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趙錦榮:愛國並非「是與非」的問題

圖為時事評論員趙錦榮。(大宇/大紀元)
人氣: 87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23年10月04日訊】(大紀元記者楊欣文加拿大溫哥華採訪報導)愛國問題上,每隔一段時間,總能在中國大陸掀起一陣熱潮。在海外,「愛國」情緒不但常被煽動,甚至被某些人利用以換取政治或經濟利益。時政評論員趙錦榮願與華裔加拿大人分享他對愛國的看法。 

愛一個勇於面對歷史錯誤、承擔責任的國家

趙錦榮表示:「我想,愛國是一個很複雜的問題,不是一個是與非的問題,而是一個程度上的表達。我覺得加拿大人表達自己愛國,很多時候是會做出來的。」

「 每年7月1日國慶日的時候,在加拿大全國各地,我看到加拿大人對自己的國家有多麼重視和關心。雖然加拿大有這麼多的稅項、很重的國債,雖然加拿大自身仍然有很多問題、在國際上負有很多責任,但是加拿大人從來都沒有用不法的手段來表達。從這些角度來看,在155年的加拿大歷史中,加拿大人是很愛自己國家的。」

趙錦榮回憶:「我記得在2006年的時候,當時我們加拿大總理站在國會裡面,用廣東話說加拿大道歉,來表達對加拿大在19世紀90年代到20世紀這段黑暗的排華歷史,作出一個加拿大道歉的表態。作為加拿大的一個華裔移民,我有一種很驕傲的感覺湧上心頭。我想我們華人並不是要求有一個特權,而是要求在這個土地上有一種公平的對待、無歧視的對待。」

他還覺得:「 加拿大過去對原住民的一些處理、一些政策是不人道的,也是應該要懺悔的。所以我們今天要深切地去否定過去的那些錯誤的做法。」

在承認加拿大歷史上存在的錯誤的同時,趙錦榮強調:「我們加拿大也有值得我們驕傲和自豪的一些歷史。雖然155年不是很長,但是在155年裡面,加拿大在世界各地,都帶來了很多了不起的影響。」

他舉例說:「近的譬如對法語系國家要將以巴衝突責任歸在以色列身上,而打算動議對以色列作出譴責時,總理就在法語系國家的會議裡面,牽頭令法語系國家明白,以色列不是唯一一個在這個衝突當中要負責的。又或者在80年代我來加拿大讀書的時候,前總理帶頭去推動取消南非種族隔離政策,並透過加拿大在英聯邦的影響,最終令到南非種族隔離政策完全取消。還有在一戰的時候,我們歐洲的戰場;在二戰裡面,不論從歐戰或者太平洋戰役、保衛香港戰等等加拿大所付出的代價。」

他表示:「我每次回香港,都會去弔唁葬在香港的幾百個加拿大士兵,有很多是無名無姓的墓地,對他們表達我自己的感謝。雖然到最後香港還是淪陷在日軍的鐵蹄之下,也經歷了很多年的抗戰,但加拿大人在全世界,我們在過去扮演的角色:維持和平等等,其實是應該值得我們驕傲的一部分。」

趙錦榮指出:「很可惜今時今日在這個取消文化下,一些有特殊思想利益的群體,卻泯滅、取消將加拿大的過去。」趙錦榮覺得大可不必,「因為從來我們都沒有認為加拿大的過去是完美的。我們的國家有做錯事,那些領導人也有做錯的地方,但是我們可以嚴肅地去對待和改正。這正正就是我們國家可愛的地方。」他覺得加拿大人其實可以更加關心,多些面對加拿大的正面和反面的問題。

作爲華裔加拿大人的愛國觀

趙錦榮尤其想跟大家分享一下自己對愛國的看法。

他表示:「我是一個華裔,我懂得寫、懂得講中文,中國文化亦在很深層影響了我,但我自己決定了選擇做一個加拿大人。

「我來了加拿大差不多40年。我覺得加拿大是一個很好的國家,可以讓我們去表達自己的多元文化、不同族裔,這就是我為什麼要更加關心加拿大,關心我們這個社區。同時,我亦會關注太平洋彼岸,或世界各地不同地方、關注那些來源地本身的一些事情。我們當然希望我們的家鄉能夠像我們這裡一樣,擁有一個不僅僅有豐富富庶的生活、安定的生活,更加能夠有一個問責、負責的政府,一個自由民主、一個法治的社會。」

他認爲:「作爲加拿大人就一定要搞好自己的國家,好讓我們的同胞、我們那遠在天邊的朋友,可以看到原來民主、法治真是這麼好的。就算是一個腐敗無能的政權,都可以透過民主的手段,不流一滴血地來換掉這個政府。

「因為是我自己做的決定、是自己所選的一條路,我就要負責任,所以我就會將加拿大擺在首位。」這就是趙錦榮的明確選擇。 

職業愛國者與被忽悠的粉紅們的區別

 在海外,我們經常看到一些被中共忽悠的大陸來的小粉紅、或者老粉紅,他們會在言論上、甚至是行動上去攻擊那些和平地表達不認同中共的人,這些人是盲從的;但也有一些人儼然是個頭腦清醒的「職業愛國者」,他們其實很清楚真正「愛」 的是哪個國。

趙錦榮認爲,其實這是一個很奇怪的現象,是很矛盾的一件事。最明顯的就是那個說自己「反美是工作,赴美是生活」的大五毛。

趙錦榮表示:「有些人願意生活在這種矛盾的生活裡。但連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都說,「起來不願做奴隸的人們」。如果今日的中國人民生活在一個被奴的制度下,是否應該起來呢?我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民,我就不願意去置評。但那些來到一個自由開放的世界,卻仍然是希望去支持這些奴隸主的那些人,他們其實都要面對自己的矛盾性。我想歸根究底,很多人都是沒有去正面去看我們現在身處這個地方有多麼幸福。」

他沿用了經常使用的一個比喻:「 在極權世界裡面生活的人,就好像被囚禁在鳥籠裡面的鳥。但西方卻是一個海闊天空任你飛的世界。當你飛出這個鳥籠,來到一個海闊天空任你飛的世界,你知道原來你有多少能力,你就可以飛得多遠,而不受到任何這些專制限制的時候,你那種感覺,那種自由的那種興奮是很難去形容的。但不明白為何有些鳥,來到一個自由世界的時候,它卻是為了鳥籠繼續唱好,來鋪金。這個是很反智的做法,我想可能將來的社會學,會有很多人會研究這些特別的現象。」 

政治人物在愛國問題上的選擇

長期以來,海外華人從政不乏出現一些現象,比如某些政府官員、雖然宣誓效忠所在國,但實質上卻是在維護原生國的利益。在加拿大,也有這樣的政治人物為中(共)國站臺,維護中共的利益而不是加拿大的利益。

趙錦榮認爲:「我相信每一個有公務在身的政治人物,他都要經過一個宣誓的程序,要表明他所要維護的,無論是卑詩省或加拿大聯邦,就是我們自己這個地方的一些利益。

「我沒有證據去講任何人愛不愛國,或者甚至是叛國。但是在世界的層面裡面就有,例如澳洲或者美國等,都有民意代表被發現,不論是被伊朗被俄羅斯或者是中共所滲透、影響從而令到他們所作的決定,違背了他們的誓詞,是以另一方為優先的,這些是很可惜的事情。

「澳洲的參議員鄧森(Sam Dastyari)黯然下台,是因為他被媒體揭發,收受了中共的金錢贊助。這些事情是時有發生的,但是不代表所有的人都是。」

趙錦榮覺得:「今日的中國是一個很大的經濟實體,我們不可以忽略。如何跟這個實體交往、接觸,那麽作為加拿大,無論是省或者是聯邦政府官員,都需要思量。

他指出:「有一點,我想今日加拿大無論如何都要做心理準備我們大家都要準備,就是我們不可以容許我們自己產生一個依賴,不能讓這個依賴大到一個地步,使我們不願意跳出來。你看今天的德國就知道,德國對俄羅斯天然氣和能源的依賴很大,要突然斷纜,是很困難的 。」 

應該讓下一代了解加拿大的歷史

每年都有很多移民、難民來到加拿大,大多數人對加拿大的歷史都很陌生。甚至很多移民多年的人由於語言等因素也很少能接觸到加拿大的歷史。那麽加拿大政府是否有必要對國人進行愛國教育呢?

趙錦榮認爲:「我想愛國教育未必需要,但怎樣認識加拿大,我想可以全面去做。今時今日,加拿大在世界的角色,我們以前在世界所產生的推動、所產生的影響,尤其是一些正面的,我覺得我們都需要讓我們的下一代知道。

「我舉個例,有幾多人知道,在二次大戰日本投降後,代表盟軍登上香港土地、接受日軍投降的盟軍代表是一個加拿大人,而且是一個加拿大的華裔?你試想像一下,那是1945年,那時加拿大的華人都還沒有投票權,但是一個加拿大華裔卻能代表盟軍踏上香港土地,接受日本投降。所以這件事非常有意義。我可以說,這甚至比起上世紀50年代的鄭天華Douglas Jung,作為第一個當選為加拿大溫哥華中區的華裔國會議員,其歷史重要性具有過之而無不及。這些歷史片段,我們的下一代都需要知道。透過一個完整歷史教育,其實是能讓加拿大人看到,我們是有做錯事的地方,但我們這國家短短155年,也有很多令我們驕傲的地方。這樣才是一個全面的做法。」

責任編輯:林纓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