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夏日阿拉斯加郵輪之旅(五)

劉木蘭

(李木蘭提供)
人氣: 144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大紀元2022年09月16日訊】溫哥華拉斯加的郵輪之旅已進入了尾聲。今天用最後的篇幅,給大家介紹一下我們下船的另外兩個小鎮:首度朱諾(Juneau)和商店雲集的凱奇坎(Ketchikan)。

第二站(第五天):首府朱諾

朱諾這個城市是以魁北克的淘金者「喬朱諾」的名字命名的, 它坐落在朱諾山腳下,與道格拉斯島隔海峽相望。該市區的人口約為32,000人,是阿拉斯加繼安克雷奇和費爾班克斯之後人口最多的第三大城市。朱諾在5月至9月期間,每天有大約6,000郵輪旅客湧入。

在北美大陸的49個美國首府中,朱諾是獨一無二的,因為城市周圍的地形極其崎嶇,所以沒有連結其他地區的公路。所有貨物進出都必須通過飛機或船隻。朱諾市在高約35004000英尺的陡峭山脈旁。在這些山脈的頂部是朱諾冰原,就是一個大冰塊,大約有30條冰川從這裡流過。

這裡可以坐旅遊巴士參觀掘金瀑布(Nugget Falls)和冰川,體驗出海觀看鯨魚,觀看三文魚回流,品嚐雪蟹和龍蝦,以及城市觀光。我們在下船步行五分鐘的旅行攤位購買了大巴車票。決定到距離郵輪半小時車程的郊外觀看瀑布和冰川,往返車票每人約40美元。一路上可以看到遼闊的濕地沼澤,有數不清的鳥生活這裡。司機把我們放在大熊車站(Bear Stop),這裡是公園的入口,並反覆囑咐我們末班車的時間是6:00,不要錯過末班車。

在公園外有一條河,我們現在這裡看了紅色、黑色的肥肥的三文魚,他們正在艱難的逆流而上,我們告訴孩子們:「三文魚們每年夏末初秋就從大海逆河而上,游向淡水水域,準確無誤地找回它們的出生地,去那裡產卵、生子。據說三文魚從離開海水的那一刻起就不再進食,完全憑著在大海裡積蓄下的能量游完全程。待它們歷盡艱險抵達河溪上游自己的出生地時,已是遍體鱗傷,然後會用最後的力氣產下魚卵後死去。魚卵在河床中孵化成小魚,長大成熟後再順流而下到大海中生活,然後等到秋天,就像他們的的父輩一樣,再拚力游回到出生地,繁衍後代,然後平靜地死去。」孩子聽到三文魚的經歷非常驚訝,怎麼會是這樣呢?這三文魚可真不一般。  

看了三文魚,我們開始了45分鐘的森林小路步行,很期待冰川瀑布的景色。邊走邊暢想,時間竟悄悄的溜走了。很快就達到了瀑布附近,但還沒到瀑布,就聽到了很大的水聲,算不上震耳欲聾,也是很震撼了。這條瀑布要比我想像中更壯觀。

瀑布我們常常看到,但瀑布旁就是冰川這樣獨特的風景還是第一次有幸目睹,小朋友們看到瀑布也都很興奮,趕緊擺拍。拍完照,淘氣的女兒趁我不注意,居然沒有脫鞋就跑到湖裡玩起水來,等我發現,鞋子已經濕透了。可是看到她那可愛的小身影,我竟也沒有阻止。過後問她為什麼不脫鞋,這樣走起路不是很難受嗎?她竟然樂呵呵說一點也不難受。

瀑布旁的冰山看起來並不寬,只有類似瀑布大小的面積顯露出來,但是縱深看下去,那就是一望無際的感覺了。此時此刻,好像理解了什麼叫做「冰山一角」。

(李木蘭提供)

第三站(第六天):凱奇坎

凱奇坎是以凱奇坎溪命名的,為阿拉斯加最靠東南的城市。常住人口不足一萬人。市中心是一個國家歷史區。下了船離開碼頭就是市中心,這裡有很多琳瑯滿目的商店,擺滿了原住民式的傳統手工製品、珠寶首飾、石頭玻璃飾品,看起來非常保暖的皮衣。不誇張的說,好像到了迷你版的中國義烏小商品市場。

凱奇坎是以凱奇坎溪命名的,為阿拉斯加最靠東南的城市。(李木蘭提供)

剛下船,小女兒就要上洗手間,沒辦法,只得帶著她到處找。在一條大街上,我們看到一個明黃色的牌子,大大的寫著「Public Washroom」的字樣,於是毫不猶豫的衝過去。走進去一看,原來是一家擺滿了各種首飾,木製品,天然水晶石的商店。來不及細看,先順著標誌去了洗手間,出來後才開始仔細的參觀。櫃臺裡擺滿了項鍊吊墜、戒指和手鐲等飾品,顏色鮮豔明亮。很多木製品看起來很新奇,不知道是做什麼用的,像是原住民生活的工具,大大小小的紫水晶、白水晶石,看起來晶瑩剔透,又鋒利無比。對於這些美麗的商品,曾經的我總是希望能擁有它們,可是每每買回家後,就覺得它們是那麼的孤單,看起來也沒有那麼美麗。所以,我更希望他們都擺在一起,供所有人觀賞。我什麼也沒買,只是把它們的美記在了心裡。

現在想想也很有趣,這家商店竟用「公共洗手間」來吸引顧客,也算是很「公益」的銷售策略啊。   

除此之外,小鎮還有博物館、溪街、三文魚回流小溪可以遊覽。在小鎮市中心的三文魚回流小溪,我們又看到了很多三文魚,但這次還有海豹,它黑黑的,肥肥的,一身光滑的皮毛。一會冒出頭來看看,一會又快速的游到隱蔽的地方,一會又冒出頭來看看,很好奇它到底在想什麼?我們開始猜它在抓魚吃,但後來發現好像並不是。在小溪旁的商店,有很多手繪印刷的明信片,很有特色。6歲的小女兒也吵著要買明信片,我說你買來送給誰啊?她說要送給她的中文老師。我一聽也不錯,說明她心裡還是裝著自己喜歡的人。於是就幫她精心地挑選了一張,為她的小心思而感動。

船下的遊覽時間過得很快,走走停停以後就又該上船了。我們是名副其實的「旅客」,來也匆匆,去也匆匆。也許再也不會去那個小鎮了。

寫到這,突然想起一個很有名的童話故事「爺爺一定有辦法」,是說有一個小男孩一出生,爺爺就為他縫了一條奇妙的毯子,但是隨著他慢慢長大,毯子太小了,於是爺爺把毯子變成了一件夾克,隨著他繼續長大,夾克又變成了一件馬甲、一條領帶、一塊手帕、一個釦子,最後,釦子丟了,小男孩把它寫成了一個故事。

我想我們人走過的路,終究都會成為過去,有的就消失在歷史中,而有的就成為了故事,被世代人所傳頌。

阿拉斯加的郵輪旅程已經結束,但慶幸的是,它成為了一段故事。

責任編輯:李盈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