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母在中國被捕 女留學生製作小電影呼籲營救

幼年時期的劉銘園與父母在一起。(劉銘園提供)
人氣: 1274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22年09月23日訊】(大紀元記者伊鈴多倫多報導)一張白紙、一幅繪畫、一首歌曲……伴隨著異國的月光,劉銘園把對母親的思念送到地球的另一端——萬里之遙的雲南昆明,她的母親劉豔被囚禁的地方,她為此專門拍攝了小電影,呼應社會關注,營救母親。

劉銘園是父母百般寵愛的獨生女,幾年前,在失去雙親照顧的情況下,她從幾萬名考生的激烈競爭中脫穎而出,考上中國美術學院設計系全國第一名。
聽新聞:

powered by Sounder

(聽更多請至「聽紀元」平台)
2021年8月,劉銘園告別父母,遠渡重洋,在全球動畫專業頂尖的加拿大謝爾丹學院(Sheridan College)開始了她的留學生涯;在沒有任何動畫背景的情況下,她製作的動畫短片,獲當屆最佳動畫獎獎學金。

劉銘園在加拿大。(劉銘園提供)

正當她計劃在動畫專業繼續提升之時,驚聞母親再次身陷囹圄。從此,這位文靜、內斂的女孩,不得不勇敢地站出來,在這片自由的土地上奔走呼號,開始了萬里之遙營救母親行動。

動盪的童年

劉銘園出生在一個充滿濃厚藝術氣息的家庭,父母性格陽光、開朗,才華橫溢。母親劉豔曾是位優秀的空軍文職軍官,後擔任大學英文教師;父親劉永是一位優秀的畫家、雕塑家,曾被評為中國百大優秀畫家之一。

劉銘園在中國時與父親在一起。(劉銘園提供)

1999年7月,一場席捲全國的政治運動,剝奪了劉銘園一家的正常生活。因不放棄修煉法輪大法,她的父母多次被抓捕、關押;奶奶、姥姥也分別遭抓捕、關押。從此,年幼的劉銘園被迫在動盪、恐懼和不安中生活。

2001年,為了逃離迫害,3歲的劉銘園跟隨父母離開家鄉吉林,來到中國最西南的邊境省份城市——昆明,一切從頭開始。

憑藉出色的才華,劉銘園的父母雙雙應聘在雲南師範大學。他們勤奮工作,潛心做科研,在30歲出頭分別獲得副教授職稱,數年被評為骨幹教師。劉永曾受邀參加榮寶齋拍賣展,之後被評為「中國一百名畫家之一」。劉豔聘任雲南大學外語教研部主任,出版教材《加速英語口語》由復旦大學出版社出版,並再版三次。

幼年時期的劉銘園與母親在一起。(劉銘園提供)

閒暇的時候,一家人會到鄉下的別墅,享受鄉村的寧靜和田園風光;逢年過節,他們會邀請學生一起包餃子,家裡經常熱熱鬧鬧。

那是劉銘園童年時代,一段最快樂的時光。

然而,這種短暫的安定和快樂始終伴隨恐懼和不安,迫害的陰影刻在了年幼的劉銘園心裡,揮之不去。在幼兒園,她無法像其他小朋友那樣活潑開朗、無憂無慮,總是顯得緊張而內斂,心事重重,擔心父母被警察抓捕。如果父母很晚回家,她就會心神不寧,趴在窗台上張望、哭泣,盼望爸爸媽媽能平安歸來。

在那些灰暗的時光裡,劉銘園最喜歡的是看動畫片和畫畫,那些奇妙的故事和美麗的畫面,把她帶離現實生活。

「只要一拿起筆,我就處在一個隨心所欲的空間。這樣的快樂和滿足是做任何其它事情都無法比擬的。」劉銘園說。

就這樣,畫著畫著,劉銘園一天天長大,慢慢適應了這座陌生城市的氣候和濃郁的邊境文化。一晃,一家人在昆明已生活了十多年。

一段灰暗時光

2012年,劉永在雲南一個邊境縣城做雕塑,突然,當地警察發現有人發放法輪功資料,懷疑是他幹的,把他抓到縣公安局,他遭冤判四年,被關押到昆明市第一監獄。

在很長時間裡,劉銘園一家人得不到劉永的任何音信。原來,監獄剝奪了劉永的一切權利,連一般犯人享有的探視、與家人通話、遞信等權利,統統被剝奪了,還要遭受奴工和酷刑迫害。

此時劉銘園已進入高中。沒有父親的陪伴,頻繁的搬家,風雨飄搖的日子,揮之不去的恐懼和不安,這一切使得正處在青春期的劉銘園無所適從,她倍感沮喪,她從開始質疑父母的信仰,到厭學、逃課,把自己禁閉在虛擬的網絡世界裡。

「那時,一看課本時,腦海就不由自主浮現爸爸在監獄裡受到虐待的畫面;只有拿起畫筆時,我的內心才平靜充實,讓我有力量再繼續應對蕭索的生活。」劉銘園回憶,那是她一段叛逆而灰暗的時光。

在劉永身陷囹圄的日子,劉豔也被任職的大學開除工職。突然失去工作,又要照顧家庭,她承擔著雙重壓力。她鼓勵女兒好好學習,考上美術學院,實現當藝術家的夢想。當時,家庭經濟已很拮据,劉豔還是把女兒送到杭州,在中央美院旁邊一個有名的畫室集訓,為藝考做準備。

走出灰暗 成為繪畫藝考佼佼者

畫室集訓相當於軍事化,每天8至10小時畫畫,強化訓練,相當艱苦。這是劉銘園第一次離開媽媽獨立生活。

離開媽媽獨立生活,劉銘園什麼都要靠自己,她才明白:「原來一直是媽媽在呵護、保護自己。」她終於體驗到媽媽的苦心和不易,並開始認真思考這場迫害。她翻越中共防火牆,看到了很多被中共封鎖的真相,通過閱讀《九評共產黨》,她認清了中共的邪惡本質。

「我的父母沒有錯,是這個極權政府太惡了。」劉銘園說。她為這段時間刻意疏遠母親而感到十分內疚。

2015年元旦之夜,劉銘園撥通媽媽的電話,向媽媽恭賀新年,也向媽媽道歉。

幼年時期的劉銘園與母親在一起。(劉銘園提供)

「媽媽,我再也不會像以前那樣了,您放心吧,我會好好學習的。」劉銘園說完就哭了,電話另一端也哭了,隔著一條電話線,母女倆盡情地哭……

元旦剛過,一天,劉銘園突然無法打通母親的電話,聯繫中斷。兩週後,她的阿姨告訴她,媽媽因給別人講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被警察抓捕,關押在當地看守所。

不久,劉豔被冤判三年。父母雙雙被關監獄,那時,正是劉銘園全力準備美院專業考試的時候。

失去雙親的關愛,劉銘園靠親戚的資助繼續學習。她集中全副精力畫畫,彷彿只有這樣才能對得起媽媽。

高考結束後,劉銘園成績出來了,她在幾萬名考生的激烈競爭中脫穎而出,考上了中國美術學院設計系全國第一名。

回到昆明,她立即聯繫律師探監,她要把這個喜訊告訴最牽掛自己的媽媽。

來到監獄,警察把劉銘園拒之門外,只允許律師接見。

一樓接見室外面有一棵大松樹,劉銘園悄悄地躲在松樹旁邊的灌木後,眼睛緊盯著會見室的門。一會兒她看見媽媽出來了,她揮舞著雙臂,使勁比劃著,她看到媽媽笑了,又哭了……

「出去,出去。」突然一陣呵斥聲,憤怒的警察發現了她們的隔門相見,劉豔被趕出來,律師也被趕出來。

母親再次被捕

2017年,劉永四年刑滿出獄;又過了一年,劉豔也結束了監獄生活。

然而,因為他們拒絕放棄修煉法輪功,他們的大學教授資格被剝奪,二十多年的大學教師職業生涯從此徹底結束,他們被拋向社會,一起從頭開始。

有信仰的支撐,劉永、劉豔夫妻倆樂觀、堅強,他們嘗試承辦雕塑、景觀等藝術裝飾工程。憑藉高超的技藝和誠實的品德,漸漸得到越來越多的商家信任,生意也逐漸紅火起來,家庭經濟條件也越來越好。

為了讓女兒離開迫害環境,過上有尊嚴的生活,全家決定送劉銘園出國留學。

2021年,劉銘園被加拿大謝爾丹學院順利錄取,攻讀本科和研究生動畫專業,開始了在異國他鄉的留學生活;她製作的動畫短片,獲得當屆最佳動畫獎獎學金。

就在劉銘園準備繼續深造3D動畫技藝時,又一次巨大的衝擊降臨到她頭上。2021年9月30日早上,劉銘園正在上課,突然接到爸爸打來電話:她的媽媽劉豔又一次被抓。

劉銘園聽聞消息後,十分震驚:「沒想到,剛剛重建生活的爸爸媽媽,還是沒能逃脫繼續被迫害的命運。」

現在輪到我為父母做點事了

「過去都是父母呵護我,現在輪到我做點什麼了。」劉銘園說。儘管面對是武裝到牙齒的極權政府,她仍然希望盡自己的微薄之力營救母親。

2021年12月7日,加拿大謝爾丹學院(Sheridan College)動畫系研究生劉銘園(Lucy Liu)在集會上呼籲營救母親劉豔。(伊鈴/大紀元)

在過去的一年,劉銘園秉承信任和善念,堅持給關押劉豔的警察和檢察官打電話,希望正義得到伸張;然而回應她的是侮辱與謾罵。

2022年4月1日,劉豔被昆明市五華區法院非法判刑3年。

這一切並不能阻止劉銘園的腳步,在加拿大這塊自由的土地上,她會見議員、開新聞發布會,並製作視頻,將迫害的真相公之於眾。

「自由就像水一樣,每個人都有享有的權利。」劉銘園說。

這場曠日持久的迫害已經持續了23年,還有更多的法輪功學員在那片土地上慘遭迫害。劉銘園期望她的媽媽和所有遭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獲得自由。

她呼籲:「這場迫害必須停止!」

視頻鏈接:

《讓自由流淌》

在線觀看連結:

乾淨世界 clean world
https://www.ganjingworld.com/video/VSsxGeXG6Rq6H

下載連結:
1)MOV版本(MOV version):
https://drive.google.com/file/d/1LyvH-LAfHKrhqNnum08Z7vsJ2Iwd-JDR/view?usp=sharing

2)MP4 版本(MP4 version):
https://drive.google.com/file/d/1AAD_fEP2De9DL7F5qO00BiVNJtuw0dB-/view?usp=sharing

責任編輯:岳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