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松絮語:殘留的紫槐

作者:青松
世界從來都是兩面的,當我們在忍受陰暗與憂傷時,不遠處一定會有光明與希望。(shutterstock)
font print 人氣: 55
【字號】    
   標籤: tags: ,

家附近有一條著名的紫槐大道。每到槐花開放的季節,這裡變得如童話王國,遊人絡繹不絕。我們工作忙,但每年都都會抽時間去看看紫槐。

槐花盛放的時候,我們可以仰頭拍照,看紫槐與藍天相映。也可以拍遠景,看紫槐大道籠罩一層紫色雲霧的模樣。槐花凋落的時候,這裡沒有悲傷,反而更加夢幻。路上落滿了紫色的花瓣,我們輕輕走在上面,好像走在夢裡

紫槐大道在我記憶中留下的,只有歡笑與美好。遺憾的是,今年不同往年,各種瑣事、煩心事太多。隨著時節的推進,我知道紫槐開放、凋落,但一次也沒有前往。偶爾看到朋友分享的圖片,我只是嘆口氣,心想等來年再說吧,現在實在沒心情。

不知不覺,已是盛夏,紫槐的季節已經真真切切過去了。生活中的難題並沒有完全解決,心情倒是平復了許多。畢竟,世間的事哪能百分之百如意,能有一半稱心,我們便該滿足了。所有的得失與起落,或許都是我們無法繞過的命中注定。

昨日,偶遇好友,她說不要辜負好天氣,建議一起去散散步。我們慢慢走,說起彼此的近況,感慨生命的無常。走著走著,居然到了紫槐大道。看著翠綠的葉子,我嘆息說,今年終是沒趕上看紫槐。好友寬慰說,紫槐年年開,錯過一次沒什麽。

我們順著道路前行,偶爾擡頭看看紫槐的樹冠。突然,我一眼瞥見綠葉中透出一點紫色。定睛看,樹上居然掛著一小串紫槐花。好友也很開心,連連說沒想到會有驚喜。這個季節,已經很少看到槐花,那串殘留的紫槐好像是在專門等待我們這些遲到的訪客。

我們都看過紫槐絢爛綻放的模樣。紫色的花瓣連成片,像一團團巨大的祥雲籠罩在道路兩旁,十分輝煌。如今看到這零星散落的小花,雖沒有往日的規模,但這樣倔強地挺立在枝頭,讓人居然感受到同樣的震撼。我們站在樹下凝望很久,才轉身離開。

生活中注定充滿紛紛擾擾,我們陷在其中,偶爾會失去方向,會錯過美好。但是,世界從來都是兩面的,當我們在忍受陰暗與憂傷時,不遠處一定會有光明與希望。就像我們錯過了槐花盛放的季節,卻意外收獲夾在綠葉叢中的殘留的紫槐,帶給我們微笑與溫暖……@

責任編輯:方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生活在天地之間,古人從日月星辰獲得了生活的啟示和靈感,相信天道精微,天人交感。日暈、日食、月食、彗星、虹螭這些異象對應著地上的地像和人像,是上天賜給人的徵兆。從遠古起,人曝露在日、月、火、水、雷電之中,為了給渺小無助的人一絲指引、一盞明燈,星羅棋布的星空成了人類生存、進退的一張上天賜下的地圖。
  • 哈姆雷特完成報仇大業,離開人世的一霎,是世界文學史上最為悲壯的一幕。莎士比亞通過哈姆雷特一劇表達和概括了人類情感的多個主題:生與死,愛與恨,善良與醜惡,以及人生方方面面的變幻無常等等。正因為如此,《哈姆雷特》成了一部曠世不衰,令人深思文學巨著。
  • 九九重陽節俗在中國起源非常早。為何登高插茱萸、賞菊花飲菊花酒、吃重陽糕…都成了重陽節俗?古典籍《西京雜記》載東漢…《續齊諧記》記:汝南桓景隨費長房游學累年,長房謂曰:九月九日,汝家中當有災。宜急去…曹丕獻菊、陶淵明東籬賞菊遇白衣使者送酒、白居易…都有九九重陽故事。屈原〈遠遊〉探太虛重陽境不死之鄉,生命如何宜長宜久
  • 宋仁宗景祐三年(公元1036年)十二月十九日,在為萬古雲氣封閉的西蜀,在岷峨雪浪匯入長江的大雷之音中,一個嬰兒呱呱墜地,議者按其生辰解說「十二月為辛丑,十九日為癸亥,水向東流,故而才汗漫而澄清。」正所謂人各有命,命中注定這個嬰兒將帶著天授的稟賦與才華,做出一番不朽於人間的事業,他就是蘇軾,蘇子瞻,蘇東坡。
  • 此詩描寫塔的高大以及登塔眺望所見的景色,著意渲染了塔的雄偉壯觀。筆力粗健,氣勢奔放,境界雄豪。
  • 2003年,我在中國度過了傳統新年。本想在中國多待一些時日,多陪陪父母,但內心有一股力量推促我儘快結束假期。一天夜裡,我做了一個清晰的夢,看到了一位慈悲的覺者,釋放出無量光明。我從清晰的夢中醒來。起身而坐,明明四周黑暗一片,而我像坐在光明之中,內心充滿了祥和安寧。在亂世的黑暗中,我看到了光明;在末世的渾噩中,沐浴著佛光。
  • 中國文化有儒釋道三家,薛寶釵對這三方面都很精通,佛家的超脫、道家的自然,儒家的中庸,在她身上都有很好地體現。
  • 王羲之《蘭亭集序》(簡稱《蘭亭序》),為何聲名蓋世?三百二十四字的序文,一情三轉,上下跌宕,到底表達了什麼,讓代代回味?文中有沉重的「悲」,他又怎樣脫開自己沉重的悲傷?怎樣悟道而開懷呢?
  • 清朝學者錢泳(1759年─1844年)曾做一首詩曰:「人生如夢幻,一死夢始醒。何苦患得失,擾擾勞其形。」作這首詩的緣由,始於他做的二個清晰的夢。
  • 自小貧窮無依,長成後被拋棄在孤島的病男,怎樣與妻子重逢,人生越過越順又受到朝廷封官的呢?世事無常,變化莫測,在這無常人生中,什麼是不變的呢?又是什麼帶給人安康福祿呢?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