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領袖】加拿大「自由車隊」的真實故事

人氣 1362

【大紀元2022年09月24日訊】(英文大紀元資深記者Jan Jekielek採訪報導/秋生翻譯)今天,我將採訪新紀錄片《自由卡車》的導演安德魯‧佩洛索和杰里米‧雷戈托,該片記錄了加拿大2022年「自由車隊」的經歷。

西方有句老話:如果你什麼都不在乎,那麼什麼都能擊垮你。我認為這是加拿大人一直在汲取的一個慘痛的教訓。

這裡是《美國思想領袖》,我是楊傑凱

楊傑凱安德魯‧佩洛索和傑里米‧雷戈托,歡迎你們做客《美國思想領袖》節目!

傑里米‧雷戈托: 很榮幸見到你!

安德魯‧佩洛索:謝謝你的邀請!

加拿大2022年「自由車隊」紀錄片

楊傑凱:我一直在觀看《自由卡車》的第一集《我們如何走到這裡》。這是對將要發生的一個大事件的介紹,你們在過程中發揮了作用。我很高興,實際上,它剛一推出,觀眾就可以在我們的Epoch TV平台上觀看。

雷戈托先生:是的,我們非常興奮,不僅能夠講述這個故事,而且能夠與Epoch TV合作,儘可能廣泛地播放這個故事。這是一個關乎每個人的故事,我們無法表達我們的感激之情。

楊傑凱:我們從這個話題開始,最終加入這個「自由卡車」「自由車隊」的人,構成了一個相當不拘一格而且多樣化的群體,我已經了解到,並且和許多參加過的人交談過。但是,你們是如何加入這個行列的?

佩洛索先生:我首次加入是在一天晚上,我父親給我發了一個鏈接,他說,「卡車司機把自由事業帶到了渥太華,這不是很美嗎?」大量的卡車等車輛,這種大規模的「朝聖」,在高速公路上綿延直到渥太華,這個想法真的很迷人。

從電影的角度來看,我想,哇,如果不把它拍下來,那就是失職。所以我開始研究它,並立即打電話給傑里米,我說,「傑里米,我知道我們有一千件事情要做,但是我想我要放下一切,去渥太華。你會考慮和我一起去嗎?」似乎只有傑里米肯做,他說,「我有95%的可能,但是先讓我睡一覺。我明天早上再給你打電話。」他給我回了電話,他說,「沒問題,我剛剛更改了我的全部計劃,我要和你在一起,兄弟,我們去拍這部紀錄片吧。」

我們知道的也不過如此。我們曾與一些組織者談過,這是一個非常草根的行動。在整個行動過程中,我們多次感到很難確定誰是這次行動的實際領導者,非常不拘一格。因此,我們聯繫了加拿大「團結組織」的詹姆斯先生,我們找到了他,問「「你能給我們介紹一下『自由車隊』的背景情況嗎?」我們在卡爾加里見到了他,當時西部車隊正從溫哥華出發,我們當晚見到了他,並準備去加入車隊。

恐懼和威脅中堅持真理的故事

從那天起,我不知道過了幾個月,但是這個項目從未間斷,我們倆都全力投入,並且有一個了不起的電影攝制組加入,帶來了他們的專長和知識。我們很高興這個故事能被傳播出去。這是一個真實的人類的故事。它真的是一個守護希望的故事,一個在非常真實的恐懼和非常真實的威脅中堅持真理的故事。

楊傑凱:於是你就等到了第二天,實際上你有點洩露了第一集的結尾,對吧?因為我們還不知道他後來答應了,但是傑里米,那天晚上你是怎麼想的?

雷戈托先生:那天晚上,說實話,當我和安德魯通話時,我感覺有點意外,因為他應該是在度假。我心裡想,哦,我的天哪,我有這麼多事情要做,但在同一時間,我們省、我們國家正在經受相當多的強制規定,限制著我在這裡的朋友,而且我也最終接種了疫苗。

我可以很自如地說,我是被迫的,是被脅迫這樣做的,但我的一些朋友,包括安德魯,當時還有我的女朋友,現在仍然是我的女朋友,都沒有接種疫苗。這就是我當時的心情,心想,如果這對安德魯很重要,對卡雷拉很重要,對加拿大這裡的1,000萬人很重要,那麼這對我也很重要。

我非常高興,我們能夠在那裡捕捉到真相,畢竟鐵的事實是,如果我們不去那裡,真相就不會被如實記錄。我感覺就像一個令人難以置信的任務放在了我們身上,一個令人難以置信的使命放在了我們身上,讓我們成為這一事件的記錄者,別無其它,不許我們用自己的想法、用我們自己的照片來玷污它。我們希望能夠如實展示這一場運動中的每一個人和每一個行動。我認為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這部影片能得到如此多的關注,因為我們實際上是在努力講述真相。我認為人們已經厭倦了偏見,他們想聽到真相。

【錄音片段/譚德塞】是否決定宣布國際關注的公共衛生緊急狀態,這是我極其認真對待的一個問題。而且,只有在適當考慮所有證據的情況下,我才準備做出這一決定。

【錄音片段】事實正是如此,它【譯註:指宣布緊急狀態】試圖為我們爭取時間。結果在那兩週內拉平了曲線。這是一個真誠的行動,努力拯救生命或者防止死亡。

【錄音片段】他們實際上已經關閉了一切。我當時感覺,哇!這裡發生了什麼?但是說實話,我以為這只是暫時的,我不認為這將是某種可持續的事情。

【錄音片段】想要把所有人都關起來兩年,這不應該包含在任何應對計劃中。

【錄音片段】他們就是要毀掉我們賴以維持經濟發展的企業。

【錄音片段】那些卡車司機沒有說要去渥太華,去要求獲許再次穿越邊境。他們去那裡不是為了自己,他們去那裡是為了我們所有人。

【錄音片段】事件從此變得非常有趣。

整個過程中得到大教訓:自由社會要形成統一戰線

楊傑凱:如果在整個過程中你得到了一個大的教訓,當然,我們會在未來幾個月、幾週內發現,你在製作過程中會發現,那麼它是什麼呢?Mr. Regoto: Well, there’s so many lessons that we learned through this adventure. We’re still learning.

雷戈托先生:嗯,通過這次冒險,我們得到了很多教訓。我們仍然在學習。我認為我們將永遠不會停止圍繞這一主題去學習。我認為我學到的最重要的教訓之一是,隨著大政府的出現,控制會逐漸加大,分裂也會越來越嚴重,控制會變得越來越合理。我們越是被分裂,分歧越大,一個統管一切的政府機構就越有理由介入,以確保這兩個群體不會互相毀滅。

但是隨之而來,我們會感到壓力越來越大,因為施壓的理由越來越多。我認為我獲得的最大教訓是,與民眾、與自由社會的統一戰線是世界上最強大的東西,如果人們能夠團結起來,尊重彼此的觀點和不同意見,就不會受到控制。

我們可以欣賞全人類,所有的人,所有的群體,接受他們,無條件地愛對方。我認為我從中得到的最重要的信息是,如果有人說「相信我,我是一個站在極端自由立場上的人,當我看到世界開始土崩瓦解時,我已經准備好爬進散兵坑了」,這可以說是我最不願意看到的情形,但是永恆的事實是:統一戰線是我們能做的最強大的事情,而對同伴的無條件的愛則是我們可以繼續傳遞的最重要的信息。

楊傑凱:安德魯,在紀錄片接近尾聲的時候,有一位女士,她是主要人物之一,她大意是說她對那些不能接受不同觀點的人懷有最大的同情心。我是在轉述她所說內容,但是我認為這非常有趣,這有點類似於傑里米剛剛說到的內容。

應拋棄對意識形態以及選邊站的痴迷

佩洛索先生:是的,她的評論非常棒,這也是影片中我非常喜歡的一句話。我認為這句話的重要性在於,她明確了一些事情。我真的相信,就像傑里米剛才所說的那樣,我們所有人,無論我們信奉什麼,我們都應該慢慢拋棄對意識形態以及選邊站的明顯痴迷。

我認為,當我們因為不同的政治觀點或不同的思想和信仰而相互對立時,就完全忽視了人類的(共同)經驗。這正是取消文化的真正含義,我們通過這個事件看到的是,一些人認為在某個時期有一些東西是不可接受的,是禁忌,於是,另一些人被取消了,不僅是在網上被幾個討厭的評論所取消,而且無法再就業。

這是一個嚴重的問題。我認為這是現實,聽起來如此瘋狂,瘋狂得讓那些長期依賴體制灌輸性媒體並依靠它來構建他們的世界觀的人,必須意識到自己正在被灌輸了某種宣傳,這是一種被侵犯的經歷。任何人,無論他們的眼光有多高,心地多麼善良,都應該感受到這種衝擊。

我認為這就是問題的關鍵。我認為,這就是為什麼她表示真正同情那些沒有看到事件另一面的人。他們認為這純粹是一個打還是不打疫苗的問題,或者是一群藍領卡車司機與政界人士以及富裕階層的對立。但事實並非如此,對吧?我們藉助相機所看到的和見證的,也是我們要在電影每一集展示的,只是現實。也可以說,這場運動是一場充滿了錯誤的人間故事,非常不協調,非常混亂,對吧?

可能有些人,就他們的背景而言,有很多人沒有資格進入一個對加拿大和世界產生那麼大影響的委員會。但是我們需要有同情心。對人們來說,必須經歷一個痛苦的過程,才能意識到他們被欺騙了,才會有一種被侵犯的感覺。

我們繼續採訪安德魯‧佩洛索和傑里米‧雷戈托。他們是電影《自由卡車》的導演。該影片正在Epoch TV播放。事實上,這是該系列的第一集,共六集。

「黑命貴」有組織提供資金 自由車隊是真正的草根運動

楊傑凱:嗯,實際上,我發現這種現象非常耐人尋味。在美國,早些時候我們看到了「黑命貴」的抗議活動,其中許多抗議都變成了騷亂,也有草根的外表,但實際上,我們後來得知,都是由非常具體的組織提供令人難以置信的資金資助。

可是這裡,我們看到,你所說的其實是真正的草根,以至於,首先,它很難組織起來,因為它就是草根,卻被描繪成或許是某種邪惡的反政府陰謀。

雷戈托先生:哦,你說得太準確了!令人難以置信,的確如此。當我們開車穿越這個國家時,我們融入了這個團體。我們與「組織者」交談,這個詞本身就值得商榷,因為直到最後,我都沒弄清到底誰是組織者,因為絕對的事實是:它是如此令人難以置信的草根,沒有任何個人能想出這個辦法,或策劃這個行動。

當我們開車穿越全國時,我們意識到,這些人基本上只有一個計劃,那就是開車到渥太華,僅此而已。實際上就是這樣。因此,我們想,好吧,也許我應該著手制定一個計劃,以此確定如何實施計劃,並確保與安大略省警察,與渥太華警察局,與政客們溝通,與一些律師交談,與不同團體交談。

這麼多人前來參與這個運動,太美好了!這是草根運動,因為它從卡車司機開始,然後加拿大民眾也加入進來,他們說,「你們知道嗎?啊,我們和卡車司機站在一起。」然後那些從第一天起就加入進來的律師們和醫生們說:「哇,實際上有一個平台,我們可以到上面去發言。」

於是他們都加入了,然後,那些因為沒有接種疫苗而被解僱的警察,還有那些因為沒有接種疫苗而被解僱的軍人,他們說,「你知道嗎?我們可以把我們的結構用於這場運動,我們可以提供幫助。」於是,人們開始走到一起。它是如此的草根,也正是因為如此,它才發揮作用。但是,作為攝像師來說,這是一個瘋狂的故事,我們試圖思考,好吧,我們想追蹤故事的發展。那麼故事在哪裡?好吧,這是故事嗎?好的,這是故事嗎?這是故事嗎?我們應該追蹤誰?

我們建網站 為加拿大人記錄故事 支持和選擇自由

事實上,我們找不到人。因此,在上路的第一天,我們就建了一個網站,因為安德魯和我都意識到,我們不可能用我們的相機來記錄這場運動。因此,我們建立了一個網站,設置了一個WeTransfer鏈接,呼籲加拿大民眾支持記錄這場運動,請求他們發送他們拍攝的鏡頭,無論是用手機拍的卡車駛過天橋時的鏡頭,還是在外面帶著相機的攝影師或用無人機拍攝的鏡頭。

在某些時間點,我們的網站收到過60,000次點擊,都在為我們提供錄像。我們在卡爾加里有一個團隊,對所有的鏡頭進行分類,儲存並分配到不同的文件夾。這是一個巨大的後方操作。我們真的,無論怎麼講,都不能說這部紀錄片是我們的功勞,我們只是做了編輯。這的確是一個由加拿大人為加拿大人記錄的故事,我們感到無比自豪。

西方有句老話:如果沒有堅持,你會一事無成。我認為這是加拿大人一直在汲取的一個慘痛的教訓。不可思議的是,你看到人們憑藉自己的力量走到一起,懷著一個堅定的目標支持一場運動,支持自由和選擇自由。你看到士兵們在零下30攝氏度的環境下在戰爭紀念碑周圍建立營地,守護著它,忠誠於加拿大所守護的價值觀。人們站在議會外,負責確保每個人的安全。還有那些民眾在渥太華的人行道上鏟雪,以確保沒有人在冰上滑倒,還有團體每天晚上去清理垃圾,以確保渥太華比他們剛來時更乾淨。

每個人都扮演了一個角色,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目標,這種景象很美。著實令人欣慰的是看到人們走到了一起,找到了快樂和幸福,齊心協力。我想,這可能是除了支持思想自由之外最了不起的事業。

他們知道其中的利害關係。你可以看出,他們是在為更偉大的理想而戰,而不僅僅是為了一夜之間成為街談巷議的熱門話題,或試圖奪取權力。他們是在為自己的家庭而戰。他們無法找回以往的工作。所以這是他們的最後一搏。因此,當他們把車停下時,把車停在渥太華的那些街道上時,他們的確是認真的。

政府突然宣布《緊急法》 我們需要調整和反思

楊傑凱:請跟我講一講這個話題,講一講你在《緊急狀態法》宣布生效後的經歷。每個人都經歷了什麼?人們在談論什麼?你的腦子裡在想些什麼?

雷戈托先生:我們每天都在守候,每天24小時守候,等待事情發生,因為我們必須在那裡拍攝。

我記得在某個時間點,有數百名警察走過來,沒收了卡車司機所有的汽油。那是一次突然襲擊。事態從此轉變,自由車隊和警察之間的態度也開始轉變。

此後不久,政府宣布了《緊急狀態法》,把一些通知貼在了卡車窗戶上,並採取不同的策略促使人們離開,包括採用恐懼戰術迫使人們離開。然後有一天警察採取了實際行動,大量使用暴力,說實話,場面駭人。我們帶著相機跑來,衝到了前線,拍下了一切。有成百上千的警察,有防暴警察。至於是不是軍隊還存在爭議。

我認為值得注意的是,這些警察不是一直在那裡的警察,因為我可以保證,我認為,發生的事情不可能是一直在那裡的渥太華警察所為。

我們看到退伍軍人遭到了毆打,我們看到出現了打砸破壞行為,而自由車隊絕對沒有任何打砸破壞行為,沒有任何虐待行為。值得一提的是,我們看到自由車隊跪地乞求他們睜開眼睛。我們看到人們跪地祈禱。我們看到人們在前線盤腿而坐,《聖經》在面前打開,這些人卻被拉到防暴警察那裡,遭到毆打,被帶到別的地方,被弄得暈頭轉向,然後被放走,因為他們(防暴警察)沒有理由逮捕任何人。

唉!場面相當令人震驚。那一天有很多錄像。當時形勢急劇惡化。我可以坦率地說,我甚至對我們的國家處理自由車隊的方式感到羞恥。這件事確實讓我們真正承認存在一個問題,我們需要想出一個解決方案,調整方向。我們需要花一些時間反思,了解我們的處境,並找出一條前進的道路,因為我們所目睹的是不可接受的。

我們舉辦了一個大型加拿大節日 卻讓政府膽戰心驚?

楊傑凱:你當時是否感覺這段時間具有重大的歷史意義?你是否有一種大局觀,並且非常、非常專注於確保你能儘可能多地了解這些個人的行動和情況?我問這個問題的原因是,我認為加拿大卡車司機所做的事情改變了世界,這一點甚至毋庸置疑。它當然改變了加拿大現狀,也改變了美國和其它國家的現狀。在現場的人,包括你自己,意識到這一點了嗎?

佩洛索先生:天哪!這個問題很難回答。我通常認為,每個人都很難意識到,畢竟人人都把自己看作是一個男人或女人,對吧?因此,當你連續幾週處於那種緊張的情況下,我認為很容易專注於保證安全,確保自己站在真相一邊,保持勇敢,但是你也不會犧牲你餘生,畢竟來日方長。我看到人人都在努力做出最好、最勇敢的決定,同時著眼於未來。

所以,我想說,關於你問的問題,我不認為在當時任何人會想到這將在歷史上留下多大的痕跡。老實說,這讓我相當自豪,因為加拿大人以前也沒有做過多麼偉大的事情。加拿大人看著我們在美國的兄弟姐妹,說「哦,這很好,這個我喜歡,這個我不喜歡。」然後我們只是做我們自己的事情,默默承擔,接受現實。我們是一種相當安靜、平靜的文化,但對於有相當分量和典型的事情也會將其放在首位,這就是加拿大文化。

就像在一個死寂的冬天,我們進入我們的卡車,開車前往某地,然後留下來,舉辦了一個大型的加拿大節日,連續幾週不停地玩公路曲棍球,搭建充氣城堡,請音樂家演奏,請一群聰明的醫生在台上演講,不過如此。如果這真的足以讓我們的聯邦政府心驚膽顫,以至於行使權力,啟用《緊急狀態法》,那麼好吧,就算我們生活在一個與我所了解的不同的加拿大,至少是我父母告訴我的加拿大。

楊傑凱:安德魯‧佩洛索和傑里米‧雷戈托,謝謝你們接受本節目的採訪!

佩洛索先生:謝謝你的邀請!

雷戈托先生:謝謝你!很高興和你交談!

國家機構似乎正在加速敗壞

【錄音片段】我們來自羅馬尼亞,曾經生活在暴政之下。我們一直告訴加拿大人,你們有這種自由,要為它而戰,不要失去它,要保護它。

【錄音片段/安德魯‧佩洛索】你沒有看到很多新聞或者報導,但是,在你經過的每一座城市,你都會覺得整個城市都在沸騰。

【錄音片段/文森特‧吉西斯】這個國家的機構似乎正在加速敗壞。

【錄音片段/丹尼爾‧博爾福德】加拿大王家騎警緊急反應小組中有一名狙擊手,支持保護加拿大總理。人們說大約有1萬~5萬輛卡車,從前端到後端幾乎橫跨整個省。

【錄音片段/傑里米‧雷戈托】我們到了渥太華,實際上沒有人知道我們在做什麼。

【錄音片段/安德魯‧佩洛索】這是一場混亂的運動,無休無止。

【錄音片段/詹姆斯‧保德】你看看後視鏡,就會感到情況大不相同。你會覺得,神啊!這是真的!

【錄音片段/傑里米‧雷戈托】這是一場左翼、右翼、中間勢力的權力鬥爭。

【錄音片段/安德魯‧佩洛索】它是有機的,簡直就是野火。

【錄音片段/湯姆‧馬拉佐】開始的時候很坎坷。我不想取笑任何人,但是這裡有時感覺就像是:讓我來!!

楊傑凱:感謝大家觀看本期《美國思想領袖》。系列紀錄片《自由卡車》正在Epoch TV上播放。我是主持人楊傑凱。

《思想領袖》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相關新聞
【思想領袖】封鎖政策是救人還是致更多人死亡
【思想領袖】沃爾夫:美國的技術官僚威權主義
【思想領袖】男孩危機 我們該如何出手相助
【思想領袖】孩子在家受教育 會發現世界很美麗
最熱視頻
【時事軍事】俄軍軟肋讓莫斯科絕望
【微視頻】世界盃亞洲球隊露臉 讓中共尷尬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