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與我們並肩作戰》(1)

文:高智晟
神與我們並肩作戰,高智晟,維權
《神與我們並肩作戰》書封(博大出版社提供)
font print 人氣: 192
【字號】    
   標籤: tags: , ,

今日起身維權抗暴,是為了明日自由中國。
這是一場戰爭!
「使用的武器不是槍枝和刀棍,而是道德。」高智晟說。

自序
高智晟

「我們不幸生活在這個時代的中國,我們已經歷和見證了世間任何民族都不堪經歷和見證的苦難!我們有幸生活在這個時代的中國,我們將經歷和見證世間最偉大民族的結束苦難歷史的過程!」

這是二○○五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我面對幾十名上訪同胞時的一段熱淚滾面演講中的結束語。

我本非習文之人,如此,則更與著書無緣,尤以我們生活這樣一個沉悶的時代。

在這個「避席畏談文字獄,著書都為稻梁謀」的時代,在這個大部分同胞已習慣了,甚至是適應了黑暗及虛假的時代。我的文字不僅為專喜黑暗的專制獨裁者所恐懼及仇視,部分文字中的那些帶激情、帶鋒芒及血性,尤以文字間剝露專制政權令人髮指的罪惡的真實鋒芒,這些鋒芒有時刺破包圍著我們同胞的厚厚黑暗時,已長久適應了或者被迫適應了黑暗的那部分同胞,對這種穿透濃密黑暗而照在自己臉上的光束,一時還極不習慣,這也決定了我的文字在中國大陸「水土不服」。

這個時代我們承受的也並不完全都是失去。在這樣的時代裡我們也有許多的特別獲得。對於一個只有三年初中「受教育」經歷者而言,能寫出有一些人喜看的文字,甚至是被著成書的文字,這無論如何也能算得上是一種獲得。

實在不是我本人喜好沉重,但談到我的文字卻離不開要談沉重,沉重讓我思考,沉重讓我行動之餘拿起了筆,用筆去書寫沉重,同時期冀通過書寫沉重來漸釋中國的沉重。

嚴格意義上,我應算是個行動者,而非思想者,更非什麼體系的建立者。酣暢淋漓,直抒心聲,許多文字大多是應景即興之作,文字間多有邏輯及文字本身的技術缺陷!對此我的心裡常有些不安!在一些記述真相的文字中滾動著慘烈、血腥、苦難人民的沉痛以及那些自由信仰者高貴的人格和堅貞不屈的人性。但任何激越的文字,都無以展示今日中國專制獨裁者的陰暗、凶蠻及對人類文明戕害的慘烈,儘管我力圖使我的文字具有了這樣的功能,但當你掀開黑暗中國的一角時,你會驚嘆於文字功能本身的蒼白及柔弱!

非文明力量橫行無羈的今日中國,醜化美、美化醜的文字大行其道!病態的中國社會不能接受我這樣的文字,我期待著能接受這樣文字的中國。

我們更加殷切期望不再需要用這種文字記述的中國社會,早日到來。◇ @

選自《神與我們並肩作戰》/博大出版http://broadpressinc.com/

責任編輯:李昀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神與我們並肩作戰,高智晟,維權
    而祖祖輩輩居住、生活的房產,被那些與黑幫暴力無二致的官商合體者野蠻拆毀後,照舊的規律是,嚎啕依舊、狀告無門依舊。黃老漢一年來的遭遇完全印證之。
  • 神與我們並肩作戰,高智晟,維權
    「鄒偉毅案」是我律師生涯中一起刻骨銘心的案子,當時我的感情投入也是很深的,我們在給孩子打官司過程中的付出,今天講起來我自己都感動,但社會給我的更多。
  • 神與我們並肩作戰,高智晟,維權
    我的一些案件但凡有一點意思的,或者說從新聞的角度看「有些新聞亮點」的,都是為弱勢群體打的一些免費官司,給受害兒童提供了一些無償的法律幫助,其餘都是經濟官司。
  • 神與我們並肩作戰,高智晟,維權
    我曾寫一篇題目為「政府不做事是對人民的最大善舉」的文章,事實上,它們不去做事也是對它們自身的一種善舉。它們不做事則已,做即全做愚蠢事,這也符合規律,即一群無理性、無道德、完全無自重意識者,亦僅能若此!
  • 神與我們並肩作戰,高智晟,維權
    「律師使命」有兩種存在狀態,即「理論」方面的律師使命,和「現實」中的律師使命。
  • 神與我們並肩作戰,高智晟,維權
    「適者生存」不僅僅是一種自然法則,我有時候向周圍一些好友談及我的孤獨及痛苦時,多有朋友建議我超然些。一些朋友告訴我,在當今中國社會,麻木即是一種超然,超然至麻木是一種境界,否則你只能獨享痛苦。而「麻木」本身並不單單可以減少痛苦,最主要的是,麻木者基本能保障安全。麻木至不仁時,你就可以有源源不斷的獲得。
  • 神與我們並肩作戰,高智晟,維權
    我當律師打的第一起官司就是免費官司,之後每年三分之一的精力是給窮人免費打官司,七年來我始終堅持這一點。到了北京,當我有了一點積累,不再有溫飽之憂之後,我又把更多的精力投向那些比較大、比較寬廣的領域——社會群體的不公平和制度層面上的不公平。
  • 神與我們並肩作戰,高智晟,維權
    中國和法制國家不一樣,每一個小小的案件,最終都能反映出深深的制度問題。它真實存在而且非常沉重,但你永遠不知道應從哪個環節去改變它。實際上當你有改變它的願望的時候,你已經很危險了。
  • 神與我們並肩作戰,高智晟,維權
    十幾年前心和心相會的那一瞬間彷彿成了定格,永遠留在了耿和的記憶裡。抑止不住幸福和滿足的耿和說:「就因為他當年的那句話,我跟他一直到現在。婚後高智晟很少在家、很少管我和孩子,甚至經常忙得顧不上理我們,但我們都能感覺他對這個家所承擔的責任。」
  • 神與我們並肩作戰,高智晟,維權
    迄今為止,我印象中最為刻骨銘心的過年是父親去逝後的第一個新年,直至今天,我一生的任何時候都能理解在那樣的年月對過大年屈指、期盼心情的急切!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