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調查鐵鏈女遭打壓 前媒體人逃美

人氣 16168

【大紀元2022年08月06日訊】(大紀元記者寧海鐘、顧曉華採訪報導)「好幾次都是讓我坐在死刑犯的那種鐵椅子上。那個鐵椅子很嚇人的,我估計得有幾十公斤。」在徐州鐵鏈女事件中,曾公布視頻揭露官方結論不實的前媒體人趙蘭健,已流亡美國,他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如是說。

回憶遭中共國保調查審訊的細節

美國當地時間8月4日晚上,趙蘭健對大紀元記者說,跟中共國保打交道的那段經歷,使自己下定決心要出來。「環境惡劣,我是個人,我可以用腳投票。」

他回憶說,國保調查的東西太詳細了,以前所有的經歷,他們知道的、不知道的都要問一遍。

「所有的東西,我以前的女朋友,婚姻狀況、小孩子的狀況,父母在哪兒住、家裡親人,每一個東西他都要記錄。我沒有經歷過這種事情,搞得很緊張。但是總的來說,他們並沒有動手打我,因為他們也知道我認識一些國際上(的人),像總統、聯合國人權組織的專員。」

趙蘭健披露,5月10日,他在河北廊坊被國保警察非法扣查、審訊,並強制搶走手機強行破解密碼進行資料拷貝,裡面涉及個人私密資料,包括銀行帳戶密碼。

「我當時就特別氣憤惶恐。但四處投訴都無門。我向河北省警察監督電話、北京市警察監督電話、最高檢舉報電話、公安部舉報電話求援,沒有任何回應和正義的幫助。」

「每次審查我的時間都很長,差不多都是五個小時以上,還有一天的,就是從早上九點鐘去,晚上五點鐘回來。無論是北京還是河北(警方),他們都不給我手續,什麼手續都沒有。我要請律師,或者拿手機去做一下記錄,他們也不允許。」趙蘭健說。

鐵鏈女事件吹哨人之一

趙蘭健向大紀元介紹說,他曾在大陸多家知名媒體擔任記者、主編、副總等職務,是中國攝影家協會會員。在過往寫作和拍攝工作生涯中,他曾關注過北京城市底層的棄嬰、貧窮家庭小孩上學、騰格里沙漠被化工廠污染、核輻射受害者等問題。隨著中國新聞管制更加嚴格,他在2014年辭去一切工作,在國內外做田野調查。

2019年回國後,趙蘭健因被疫情封控所困,一直呆在家裡。直到「鐵鏈女」事件出現,他坐不住了。

2022年1月底曝光的徐州鐵鏈女事件,引發一場罕見的官民互搏風波。網絡關注度當時超過了北京耗巨資大辦的冬奧會。事件中,據稱生育八個孩子、被男方以鐵鏈鎖在一間破屋裡的「鐵鏈女」,被曝出她未成年就被拐賣到村子,遭輪姦、灌藥、牙齒被拔掉等非人虐待,導致精神異常。

儘管民間輿論鎖定「鐵鏈女」是與其長相極為相似、12歲時被拐走的四川女孩李瑩,但江蘇官方2月23日第五份通報對事件「定性」:鐵鏈女即楊某俠,就是雲南省福貢縣亞谷村人小花梅,還指四川李瑩在事件中不存在。該通報稱,「綜合DNA檢驗比對、查閱小花梅雲南戶籍底冊和調查走訪,認定楊某俠(鐵鏈女)即小花梅。」

圖為小花梅(左)和鐵鏈女的(右)照片,官方稱是同一人。(合成圖片)
圖為鐵鏈女和李瑩的照片對比圖。(視頻截圖)

官方結論繼續受到質疑之際,2月下旬,一個名為《小花梅舅舅否認鐵鏈女是小花梅》視頻在海內外流傳,直接否定了官方關於鐵鏈女一案的「定性」。

視頻的拍攝者趙蘭健當時曾不具名接受大紀元採訪,披露了他親身到雲南探訪小花梅舅舅的經歷。(詳見相關報導:【一線採訪】小花梅舅舅完整受訪視頻流出

2月10日,趙蘭健專程到雲南,在怒江的福貢縣呆了接近一個月,探訪及幫助被拐賣人口家庭,期間找到小花梅的舅舅,小花梅舅舅否認徐州鐵鏈女是他丟失的親人。趙蘭健獲得了難得的一手視頻資料發到新浪網上,後視頻被刪除,但已流傳到海外。

在趙蘭健之前,已有兩位公民記者前往亞谷村和匹河鄉普洛村(小花梅舅舅所在的村)採訪了小花梅的親友和當地村民,並發表《尋找小花梅》一文,指出徐州官方對小花梅身分的認定,存在重大疑問。兩名公民記者後被禁言。

趙蘭健8月4日對大紀元表示,自己是鐵鏈女事件中,「唯一對外公布視頻證據的採訪者和持有人,也是此案的現場證人」。

他表示,近期將和美國的朋友共同為中共政府治下的受害者——「鐵鏈女」、「小花梅」們發聲。

遭五省市官方打壓

趙蘭健說,他曾在3月30日,把採訪錄製的《小花梅舅舅否認鐵鏈女就是小花梅》視頻,以舉報信名義遞交給中共公安部、最高檢、江蘇省公安廳、江蘇省檢察院、徐州市公安局。但未收到正面回應。

而因為先後接受外媒採訪,在自媒體、新浪微博發布了小花梅舅舅否認鐵鏈女是他的侄女小花梅的視頻,以及向官方提交視頻舉報,趙蘭健付出了很大的代價。

據趙蘭健自述,雲南、江蘇、趙蘭健家裡所在的北京,還有臨時住所所在的河北、戶籍地吉林省,共五個省市的公安、國安、居委等人員,先后加入對他的打壓。從打電話要求他閉嘴,到長時間審訊。

趙蘭健提到,4月15日,他被河北省一群警察和跨省辦案的江蘇徐州3名刑事警察,帶到公安局審訊。5月10日,他再遭河北省警察和國保扣查、審訊,期間被搶走手機破解密碼盜取個人資料,具体情形前文已提到。

5月上旬,河北廊坊住地的居委會、防疫部門、公安國保,多次致電趙蘭健,以他沒有打新冠疫苗為由,要求他必須離開當地。隨後趙蘭健從國內輾轉逃到馬來西亞,7月抵達美國。

就趙蘭健參與調查鐵鏈女事件被打壓,大紀元記者於北京時間8月6日上午,致電江蘇公安廳尋求置評。當記者提到「鐵鏈女」,接電話的工作人員馬上說以官方通報為準,拒絕回應並掛斷電話,再次撥打也是一樣。隨後記者多次撥打河北省公安廳電話,電話一直未能接通。

責任編輯:孫芸

相關新聞
鐵鏈女下落不明 民謠「小花梅」令網友淚目
【一線採訪】小花梅舅舅完整受訪視頻流出
【秦鵬直播】鐵鏈女一聲驚人 說明不是小花梅
如果鐵鏈女是小花梅,官方為何不讓親人來認親?
最熱視頻
【時事軍事】海瑪斯數量翻倍後 援烏清單怎麼變
【思想領袖】懦弱成流行病?明知真相不敢說
【車評】試駕全新Z跑車 2023 Nissan Z Performance
【時事人物】破繭成蝶的新鐵娘子——特拉斯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