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走馬燈》

運送未乾的畫作到展覽場.(作者提供)
人氣: 29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22年08月24日訊】「淋漓夢見自己在英國的地鐵睡著,丈夫淋浪陪伴在旁。第二幕淋漓見到自己在地鐵醒來,竟身處香港。他倆驚喜欲狂,忘乎其形!淋漓問淋浪怎麼可以返回故鄉,淋浪說在她睡著時,從她手袋取出護照,然後拖著她像被麻醉的肉體過關……」

我們的確有思鄉病!從前在法國讀書五年,即使思鄉,也可以返港。但今次卻截然不同,我們恐怕一生也不得回去,亦不能探望患病的爸爸。

我們是香港畫家,以揭示社會真相創作十多年。2021年被親中媒體多次批評涉嫌違反國安法及一直以來藉藝術之名宣揚港獨。曾經有警察及貌似黑社會人士到畫室調查和恐嚇我們。同年6月我們帶著恐懼、傷感、憤怒和內疚流亡英國

我們到英國快一年了,此刻像走馬燈回望曾參加過的十個展覽

第一個展覽是由Atlas舉辦的Freedom Marathon,地點於The Tabernacle, London。當時我們仍住在Airbnb,淋漓的右眼因嚴重發炎而需到醫院求診。

第二次是由Artvocate舉辦的The Art of Standing,這是一個mobile exhibition ,由National Gallery走到Piccadilly Circus。那時我們已找到房子,但香港的冬衣還未寄到英國,我們在街上展覽鼻涕如冰柱,之後淋漓還中了COVID。

第三次是由Museum of Hong Kong主辦的「香港開埠節181周年展覽」,地點於Brent Hub, London。香港節已經舉辦了九年,而在英國卻是第一次。這個月有個好消息,我們家維持了五個月的屋頂漏水問題終於得以解決。

第四個展覽,我們第一次離開London到Warrington (Castlefield Gallery New Art Spaces),參加由Mei Yuk Wong和Ian Vines策展的「The Art of Protest-The Story of Hongkongers」。這個展覽由Arts Council England資助,Castlefield Gallery及Culture Warrington支持,我們藉此更融入英國的藝術圈。英國藝術雜誌 「Artists Responding To…」 更刊登了由評論人Cindy Yung為是次展覽撰寫的賞析,十分榮幸!

第五次,4月,是噩運之月!展覽於Lewisham Arthouse, London,主辦是Justitia Hong Kong及Umbrella Formation,展題是「Diaspora – Exhibition of Hong Kong Nationhood」。這次展覽,我們再次被親中報紙惡意追擊。而在展覽的這一個月內,淋浪的個人Facebook丶WhatsApp,以及我們共用多年的Instagram帳戶同被永久刪除,淋漓的銀行卡資料被盜,幸好沒有損失。我們像被賊人打劫,但投訴無門,相當無助!最後,二人還同時感染了Omicron。

秉承香港人的獅子山精神,跌低再站起!第六次展覽是由C&G Artpartment舉辦的 「24901-mile-wide Red Line」,地點是Saan1, Manchester。我們由London乘火車「人肉運送」三幅油畫到Manchester,其中一幅仍未乾透,運送難度有十分!

第七次,首次離境,心情緊張!我們乘飛機到愛爾蘭Dublin的Trinity College Dublin參展。展題是 「We Persist Therefore We Have Hope – Trauma and Resilience of Hong Kongers through their Art since 2019」。我們在Trinity Guest Room住了數天,感受地靈人傑的校園生活。

“Truth Prevails”展覽於Prague,有幸與「國殤之柱」創作者高志活同場展出.(作者提供)

第八次再次出國,飛到捷克Prague。展覽是由「我地NGO DEI」主辦的「Truth Prevails – Hong Kong Movement after Václav Havel」。我們有幸與藝術大師高志活先生Jens Galschiøt同場展出,亦於6月4日參觀了他的作品《國殤之柱》之開幕禮。我們特別感謝策展人Loretta Lau花了不少費用寄運我們九幅作品。畫,一定要看真跡!這樣觀眾才可以看清楚油畫的凹凸質感,顏色的細微變化,甚至嗅到油彩的氣味。

從Prague回來兩天後,我們馬上參加第九次展覽:「Bricks on the Road: From Hong Kong to the World」 612 London Exhibition (Apiary Studios)。主辦是攬炒團隊、獨立藝術抗爭者Catherine Li、港援及Asia Democracy Network。永誌不忘612!

第十次同樣是由C&G Artpartment舉辦的 「24901-mile-wide Red Line」,不過地點變成Bloc Projects’ meanwhile space, Sheffield。這是「奶茶聯盟」展覽,除了香港,還有來自緬甸和泰國的藝術家參展。

展覽之餘,我們也到過不同地方分享藝術和流亡經歷,例如Trinity College Dublin, University of Plymouth, Warrington Pop Up Museum等。另外我們亦受訪於不同媒體,當中包括BBC Radio 4、Channel 4 News、紀元英國等。

各位,報告完畢,多謝收看。

說真的,能夠為香港出一分力,是我們的榮幸。我們希望能畫更多作品,讓下一代記著歷史。

然而,路並不易走,我們疲勞、孤獨、受打壓,承受著畫家總是窮的命運!

又然而,若跟在獄中受苦的手足,甚至為運動而犧牲性命的人相比,我們所面對的簡直是微不足道。說到這裡,心很痛!很掛念他們。直到現在,我們仍不敢重看一些香港舊照片。

再三說然而,對抗極權,世界各地的香港人每天也為爭取自由而趕路,不低頭,不回頭。我們來到英國快一年了,又回到6月,總相信猛烈的陽光能剖開歷史的真相。藝術從來也不是空中樓閣,而是血肉淌流。

寫於二零二二年六月十三日

責任編輯:陳彬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