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名富豪欲攜480億逃離 專家分析原因

人氣 29342

【大紀元2022年08月07日訊】(大紀元記者梁耀採訪報導)據投資移民諮詢公司估計,今年將有萬名中國富豪移民他國。專家表示,人員和資金的大逃亡將加速中國的社會危機。

投資移民諮詢公司Henley & Partners預計,2022年將有約10,000名高淨值中國富豪(資產過百萬美金)遷移出中國,人均帶走大約480萬美元,總計會從中國撤出480億美元,僅次於俄羅斯的人員流失量,在全球排第二。
聽新聞:

powered by Sounder

(聽更多請至「聽紀元」平台)
該機構稱,2022年,香港的百萬富翁預計將流失3,000人。這種外流可能與香港近年的社會動盪有關,持續的抗議活動損害了香港的長期吸引力。

中共體制問題是根本原因

旅美中國問題專家唐靖遠告訴大紀元,中共現在強調要做大做強國有企業,搞國進民退,將私營企業視為中共公有制經濟的威脅,最終決定用暴力打壓富有群體,這是最主要的一個原因。

「中共為了強化政權安全,開始對自營企業的巨頭,如阿里巴巴、滴滴(打車)等實施搶劫式的監管風暴,其實就完全破壞了市場經濟的軌道。」

他強調,中共的「戰狼外交」導致國家日益孤立;政治上,日益朝鮮化,經濟上,日益走回計劃經濟模式,使得富裕群體感到在中國已經越來越失去了繼續發展事業的空間。

「中共還推廣共同富裕,就是利用法律、稅收等方式割富人的韭菜,其實也包括中產階級,讓整個富裕階層和中產階層都感到一種前所未有的惶恐,就是感到他們的財產安全已經沒有保障了。」

一些富豪攜帶資本移民海外,包括碧桂園的掌門人楊惠妍、融創集團創始人孫宏斌、華人置業前主席劉鑾雄、步步高集團的董事長段永平、無錫尚德集團創始人施正榮、星河地產集團創始人黃楚龍、海底撈創始人張勇、龍光地產紀凱婷、俏江南創始人張蘭、周黑鴨創始人周富裕的妻子唐建芳、恩捷股份實控人李曉明(雲南首富)、玖龍紙業創始人張茵(中國女首富)、邁瑞醫療的李西廷 ……都已經移民海外。

唐靖遠說,大逃亡是體制性因素所造成的。「除非整個社會的體制發生翻天覆地的改變,否則很多事情它是根本無法解決的。」

疫情清零政策觸發大逃亡

唐靖遠認為,中共採取的封城清零政策,可以說是引發大逃亡的重要的導火索。

他說,封城清零政策的執行過程之中,中共野蠻實行一刀切的政治挂帥,以言代法等對基本人權的剝奪,使得很多人感到財富和人身安全都毫無保障,都使得富有群體對中共未來的執政產生了嚴重的焦慮和不信任。為了自己和後代獲得更有尊嚴的生存條件和有法制保障的生活環境,所以他們決定移民海外。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的謝田教授對大紀元說,中國大陸網友估計至少有3000—5000人都是從上海逃離的。「上海清零政策結束後,馬上機場就充滿了逃離上海的人。」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的謝田教授表示,疫情清零政策導致逃亡潮。(大紀元)

「因為他們意識到,他們的資產在權力面前是多麼脆弱,中共用簡單的防疫政策,都可以剝奪他們的人身自由、基本民生和人權,很多人確實會因為防疫清零政策逃離中國。」

他說,清零政策還導致很多企業倒閉,國外訂單、產業鏈轉移到其它國家。「企業發現他們可以重新開工生產以後,訂單卻沒了,一些人也因為這個離開中國。」

唐靖遠說,早在2019年,中國的移民人數就曾經刷新了歷史新高,出現了第一波高峰,當時至少一萬五千多名富豪選擇移民到海外。相比2016年1萬人左右的統計數字,增幅達到了30%。

2014年期間,大陸胡潤百富榜對已經移民的富豪進行了一次社會調查,調查顯示:教育質量、環境污染和食品安全,是促使移民的三大動因。但是疫情爆發以後,2019年底以來,大陸的經濟遭受了重創,中共又同時提出要走共同富裕的道路,引發了富人階層對公私合營可能捲土重來的極大擔憂。

資產外逃的背後

隨著人員的大逃亡,大批富豪通過海外投資、置業或離岸信託等方式,將資產轉移到國外。

根據全美地產學會的年度報告,中國買家在美國住宅銷售額以61億美元保持外來買家銷售額第一,延續了2013年以來的趨勢。近六成的中國買家(58%)進行了全現金購買。中國買家的平均購買價格略超100萬美元,其中近三分之一(31%)的人在加州購買了房產。

謝田教授說,實際上,不光是在加州,美國的東部,在新澤西、紐約、康州等地,還有加拿大的溫哥華等,中國人拿著現金買房子的很多。

他表示,這些資金不乏以權謀私或貪污腐敗官員的灰色收入。河南村鎮銀行存款消失,實際上是高級管理人員和地方政府合謀,在利用銀行業監管不力的機會,捲款潛逃。

他從內部消息得知,一個存款高達400億人民幣的村鎮銀行,用了200億來賄賂中共高官,都是政治局常委級別的官員或其家屬,另外有一百多億是賄賂地方政府官員,最後只剩下幾十億,完全沒辦法去償付那400億的存款。這些貪官拿到錢後大多會轉移到海外。

他說:「再如深圳銀行的擠兌,我們發現銀行擠兌的現象也是因為它存款被盜走,或者被轉成理財產品。央企儲戶現在拿不出錢來了,這些背後涉及的巨大財富,我認為已經不在中國,很多通過地下錢莊等方式的虛假投資,已經轉移到海外了。」

還有停貸的問題,謝教授認為,很多房地產公司是中共高官的白手套。「業主已經付了房屋抵押貸款,銀行已經拿到這筆錢了,開發商卻沒錢把房子蓋完,這些錢去哪裡了?實際上是開發商、銀行和地方政府合謀把錢捲走了。比方說,恆大只有幾千億人民幣的資產,但是它的負債高達2萬億,這筆錢去哪裡了?」

唐靖遠分析,體制內的人對「中共已經沒有出路」的認識更加透徹、深刻,所以出現大量裸官,先把妻子兒女送到海外,鋪墊好一切退路後,一旦有風吹草動,立馬一張機票就可以出去了,離開這艘正在下沉的船。

「他們財富運作的方式可能不一樣,但是出發點、動機是一樣的,他們都知道中共體制是一艘正在下沉的船,他們都沒有信心,但是都想著利用自己的權力或資源優勢儘量多撈一點。」

逃亡潮將加速中國社會危機

唐靖遠分析,從短期看,富有群體集中移民,會在很短的時間內帶走大量財富。短期內的外匯資產迅速轉移,直接衝擊到中共的外匯體制,甚至危及中共的外匯安全,動搖外匯基礎。

中期來看,如果「活水外流」形成了規模,大陸的民眾可以分享的社會財富基數就會下降。隨著資產大量轉移,大陸企業得到的投資、就業機會也會迅速減少,必然的結果就是大陸的貧富差距加劇。

從長期看,骨幹群體的人才流失會造成整個社會在創新、智力資源方面出現匱乏,社會的發展將明顯受限,甚至下降。

「一個社會的財富和知識精英群體都出現了流失的話,說明這個社會一定是出現了嚴重的危機。……社會骨幹中堅力量的離開,反過來促成這個社會危機的加快,所以它就會形成這樣一種惡性循環,我覺得這是最大的一個影響。」

責任編輯:田青 #

相關新聞
對未來失信心 中國企業家階層加速出走
橫河:低估港人風骨和憤怒 林鄭左支右拙
海風:中國官場迎來「辭職潮」
【翻牆必看】貿易戰 中共作出重大讓步
最熱視頻
【時事金掃描】「習失蹤」引熱議 普京動核武?
【十字路口】重判孫力軍團伙 二十大凶險高潮
【馬克時空】維克蘭特號 VS 山東號 艦載機是關鍵?!
【神韻早期節目】梅(2011年製作)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