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菁英論壇】封控與基石計劃 二十大前中共動向

人氣 7751

【大紀元2022年09月18日訊】在中共二十大臨近之際,中共啟動了一級安保措施,動態清零的政治防疫任務更加極端化,更多的城市被封鎖,人道災難層出不窮。另一方面,二十大後,習近平如何進一步集權的執政方略也越來越清晰地展現出來。9月1日,中共國資委再次強調「一業一企、一企一業」的格局,中共「基石計劃」再次引發關注。據接近北京官場的消息人士透露,二十大後,中共藉「一企一業」壟斷中國市場,及影響世界,這是二十大後中共政經策略主調。

中共打造科技維穩模式

9月5日,四川甘孜州瀘定縣發生規模6.8地震。根據官方消息,截至9月11日,地震已造成93人遇難。在這次地震中發生了一些不可思議的現象:一些地震居民被社區保安堵在家中不讓逃生;一些逃出家門的居民在地震威脅還沒有解除之際,被中共的基層官員要求返回住所;前往救災的消防員在進入災區之前,被要求首先排隊做核酸檢測……在發生大地震時,不許人民離開建築物避難,這在人類歷史上大概是第一次。

 

菁英論壇》節目主持人石山表示,中共已下令傳達啟動一級安保,所謂的一級安保其中之一就是絕對不能夠讓疫情大面積擴散,第二個就是不能夠出現任何群體聚集的事件。

《大紀元時報》總編輯郭君在節目中說,四川突然發生地震,地方官員很害怕疫情傳染,地震死了人,屬於老天爺責任,不需要地方官員負責,但是防疫清零出問題,發生了疫情,那就是丟官。郭君說,在人類歷史上幾乎沒有發生過這麼荒唐荒謬的事情,這次地震震央有6.8級,非常激烈,在某種程度上非常危險,在這種情況下,擋著老百姓不讓出來,這個也是匪夷所思,居然發生在中國,發生在現代文明的21世紀,簡直太荒唐了。

郭君還表示,在9月6日,地震發生的第二天,就算中國官方公布的資料是對的,四川1億人口,也就是140人染疫,而香港當天染疫的有1萬人,台灣有3.7萬人,日本有11萬人,美國有14萬,所以相對來講,9月6日當天,全中國也就是1,960例,就算染疫了,這也是一個非常微不足道的數據,但是呢,就發生了可以把人擋在家裡不讓出來,這真是匪夷所思。

2022年3月,中國爆發了兩年多來最嚴峻的一波中共病毒疫情,此前的防疫模範城市上海不幸被這波病毒攻陷,上海政府隨即貫徹黨中央下達的「動態清零」指示,將當地居民封鎖在家中。在長達2個月的封鎖中,這座中國最富有的城市出現了大規模的饑餓現象,次生災害頻發,民怨沸騰,整個上海陷入混亂。一些居民驚覺,當前歷歷在目的種種熟悉現象,彷彿文革再現。不少網友將上海的情況比喻為「文革2.0」,並將防疫人員稱為「白衛兵」。

隨著中共二十大會期的臨近,中共以防疫清零為藉口的封城管控手段更加普及,很多地區無論疫情是否嚴重,都紛紛施行封城管控模式。進入8月底9月初,河北、四川、遼寧、廣東等多地管控措施快速升級。8月25日,河北石家莊鹿泉區實施全域靜態管理;8月29日,遼寧大連市宣布嚴控主城區人員流動,為期5天;青海西寧市8月31日宣布,全市居家辦公時間延長至9月5日6時;8月31日,鞍山市岫巖縣實施全域靜態管理;9月1日起,四川成都市全體居民「原則居家」,成為繼上海之後又一座實施全域靜態管理的超過2,000萬人口城市;9月2日,廣東深圳市的龍華、羅湖、福田、龍崗、南山、寶安區發布通告,宣布實施全區靜態管理。

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報導,自8月20日以來,中國至少有74座城市的3.13億人口被置於全城封控或部分行政區或多個社區的封控之中。其中包括15個省會城市和直轄市天津。

無論人們認為動態清零多麼荒唐,堵路封門多麼得不人道,但是在經歷殘酷的上海封城後,動態清零顯然已成為一條不可抵觸的政治紅線,甚至在地震這樣的天災發生後,人們逃離建築物避災的求生之路也被這道紅線封死。但是封城本身不是目的,通過封城將人們控制起來,達成所謂的政治穩定,才是中共真正的目的。

今年4月,河南有多家村鎮銀行因遇到資金危機,無法提供取款服務,一些焦慮的儲戶便前往省會鄭州維權。但是很多儲戶稱,他們的核酸檢測為陰性,但是健康碼卻被突然標識成「紅碼」,從而被強制隔離或限制出行。據報導,還有一些停工樓盤的維權業主也遇到類似情況。

這則消息,印證中共會通過掌控人們的健康碼來進行維穩和社會控制。這種模式包括兩個層面,首先以防疫的藉口要求所有人出行都得提供健康碼信息,在交通、購物、飲食、娛樂以及工作場所等所有社會機構都設置健康碼檢測系統;其次,中共可以通過後臺隨意改變你的健康碼信息。這樣一來,只要中共認為你有威脅,需要將你限制在家中,那麼,它只需要鼠標一點,就可以達成目標。

中國著名民主運動活動家魏京生對《菁英論壇》表示,其實中共這種做法,在人類社會中也不是很少見的,就像那個訓練牲口或者訓練奴隸一樣,讓你服從,而且不講理的要你服從,沒有什麼道理,讓你怎麼著你就怎麼著,從上海封城到現在都是這樣的,就像對待奴隸一樣給人們造成一種習慣,你也不用講理了,人家說什麼你就服從什麼就完了。魏京生說,是不是二十大前後或者二十大之後,有什麼大的動作,需要全國人民去服從,這個應該在考慮在內,我覺得這是很重要的一件事,什麼防疫啊,那都不是理由。

習李鬥爭 二十大後將延續

8月30日,新華社正式公布中共二十大將於10月16日舉行,10月9日將首先召開中共第十九屆七中全會。二十大會期的確定,意味著中共內部已經就最高權力安排達成一致。很多人相信,習近平在二十大再次連任將是鐵板釘釘的事情。也有人說,現在習近平已經大權在握,中共內部現在也沒有鬥爭了。

中國民主黨海外分部負責人、哥倫比亞大學的政治學博士王軍濤在《菁英論壇》節目中表示,習近平這十年通過反腐確確實實已經把其它的派系打得潰不成軍,中共現在是沒有一個成型的派系,但是中共內部現在還是有非常激烈的鬥爭的,這裡還是有派系存在,這些人就是前30年改革開放中的既得利益者。王軍濤博士指出,在前30年改革開放中,這些人是個人嚐到了甜頭,也看到了這個國家發展很快,現在已經變成了世界第二,他們覺得,這個國家的成就是跟鄧小平的方針是有關係的;那麼現在習近平上來之後呢,倒行逆施,經濟上下滑很厲害;另一方面,在中美貿易戰打起來之後,再加上疫情,可以看到習近平現在把中共搞得內外交困,所以這30年中國的這些官產學的精英們,腐敗是腐敗,但是他們也都看到了這個發展,所以他們不同意習近平。

王軍濤說,鄧小平一輩子搞政工,跟著毛澤東搞政治,到他70歲重新復出後他知道,共產黨管什麼什麼不行,所以他提出來,各個方面的事情要交給專業人員做,地讓農民去種,經濟讓企業家去搞,科學讓科學家去研究,這個黨政幹部也要專業化,比如像搞什麼國家行政學院,公務員制度,這都是當時鄧小平在80年代的時候提出的,當時主要是趙紫陽在給他操盤,在做這些事情,習近平上來後把這些東西都給顛覆了。

王軍濤說,最近我們可看到就是,在圍繞著疫情和這個保經濟這上頭,國務院李克強和習近平這兒在激烈較勁兒,你要看國務院的常務會議上,從來不提四個意識,兩個維護,兩個確立。李克強現在藉著救經濟為名提出來要保市場主體,其實就是保民營經濟,中國現在1.5億個企業,包括那些微小企業和個體戶,說白了絕大多數都是民營企業,即使像上海這個最發達的地方,60%~80%的註冊企業是屬於這種小微企業。所以李克強要保這個市場主體,其實就是跟習近平的國進民退唱反調,不要再搞國進民退了。

王軍濤指出,說到底開放就是什麼呢?就是中國要加入美國領導的資本主義的市場體系,全球化的這個體系中間去。王軍濤說,在這個30年,中國經濟發展了,現在習近平開倒車,中國經濟在全面倒退,李克強想扭轉這個局面,所以我覺得,雖然李克強這一塊還不成軍,沒有一個成型的派系,但是路線鬥爭還是有的。

針對二十大後的中國社會形勢,魏京生指出,如果習近平一意孤行,按照現在的政策繼續走下去,內部經濟要崩潰,外部的國際社會還要加碼懲罰,那麼在這個形式下,大家熬不下去了,大家可能就是會出來反抗,反抗的形式各種各樣。魏京生舉例說,如果你在會議上投票,那個就很難,那得事先串聯,花很多時間,得一個一個去說服,但是有可能發生政變呀,像林彪那種政變,有沒有可能發生呢?抓四人幫,華國鋒那個政變,有沒有可能發生呢?都是有可能的。魏京生表示,習近平調了幾個他以為是親信的人上來,但這些人不見得就聽他的,這些人也有自己的利益,而且他們也在黨內,也得看大家的眼色,這是最重要的一個因素。

魏京生說,現在中國老百姓不滿的情緒,積累的時間太久了,包括黨內的不滿情緒積累的時間也太久了,那麼在這個情況下,就像這火藥桶已經裝滿了,現在就差一個導火索。這個導火索什麼時候出現?就是那個黑天鵝,你不知道什麼時候,它就飛來了,這個是確實很危險的。

二十大後習近平將加強集權 基石計劃引關注

9月1日,中共國資委副主任翁傑明在關於中共國企改革的專項會議上稱,要加強央企的專業化整合力度,把資源向優勢企業集中,要更多企業和地區做到「一業一企、一企一業」,基本消除企業規模小、技術弱等問題。這則消息讓中共「基石計劃」再次顯露。

「基石計劃」擬通過在中國新增鐵礦開發,在國外新增權益鐵礦和廢鋼資源的開發,來實現對鐵礦石供給和價格的話語權。它也是中共試圖通過國家壟斷方式,締造行業巨頭,從而參與全球競爭以及影響全球經濟的經濟控制計劃。

「基石計劃」今年首次見報是在1月10日,當時中國鋼鐵工業協會(中鋼協)在會員大會上稱,已向中共四部委上報了「基石計劃」。中國重要的鋼鐵企業也都已參與「基石計劃」。

今年6月份,中國寶武剛正式轉為國有資本投資公司,聲稱要「成為全球鋼鐵及先進材料業引領者」。中國寶武先後吸納八鋼、韶鋼、馬鋼、太鋼、重鋼、昆鋼等鋼鐵企業,使得合計的粗鋼生產規模過億噸,在全球鋼鐵企業中粗鋼產量第一。

北美投資策略專家、中國問題專家Mike Sun對大紀元說:「中國寶武目前是世界老大,世界上的鋼鐵企業前十名中,中國起碼占了五家——這就是中共要的方向和追求的目標,三年國企改制(2020至2022年)的結果。」

另據接近北京官場人士透露給大紀元的消息說,中共要央企做大、做強,不僅要在國內做老大,二十大後的目標,就是要壟斷級別的央企對世界能產生絕對的影響。

過去一年內,中共當局建立了數家巨無霸央企,如去年12月6日成立的中國物流集團有限公司(中國物流)。官方報導稱,新成立的中國物流有六百多個分支機搆、120條鐵路專線、42座期貨交割倉庫及近300萬輛專業公路貨運車,其經營網點廣泛分布於中國30個省(市、區)以及海外五大洲。如此規模使其在國際物流市場中具有明顯的競爭優勢。

此外,2021年5月8日,中國中化集團有限公司和中國化工集團有限公司聯合重組,合併成立為中國中化控股有限責任公司(Sinochem Holdings),總資產超過萬億元人民幣(約1,570億美元),成為全球規模最大的綜合性化工企業。

今年7月25日,中共國資委發布了最新的央企名錄共98家。當日新成立的中國礦業資源集團有限公司(China Mineral Resources Group Ltd,礦業資源集團)排名第36,僅次於中國寶武。

郭君在《菁英論壇》節目中表示,中共這個共產幽靈,它的目的還是針對世界的,統治世界,影響世界,這是它的企圖。習近平整個策劃,包括二十大即將出台的這個所謂的「基石計劃」,就是要進行這樣的一個控制,他叫「一業一企,一企一業」,這個大的國家企業的負責人、老闆,都是副部級的和正部級的,那換句話說,就是習近平控制整個經濟了,所以說他是通過這個來控制整個經濟,通過一場疫情,通過一場危機把鄧小平改革開放這些放權讓利的整個做法轉變過來,把這個權力收回來。郭君說,現在亂局在某種程度上正是習近平需要的,首先他要在國內拿到資本,然後在國際上可跟西方抗衡,走這樣的策略。

郭君還表示,習近平對外脫鉤已是不可避免的現實,就是說跟整個西方社會脫鉤。他要把這個超大型企業,比如說寶武鋼,做大、做強、做精,然後在國際上就等於是挾持中國這樣大的市場,在國際上他有資本,可以爭奪議價權、控制權,才能夠影響世界。

不過,郭君也指出,中共這種發展模式不可能成功,因為這是體制問題,中共整個做法逆人性,逆反人的天性,一個逆人性、逆天性、逆天道做法,不可能長久。郭君說,習近平想這樣做,多少人也都想這麼做,但做不成,會加劇各方面矛盾激化,讓中國社會陷入非常大的混亂當中,可能未來的經濟會越來越差,同時國際對中共的這個抵制會越來越激烈。

(如引用文中內容,請註明來源為新唐人《菁英論壇》節目)

——《菁英論壇》節目組

責任編輯:李昊 #

相關新聞
【菁英論壇】習李不同調 中共進入文革2.0?
【菁英論壇】美中芯片戰 通向未來的關鍵戰役
【菁英論壇】四川電力哪去了 數據背後的祕密
【菁英論壇】中共真實軍力 不過如此
最熱視頻
【菁英論壇】武統台灣坑挖得太大 習近平填不了
【全球新聞】習密集處分2300人 恐慌氣氛瀰漫
【重播】拜登國情咨文 強調經濟和團結
【天亮時分】間諜氣球 中共急翻篇 凸顯習軟弱
【晚間新聞】土耳其地震 中國綜藝節目男星遭活埋
【財商天下】十多萬人丟飯碗 科技業為何大裁員?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