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領袖】沃爾夫:美國的技術官僚威權主義

人氣 1301

【大紀元2022年08月21日訊】(英文大紀元資深記者Jan Jekielek採訪報導/秋生翻譯)「我們不再擁有美國」——娜奧米‧沃爾夫博士談美國的中共式技術官僚威權主義

娜奧米‧沃爾夫說:「這不僅僅是病毒,也不僅僅是疫苗;它涉及一點點殘酷,涉及一點點不公,涉及一點點歧視,涉及一點點讓孩子們戴上口罩令其呼吸困難……僅僅就打上一針,僅僅就再打一針吧,僅僅是讓你失去工作……我們就不再擁有美國了。」

今天,我將採訪作家及專欄作家娜奧米‧沃爾夫博士(Dr. Naomi Wolf),她是《他人的身體:新威權主義者、COVID-19和反人類的戰爭》(The Bodies of Others: The New Authoritarians, COVID-19 and the War Against the Human)一書的作者。

沃爾夫說:「現在,我們可以容忍中共式的殘忍。」

這裡是《美國思想領袖》節目,我是楊傑凱。

楊傑凱:娜奧米‧沃爾夫,歡迎你再次做客《美國思想領袖》節目!

沃爾夫:很高興見到你,謝謝你邀請我。

中共利用大流行病 自由社會在變非自由社會

楊傑凱:我剛剛讀完你的書,就在與你展開訪談的前一刻。這是一本引人入勝的讀物。書名實際上讓我想起了我一直以來最喜歡的一部電影——《他人的生活》(The Lives of Others,又名《竊聽風暴》,2006年德國影片,獲得第79屆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外語片獎)。自由社會的人們很難理解生活在一個不自由的社會裡是什麼樣子。

你書中的一個主要論點是:我們在自由社會的人現在已經開始表現得更像在非自由社會的人。

沃爾夫:是的,簡而言之,就是這樣。你可以看到,這一運動的進展非常具有戲劇性。在我們上次談話的時候,事情的發展還沒有像現在這樣。我們上次談話的時候,大約一年前,我們處在一個比現在更自由的美國。自從我們上次談話以後,拜登總統在2022年4月宣布延長緊急狀態法,而且他首次宣布,(緊急狀態的)結束(日期)仍不能確定。

目前至少有22個州處於緊急狀態。在我們現在所在的紐約,州長霍楚每30天就延長一次緊急狀態法,這就是我在另一本書中所說的「第十個步驟」,它是關閉民主公民社會的最後階段。這意味著我們已經沒有了2020年之前擁有的一切權利和自由。

《他人的身體》指出,過去兩年的流行病確實提供了——當然這是一個真正的醫療緊急情況——但它為包括中國共產黨、世界經濟組織和科技公司在內的少數不良行為者提供了掩護和藉口,提供了利用危機的方式,把我們在西方,特別是美國的自由開放的民主社會,改造成一個後自由社會、後人道社會,這更有利於大科技公司、中共和世界經濟論壇實現其目標,而不是自由公民的目標、願望和意圖。

攻擊目標不僅針對我們的西方自由,而且針對有我們的文化,特別是針對我們的家庭和孩子。

科技公司積極參與影響了立法

楊傑凱:書中有一處真的很吸引我,那就是你對大科技公司參與這一切的看法。正如你提到的,最大的科技公司在過去兩年業績表現都非常好。你能夠看到經營這些企業的人的心態:他們如何看待人,以及他們與所發生的一切如何不可思議地適配的。請跟我講一講。

沃爾夫:這確實是《他人的身體》的核心。如我之前提到的,我現在是一家成功的科技公司的首席執行官,我就在那個領域,如他們所說的,就在那樣的環境中。

《他人的身體》的核心論點之一是:科技公司積極參與影響了立法,當然也戲劇性地向我們展示了COVID,通過封鎖讓我們大吃一驚,然後以改變人類行為和改變人類社會的方式推出了疫苗。我是說,有證據表明,他們之間有串通。

比如,有披露出來的馬克‧扎克伯格給安東尼‧福奇的電子郵件。除此之外,你想一想你是如何經歷封鎖的,疫苗是如何推出的,你如何被要求接種疫苗,要求你如何談論疫苗和封鎖的。我們作為人類所經歷的大部分事情都是通過數字平台和數字信息傳遞的。

我在書中追蹤的是:數字平台在封鎖和疫苗推廣過程中都有投資。例如,微軟和Salesforce建立了第一個疫苗護照。

IBM建立了一個疫苗護照。現在,T-Mobile正在與歐洲合作推出疫苗護照。與此同時,這些大科技公司也在投資疫苗,比爾和梅琳達‧蓋茨基金會投資於mRNA疫苗。你持續不斷地收到信息,從一個平台到另一個平台,再到另一個平台,告訴你外面有多危險,還以非常離譜、非常一致的方式對你煽情,讓你保持社交距離。

既得利益者企圖壓制人類的集會

「你要表達你對祖母的愛,你就不要擁抱她,也不要在聖誕節拜訪她。」一些口號,諸如「我們要團結一致,通過保持距離」,突然冒了出來。我在書中追溯了科技公司如何通過限制人們集會來獲取巨額利潤。他們傳達的信息是,這些行為是不安全或非法的:如當面在市政廳或教室聚會、讓你的孩子在操場上與同齡人一起玩耍,或聚集起來做禮拜。其傳達的信息是,正常的聚會都可能是致命的。

一旦你了解到大科技公司正在與聚集在人類空間的人類競爭,你就會明白為什麼會存在既得利益者企圖壓制人類的集會。因為當你是一家科技公司時,你無法真正與人類競爭。人類被鼓動要相信他們所做的一切都不如數字技術所做的一切。但事實上,就目前而言,有些事情人類做得比數字技術要好得多。

你剛剛笑了,再好的表情符號也無法讓人類感受到人類對他們微笑時的感覺。當人類聚集在一起做禮拜時,數字平台無法與之競爭。當他們聚集在市政廳,可以協調並找到解決方案,比他們在最好的Zoom會議上的效率要高得多,甚至比現在的人工智能(AI)效率還要高。

如果你的孩子在教室裡和其他30個孩子以及一個人類老師在一起,科技公司就沒錢可賺;如果你在當地的肉店或麵包店購物,在咖啡館喝完咖啡後與鄰居聊天,然後在大街上逛來逛去,數字技術公司就沒錢可賺;如果你在教堂做禮拜,他們就沒錢可賺。

可是,如果你能顛覆這一切,把人們鎖在家裡,把他們趕到屏幕上接受教育和進行交流,只能在那兒看到他們朋友的臉,你作為一家科技公司就可以通過多種方式賺錢。對於大多數軟件公司來說,實際上只有三種基本的商業模式:眼球,意味著通過你的注意力;訂閱,意味著通過付費牆;你的數據,即通過他們在你上網時收集的信息,甚至包括你的生物特徵數據和醫療數據,如果他們能得到的話。有巨大的市場可以出售你的數據。如果人們只是與朋友聚會,這些都不會發生。

隨著封鎖,突然出現了教育技術——遠程學習技術。這原本是一個失敗的行業,因為人們可以坐在真正的教室裡,他們喜歡這樣。沒有人寧願在家裡用電腦(接受教育),而不願意在教室裡與同齡人和老師在一起。

有一些行業,比如半成品淨菜(Meal kits),科技投資者投資了這些行業,但在封鎖前都沒有出路。可是在2020年至2022年的兩年內,甚至像亞馬遜這樣的企業,淨收入也上升了20%至25%,谷歌如此,微軟如此,任天堂也是如此。他們怎麼會放棄封鎖呢?

通過疫苗護照控制人們對外的訪問權

關於顛覆,我想說的最後一點是,科技投資者和科技公司的關鍵商業模式之一是訂閱。非常普遍的做法是:一個數字平台的首席執行官和開發人員創造一種體驗來引誘你進來,你玩得很開心,你開始投入到玩遊戲中,或虛擬裝飾你的家,或帶給你其它各種體驗。

然後,你的訪問權被暫停,你必須刷信用卡才能留在裡面。那時你已經迷上了他們所銷售的一切東西。這是創建一個成功的數字平台的一個非常經典的方法。那麼,你想想疫苗護照。這些公司最想要的是留下你的電腦參數,在其它目前未被殖民的空間,特別是在人體上殖民。

這就是目前的淘金熱。他們已經厭倦了(舊模式),他們在你的電腦上的增長已經達到了極限——即創造一些使你的數字生活更方便或更有效的東西。但是,人體還沒有完全被數字技術殖民,而你的醫療數據受到《健康保險流通責任法》(HIPAA)的保護。

但是,如果你能制定法律,強迫人們接種疫苗,登記註冊疫苗接種情況,然後要求只有持疫苗護照才能進入商業機構、學校教育、公共交通,基本上講進入整個人類社區,那麼你就等於已經廢除了HIPAA。

你正在收集所有的數據,而你還創建了一個訂閱模式,可以關閉人們的訪問權限。我在2021年3月看到了這一點,警告過人們注意,而且我警告人們注意的一切都成為了現實。你可以通過疫苗護照控制打開和關閉人們對人類社區和商業的訪問權。

因此,它確實是世界的終極黑客,是現實世界中的人類IRL(In real life,在現實生活中)請求,它迫使你請求技術的許可來成為人類。

我們繼續採訪娜奧米‧沃爾夫,她是《他人的身體》一書的作者。

人們在接受並擁護兩級化的經濟社會

楊傑凱:關於在渥太華的加拿大卡車司機運動有一篇非常精采的文章,題目是「現實鳴笛回應」(Reality Honks Back),作者是N‧ S‧里昂(NS Lyons)。他提出了這樣一個觀點:有虛擬人和物理人,這已經成了比較貼切的社會分工的描述。虛擬人就是一些人所說的(使用)筆記本階層。

他們是能通過叫外賣神奇地獲得食物的一個階層。有了屏幕,獨自在家中,他們就能很好地發揮作用,而且不是非得與普通人的現實聯繫在一起。他們接觸不到從事體力勞動的人,比如卡車司機和送貨的人所接觸的現實。

實際上,正是這些人能夠讓整個限制政策發揮作用,否則社會就會陷入停滯。你想到過這個區別嗎?其他人把它稱為社會的後現代化。在某種程度上講,在我們的社會中,你有可能非常成功地生活,相信那些與現實截然相反的東西,因為你沒有進入現實,也不必面對現實。

沃爾夫:是這樣的。你正在描述一種深刻的東西,這場大流行病使它成為可能,它甚至出現在美國和加拿大這樣的包容、平等社會。Zoom階層真的可以日復一日地在家裡通過Zoom與其他具有相同社會經濟背景和相同信仰體系的人進行聯繫。

數字平台使你有可能整天與贊同你的人交往,而永遠不會碰到不贊同你的人。我們不僅接受由接種疫苗者和未接種疫苗者構成的兩級社會——隨著醫療事件的上演,這種社會正在崩潰——而且接受並擁護兩級化的經濟社會。護士、消防員和警察曾都受到了崇拜。當然,在大流行期間,護士被過分渲染,被奉為理想的英雄和女英雄。

然而,他們中的許多人被迫接受了一些不合法的事情,也就是被迫注射mRNA,以保住他們的工作,否則將被解僱。這違反了許多法律,我們現在沒有必要去討論這些。

僅涉及一點點…  你卻不再擁有美國了

但這也不是對待我們在社會中所珍視的人的好方法:給他們很大的壓力,期待他們承擔風險。消防員和警察也是如此,我們期待他們犧牲身體,期待消防員衝入我們的房子救出我們的孩子和寵物,即使他或她身處危險之中,甚至可能損害他們自己的家人的利益。我們對警察有同樣的期望,期待他們臨危不懼,拯救我們,幫助我們。

我們對我們的軍隊也有這樣的期望。我是一名退伍軍人的妻子。我們絕對期望我們的男女軍人衝進危險的地方來保護我們。然而,當這些公務人員會問我和其他活動分子,「你們在哪裡?誰在保護我們?誰在為我們挺身而出?誰在支持我們?我們保護你們,你們希望我們保護你們,卻沒有人保護我們,沒有人支持我們。」不知何故,我們對此不聞不問。

事實上,我甚至不認為自己是捍衛醫療自由的活動家。我其實只是一個爭取基本身體自主權的活動家,這是任何真正的民主國家的基本人權。你可以決定你的身體會發生什麼。這只是第一修正案、第四修正案、憲法、HIPAA(《健康保險隱私及責任法案》)、ADA(《美國身心障礙者法案》)、日內瓦公約和紐倫堡法典中規定的一項基本權利。

我們這些有幸坐在電腦前的人,對這一切都無所謂。我們這些人兩年前還說,自己是好人,信奉社會平等、包容,堅信美國是一片平等的土地。可是在大流行期間,隨著Zoom精英們從日常生活、從保護我們安全和健康的人群中脫離出來,精英們毫不猶豫地接受了這種狀況。

你所說的,楊,是我這本書的部分精髓……這不僅僅是因病毒,也不僅僅是因疫苗;它涉及一點點殘酷,涉及一點點不公,涉及一點點歧視,涉及一點點讓孩子們戴上口罩令其呼吸困難,涉及一點點我們接受他人的犧牲而不必為其犧牲,涉及一點點聽任各階層之間走向徹底疏遠……

它容忍對身體的侵犯,僅僅就打上一針,然後是,僅僅就再打一針吧。或者,僅僅是讓你失去工作。們不再擁有美國了,這就是問題的關鍵。它是一點點、一點點發生的。這場戰爭不僅是對一個政治實體的戰爭,而是對美國文化的戰爭。

容忍了中共式的殘忍?可在州一級行動保護我們的自由

他們基本上已經成功了,除非我們醒過來。因為就在不久前,我們還是一個善良、體面、包容的文化,尊重他人的邊界和自由,加拿大是這樣,英國是這樣,澳大利亞也是這樣。

現在,我們可以容忍中共式的殘忍,雖然我們還達不到他們在中國所達到的水平,但是已經遠遠超出了自由社會應該容忍的程度。

沃爾夫:現在,許多東奔西忙的人們,意識到什麼東西不對,但它是如此複雜、令人迷惑,以至於他們不明白錯在哪裡。正如我在書中所說,感覺不對的事情之一是,我們美國人正在容忍這些習慣性思維、協調和強制令。我們被期望表現得更像一個在專制社會中的人,而不是像美國人。這就是我們在過去兩年中一直感覺到的不安。但是我真的很振奮,因為以前在我寫我的其它書,或我讀其它書的時候,看到過這種情況: 一旦你了解即將發生什麼以及其原因,你就可以更好地制定戰略。

我們可以做很多事情,其中一個就是採取實際行動。我的公司Daily Clout,既然看到這片黑暗正在降臨這個國家,就聘請了一名律師,我們起草了五項立法,叫做「五項自由法案」,(其第三項叫)「現在開放學校」。

現在,順便說一下,學校開放了。此外,該法案還要求:廢除口罩令,廢除疫苗護照,結束緊急狀態法,及恢復集會自由。我們通過與33個州的州立法者合作通過了這些法案,通過了這些法案中大部分的修改案。

我並不是說我們是唯一的。有很多州的立法者,而且同樣令人尷尬的是,大多是保守派的。上帝保佑州立法者,無論他們是哪派的,但我很尷尬地說,在這方面帶頭的不是我的團隊。但美國現在比加拿大、澳大利亞、英國和歐洲更自由,主要是因為這些行動。各州立法者正在通過類似的法案和類似的法案,他們意識到了這種威脅。

因此,我們可以在州一級採取大量行動來保護自己並確保我們的自由,無論聯邦政府做什麼或超國家組織做什麼。但是,除了了解我們面臨的挑戰,最重要的是需要聯合起來。

當人們被分開 人類的能力和資源被大大削弱

當人們被分隔開時,人類的能力和資源就會被大大削弱。我在書中提出,這就是為什麼政策要把我們分隔開。但是,當我們在市政廳聚會時,當我們邀請30個朋友或鄰居來吃頓便飯時,我們就可以進行協調。然後你就可以看到我在《他人的身體》中描述的這種令人難以置信的草根抵抗。

例如,有像「自由母親」(Moms for Liberty)這樣的團體,有像「COVID-19一線重症護理聯盟」(FLCCC)的醫生和其他持不同政見的醫生,他們正在批評將醫療機構武器化來針對民衆。

這就是我在美國的基層看到的情況。值得強調,美國真的必須成為世界其它國家的燈塔,在我們確保自己的自由之後,要幫助爭取每個人的自由。人們正在意識到這不再是關於左與右的問題,而是關於自由與暴政的問題。僅僅把民主黨全國委員會(DNC)和共和黨全國委員會(RNC)地位對調,或者在其它國家把自由派和保守派對調,都是不能解決問題的。

在全球範圍內劇本相同,無論是法國的馬克龍,還是加拿大的特魯多,或者曾經是澳大利亞的斯科特‧莫里森——一個保守派,或者碰巧是在美國的拜登政府,其實都用同一個全球劇本。世界經濟論壇曾吹噓讓他們的成員掌握權力。它是跨國的,答案是不分黨派的。

但是我看到左派和右派在基層走到了一起,保守派、自由派、綠黨以及善待動物組織(PETA)的支持者走到了一起,宣布「我們必須拯救我們的憲法。我們必須拯救我們的自由。我們必須拯救我們的學校。我們必須拯救我們的孩子。」

人們真的正在以一種和平的方式學習立法,學習競選學校董事會。我們已經給人們提供了如何針對腐敗官員,一直到州長,提出民事和刑事指控的模板。這就是我們的建國者期待我們做的事情。我們的建國者真正希望我們通過法律和立法來賦予自己權利,並在政府變得專橫時,與我們的鄰居們一道和平地賦予自己權利。所以,這些都是人們必須要做的事情。

楊傑凱:娜奧米‧沃爾夫,謝謝你再次接受採訪!

沃爾夫:和你談話我很榮幸。

楊傑凱:感謝大家觀看本期《美國思想領袖》我對娜奧米‧沃爾夫的採訪,她的著作是《他人的身體》。我是節目主持人楊傑凱。

《大紀元時報》正在迅速成長,我們目前正在招聘一名副製片人,加入大紀元電視團隊,負責《美國思想領袖》和《卡什角》的工作。這是一個錯誤信息和宣傳猖獗的時代,而你將成為解決方案的一部分,和我們一起找回誠實的新聞。如果你有興趣,或者你知道誰可能是一個合適的人選,請訪問ept.ms/associateproducer,也就是ept.ms/associateproducer,(associateproducer)是一個詞。我們期待著您的來信。

《美國思想領袖》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相關新聞
【思想領袖】萊特:性別意識形態如何危害社會
【思想領袖】打疫苗風險多大 COVID峰會十大呼籲
【思想領袖】盧比奧:抗中共威脅 三個關鍵點
【思想領袖】特克爾:中共將我家園變成監獄
最熱視頻
【秦鵬觀察】三網友測鞋帶吊人 宋祖德問真相
【晚間新聞】大陸驚爆青少年墓園宣誓捐器官
【熱點互動】單方釋訪問消息 普京逼習上沉船?
【時事金掃描】美使館發表情包 疑暗諷趙立堅?
【全球新聞】美國全面叫停對華為技術出口
【環球直擊】胡鑫宇「縊吊」版本多 民眾難覓真相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