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過父親的葬禮 男子因內疚克服了酗酒

人氣 621
標籤: , ,

【大紀元2022年08月07日訊】(英文大紀元記者Daksha Devnani 報導/高淨新編譯)在錯過了父親葬禮後,一位大半輩子都在酗酒的男士決定戒酒。在保持清醒的兩年後,如今他正在幫助那些喝酒上癮的人恢復正常生活。

「現在的我是在真正的生活;之前只是存活著。」46歲的卡爾‧芬恩(Karl Finn)通過電子郵件這樣告訴《大紀元時報》,「保持清醒是我彌補的方式,也是我向我的父親和支持我的家人致敬的方式。」

「我覺得父親會為現在的我,和我克服酗酒所走過的旅程而感到自豪。」居住在英國埃塞克斯郡(Essex)的芬恩補充說。

少年時期的芬恩 。(Courtesy of Karl Finn/Step by Step Recovery)

芬恩與哥哥都出生和成長於愛爾蘭都柏林的一個名為黎波提斯(The Liberties) 的工人階層地區,該地區以酒吧和集市而聞名。據芬恩說,「這個地區充斥著癮君子和犯罪,很容易陷入酗酒。」 當年14 歲的芬恩是一個敏感的孩子,一開始喝酒只是為了融入人群。

然而,他的酒癮逐漸失控,僅僅一年的時間,芬恩就「脫軌」了,酗酒成為他生活中的一個主要問題。

「當時,我的父母正在經歷婚姻破裂,這讓我非常難過,但我無法表達自己的感受,所以我用喝酒來忘記發生過的事。」他說。

父母分居後,芬恩決定留在父親身邊。不過,他的生活並不輕鬆。他的父親曾多次酗酒,每次喝酒都讓人捉摸不透。芬恩只得自己長大,並在家裡承擔一些責任,同時在情感上支持他的父親。

「看到像我爸爸這樣堅強的人面對婚姻的破裂,我很難過。」他說。

在這個階段,輟學的芬恩大部分時間都在喝酒,他感覺「迷失了」。對未來沒有任何規劃,也沒有任何資格證書,當時15歲的他開始在一家酒吧工作。

姑姑為了幫助他戒掉酒癮,讓他一起住在韋茅斯(Weymouth),以便「戒毒」。

「這奏效了——有一段時間——我設法減少了喝酒。」芬恩說。
.
然而不久之後,在他17 歲時,芬恩決定搬到伯明翰,和父親住在一起。他父親的家族以酒吧和俱樂部為業,芬恩在這樣的環境下恢復了喝酒的習慣。

在此期間,他成為該市最大的酒吧及俱樂部的經理。

「我工作日都在工作,以為我可以把喝酒限制在週末,但這很快就無法控制了,直到我一週的大部分時間都在喝酒。」芬恩說。

隨著酗酒慢慢佔據他的生活,芬恩開始變得不可靠。上班遲到,完全宿醉,或者消失幾個小時。由於無法控制自己,他最終丟了工作。

在接下來的兩年裡,他換工作、換女朋友,無法堅持做任何事情,因為酗酒主宰了他的生活,讓他「自私」和「混亂」。

19歲時,他和母親一起住在伯恩茅斯。媽媽認為他會從新來過。然而,同樣的事情又發生了。由於酗酒,他開始失去新的工作和人際關係。

酗酒時期的芬恩。(Courtesy of Karl Finn/Step by Step Recovery)

「當我酗酒時,我變成了另一個人,生活變得一團糟。——我不會去上班,或者我會一次消失幾個小時,我停不下來。」芬恩說,「每天醒來,我都會想著如何賺錢才能讓我繼續喝酒。我會賣東西,比如我的手機,或者我會和其他的癮君子及酗酒者一起閒逛,我並不總喜歡這樣。我存活著,但沒有真正地在生活。」

日子一天天過去,芬恩會每天喝一升伏特加和多達六罐啤酒,直到他昏過去。

儘管出現心臟驟停、腎和肝功能衰竭,並在醉酒時因騎自行車出事故而受重傷,但他仍缺乏戒酒的動力。

2018年,他甚至被多位醫生警告說,如果不下決心改變自己,他將在一年內死亡。

「作為一個酒鬼,我不斷撒謊,讓家人痛苦不堪。」他說,「我突破了底綫,一再傷他們的心。」

之後,芬恩在一個聖誕節打電話給母親,得知了一個徹底改變他生活的消息。他的母親告訴他,父親在一次食物中毒後獨自死去。

「我還在喝酒。而且,更糟糕的是,我發現自己錯過了父親的葬禮——在它發生了一個月之後。」芬恩說,「我的家人一直努力想要通知我,但由於我的手機總是丟失或被賣掉,他們無法聯繫到我。」

芬恩聽到這個毀滅性的消息後傷心欲絕。另一方面,這也成為了他戒酒的「催化劑」。

「喝酒上癮讓我付出了一切,我不希望這成為我的未來。是時候做出改變了。」芬恩說,「葬禮沒有到場讓我感到非常內疚——因為我自己成癮的問題,在他最需要我的時候我卻不在。」

為了改變自己的生活,芬恩向「逐步恢復(Step by Step Recovery)」 的創始人丹妮爾‧拜亞特(Danielle Byatt)尋求幫助,這是一家私人住院診所,為受成癮影響但希望開始康復的人提供安全和保密的環境。

卡爾‧芬恩戒酒後。(Courtesy of Karl Finn/Step by Step Recovery)

他接受了為期六週的住院治療,這對他的生活產生了巨大的影響。

「現在我已戒酒兩年了,我再高興不過了。我的生活好了一百萬倍——我住在一個公寓裡,有一個伴侶。我對未來充滿希望。」芬恩告訴《大紀元時報》。

懷著回饋社會的願望,他開始自願幫助與他曾經處於相同狀況的人。之後,他在紹森德的燈塔(The Lighthouse)獲得了一份幫助他人從酒精和藥物中恢復的工作,這是一家逐步恢復機構的診所。

戒酒後的芬恩。 (Courtesy of Karl Finn/Step by Step Recovery)

他還重新修復了與母親的關係,母親在最黑暗的時期一直陪伴著他。

芬恩目前過著他最好的生活,他建議那些試圖克服上癮的人「總會有希望的」。

「永遠不要放棄」,他說,「在某個地方,會有新的開始和更好生活方式的機會。」◇

責任編輯:韓玉 #

相關新聞
歸功上天啟示 佛州夫婦共同戒酒 開素食餐館
疫情間曾每天喝酒 兩孩媽媽分享戒酒歷程
瀕死遊歷天堂與地獄 美國男子戒酒回歸信仰
酗酒者瀕死後徹底改變生活 已戒酒20個月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20大人事名單外洩?最大意外是他
【微視頻】西方投行給中共開結束疫情期限?
【秦鵬直播】北溪洩漏誰之過 人民幣狂跌不休
【財商天下】地方城投違約潮將至?比房企爆雷更可怕
【十字路口】習連任5大硬傷 20大後權鬥更劇烈
【飛天大學學生娛樂作品】九鼓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