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鐵鍊女受威脅 媒體人趙蘭健退出中共逃亡美國

人氣 10621

【大紀元2022年08月05日訊】(大紀元記者羅瓊、常春採訪報導)剛於7月21日逃亡到美國的前大陸媒體人趙蘭健8月4日在紐約對本報記者說,他已退出中共少先隊和共青團組織,並表示,在大陸經歷過生死攸關的魔難後,不後悔自己做出的選擇。
聽新聞:

powered by Sounder

(聽更多請至「聽紀元」平台)
8月3日大紀元網站顯示「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的人數已破四億。2004年大紀元發表了深刻揭露中共的邪惡本性及種種罪惡的《九評共產黨》後,18年來,大量的中國民眾退出中共組織。趙蘭健認為,每一個人都應該準確地掌握自己的價值觀及對善惡判斷的方向。

趙蘭健曾是大陸多家媒體的主編、記者,從事民俗文化的採風、攝影,並報導社會問題。

2022年1月,江蘇徐州豐縣一名女子被鐵鏈鎖在寒冷的無門的小屋中的視頻被曝光。此女被拐賣、遭身心虐待、生育八子的非人遭遇引起民憤。之後江蘇官方先後公布了多個掩蓋真相、自相矛盾的通告。其中的一個是官方確認「鐵鍊女」是雲南匹河鄉普洛村的小花梅。因這兩人有著截然不同的相貌,再度引發網民強烈質疑。

趙蘭健在雲南採風時採訪了小花梅的舅舅,他也否認「鐵鍊女」是小花梅。趙蘭健將錄製的視頻公之於眾,並同時寄給最高檢察院、公安部、江蘇省檢察院、江蘇省公安廳、徐州市公安局。此後,該視頻很快被從微博刪除,隨後趙蘭健被五個省的警察盯上,遭恐嚇、施壓,陷入極大的恐懼和焦慮之中。

他說,約在今年的3月17日,大紀元、新唐人等「真正的媒體」採訪了他,做了很多報導,給了他「一些精神上的安慰和指導」。他當時正處於人生的低谷中。「我就感覺到挺溫暖的,就在大紀元的記者的建議下,退出了少先隊和共青團。」

趙蘭健談到,小的時候,學校用小兵張嘎、劉胡蘭之類的故事「教育薰陶」學生(少年張嘎是被中共樹立的在抗日戰爭時期為八路軍做小偵查員的「小英雄」,劉胡蘭被塑造成15歲的候補中共黨員在國民黨鍘刀下「英勇就義」的形象)。他認為,「兒童的思想觀念還不成熟,讓兒童去從事一些暴力,或者抵抗暴力,粉身碎骨去抵抗暴力的行為,在當今全球的主流社會裡是不被認同的。」

後來入團的時候,入團者被教育,遇到大火時,要學習賴寧救火搶救國家財產(1988年約15歲的賴寧在家鄉四川石棉縣發生森林火災時參與滅火而喪生,被中共譽為「小英雄」)。趙蘭健說,他長大後就想,在一般的國家消防隊員是需要有專業知識的,普通的人沒有能力去救一場熊熊燃燒的大火,讓一個沒有自衛能力的小孩去救森林大火,是「殘忍的行為」。

「我認為這就是過往的一些文藝作品,或者是新聞作品宣傳的一種誤導。」

「我那個時候還太小,很多的價值觀和意識形態還不成熟。在學校一貫的驅使下,人人都要去做這個少先隊員,都要爭取入團,我也就隨波逐流了,但是等成年之後,我才恍然大悟。」

後來在趙蘭健的記者生涯中,他報導過五個女棄嬰被北京的兩位拾荒的老人所收養的故事,2014年報導過滕格里沙漠的污染問題。他說這不是為了他的職業而做,而是被自己最初的善良本性所驅使。採訪小花梅的舅舅這件事也是如此,他當時聽到鐵鍊女事件後「非常氣憤」。

趙蘭健本想,這是做了一件好事,他在很多朋友的幫助下做出了一點點成績,在一個良性的社會裡這該受到表揚的。然而在中國沒有任何一個政府部門、任何一個警察給他一句認可的話,反而對他做了很多恐嚇的工作,禁止他寫作、攝影。

「這是每個公民必須具備的一種權利,但是我在中國連這樣的權利都被剝奪了。」

當時傳播《小花梅舅舅否認鐵鏈女是小花梅》的視頻異常艱難。他聯手了一些國內的名人,通過詩歌的形式、美術設計的形式,把這個信息更廣泛地傳播出去,但仍然遭到官網的打壓。

「我的很多朋友告訴我說,你這個事情太大了,馬上到年底要開『二十大』了,不知道你會遇到什麼事情。」他也看到前車之鑑,一位想給鐵鍊女送一束花的普通民眾被拘禁了八個月,何況他還拿到了小花梅舅舅的實地採訪視頻呢。

「我就更擔心我自己的人身安全,所以就流亡到了美國。」

之前由於工作的原因,在過去的二十年裡,他一直在許多國家裡跑來跑去,到美國去過四次,最長的一次待了幾個月。而這一次出國特別艱難,中共對出國人員管控、限制更嚴。他僥倖地繞行其它國家來到了美國,「我的感觸就更深了,我特別珍惜這份自由的獲得」。

這次來到美國後,他才發現被他以前忽略的價值——言論自由。他接觸了很多美國人、「一些在美國的華人領袖,他們可以針對美國、中國、世界等問題侃侃而談、各抒己見」。

趙蘭健在大陸時,對許多問題都是欲言而止,因為在那裡有很多不確定的外部因素,說不定就會有人對你進行抨擊。而在美國,他遇到了那麼多的人,人人都可以暢所欲言。「我是很感動的,因為我在中國的時候是沒有這樣的機會。」

他還深刻體會到,這裡的所有人,無論是華人還是少數族裔,還是白人,他們都很有禮貌,而且都很知道去體諒對方。「這個是我在國內從來沒有感受過的,我認為,這種人與人之間交往的便利性和互相信任的程度,遠遠要好於中國。」

趙蘭健表示,他不後悔自己的選擇,「因為人生有很多次選擇,人生有很多價值觀的重塑,那麼我們每一個時期都不同,要對自己的選擇負責」。

「等我未來可以更好地選擇一個社會團體的時候,我願意是以清白之身進入,而不是有一個什麼樣的背景進入。」他補充道。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特稿】四億人三退 紅朝將傾 退黨保平安
易蓉:四億勇士三退 引領滅共大潮
三退突破4億人 退黨中心集會慶歷史性時刻
吳紹平談退出中共組織:三退大潮令中共瓦解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中共喉舌不同調 誰跟習唱對台戲?
【菁英論壇】美國加息是為了對付人民幣嗎?
【橫河觀點】梅洛尼當選意新總理 創多個首次
【秦鵬直播】被教宗拋棄 陳日君香港受審拒認罪
【探索時分】俄羅斯戰爭動員 四因素將致戰敗
【軍事熱點】一天內俄羅斯4架戰鬥機被擊落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