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造芯片比原子彈難 砸錢和舉國體制都徒然

人氣 20526

【大紀元2022年09月25日訊】(大紀元記者江楓報導)一張攝於2018年4月的照片如今可能讓中共主席習近平覺得尷尬。

在這張照片上,習近平正在武漢視察國有半導體公司長江存儲科技有限公司的一家下屬企業。而站在他身後的人,是時任長江存儲董事長兼紫光集團董事長的趙偉國。

今年7月26日,大陸財新網報導,趙偉國被有關部門帶走調查。事情涉及個人所控公司和原紫光集團旗下公司之間利益輸送相關,比如設備採購、裝修工程等未經公開招投標的問題。

趙偉國被業內稱為「芯片狂人」。在他的主導下,從2013~2014年,紫光集團分別以17.8億美元和9.07億美元併購展訊、銳迪科,後合併為紫光展銳,涉足手機通信芯片行業。他甚至還想過收購台積電。2016年,紫光集團入主武漢新芯後並成立長江存儲,計劃總投資1600億元人民幣。同年,紫光集團在武漢、成都、南京設立了三大半導體製造基地,計劃總投資超過700億美元。

2015年7月,紫光集團還意欲以230億美元收購美國內存生產商美光科技公司。當時輿論普遍認為,該交易可能面臨美國官員的嚴格審查。最終該交易不了了之。

2020年底,紫光集團爆發債務違約危機,2021年7月,紫光集團遭法院裁定破產重組。

而趙偉國的這些狂人狂事,不過是中共「大煉芯片」運動的縮影。

大煉芯片運動

習近平視察長江存儲的時候正值美國政府禁止中國電信公司中興通訊與美國供應商做生意後不久。習近平對陪同的高管們說,半導體對製造業的重要性不亞於人類的心臟。習近平說:「心臟不強,體量再大也不算強。」他敦促大家抓緊時間,取得技術突破。

早在2014年,中共財政部、中國菸草總公司等部門已經共同出資,設立國家集成電路產業投資基金股份有限公司,俗稱大基金。第一期募資1387.2億元人民幣,第二期為2041.5億元人民幣。自成立以來,大基金以直接和間接的股權、債權投資等形式,扶持了中芯國際、長江存儲、長電科技和中微公司等一大批半導體企業,僅持股的上市公司就達到34家。

2016年,大基金對湖北紫芯以及長江存儲發起兩起投資,投資規模分別達141.4億和135.6億元人民幣,持股比例分別為49%和24%,總投資規模接近300億元人民幣。在2020年6月,大基金入股紫光展銳,認繳出資額達7億元人民幣,投資占比近14%。

習近平期待「舉國體制」能讓中國芯片行業再次創造六十年代兩彈一星那樣的奇蹟。

2016年4月,在全國網絡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談會上,習近平說:「要打好核心技術研發攻堅戰」,「要把最強的力量積聚起來共同干,組成攻關的突擊隊、特種兵」。

2016年8月,在習近平提議下,中國高端芯片聯盟(HECA)正式成立。這個聯盟的發起單位囊括了紫光集團、長江存儲、中芯國際、中國電子、華為、中興、聯想,以及清華大學、北京大學、中科院微電子所、工信部電信研究院等國內頂尖芯片產業鏈骨幹企業及研究所。

此外,在中共大煉芯片的號召下,中國在2020年成立了2萬3100家半導體企業,2021年則成立了4萬7400 家半導體公司,堪稱芯片大躍進。在資本市場上,無論是VC還是PE都在找芯片項目,芯片投資諮詢機構遍地開花。騙子的身影也在這個領域開始出沒。

騙子和腐敗橫行

武漢弘芯就是一個例子。該項目在2017年11月成立。它號稱要生產14納米及7納米以下芯片。它還拉來業界大佬、在台積電任職多年的功勳人物蔣尚義加入弘芯並任職CEO。當年年底,它還大張旗鼓舉行首台ASML光刻機進廠儀式,聲稱這台ASML光刻機是「國內唯一一台能生產7納米芯片」的光刻機。

然而如今,該項目已經爛尾。2020年9月,大陸媒體《證券時報》記者探訪宿舍和辦公樓施工區,看到閘機已近乎廢棄,院內一片荒蕪。

《證券時報》調查後發現,武漢弘芯的背後是一個受質疑的「山寨央企」以及一個最近註銷的社會團體。他們瞄準的肥肉是國家半導體資金。

大基金裡,是否也有騙子的內應呢?2022年7月,中國芯片領域突然颳起反腐風暴。數名與大基金有關的人士相繼受到調查。

先是在7月15日,大基金管理公司(華芯投資)的前總裁路軍,被中紀委駐國開行監察組和吉林省監察部門帶走調查;接著在7月30日,大基金總經理丁文武被帶走調查。丁文武曾先後擔任武漢新芯集成電路製造有限公司、長江存儲科技有限責任公司、國家集成電路產業投資基金股份有限公司等高管。

最新消息是,華芯投資副總裁、國開行副總裁兼中芯國際非執行董事任凱被帶走調查。據中芯國際9月16日公告,任凱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接受中央紀委國家監委駐國家開發銀行紀檢監察組紀律審查和北京市監委監察調查。

造芯片比造原子彈更難

轟轟烈烈的「造芯」運動之後,中國芯片產業徒剩一片淒涼。國產芯片,從量的角度看,本土市場占比只有一成,剩下九成仍然依靠進口;從質的角度看,中國仍然徘徊在14納米製程。

更令人唏噓的是,中國半導體產業今年因為清零政策,出現嚴重倒閉潮。今年前8月高達3470家半導體相關廠商倒閉,創下紀錄。芯片產量也暴跌,8月芯片產量同比下跌24.7%,前8月中國芯片總產量同比下滑 10%。

與此同時,美國對中共芯片的圍堵行動也達到了高峰。

今年8月25日,美國總統拜登簽署了《2022芯片與科學法案》,鼓勵企業在美設廠,並要求取得補助的企業,10年內不得在中國建造新廠或是擴充低於28奈米的先進製程。

同月,美國商務部宣布禁止對中國出口用於3奈米以下製程的EDA軟體。9月,美國限制超微(AMD)和輝達(NVIDIA)的高階人工智能芯片出貨中國。

面對美國日益堅定圍堵中共的意志,習近平依然將芯片突圍的希望寄託於舉國體制。今年9月6日,中共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會議審議通過一份有關「關鍵核心技術攻關新型舉國體制」的文件。在此次會議上,習近平再次敦促,「要發揮社會主義制度能夠集中力量辦大事的顯著優勢,強化黨和國家對重大科技創新的領導」。

然而,有大陸媒體表示,舉國體制不是攻克芯片難關的正確途徑。

《證券時報》2018年報導說,產業化的芯片業與「兩彈一星」遵循完全不同的經濟規律。製造原子彈,「有」是第一目標,成本和產品後續升級疊代問題基本可忽略。

但是製造芯片,成功的標準極為苛刻。芯片不僅要做出來,而且要以比對手更快的速度做出來,不僅要做出來而且要低成本和高良品率量產。勝者為王,敗者為寇。

此外,「兩彈一星」投入的資源是一次性的。而芯片投入動輒幾十億甚至幾百億美元,實驗室成功、量產、時間這三個條件只要有一個不滿足就無法產生利潤,就意味著失敗。

更有大陸學者坦承,造芯片比造原子彈更難。

南開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院長劉亞東在一次演講中表示,如果把製造原子彈的難度係數說成是1的話,那麼載人航天就是10,航空發動機是50,而芯片可以說是100。

他進一步說明道,光刻機上有兩個同步運動的工作檯,這兩個工作檯在運動的時候需要保持高度的一致,誤差要小於2納米。「誤差小於2納米意味著什麼呢?就好比兩架大飛機從起飛到降落要保持嚴格的同步,從一架大飛機上伸出一把刻刀,在另一架大飛機上的一顆米粒上刻字,而且不能刻錯。可見這個同步的要求有多高。」

「這個小小的芯片,只有指甲蓋大小,(但是)它是全體人類工業文明的一個集大成者,太不容易,太難了。」劉亞東表示。

責任編輯:孫芸 #

相關新聞
中國逾三千家芯片公司倒閉 IC產量暴跌
【林瀾對話】中共芯片大躍進遭遇美國大封堵
消息:英偉達下急單 加速向中方出口AI芯片
美收緊對華芯片出口 韓國何去何從引關注
最熱視頻
【時事金掃描】趙立堅呆立當場 北京建集中營?
【中國禁聞】江澤民死亡 多種醜聞被翻出
【新聞大家談】新疆火災頭七 中共為江發喪
【微視頻】清零失敗 中共國務院推責給地方政府
【新聞看點】罪惡一生 江澤民死了
【菁英論壇】中共紅碼江山 手機變手銬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