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線採訪】極端封控下 中國孩子上學難

人氣 2203

【大紀元2022年09月15日訊】(大紀元記者趙鳳華、顧曉華採訪報導)金秋九月是開學季。然而,在中共極端疫情封控下,中國很多孩子至今不能正常返校上學。他們焦慮情緒蔓延,紛紛在網上發帖求助,希望早日回歸校園生活。

孩子求助:我要上學

9月15日,網友「好好不好」在微博發文,籲請鄭州幼兒師範高等專科學校「給我開學!我要上學!」文中竟然出現了15個驚歎號。而網友「辣筆小心眼子」發文說:「我想上學,你們都上學了,就我沒學上。」文中用了4個淚目符號。
聽新聞:

powered by Sounder

(聽更多請至「聽紀元」平台)
而另一位網友「Hydeloco」的博文則充滿了對校園生活的期待:「我真的想上學,我不想每天都是學委給我開直播,完了什麼也聽不清,也看不到網卡。我想和舍友一起晚上熄燈聊天,想一起吃飯,想自己拿我的快遞,想上學。我真的過不下去了,西寧你說句實話,行嗎?五天核酸全陰,那怎麼我媽買菜都只能物業遞過來呢?你不要騙人了行不行?」文中出現了5個淚目符號。

大學生:還未收到開學通知

家住河南漯河的林小雅(化名)是吉林長春某大學的學生,她9月15日告訴大紀元,至今還沒有收到學校的開學通知。

她說:「學校目前沒有文件通知,問輔導員,回覆也只是等學校通知。從五月份返鄉到現在,一直在家上網課。」

小雅告訴大紀元,長春爆發疫情之前,那裡的大學校園就已經封閉了。

她說:「如果按9月1日長春出現疫情之前的返校政策,是進學校後在宿舍封閉一週,進行四週網課,一切沒有問題以後,解除封寢,但是不解除封校,因為從我上大學以來,不管長春是否有疫情,校園都處於封閉狀態。

「當然是希望回學校線下上課的,因為就像我,已經大三了,因為學校沒通知何時開學,能不能開學,我甚至教資也沒報名,我的很多需要動手操作的實驗課都線上上了,我根本什麼也學不到,大四的學長更別提了,面臨畢業,要考研,面臨著找工作。」

小雅認為,疫情封控期間,大學生遭到歧視。「過去兩年一直是封校:不讓出校門,非必要不離校,但是教職工和食堂工作人員可以隨意進出,只有學生沒法出去。」

她說:「我不求學校一直不封校,至少大學生應該能得到平等的對待吧?為什麼外邊的人可以隨意活動,教職工和食堂工作人員能隨意進出學校,只有大學生不可以?我們不傻,有疫情的時候封校我們毫無怨言,可明明沒有疫情,所有人都在正常生活,為什麼只有大學生不可以擁有正常的大學生活呢?」

回憶起今年3月的封寢經歷,小雅仍心有餘悸。「我們都害怕了,如果回學校的情況還是封寢,沒有辦法線下上課,還是沒有辦法進入實驗室做實驗,考研人也沒有辦法去圖書館複習,還是在沒有疫情的情況下永無止境的封校,那跟我在家有什麼區別?至少我在家還自由。

「3月份封寢,是從3月14日開始到5月份,每天都是盒飯,以3/10/10(元,人民幣)(每天三頓的飯錢)的餐標來收費的,盒飯有志願者來送到宿舍,然後兩個月洗了一次澡。因為東北這邊兒,宿舍是沒有獨立衛浴的,都是大澡堂。

「物資保障不了,後期線上物資全靠搶,根本搶不著。我那個時候能吃上一碗泡麵,我能高興一星期。」

小雅表示,長春解封後,大學生卻被迫返鄉。「5月2日長春解封,在高鐵火車還沒有完全開通的情況下,通知讓學生返鄉。中轉站不讓長春人員中轉,落地就拉去自費隔離,好幾千的天價機票。最後我自己一個人在宿舍封到5月16號,等高鐵開通才回家。」

小雅表示,她報考的資質考試,因為封校而錯過了。

她說:「我很多該考的證沒法考。比如,我的六級考試,已經從6月份延遲到9月份了,但是我還是沒法回去,只能被迫退費。學校的意思是,你要是想考的話,9.17號考試,省外的學生,9.9號回去,封宿舍到9.17號,考完試回家。

「我沒有回去,太遠了,我來回的高鐵票,一來一回上千了。而且我也不想回去封寢,況且到現在,也沒有具體給出到底是否開學。」

她感嘆,長春的大學幾乎成了線上大學了。

她說:「到目前為止,我2022年只上了一週線下課,現在長春疫情已經穩定了,所有人都在正常生活,中小學也都開學了,現在唯一的就是大學生不開學。我已經大三了,也快畢業了。我看以後長春的大學就變線上吧。」

家長:極端封控下 孩子無法返校

家住四川的一位學生家長崔女士9月13日告訴大紀元,她的孩子至今不能返回四川上學,是因為他們被封控在新疆石河子的一處工地。

崔女士說:「我們現在被關在了石河子第8師147團(工地)了,我們想返回石河子(市區),拿我們小孩的證件回四川讀書,但是我們聯繫了(政府部門),什麼電話都打完了,他們都不同意我們回去拿東西。」

據崔女士介紹,因為孩子7月份放假,她帶著孩子去新疆石河子探望在那裡工作的親人,結果被封控在石河子的工地,不能返回石河子市區取回孩子的證件,無法返川。

她說:「八月十幾號就開始聯繫這些(部門),我說我要回去,小孩要讀書,今年上一年級,開始電話還能打通,後面就打不通了。我聯繫社區,說我要回石河子那個小區,取小孩的證件,他們就不同意我去拿。」

崔女士非常焦慮,擔心孩子的學業被耽誤。「四川那邊學校都報完名了。老師說,下一週如果再不回去的話,就不能讀書了,就只有明年再讀一年級。」

她說:「工地離石河子(市區)大概五十公里左右。過來一兩天,那邊石河子就封掉了。我老弟也在這兒,他回去上大學也回不成,他的身分證、學生證也在那裡(石河子)。」

崔女士表示,工地沒有出現疫情,也被封住了。「工地封了300個人左右吧,我老公和父母都在這工地工作。如果給社區聯繫報備,這邊可以出去,但是石河子那邊不接收我們,回四川也需要證件。我們都沒帶冬天的衣服,孩子還穿著裙子,這兩天降溫可冷了。現在晚上只有六七度,白天十幾度。」

崔女士表示,不知何時能解封,求助無門。

她說:「這邊店鋪不開門,買不到衣服。從8月10號左右,全部關門了,到現在都一直沒有解封。沒有發物資,啥都沒有。到什麼時候解封,一點消息都沒有。我什麼辦法都想遍了,我給團裡打電話,給石河子政府打電話,他們都不理,12345打不通,從來都沒有打通過。」◇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曾涉SARS隱瞞 中共衛健委高官挺清零防疫
福西:中共清零防疫政策是一場災難
震驚於中共清零防疫 上海85%外國人想「潤」
中共「清零」防疫 分析:折騰百姓沒完沒了
最熱視頻
【時事軍事】戰場情況對比 烏俄勝負已分
【遠見快評】防疫放鬆是騙局?秋後算帳升級
【探索時分】俄4700枚導彈 為何烏克蘭不屈服
【思想領袖】基辛:為何允許惡人做壞事(下)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