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46)

作者:David Law
數十年共產暴政帶給老百姓各種苦難,唯有認清共產黨邪惡本質,唾棄共產黨,才能迎向光明未來,福及子孫。(黃淑貞/大紀元)
font print 人氣: 27
【字號】    
   標籤: tags:

四叔在香港仔有一個同行好友張銳,是他曾經的合夥人。57年聽信香港土共的蒙騙,說是回祖國參加社會主義建設回到廣州(應該是和紅線女、馬師曾差不多時間吧),結果大躍進時要什麼沒什麼,小孩餓得呱呱叫,屢次寫信要四叔寄奶粉和副食品接濟他們。後來不知怎樣回流返了香港,馬上把共產黨罵了一個狗血淋頭,此後整個人像完全脫胎換骨一樣。

我很快就收到姑丈寄來的求助信,說知道我成功了,特意為我取了一個新名字:濟川。我完全明白他的用意,很可惜我現時是窮鬼一名,暫時有心無力啊,待稍後荷包鬆動些再說吧。

中環娛樂戲院在放映李小龍的影片《精武門》,四叔夫婦和我一起去看午夜場。這使我見識了香港影片的高超製作水準、演員的專業和戲院裝修的先進。

假日還會坐天星小輪渡海到尖沙咀中央火車站、坐火車到沙田遠足或淺水灣海灘游水。

我還趕上香港最後一屆的工展會。船王董浩雲泊在昂船洲的七萬多噸的伊莉莎白王后號郵輪在改裝為海上學府,正在裝修時失火了,燒了七天七夜,因為救火而灌進船倉裡的水太多而沉沒了。聽說當日船上失火時一共同時有九個火頭,並說是中共特工放的火。

投奔自由成功的一周年紀念日我們只能約到四個人,其餘三個在酒樓廚房做幫工學徒,請假要請替工,還要自己付替工錢。

我們一行人到青山遠足,拍照留念,還找到當日招待我們的老伯。回去後當晚知道契娘找我,一問原來何榜和八表哥來了,同日不同路,是偷渡成功來了!

幸好之前我沒有答應契娘明說暗示合作買樓,現在他的外家親姪子來了,那是她目前最親近的人了。

記得曾造訪過何榜的家兩三次,並明言探討過偷渡合作的可能性,卻得到不置可否的回應。八表哥那裡也如此,我想定是姑姐及契娘告訴他們的。我認為去年我的成功刺激到他們的神經:不能輸給一個上山下鄉的知青!我能他們也能!哈哈!

我急忙坐船渡海轉車往大堪村,在那裡見到了何榜,祝賀他偷渡成功!那傢伙正在極度興奮的情緒之中。

假日陪契娘到筲箕灣胡耀記拜訪八表哥,祝他偷渡成功。他在衝出大陸內河口時被中共民兵發現並開槍射擊,所幸天黑並好運,一行人不但沒有傷亡,他們還成功了!

那年無線電視台啟播,開啟無線免費電視的服務,這對麗的有線收費電視是一個很大的衝擊。當然你得忍受多姿多彩卻又匪夷所思的商業廣告,但不得不偑服那些鬼才廣告創作者的神來之筆。

TVB節目的精采和多樣性是任何共產制度社會所望塵莫及的,如長壽娛樂節目《歡樂今宵》、還有諷刺時弊的《701服務站》和《蘇皆茂(掃街茂)》、勵志小品《獅子山下》等等,都耳熟能詳、膾炙人口。

紅碪至灣仔的海底隧道通車了,典禮由無線電視台當家花旦沈殿霞坐在一輛敞蓬老爺車上第一個通過隧道。心中驚歎科技之進步,在海底修建行車隧道,這在老家可是屬於匪夷所思之事,而且還是財團與政府合作修建,制度的差異太大了。

待續@*

責任編輯:謝秀捷

點閱【】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很緊張地等了幾個月後,批准的文件下來了,順利拿到永久居留權。很好!我的後代成功擺脫了共產黨威脅!
  • 只要下一代能有一個看得見自由的將來,不要做香港人,要做地球人!哪裡好去哪裡,能做到說走就走,這才是最最重要的,但是那需要擁有一本好用的護照。
  • 想起參觀的那間博物館,裡面全是牢房刑具,還有數之不盡的人骨、頭骨,那是赤柬統治殺人的鐵證。
  • 怎樣才能在重圍中殺出來奪標呢?最好的方法就是假設已得標而製定一份施工日程表。每幾日完成什麼和多少工作量、什麼工種可提前或同期執行,中英文並用、採用日報表風格表達出來。
  • 事後與顧問工程師老闆午飯飯局時,我完全不提那個小插曲,也沒有因為成本增加而提出索償。主要的考量是希望建立朋友關係,這對以後的生意絕對有益。
  • 北越在越共「英明領導」下,竟然還有行乞的,看來全世界第三國際的共黨國家真的是一脈相承的。當天午後郵輪回程時,還有一些當地人划著一艘艘用竹片編織的小艇,追逐在郵輪二側向遊客索要金錢、食物,這就是社會主義的優越性嗎?
  • 當初被無知、愚昧和僥倖的心態蒙蔽了,根本不知道任何一種制度下的稅法和會計核數師這門學問的厲害。
  • 領功嗎?顯示你覺悟高是吧?那也難怪,他的哥哥在「香港遊」過海關時被關員問及職業時,那思想僵化的「聰明人」竟答道:「我是共產黨員。」在資本主義自由世界裡,一個政黨的黨員算什麼?嚇唬人嗎?白痴!真正的井底之蛙、夜郎自大,或者可以說他們的奴化教育有多成功。
  • 打開那些圖紙,看到當初的繪圖技巧有多麼慘不忍睹,也看到技巧的與日俱增,而工程的規模也越來越大。
  • 老媽經常給他們說家族的故事,曾感嘆地說:二戰時糧食緊張、物價昂貴,心中盼著以後會好過些吧?不料共產黨來了之後更慘!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