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木偶奇遇記》影評:大幅度改編 讓經典作品展現新意

文/蔡宜霖

《木偶奇遇記》劇照。(Disney+提供)
人氣: 1685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22年09月09日訊】《木偶奇遇記》是十分出色的西方文學作品,多年前迪士尼改編的動畫電影更讓該作品家喻戶曉,如今迪士尼終於推出了同名真人版電影《木偶奇遇記》(Pinocchio),本片的故事相較於過往的動畫版,做了大幅度改編,足以達成舊瓶裝新酒的良好效果。

故事背景為,一位孤家寡人的老工匠蓋彼特製作了一個栩栩如生的木偶皮諾丘,作為膝下無子的情感寄託。某天夜晚,仙女回應了他求子心切的願望,賦予皮諾丘生命,儘管其仍為木偶身軀,但言行能力已與人類男孩無異。然而,皮諾丘也如同許多孩子般不懂事、容易闖禍,逃學加入馬戲團、前往不懷好意的樂園等行為,便成為他心態能否成長的一大考驗。

木偶奇遇記》劇照。(Disney+提供)

首幕戲讓兩位配角展現特色

電影首幕戲便能讓故事中的配角展現特色,老工匠蓋彼特對於製作時鐘的出色本領,便得到有力體現,眾多時鐘的外型與報時機關各具特色,且包含具有故事性的角色與小舞台,讓眾多迪士尼作品的要角適時成為亮點,展現故事設定上的創意。

除了皮諾丘的養父外,動物角色蟋蟀也是重要元素。蟋蟀一角是一個高度擬人化的動物角色,許多言行舉止均能展現高度智商,讓動物的看點升級。此外,該角色還能帶來敘事手法上的亮點,能透過「打破第四道牆」的方式,讓蟋蟀有時直接與觀眾做對話,有助於渲染觀影氣氛。

《木偶奇遇記》劇照。(Disney+提供)

男主角皮諾丘被仙女賦予生命力,是《木偶奇遇記》的重要轉折。電影對該過程的詮釋亦能體現一定的娛樂性,能讓皮諾丘一度宛如剛推出的工業產品般,許多面向需要仙女再度調整、校正。就仙女與皮諾丘的對手戲而言,則能埋下男主角仍有待成長、證明自我的伏筆,讓角色成長曲線成為看點。蟋蟀一角的作用,亦在此時賦予新定義,能讓小配角的價值得到有效昇華。

皮諾丘出門上學後面臨的誘惑與挑戰,是本片重頭戲。狐狸與貓兩位反派引誘男主角放棄上學、前往馬戲團追逐名利,便是冒險開端。就該面向的塑造而言,電影能有效展現角色特色,將狐狸一角口才極佳、能發揚三寸不爛之舌迷惑他人的本領,詮釋得相當有說服力;並藉著不安好心的心態,有效深化反派與丑角的定位。

《木偶奇遇記》劇照。(Disney+提供)

皮諾丘逃學戲碼 得到成功改編

皮諾丘決定放棄上學,固然是角色尚未成長下的必然走向,但本片對此給予適度改編。就過程塑造而言,能讓蟋蟀一角發揚自身定位,為該過程創造波折,學校元素也得到發揮機會,使其成為影響皮諾丘決定的要素之一。相關面向的刻劃,使角色的被騙、誤入歧途較令人同情,能稍微淡化皮諾丘不懂事的色彩,讓男主角的角色形象比以往更討喜一些。

往後皮諾丘加入馬戲團,自然也讓馬戲團元素成為新看點。《木偶奇遇記》的塑造亦能展現良好特色,馬戲團表演用的音樂設備,便在片中輔以「蒸氣龐克」風格,在科技產品層面營造融合古典與科幻風格的特殊趣味。一位少女工作人員,則能在表演才華上展現特色,並讓男主角在馬戲團不至於孤立無援。木偶表演戲碼,則使電影藝術價值升級,能將木偶的表演潛力發揚光大,對於較少涉略該元素的觀眾而言,足以帶來視覺上的良好體驗。

《木偶奇遇記》劇照。(Disney+提供)

馬戲團老闆是不安好心的反派,也讓皮諾丘處於被囚禁的困境,如何脫困則成為劇情懸念。此類戲碼,還結合了「說謊會讓鼻子變長」的原作經典橋段,使鼻子不斷變長,成為視覺上的趣味元素。電影對於該面向的運用,則給予成功改編,一來給予此戲碼全新價值,與皮諾丘的脫困充分結合;二來則讓心態層面有不同變化,讓皮諾丘的說謊不僅止於犯錯層面,還包含「目的性」。經典橋段的嶄新詮釋,足以為劇情增添新意。

新舞臺的元素 具有警世效果

逃離馬戲團並非冒險的結束,被誘拐到「歡樂島」便是全新面向。新舞臺的登場自然也帶來新特色,歡樂島的遊樂設施,足以展現視覺上的質感,船隻這項元素便結合了水道、摩天輪、雲霄飛車等多重面向,在設施元素突顯導演的創意。眾多孩子在缺少父母、師長管教下的脫序行為,爾後宛如現世報般變成驢子,則能為電影增添警世效果,透過有戲劇張力的戲碼,體現教育的重要性。

《木偶奇遇記》劇照。(Disney+提供)

儘管皮諾丘之來到此處,是基於再度被誘騙,但過程中的角色心態,仍能一定程度彰顯角色變化。對部分行為無法認同、不願意同流合汙、內心對於是非對錯的糾結,均能在與他人的對手戲及個人心態上,得到飽滿詮釋。就角色成長曲線而言,能營造出犯錯中仍有所提升的出色效果。往後的設法脫困,則能適時安排重大選擇的層面,使皮諾丘的心態昇華得以補上臨門一腳,讓角色蛻變得以更有說服力。

設法與養父蓋彼特重逢,是《木偶奇遇記》後半段的重頭戲。蓋彼特此時為了尋找養子而駕船出海,讓父子倆的重逢,得面臨地理上的挑戰。對於如何克服難題,電影的塑造能展現場面設計上的創意,將動物與當代水上活動的元素結合,使重逢戲碼的視覺看點得到昇華。

《木偶奇遇記》劇照。(Disney+提供)

海怪元素 營造最終高潮效果

海怪元素的運用,則能帶來最終高潮的出色效果,該物種本身有別於一般的鯨魚,能在生物層面上增添新意。設法從「魚肚」脫困的戲碼,有關點火的部分,能運用馬戲團戲碼的伏筆,適時增添趣味;海浪元素帶來的難題,亦能營造場面上的基本張力。逃出後的戲碼,則能發揚皮諾丘的新本領,使父子倆得以與海怪上演一場緊張刺激的追逐戰,讓本片得以有商業大片水準的場面氣魄。

就大結局而言,《木偶奇遇記》則在父子溫情與男主角個人成長的基礎上,給予大幅度改編,在劇情設計上,稱得上為較大膽的突破。亦可側面體現,角色的成長與美滿氛圍,未必要透過表面的變化才算大功告成,能展現不落俗套的一面。

《木偶奇遇記》是一部聚焦在孩子從不懂事逐漸走向成熟的童話作品,本片在保留此精髓的前提下,為冒險過程及結局塑造,創造了諸多變化,就求新求變的誠意而言,足以給予基本的肯定。◇

《木偶奇遇記》劇照。(Disney+提供)
《木偶奇遇記》劇照。(Disney+提供)
《木偶奇遇記》電影海報。(Disney+提供)

責任編輯:黃珊妮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