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大都會博物館館藏珍品:普桑銅板油畫

作者:大紀元專欄作家Lorraine Ferrier 嘉蓮 編譯
[法]尼古拉‧普桑,《園中苦禱》(The Agony in the Garden)局部,1626—1627年作,銅板油畫,62×49cm。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藏,由喬恩和芭芭拉‧蘭多(Jon and Barbara Landau)夫婦為紀念基思‧克里斯蒂安森(Keith Christiansen)而捐贈。(公有領域)
font print 人氣: 419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

尼古拉‧普桑(Nicolas Poussin,譯註1)畫在銅板上的油畫只有兩幅存世。2022年1月,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得到了其中一幅──《園中苦禱》(The Agony in the Garden)。

儘管一些17、18世紀的文獻提到過這幅畫,但它到1985年才重現於世。此後直至最近,此畫一直在藝術收藏家喬恩和芭芭拉‧蘭多(Jon and Barbara Landau)夫婦家中,但如今,它已加入普桑作品在歐洲之外的最大收藏——在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MET)供大眾歎賞。

MET歐洲繪畫部負責人、約翰‧波普-軒尼詩(John Pope-Hennessy)策展人斯蒂芬‧沃洛吉安(Stephan Wolohojian)在一份新聞稿中說:「這件雄心勃勃的作品曾屬於17世紀最重要的羅馬收藏家之一,它從畫出來的那一刻起就倍受珍視。」

沃洛吉安提到的收藏家,就是曾任比薩教區大主教的卡洛‧安東尼奧‧達爾‧波佐(Carlo Antonio dal Pozzo),他是古董商卡西亞諾‧達爾‧波佐(Cassiano dal Pozzo)的弟弟,後者成為普桑的朋友及其在羅馬最有影響力的贊助人。

[法]尼古拉‧普桑,《園中苦禱》(The Agony in the Garden)局部,1626—1627年作,銅板油畫,62×49cm。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藏,由喬恩和芭芭拉‧蘭多(Jon and Barbara Landau)夫婦為紀念基思‧克里斯蒂安森(Keith Christiansen)而捐贈。(公有領域)

畫面

《園中苦禱》是普桑剛到羅馬時所繪,那是在他作為古典主義畫家聲名鵲起之前。他受到了最出色的前輩藝術家──意大利文藝復興巨匠拉斐爾、米開朗基羅和提香等的影響,也從古希臘和羅馬藝術中汲取了營養。

普桑在畫中創造的場景是如此宏偉高眇,觀看這幅畫時,我首先想到的不是「痛苦」,而是信仰、希望,還有謙卑。

在這幅夜景中,普桑描繪了最後的晚餐之後,基督在客西馬尼園(耶路撒冷橄欖山腳下的一處花園)禱告的那一刻。基督知道他即將被釘上十字架。普桑將他畫在背景中,而他卻是畫面的焦點。當基督通過天使向上天奉上象徵苦難之杯時,小天使們縈繞在他身旁。三位門徒彼得、詹姆斯和約翰在前景中沉睡,對他們的主即將為世人作出的犧牲渾然不覺。

銅板「畫布」

中世紀的時候,藝術家開始在銅板上創作油畫。在這類繪畫中,油畫顏料固著在金屬表面,而不是滲入多孔的木板或畫布。在銅板上作畫,使畫作獲得了堅固持久的支撐;雖然銅板也會彎曲或生鏽,但不像帆布和木板那樣容易變質。

親眼見到普桑《園中苦禱》的原作而不是通過電子屏幕觀看圖像,一定是一種享受,因為銅的光澤會為這一神聖場景增添一種空靈的效果。

欲知更多關於尼古拉‧普桑畫作《園中苦禱》的信息,請訪問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官網MetMuseum.org

【譯註1】尼古拉‧普桑(1594—1665),法國巴洛克時期重要畫家,17世紀法國古典主義繪畫奠基人。

作者簡介:
Lorraine Ferrier是英文《大紀元時報》美術與工藝美術專欄作家,主要專注於北美和歐洲藝術與手工藝的美感與傳統價值。她特別感興趣的是將不為人知的珍貴藝術帶入大眾視野,以保護我們的傳統藝術遺產。Ferrier居住在英國倫敦郊區。

原文:The Met’s Rare Poussin Painting on Copper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責任編輯:茉莉◇#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泰辛設計的斯德哥爾摩王宮正是所謂「泰辛金色巴洛克風格」(the Tessin Gold Baroque style)的典範,包含巴洛克風格必有的華麗裝飾與對稱的設計元素,特別是運用S曲線設計藝術品和家具的造型。再加上受到法國和意大利風格的影響,泰辛將王宮建成瑞典前所未見的巴洛克風格。
  • 巴西的薩爾瓦多(Salvador)是一座色彩繽紛的歷史城市,以許多美麗的教堂建築聞名。薩爾瓦多位於巴西東北部的臨海地區,是巴伊亞州(the state of Bahia)的歷史首都。在這座充滿歷史古味和殖民建築的城市裡有一座非常特別的教堂叫聖弗朗西斯科教堂與修道院,是結合18世紀葡萄牙和巴西藝術的最佳代表。
  • 什麼比一座宮殿更好?當然是三座!到德國南部旅遊除了欣賞[ascii]著[/ascii]名的新天鵝堡之外,千萬別錯過附近的施萊斯海姆宮(Schleissheim Palace)。施萊斯海姆宮殿群位於慕尼黑的北部,曾是維特爾斯巴赫王朝(Wittelsbach dynasty)的夏季行宮。這座龐大的宮殿包含三座獨立的宮殿建築:舊宮(the Old Palace)、新宮(the New Palace)和盧斯海姆宮(the Lustheim Palace),是巴伐利亞規模最大、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宮殿之一,最初是為了神聖羅馬帝國的一位選帝侯建造的居所。
  • 想像有一個地方,其中寄託了航海大國海員和探險家們的希望與祈願,這就是哲羅姆派修道院(Hieronymites Monastery,葡萄牙語為「Mosteiro dos Jerónimos」,又譯熱羅尼莫斯修道院),它是16世紀葡萄牙最[ascii]著[/ascii]名的修道院。
  • 美第奇宮(the Medici Palace)位於佛羅倫薩的舊市中心內,和其它建築物比鄰,在建築設計上有許多獨特的創新,堪稱文藝復興民用建築的典範。從銀行業起家的美第奇家族對托斯卡尼地區的經濟和藝術發展有著巨大的影響,也促使了佛羅倫薩的文藝復興發展。
  • 構成一幅畫面就像自己去組織一部交響樂隊,演奏出諧和又帶有變化的曲目。 如何把畫面構成的基本原則——秩序、平衡、完整——帶進畫裡,勾勒一座大山, 那就要有大師帶路了。
  • 位處西歐的阿爾罕布拉宮,有著各式拱門、柱子、壁畫、幾何圖形、迷人的花園、彩繪磁磚、拱形天花板、水景和裝飾精美的牆壁。這座宮殿優雅而有活力,有著美麗的色調、裝飾複雜的牆面以及不同的裝飾元素層層交疊。
  • 音樂沒有文字,卻能傳達情感與真理。樂曲《喜劇演員之舞》(Dance of the Comedians)正好是個絕佳例子。它是捷克作曲家貝德里赫‧史麥塔納(Bedrich Smetana)在1870年創作的歌劇《交易新娘》(或譯《被出賣的新嫁娘》,The Bartered Bride)第三幕中的演出曲目。
  • 西蒙‧彼得扎諾不但是藝術史學家,更是著名的巴洛克繪畫大師卡拉瓦喬(Caravaggio)的老師。然而,他卻只被認定是一位有能力但不出色的藝術家。仔細檢視可知,歷史上有許多藝術家的貢獻著重在奠定基礎,而讓傑出的後輩得以在日後嶄露頭角成為大師。彼得扎諾可說是個絕佳例子,他邁出的第一步成就卡拉瓦喬日後的完美。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