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輝:「當代牧馬人」曲嘯演講騙人 美國行崩潰

人氣 699

【大紀元2022年08月22日訊】上個世紀八十年代大陸有一部很火的、由朱時茂主演的電影《牧馬人》,講述了一個叫許靈均的人被打成「右派」後,發配到西北牧場勞動。一度感到孤獨、絕望的他打算結束自己的生命,但是在善良牧民的關照下,在與農村姑娘李秀芝成婚後,他挺過了那段艱難歲月。文革結束後,許靈均被「平反」,他的父親也從美國回來尋親,但許靈均放棄了去美國的機會,而是留在了中國。

電影的結局很符合中共當局的需要,那就是不管黨對你做了什麼,只要改正了,就可以原諒,就可以繼續為其「奉獻」。這樣的邏輯顯然是有問題的,而戳破這個混帳邏輯的竟然是一位在美國的台灣人。這個稍後再說。

與許靈均經歷相似的有一個叫曲嘯的知識分子。據大陸媒體報導,1932年生於遼寧省金縣(今大連市金州區)的曲嘯,早年喪父,與母親相依為命。1953年他考入東北師範大學教育系學習。在校期間,他潛心鑽研哲學、心理學,並發表了幾篇頗有分量的文章。這在當時是很不容易的,說明他還是有一定才華的。

打成右派文革判刑20

不知是說了什麼話,還是寫的文章觀點出了問題,在1957年「反右」運動中,即將大學畢業的曲嘯被打成了「右派」,妻子也帶著孩子離他而去。大學畢業後,曲嘯被分配到遼寧新民縣師範學校任教。沒多久,他就因「右派」身分被開除公職,送到教養院勞教。

我們知道勞教是中共治下一個非常邪惡的處罰手段,是中共從蘇聯引進的。它並非依據法律條例,從法律形式上也不是刑法規定的刑罰,而是依據中共國務院勞動教養相關法規的一種行政處罰,公安機關毋須經法庭審訊定罪,即可對嫌疑人投入勞教場所實行最高期限為四年的限制人身自由、強迫勞動、思想教育等措施。這個邪惡的制度直到2013年才被廢止。

或許是因為曲嘯表現好,1961年他被摘掉了「右派」帽子,解除了勞教後因沒有學校要他,走投無路的他決定北上,到遼寧省公安廳在北大荒辦的一座農場牧馬,並很快成為當地農場很有名的「馬倌兒」。

後來農場領導聽說曲嘯是個大學生,就讓他給草原上十幾個孩子當老師。在他的認真教學下,他教的這些學生在地區統考中,取得了平均98分的好成績,曲嘯一下子名揚嫩江草原。

又過了四年,農場撤銷,曲嘯被安排到了遼寧盤錦縣新安勞改農場小學任教。經農場司機介紹,曲嘯與他的侄女馮玉蘭結婚,馮玉蘭是一個非常善良的姑娘,對曲嘯很同情和理解。然而,安穩的日子沒過幾年,在文革爆發後,他於1968年被打成了「現行反革命」,被判處有期徒刑20年。

為了不連累妻子和孩子,曲嘯選擇了離婚,而他的母親也在他入獄後不久去世了。馮玉蘭則回到娘家,當地造反派將曲嘯判刑的大字報貼到她家,她的父親受不了打擊而病倒,馮玉蘭也得了急性腎炎,欠下200元醫藥費。在走投無路的情況下,馮玉蘭改嫁給比她大20歲的農民,3年後這個農民去世,留下一個小男孩。

而在監獄裡,曲嘯也沒閒著,他利用自己心理學的專業優勢和監獄的特殊環境,開展了犯罪心理學的研究。後來他出獄後根據這些材料,加上隨後的調查,寫出了一部專著《犯罪心理學》,在國內引起了很大反響。

文革結束後,中共為了收買人心,穩定政權,對以往的冤案進行了甄別,曲嘯也在1979年被宣布無罪釋放並恢復名譽。這一年他47歲。他到農村找到前妻馮玉蘭復婚,而沒有再找一個年輕的妻子,他還接納了妻子改嫁後生的兒子,這似乎說明曲嘯骨子裡還保有傳統的道德觀念,但真的是這樣嗎?

1981年,曲嘯被中共安排到營口教育學院任教,第二年被評為教授,任營口教育學院副院長,同年加入中共。不知被中共迫害了那麼多年的他,內心是如何想的。

走上演講台 為中共塗脂抹粉

在授課的同時,曲嘯還走上了演講台。他的第一場演講是在1983年初,整個演講持續了兩個多小時,聽眾的掌聲達幾十次。演講結束時,全場起立歡呼,曲嘯的演講獲得了巨大的成功。

同年3月2日,《遼寧日報》發表了報告文學《牧馬人新傳》,報導曲嘯的故事,《吉林日報》《文匯報》《人民日報》等幾十家報紙及電台也陸續報導了曲嘯的事蹟,邀請他演講的人是絡繹不絕。能讓當時很「左」的黨媒報導,說明曲嘯的演講一定迎合了中共當局的需要。看看他演講的題目「任何挫折也動搖不了我對共產主義的信念」、「心底無私天地寬」,就可以猜測出他被中共欣賞的原因了。

這樣的曲嘯也很快受到了中共中宣部的關注。1985年他被調往北京,任中宣部局級調研員。同年被中華全國總工會授予「五一勞動獎章」「全國優秀教育工作者」稱號,中共遼寧省委還作出向曲嘯學習的決定。此後,曲嘯到全國各地進行講演,為中共塗脂抹粉,先後講了二百七十多場,聽眾四十多萬人。

當時,曲嘯與李燕傑、彭清一、劉吉被並稱為中國當代四大演講家,或者說是中共的四大演講家,尤其是前兩人,可以說是家喻戶曉。

在美國遭重創 被台灣教授戳穿謊言

中共利用曲嘯在國內給人洗腦不夠,還意圖給身在海外的留學生洗腦,希望他們可以按時回國。於是,中共派國務院官員劉中海陪同曲嘯,前往美國給中國留學生做巡迴演講,以加強他們的「愛國思想」,但出人意料的是,演講只講了一次,就戛然而止。這是什麼原因呢?

海外學人閻潤濤先生撰寫的文章透露了端倪。閻潤濤當年在美國是在讀博士研究生。原來,曲嘯第一次做演講時,幾百人的留學生中只有二三十個人來了,原因一是海外的人沒幾個知道曲嘯是誰,二是大家都厭煩了幾十年的政治說教,對愛國愛黨教育的說教不怎麼感冒。不過,在座的除了這有限的留學生外,還有來自台灣的兩位「愛國」教授參加了。他們因為恨透了蔣介石的國民黨,所以也就非常熱愛共產黨。因此,他們倆不參加台灣的聯誼會,而是專門參加大陸來的學生學者聯誼會,其中一人還成了聯誼會的顧問,此人正是大名鼎鼎的近代歷史學家汪榮祖教授。

頗諳演講技巧的曲嘯的演講非常精采,第一句話就說:「當年我也有跟你們一樣出國留學的機會,雖然那時只能是去蘇聯。可是,我卻被打成右派,還進了監獄。」他隨之講述了他被打成右派後的辛酸經歷,比如他講到當時如果他有200塊錢,他就可以給他心愛的女人治病,他的女人就不會離他而去;就因為在勞改農場裡一位當地女孩給他送大餅,他後來就娶了那女孩當老婆,也就是他演講時依然在任上的妻子……

就在大家以為曲嘯談完自己冤案昭雪,演講就結束之際,曲嘯卻話鋒一轉,做了這樣的總結:「黨就是媽媽,媽媽打錯了孩子,孩子是不會也不應該記仇的!」瞬間,在座的留學生們明白了曲嘯演講的真實用意。

然而,一件出乎意料的事情突然發生了。汪榮祖教授說他要發言,他說:「我過去只知道蔣介石國民黨是如何獨裁,如何玩政治、不誠實、專門欺騙台灣人說共產黨毛主席是多麼獨裁、多麼血腥、多麼殘酷地對待不同政見者。對國民黨的宣傳我從來都反著讀,絕不相信國民黨的騙子把戲,而真心相信大陸共產黨的報紙,因為那些報導都是跟國民黨的說法相反的。可是今天,曲嘯教授的演講,當真是血淚的控訴,句句血,聲聲淚!一個青年學者平白無故就坐牢22年!而這些,我在台灣時也看到過類似的報導,但報導的事件沒有這麼邪乎,沒有這麼真切,沒有這麼令人憤怒。」

「什麼黨是親娘,可如此長期地打自己的孩子,那還是親娘嗎?比後娘都殘忍,還有什麼資格要求被虐待的孩子忠誠於她?母親這樣對待自己的孩子,在任何文明國家都是非法的,都要受到法律的制裁的。」

汪榮祖的憤怒不僅讓閻潤濤等人震驚,也讓曲嘯和劉中海坐不住了。通過閻潤濤的描述,我們看到,曲嘯「嘴唇在顫抖,腿也在顫抖,突如其來的打擊如同晴天霹靂打得他暈頭轉向」,而劉中海的「臉色蒼白,表情顯示著後悔、吃驚、恐懼與遺憾」。

汪教授一語中的,戳穿了中共「黨媽」邪惡的真面目,也讓那些被中共冤枉、迫害的中國人,在被中共「平反」後以「媽媽也會打錯孩子」為中共開脫的中國人省思。

正是汪榮祖教授的幡然醒悟,迫使劉中海和曲嘯中止了在美國的巡迴演講,並提前回國。

曲嘯意透自己壓力大  演講後崩潰

閻潤濤還回憶道,在曲嘯等人到美國後,受「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會長或者說是中共大使館委託,他請曲嘯、劉中海到家中吃水餃。他之所以被選中,一是因為性格開朗、好客,二是水餃做得好吃。

兩位客人到來後,劉中海做了自我介紹後,「滔滔不絕地介紹了曲嘯教授的名氣」,但閻潤濤聽得是一頭霧水。而曲嘯也告訴閻潤濤,劉中海曾經做過周恩來的祕書。

隨後,三人邊包餃子邊聊天,曲嘯希望閻潤濤多講講美國這邊的故事。劉中海提到了兩個案子,一個是閻潤濤所在大學校長被法院判決敗訴的案子,另一個是北卡州州長敗訴給了一個混子的案子。閻潤濤告訴他們,兩個案子都是賠償損失後辭職,這讓曲嘯意識到了美國司法是真正的獨立,對政府具有很強的約束力。但曲嘯的看法讓劉中海有些不樂意,因為這並不符合黨的原則,他幾次欲言又止。

吃完飯後,趁劉中海去廁所的機會,曲嘯悄悄跟閻潤濤說自己這次來壓力很大,「我回去後必須給我的聽眾們一個交代。但我這麼到處演講,對美國也就是走馬觀花。你能不能幫我個忙?」閻潤濤於是答應散會後,到他們所在的旅館談談,而曲嘯希望可聽到的是美國哪些方面不如中國的例子,比如「美國的物質生活比較發達,但精神生活不如中國」。閻潤濤同意了。

之後三人一起去演講會場,發生了被汪教授戳穿謊言的那一幕。閻潤濤送他們回旅館後,本著言而有信乃做人的基本道德,跟著他們進了屋子,看看他們是否還要聽聽自己的故事。

進屋後,劉中海把門插好,之後看著閻潤濤和曲嘯。此時曲嘯的臉色還是蒼白得像白紙,似乎眼球都不轉了,在突如其來的打擊下痛苦地掙扎著。

劉中海問閻潤濤,那個汪榮祖是真的痛恨國民黨,還是潛伏的特務?閻潤濤實話實說,告訴他汪教授絕對是可靠的歷史學家,不是什麼特務,他對大陸的不了解產生的誤會,被突如其來的真實報告給打醒了。

劉中海點點頭表示認同,並表示決定終止曲嘯在美的巡迴演講。而曲嘯明顯是內心的痛苦已經到了極點,他大概意識到他的演講生涯結束了,或者說他往上攀爬的路終止了。

回國後無言的結局

劉中海和曲嘯很快打道回府。曲嘯回國後基本上不再參加活動,「曲嘯熱」也突然冷卻。他不久就大腦裡得了病,1991年到江蘇南通演講時突發大面積腦梗塞,導致癱瘓,從此半身不遂,也失去了說話能力,躺在床上達十幾年,直到2003年8月去世。當時國內幾乎沒有人知道曲嘯到底為何突然間大腦出了毛病。

在這十幾年中,那個靠他「一張大餅換來的婚姻」故事裡的妻子(他講這段故事的時候說,他跟她毫無感情基礎更無共同語言)給予了他無微不至的照顧,直到他去世。或許當年他選擇復婚並非是出於道德,而是出於政治上的考慮。

事實上,曲嘯口中的「黨媽」自1949年竊取政權以來,做過的惡事又何止迫害曲嘯這一樁?其通過發動的「肅反」「三反五反」「鎮反」「反右」「大躍進」「四清」「文革」「六四」、鎮壓法輪功等一個又一個運動,害死了至少8000萬中國人。與中共相比,日軍侵華殺害的4000萬國人也要自嘆弗如了。

中共這個「黨媽」不僅殺地主、殺資本家、殺知識分子、殺四類、殺學生、殺自己人、殺「法輪功」煉功者,殺人如麻,而且在歷次運動中,慫恿挑鬥「兒女」間自相殘殺,破壞傳統人倫,打破了傳統的父慈子孝、母慈子孝、夫妻恩愛,人與人之間,包括親人與親人之間,充斥著背叛和不信任。

常言道「虎毒不食子」,在中共將黨性凌駕於人性之上後,中國的道德是一日千里地下滑著,各種社會亂象層出不窮。這樣的殺人惡魔,殺人狂、禍國殃民之徒被比作「母親」,讓天下的母親情何以堪?無疑,認清「黨媽」真面目並遠離它,是每一個熱愛中華民族和中華文化的人所必須做的事情。

責任編輯:莆山

相關新聞
中共檔案解密,右派分子461萬6千多!
閻潤濤:中共名嘴演說家曲嘯的無言結局
玉清心:說說另一個紅色演說家李燕傑
秋不曲:史無前例的惡毒「母親」
最熱視頻
【全球新聞】一國兩制破產 王滬寧要編對台新論
【時事金掃描】中共準備大饑荒 世衛備核戰?
抓捕傳聞紛擾 江澤民嫡孫能躲過大劫嗎?
【環球直擊】中國衛星公司暗助俄羅斯 被美制裁
【中國禁聞】機密文件揭中共謊報染疫死亡數據
【拍案驚奇】習愁2027連任?西安班機高空下墜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