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大變局 阿根廷摒棄社會主義急速右轉

【大紀元2023年11月28日訊】(大紀元專題部記者趙彬採訪報導)阿根廷在一戰、二戰時曾是世界十大經濟體,其富有程度一如「阿根廷」的西班牙語意思——白銀之國。然而二戰後,阿根廷因選擇社會主義從此「白銀」黯淡失色。經歷從富有跌入漫長貧困後,阿根廷迎來百年大變局,新政府要與社會主義做徹底切割,儘管這種急速右轉面臨著諸多的挑戰。

阿根廷當選總統哈維爾·米萊(Javier Milei)將於12月10日正式就任總統,任期4年。選前這位揮舞著電鋸的自由主義經濟學家,誓言要砍掉持續數十年的大規模國家支出,還要廢除央行、實施改用美元等政策,「讓阿根廷的衰落劃下句點」。他同時誓言與中共停止合作。

(聽更多請至「聽紀元」平台)
米萊11月24日表示,已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總裁喬治艾娃(Kristalina Georgieva)討論了調整阿根廷財政政策和貨幣計劃等問題。他說,對阿根廷所需的結構性解決方案,IMF表示支持與合作。

據喬治艾娃透露,兩人討論了阿根廷經濟面臨的「重大挑戰」,以及所需的「果斷」行動。她還表示「IMF支持(阿根廷)降低通貨膨脹、改善公共財政和提高私營部門主導所做的持久努力」。

社會主義窮途末路 阿根廷急速右轉

提到阿根廷,球迷們首先想到的是球星梅西,而經濟學家想到的則是通貨膨脹。通脹在阿根廷成常態,目前的通貨膨脹率接近不可思議的150%,四成以上人口處於貧困狀態。經濟衰退,外匯準備為負100億美元,經濟依賴於IMF440億美元的紓困貸款計劃。

1971年的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庫茲涅茲(Simon Kuznets)從獨特的經濟角度,把世界上的國家分為四類:發達國家、發展中國家以及日本和阿根廷。前兩者已成普通常識,而後兩者則上演了兩種政治體制帶來兩種經濟發展結局的教科書一樣的範例。

缺乏資源、能源的日本在二戰後,接受美國倡導的自由人權價值的民主憲政,從廢墟中迅速崛起,排名發達國家前列,成為經濟成長的奇蹟;而擁有得天獨厚各種經濟資源的阿根廷則演繹了另一種「奇跡」——從富有的世界十大經濟體急速跌入貧困。

1946年胡安·裴隆(Juan Perón)登上阿根廷權力寶座,在阿根廷推行國家主導的計劃經濟,之後被稱為「裴隆主義」。他把外國資本參與的農產品出口稱之為「謀求私利的非人道經濟」,要與這樣的經濟訣別。於是由國家帶頭「將財富平均分配給1,400萬阿根廷人民」,並陸續使外資擁有的經濟基礎建設與基礎工業國有化。

很快,無視經營效率的經濟政策,導致經濟成長停滯、政府財政赤字擴大、外匯儲備枯竭、阿根廷貨幣比索暴跌。

1955年,裴隆在一場軍事政變中被迫下台,流亡西班牙。之後的幾十年中,阿根廷一直在「裴隆主義」與「反裴隆主義」之間左右搖擺,輪番交替政權。

針對阿根廷的現狀,奉行經濟自由主義和財政保守主義的米萊主張小政府制度,他批判共產主義和社會主義是造成貧困的制度,他主張政府應只關注正義和安全。甚至認為國家是一個犯罪組織,通過武力向人們徵稅來資助國家。他正在歸還政治階層偷走的錢。

廢棄央行 導入美元 涉足未知領域

近期,阿根廷通貨膨脹率再次回到100%以上,同時,美元持續加息,比索持續貶值,加速進口商品價格上漲。儘管阿根廷央行大幅調高政策利率,但這並沒有阻止物價上漲,民眾不滿情緒日益高漲。

在此背景下,米萊在競選中承諾廢除央行,稱其是「地球上最爛的垃圾」,他還呼籲美元化。他的多種「激進」政策得到阿根廷民眾支持,米萊被推上總統寶座。11月24日米萊辦公室在X平台表示,關閉阿根廷央行的計劃「沒有商量餘地」。這意味著阿根廷首次闖入一個未知領域,將面臨可行性、操作性等巨大挑戰。

日本生命基金研究所的上野剛志(Tsuyoshi Ueno)表示,導入美元的好處是不再受匯率波動困擾,「但是這意味著放棄本國貨幣政策,完全服從美聯儲的決定。當本國經濟疲軟時,由於無法降低利率等問題,弊端也相當大。」

上野認為廢除央行的最大風險是,「失去中央銀行這個『最後貸款人』後,將無法救助本國內因資金不足而陷入困境的民間銀行等,可能導致金融體系的崩潰和經濟衰退。」

此外,米萊所屬的政黨在議會中是少數派,提議的政策需與其它黨派合作,像美元化和廢除央行這種極端的政策可能受到巨大挑戰。

不與「共產黨」合作 退出金磚聯盟

米萊當選阿根廷總統後,另一項重大舉措也成世界關注焦點。米萊曾直言不與「共產黨」合作,要與中共政權完全「脫鉤」,尋求加強與美國的關係。米萊曾形容中共是「刺客」,並說中國人民「不自由」。而即將卸任的阿根廷現總統費爾南德斯(Alberto Fernández)則一直推行親共政策,稱中共是「真正的朋友」。

米萊提名的外長人選戴安娜·蒙迪諾(Diana Mondino)在關於中阿兩國貿易問題時表示,將停止與北京互動,包括兩國之間「不透明」的雙邊貿易。蒙迪諾暗示可能與阿根廷第二大貿易夥伴中共「脫鉤」。

此外,今年8月在南非舉行的金磚國家峰會上,阿根廷受邀於2024年1月1日加入由中俄主導的對抗歐美G7的金磚國家成員國(BRICS)。阿根廷現政府熱中加入金磚國家以及一帶一路協議。不過,新當選總統米萊曾多次反對阿根廷加入金磚國家。米萊明確表示,「我們地緣政治的盟友是美國和以色列,我們將不會與任何共產主義國家結盟。」此發言意味著阿根廷將拒絕成為對抗歐美G7的金磚國家成員國。

阿根廷要與中共徹底「脫鉤」的動向令中共又驚又怕,米萊要與中共脫鉤的言論被中共媒體徹底封鎖。

北美投資顧問Mike Sun對大紀元表示,「阿根廷與中共做切割,選擇西方和美國,邁出關鍵一步,大的發展方向值得肯定。高通膨,經濟下滑,人心思變,迎來米萊這樣大膽的政治素人登上政治舞台。他振臂一呼,受到多數人,特別是年輕一代的追捧,體現出阿根廷社會的迫切選擇。米萊主張的經濟政策極富挑戰性。」

二戰爆發前,阿根廷曾是全球第八大經濟體,其成就令世人矚目。二戰後左轉搞社會主義,國家迅速從富有跌入貧困底層。如今,阿根廷再次迎來一個歷史性大轉彎,要拋棄社會主義,回歸傳統市場經濟,此舉引發世界關注,特別是與阿根廷有同樣經歷的南美眾多國家的關注。

獨立撰稿人諸葛明陽認為,作為一個經濟學家,阿根廷新總統米萊不可能不知道改革所面臨的風險和阻力。但社會主義(共產主義的初級階段)所謂經濟模式給人民和國家所帶來的災難是有目共睹的,對每個親歷者來說都是血的經歷。不管陣痛如何,與共產主義切割,與中共切割,必將給國家和人民帶來福祉。◇

責任編輯:連書華#

相關新聞
阿根廷換貨幣解通膨?總體經濟改變是關鍵
阿根廷當選總統:關閉央行「無商量餘地」
【時事金掃描】阿根廷翻盤 米萊3治國方案驚人
謝金河:荷蘭阿根廷變天是川普現象的擴散
紀元商城
每日更新:Lacoste經典鱷魚Polo衫 6折優惠
Apple AirPods Pro無線耳機 USB-C充電 2倍主動降噪
這種杯子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個被捕
這些亞馬遜好物 讓你生活品質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