器,因為馬達只有三條電源輸入線。美國人不習慣這個,他們的電力多到用不完,但為了滿足起動電流必須控制在運轉電流的兩倍半之內的供電條例的限制,我採用了德國的全電子起動器,不過那東西很昂貴。

車輛出站前必須先到自動淋浴場淋浴,收回來的廢舊車胎被送進一部車胎切割機切碎運走。

整批工程完工差不多三年後,在我三催四請下才收到13萬多元的利潤。那是我應得的!這在當時是差不多半層樓的價值!

待續@*

責任編輯:謝秀捷

點閱【】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很緊張地等了幾個月後,批准的文件下來了,順利拿到永久居留權。很好!我的後代成功擺脫了共產黨威脅!
  • 只要下一代能有一個看得見自由的將來,不要做香港人,要做地球人!哪裡好去哪裡,能做到說走就走,這才是最最重要的,但是那需要擁有一本好用的護照。
  • 想起參觀的那間博物館,裡面全是牢房刑具,還有數之不盡的人骨、頭骨,那是赤柬統治殺人的鐵證。
  • 怎樣才能在重圍中殺出來奪標呢?最好的方法就是假設已得標而製定一份施工日程表。每幾日完成什麼和多少工作量、什麼工種可提前或同期執行,中英文並用、採用日報表風格表達出來。
  • 事後與顧問工程師老闆午飯飯局時,我完全不提那個小插曲,也沒有因為成本增加而提出索償。主要的考量是希望建立朋友關係,這對以後的生意絕對有益。
  • 北越在越共「英明領導」下,竟然還有行乞的,看來全世界第三國際的共黨國家真的是一脈相承的。當天午後郵輪回程時,還有一些當地人划著一艘艘用竹片編織的小艇,追逐在郵輪二側向遊客索要金錢、食物,這就是社會主義的優越性嗎?
  • 當初被無知、愚昧和僥倖的心態蒙蔽了,根本不知道任何一種制度下的稅法和會計核數師這門學問的厲害。
  • 領功嗎?顯示你覺悟高是吧?那也難怪,他的哥哥在「香港遊」過海關時被關員問及職業時,那思想僵化的「聰明人」竟答道:「我是共產黨員。」在資本主義自由世界裡,一個政黨的黨員算什麼?嚇唬人嗎?白痴!真正的井底之蛙、夜郎自大,或者可以說他們的奴化教育有多成功。
  • 打開那些圖紙,看到當初的繪圖技巧有多麼慘不忍睹,也看到技巧的與日俱增,而工程的規模也越來越大。
  • 老媽經常給他們說家族的故事,曾感嘆地說:二戰時糧食緊張、物價昂貴,心中盼著以後會好過些吧?不料共產黨來了之後更慘!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