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我學唐詩(6A)

作者:朝暉
溪嵐漠漠樹重重,水檻山窗次第逢。清 吳歷《雲白山青》局部(國立故宮博物院)
font print 人氣: 345
【字號】    
   標籤: tags: , , , ,

第六課

一、陳後主,漢中宗。(二冬)(選自《聲律啟蒙》)

仁對義,讓對恭。
禹舜對羲農。
花對雲芍藥對芙蓉。
陳後主,漢中宗;
繡虎對雕龍。
柳塘風淡淡,花圃濃濃。
正宜朝看,秋風那更夜聞蛩。
戰士邀功,借干戈成勇武;志,須憑詩酒養疏慵。
(下劃線字為入聲字)

注釋及說明:

1.  仁對義,讓對恭:仁與義,孔子用玉來類比,《禮記聘義》:「溫潤而澤,仁也;廉(稜角)而不劌(音貴,割傷),義也。」大意:溫文爾雅而又能澤被一方,這是仁者的特性;有個性,卻不會因為自己的個性去傷害他人,這是義的特性。宋陸游《蝸舍》詩:「徙義憂無勇,求仁戒自欺。」|讓,指謙讓。恭,恭敬,謙遜有禮。明沈鍊《戒鬥狠》詩:「克讓惟堯頌,溫恭是舜謠。」

2.  禹舜對羲農:禹,指大禹也稱「夏禹」,夏朝的開國君主,受舜帝禪讓登基。舜,也稱「虞舜」,上古五帝之一[1],堯的繼任者。舜之先祖受封於虞,故稱;虞城在今山西省平陸縣。

羲農:伏羲氏和神農氏的並稱。伏羲氏,也稱「包羲氏」傳說中黃種人的始祖,與女媧一起造就了黃種人,並依照天地運行的規律推演出了先天八卦。神農氏,太古帝王名,也稱炎帝。他教導民眾使用耒耜耕作,務農業,故稱神農氏。又傳說他曾嘗百草,發現藥材功用,教人治病。《易經繫辭下》:「包羲氏沒,神農氏作,斫木為耜,揉木為耒;耒耨之利,以教天下。」

必須說明的是「禹舜」這個詞有可能是「舜禹」的筆誤,不管是從歷史的角度還是古漢語的構詞法來說,先有舜,後有禹,用「舜禹」更準確。從先秦時期到清朝,詩詞曲合起來有近百萬首,用「舜禹」的例子有幾百例,其中的名人有三國時期的曹丕(堯任舜禹,當復何為)、西晉傅玄(舜禹統百揆)、唐太宗(雖無舜禹跡)、韓愈(昌言拜舜禹)、柳宗元(茂功期舜禹)、北宋歐陽修(敢謂舜禹傳之堯)、范仲淹(日星圖舜禹)、梅堯臣(幸逢舜禹辰)、司馬光、蔡襄、蘇轍、黃庭堅等等,讀者可以用括號內的關鍵詞去搜索原作。用「禹舜」的例子只有三例,北宋(劉弇)、元朝(楊梓)、明朝(金幼孜)各一例。因此筆者建議將「禹舜」改為「舜禹」

舜禹垂衣天下治,羲農布道古今傳。(朝暉 原創)

3.   雲葉:①雲朵。南宋‧陽枋《泊舟洞庭》詩:「千山日暖雪花散,萬里風高雲葉收。」②濃密的樹葉。唐‧孔德紹《南隱遊泉山》詩:「野花開石鏡,雲葉掩山樓。」

千山日暖雪花散,萬里風高雲葉收。 南宋‧陽枋
芍藥與君為近侍,芙蓉何處避芳塵。 唐末‧羅隱

4. 陳後主:字元秀,小字黃奴。南朝陳宣帝長子。在位時,大建宮室,終日與寵妃佞臣遊宴,不問政事,制豔詞,譜新曲。自恃有長江天險,隋軍大舉南下,仍縱酒賦詩不輟,在位不到七年。隋軍入建康,俘送長安,詩酒如故,隋文帝言其「全無心肝」。後病死洛陽,終年52歲。

5.  漢中宗:漢宣帝劉詢,原名劉病已,字次卿,西漢第十位皇帝,在位二十五年。漢武帝劉徹曾孫。在位期間勵精圖治,政治清明,經濟繁榮,四夷咸賓,為西漢時期的中興之主。公元前48年1月9日駕崩於未央宮,廟號「中宗」

奢麗偏安陳後主,勵精圖治漢中宗。(朝暉 原創)

6.  繡虎對雕龍:繡虎,《類說》卷四引《玉箱雜記》:「曹植七步成章,號繡虎。」繡,謂其詞華雋美;虎,謂其才氣雄傑。後遂以「繡虎」稱擅長詩文、詞藻華麗者。|雕龍,字面意思是指在玉、木製家具、屏風、石柱等物品表面雕刻龍形紋理。可比喻某人的詩文經過精雕細琢,文辭優美。

名高繡虎題雙管,書就雕龍滿幾囊。(明‧歐大任)

7.  淡淡:①本文形容風之輕淡。②(花卉)顏色淺淡。③心意淡然等。

清鄒一桂畫芙蓉 軸(國立故宮博物院)

8. 花圃月濃濃:「濃濃」二字有可能是「溶溶」的筆誤。查遍從《詩經》開始至清朝的近百萬首詩、詞、曲;沒有找到古人用「濃濃」二字來形容月光的例子。但用「溶溶」來形容月光明淨潔白,如銀輝遍灑世間的詩句則不勝枚舉。比如:

唐‧白居易《晚秋夜》詩:「碧空溶溶月華靜,月裡愁人吊孤影。」
唐‧許渾《冬日宣城開元寺贈元孚上人》詩:「林疏霜摵摵,波靜月溶溶。」
五代‧馮延巳《虞美人》詞:「楊花零落月溶溶,塵掩玉箏弦柱,畫堂空。」
北宋‧晏殊《寓意》詩:「梨花院落溶溶月,柳絮池塘淡淡風。」
形容水面波光粼粼,也可用「溶溶」,比如,北宋‧蘇軾《江城子‧別徐州》詞:「隋堤三月水溶溶;背歸鴻,去吳中。」

「濃濃」的常見用法①形容雨露之濃。《詩經‧小雅‧蓼蕭》:「蓼彼蕭斯,零露濃濃。」②形容顏色之濃。北宋‧強至《春色》詩:「濃濃交野綠,拂拂上朱樓。」③形容情意之濃。北宋‧張繼先《望江南》詞:「襟袂冷,琴裡意濃濃。」

因此,建議將此句改為:花圃月溶溶。「圃」音補,《康熙字典‧圃》:「《唐韻》博古切《集韻》彼五切,音補。(麌韻)」

9.  那更:更是,更加。「那」是語氣助詞,所以讀音「吶」去聲,屬《平水韻》個韻;「更」讀音「geng4」,屬《平水韻》敬韻部去聲。

10.  邀功:想立功。這句大意是:軍人想立功,就要上戰場奮勇殺敵。

11.  逸民:指隱居遁世之人。|適志:舒適自得。|疏慵:疏懶;懶散。這句大意是:隱士想舒適自得,就要用寫詩及喝酒來養成懶散的生活習慣。

筆者不贊同這種處世的態度,如果隱居只是為了用酒來麻醉自己,養成懶散習慣;那這只是消極「隱居」,對修行沒有任何益處。隱居是想斷開對紅塵中名利情的執著,但喝酒能成癮,也是一種強烈的執著,只能暫時麻醉自己,並不能幫助自己去掉對名利情的執著,也淡化不了。所謂「借酒消愁愁更愁」。唐‧白居易《曉寢》詩中曾說:「莫強疏慵性,須安老大身。(大意:不要加強、放任自己懶散的個性;年紀大的人更須要一個安寧、安靜的處身環境。)」

我的意見是將下聯改為:逸民適志,宜修禮樂更從容。(「禮樂」泛指儒家四書五經等經典著述及古典音樂;僅代表個人看法,至於怎麼做由讀者去選擇。)

 二、六首押「二冬」韻的古代經典唐詩

1‧  題元溪居 唐·

 溪嵐漠漠樹重重,水檻山窗次第逢。
尚開紅躑躅,秋房初結白芙蓉。
聲來枕上千年,影杯中五老峰。
更愧殷勤留意,魚鮮飯細酒香濃。

注釋:①元八:元宗簡,河南人,字居敬,進士及第。官至京兆少尹(從三品)。工詩文,與白居易、元稹、張籍等交好。②溪居:指元宗簡在廬山五老峰附近的溪水邊築屋。③溪嵐:溪谷的霧氣。④漠漠:迷濛貌;亦可用「莫莫」。⑤水檻:臨水的欄杆。⑥次第:指屋舍整齊有規模。⑦晚葉:老葉;晚秋的樹葉。⑧躑躅(音直足,入聲):本詩指杜鵑花,也稱映山紅、山石榴花。杜鵑花一般在黃曆的三月底四月初開花。秋天開的杜鵑花樹大多是人工移植的;唐朝的文人有移植此花的雅好;白居易就很喜歡杜鵑花並將廬山的花種移植到了重慶[2]。「躑躅」在古詩文中還可以表示「徘徊不進貌」⑨秋房:蓮房。秋天的蓮蓬。⑩五老峰:江西省廬山東南部名峰。五峰形如五位老人並肩聳立,故稱。⑩頸聯是上下聯詩意倒裝句。先有「影落杯中五老峰」,而且是接近傍晚的時候,夕陽斜照五老峰的影子落在酒杯中。然後才有「聲來枕上千年鶴」,這是指吃完晚飯就寢的時候,在枕上聽到老鶴(千年鶴)的叫聲。乳鶴聲清越,健鶴聲渾厚,老鶴聲蒼涼。古人對自然界事物的觀察非常詳細,很值得我們借鑑及學習。唐‧張籍《夜宿黑灶溪》:「花下紅泉色,雲西乳鶴聲。」唐‧劉長卿《寄會稽公徐侍郎》:「老鶴無衰貌,寒松有本心。」南宋‧洪咨夔《山行紀事》:「遊鴻得嘉客,健鶴隨老仙。」

全詩大意:元八的居所正對著溪谷,那邊山嵐迷濛、煙樹重重。臨水的欄杆錯落有致地分布在居所的周圍。晚秋的花圃中還開著紅色的杜鵑花,秋池中白色的荷花也剛剛盛開。晚餐時,夕陽斜照,五老峰的影子落在了酒杯中。夜晚就寢時遠處傳來了老鶴的叫聲。愧受主人的殷勤招待,今天的晚餐魚肉新鮮、米飯精細、酒香醇厚。

詩評:廬山是古代文人雅士喜歡去的地方,那裡有鍾靈毓秀仙人洞,翠柏蒼松五老峰等名勝。傳說八仙之一的呂洞賓曾留下過足跡;五老峰下有詩仙李白曾經讀書的地方。「山不在高,有仙則靈」,白居易此詩,首聯令人入仙境。或許是仙靈氣濃郁,應該孟夏開的杜鵑花,季夏開的荷花,在晚秋時節還在開放。頸聯對仗乃神來之筆,「聲來枕上」對「影落杯中」;「千年鶴」對「五老峰」;不僅對仗工整還繪聲繪色。末句「魚鮮飯細酒香濃」補足了色、香、味;讓人分不清楚,這裡到底是仙境還是紅塵?

《松鶴圖》。(國立故宮博物院提供)

2‧  州寓館嚴澗 唐·元稹

 鳳有高梧有松,偶來江外寄行蹤。
花枝滿院空啼鳥,塵無人憶臥龍。
心想夜閒唯夢,眼看春盡不相逢。
何時最是思君處,月入斜窗曉寺鐘。

注釋:①鄂州:今湖北省鄂州市。②嚴澗:元稹的友人,生平事蹟無從可考。③江外:江南。因鄂州在長江中游南岸,故稱。④塵榻:指為好友或貴賓特設的床榻,以表示敬重或禮賢下士。據《後漢書‧徐稺傳》載,陳蕃為南昌太守,在太守府不接待其他賓客,只為徐稺(字孺子)來訪,便於聯床夜話而特設一榻,去則空置,其他人不能使用。徐稺如果長久不來則灰塵積於榻。後因以「塵榻」為優禮賓客、賢士之典。唐‧王勃《滕王閣序》:「人傑地靈,徐孺下陳蕃之榻。」也是說這件事情。

讀音及平仄說明:① 「宅」讀音「澤,入聲」。《康熙字典‧宅》:「《唐韻》場伯切《集韻》《韻會》《正韻》直格切,音澤。(陌韻)」②「看」讀平聲「刊」,本詩第六句格律是「平平仄仄仄平平(韻)」實際音律是:仄平平仄仄平平(韻)。第一個字本該用平聲字的,實際用了仄聲;第三字本該用仄聲的,實際用了平聲。我們只要記住,本句第一字、第三字,音律上可平可仄就行了。近現代的一些「專家」講什麼「拗救」、「可救可不救」等等。在規則上增加新名詞或條條框框,都不利於初學者學習及記憶,因此我們不搞這一套。

全詩釋義:本詩是元稹因事經過鄂州,來拜訪友人嚴澗,但友人不在家,因此寄居在嚴澗宅,思念友人並創作的七律。因寫作的手法很獨特,值得我們在今後的詩詞創作中借鑑,所以筆者逐句講解。

「鳳有高梧鶴有松」,在古詩文中,龍、鳳、鶴都可以用來借喻高人韻士。鳳棲於高高的梧桐樹上,鶴止息於松。言外之意是說嚴澗宅也只有高人才配居住。「偶來江外寄行蹤」是說,我偶然經過鄂州,當然也要寄居在這裡呀(因為這是高人住的地方)。在稱讚友人的同時也自誇了一回。我們重新讀一下首聯,沒有一句是在誇獎友人或抬高自己,但卻意在言外,這就是古代名家創作手法的高妙之處。

「花枝滿院空啼鳥」,花枝滿院,是說嚴澗宅景色優美,空啼鳥,是說主人不在,鳥空啼而無人賞音。「塵榻無人憶臥龍」,塵榻,表示主人嚴澗因敬重及欣賞元稹,也為作者特設一榻。臥龍,比喻隱居未出仕的高人。本詩指嚴澗。

「心想夜閒唯足夢,眼看春盡不相逢」,大意:心想既然主人不在,那我就好好睡一覺;可惜了這個春末,附近的景色這麼美,我們卻不能相逢共賞美景。言外之意是遺憾。

「何時最是思君處,月入斜窗曉寺鐘。」最是,這是唐代才出現的詞彙,也是唐詩中常見的「情態動詞」。它主要表達「應是、才是、肯定是」這三種肯定語氣。「斜窗」並不是窗子斜了,而是說拂曉的月亮斜掛在窗外的天空上,月亮與太陽一樣的是東升西落。這種用詞手法描寫的畫面感特別的優美,例如,唐‧趙嘏《代人贈別》詩:「月自斜窗夢自驚,衷腸中有萬愁生。」北宋‧黃庭堅《阮郎歸》詞:「月斜窗外山,別郎容易見郎難。」

古代的儒生之所以特別重視久別重逢,是因為經過一段時間的各自修行,重逢切磋的時候,相互交流各種見識及學習儒家經典的體會,雙方都會得到很大的提高[3]。

三、附註:

1.  五帝:上古五位帝王。黃帝(軒轅)、顓頊(高陽)、帝嚳(高辛)、唐堯、虞舜。

2.  喜山石榴花開(去年自廬山移來)(公元820年)唐‧白居易

忠州州裡今日花,廬山山頭去時樹。
已憐根損斬新栽,還喜花開依舊數。
赤玉何人少琴軫,紅纈誰家合羅褲。
但知爛熳恣情開,莫怕南賓桃李妒。

「忠州」即重慶市忠縣。

3. 古代的儒家修行者,特別重視相互切磋,交流心得體會。得益於儒家經典《詩經》的倡導。《詩經‧衛風‧淇奧》:「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唐‧元稹《戒勵風俗德音》:「士庶人無切磋琢磨之益,多銷鑠浸潤之讒。」北宋‧王安石《與孫莘老書》:「今世人相識,未見有切瑳琢磨如古之朋友者,蓋能受善言者少。」

元稹兩句文言大意是:書生及普通百姓如果沒有在充滿正能量的切磋中受益,那就多會在惡人及讒言中消沉及迷失。「讒」指讒人及讒言。

王安石幾句文言大意是:現今世人相互認識之後,沒有像古時候的朋友那樣相互切磋修行所得,能夠接受善言的人太少了。@*#

點閱【跟我學唐詩】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唐詩中格律詩的對仗句子,巧妙地運用了古漢語詞組的構詞法和平仄讀音,自格律詩在唐代出現後,古人創作了大量的名篇及對句,這些都是中華傳統文化中的瑰寶,值得我們代代相傳及誦讀。
  • 這一系列教材主要是教五歲以上,各個年齡段的學生用古漢語的四聲誦讀古典近體詩,學習過程中熟悉格律並嘗試近體詩創作。要學好中文,從小就應該偏向於文言文教學,古人的思維方式及古漢語的構詞法,跟現代人的觀念不一樣。文言文能學好,白話文不用教都會。
  • 沿對革,異對同; 白叟對黃童。 江風對海霧,牧子對漁翁。 顏巷陋,阮途窮; 冀北對遼東。 池中濯足水,門外打頭風。 梁帝講經同泰寺,漢皇置酒未央宮。 塵慮縈心,懶撫七弦綠綺;霜華滿鬢,羞看百煉青銅。
  • 押「一東」韻的古代經典唐詩 宋‧蘇軾《題楊次公蕙 》 蕙本蘭之族,依然臭味同。 曾為水仙佩,相識楚辭中。 幻色雖非實,真香亦竟空。 云何起微馥,鼻觀已先通。
  • 這首詩可以說是白居易的人生感悟,雖久寄官場,卻能保持一顆純真的心態。一位儒家的修行者,雖然有情在,但只要不被人情所牽絆,就能不受環境條件的限制,開心地生活及修行。
  • 常人寫詩一般都說「春風相送」或「借春風」如何如何,而李白寫詩不拘一格,掛帆秋風,輕舟東下。明‧敖英《唐詩絕句類選》:蔣仲舒曰:「掛」字最得趣。
  • 「秋」與「冬」均為平聲,原則上不能相對,但在一些律句中,如果那個位置是可平可仄,就可以對仗使用,這種例句在古典近體詩中有很多。比如,唐‧白居易《歲晚旅望》:「萬物秋霜能壞色,四時冬日最凋年。」北宋‧蘇軾《雪夜獨宿柏仙庵》:「稍壓冬溫聊得健,未濡秋旱若為耕。」南宋‧陸游《秋晚村舍雜詠二首其一》:「園丁種冬菜,鄰女賣秋茶。」以上對仗例句中,平仄格律都沒有問題。
  • 芍藥 唐‧韓愈 浩態狂香昔未逢,紅燈爍爍綠盤籠。 覺來獨對情驚恐,身在仙宮第幾重? 這首詩高妙之處在於先描述了芍藥的美,然後讓自己和讀者都嚇了一跳,不著痕跡地稱讚了皇宮的夜色美景。大唐的皇宮確實美如仙宮。韓愈不愧是唐宋八大家之一,寫詩常常能出人意表。
  • 杜甫《暮登四安寺鐘樓寄裴十》:「孤城返照紅將斂,近市浮煙翠且重。」「翠綠」本來象徵著生命及生長,可是它們卻被當前的浮煙霧霾重重阻隔,看不到前景。這是詩聖遣詞造句的絕妙之處,意在言外。頷聯兩句均隱喻了杜甫對當時局勢看不到前景的擔憂。
  • 那一天正值四株牡丹花同時盛開,唐玄宗騎名駒照夜白、楊貴婦乘步輦,一起來到沉香亭賞花。唐玄宗令人在梨園樂隊中選最優秀的樂手入宮,選定十六種樂器合奏。李龜年是當時大唐最好的歌手,他手持檀板,站在樂隊前,正準備唱歌。唐玄宗說:「賞名花,對妃子,怎麼能用舊的樂詞呢?」令李龜年持金花箋詔李白入宮,並寫《清平調》三首歌詞。
評論